我的神学笔记和思考 一

18

微博:法医Z

发表于:09.10 14:20

普罗提诺《九章集》,6911节 公元200

基督教神学对“涅槃”的论述:

他已经完全静止之中达到孤寂(isolation),一切存在皆平静下来,他既不偏向这边也非那边,甚至也非他自己里面。在完全的安宁中他不再属于那美的秩序,甚至超越了美德。他像是一个已穿过至圣所的人,把圣殿的形象留在身后,尽管当他离开圣殿时这些形象一度成为他至为关注的。

最后一句,“他像是一个已穿过至圣所的人,把圣殿的形象留在身后,尽管当他离开圣殿时这些形象一度成为他至为关注的。”这几乎就是佛教的“筏渡”论。

伊瓦格利乌斯《论祷告》,P121-125 公元400

基督教与佛教大菩萨论

那将所有人的得救和提升看作如同自己的而拥有满心喜悦的修士有福了!那把自己视作所有人中的人渣的修士有福了。修士与所有人分离同时又与所有人结合。修士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视自己为与所有人联合的一个人,因为他不断地在每个人中看到他自己。

《灵知篇章》,天使就是这种能持续沉思纯粹实在的纯洁心灵。伊瓦格利乌斯《论祷告》,“应该不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净化祷告,还要为着整个的种族,这样方能效法天使的方式。”

普罗提诺《九章集》(第六卷93节)公元200

《心经》几乎一模一样的陈述

“太一产生一切,但它本身什么也不是,既非物非质非量,亦非理智非灵魂,既非运动亦非静止,既无位置也无时间,它自我规定,形式独一,或更恰当的说毫无形式。”

费斯图吉尔《沉思》P229,公元前200

有与《金刚经》几乎一模一样,关于不二和脱离了所有相对性的论述

“灵魂之沉思达到的顶点,它超越于其以往所知的一切。这时它说揭示出的便是永恒:它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无论时就它的本性,它的时间,它的地点,或其他任何的方面,它都脱离了所有的相对性。它既不能为形象(phantasia)所描画,也难用定义(logos)所规定。

它并不通过他者显明自身,而只在它自身之中为独一的。它并非就是最高的型相(理念),实际上它已经超越了这个型相的领域。

菲洛《寓意篇》iii 97-9 公元前100

论述类似法性真身涅盘彼岸与化身映射的关系

菲洛作出了一个对后人有重要影响的区分(该区分并不源自于他):即区别上帝的本质和祂的行动。上帝就祂本身不能认识,但就其行动则能被认识。

上帝本质上是什么不仅是难以回答的问题,或许也是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追问什么,菲洛最通常的论点就是:对上帝的认识超出了人的认识能力,人属于造物这种状况限制了人不可能获得此种认识。

仅在祂使自己与我们相关联的范围内为可知。我们无可通达上帝之实在,惟有祂能用祂的大能触及我们。上帝就其实在不可知,就其能力则为可知。

奥立金《约翰福音注释》XIX iv 公元200

有一段与禅宗佛性,自性成佛极其相似的叙述

“圣经中的“认识”的使用其含义已超出理性认识。认识上帝即被上帝所认识,而这意味着上帝与那些认识祂的人相联合,让他们分有祂的神性。因此,认识上帝即意味着成圣(theopoiesis)。认识上帝即拥有上帝的形象,在按相似性改进后,这形象被完善到让我们确与上帝相似。沉思是达到此目的手段。”

伊瓦格利乌斯《灵知篇章》III 86 公元400

“那已经触及到不可穷尽之无知的那人有福了。”所谓“不可穷尽之无知”指的就是theologia的领域,即对圣三位一体的沉思。

与《金刚经第二十四品福智无比分》

“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伊瓦格力乌斯《论祈祷,导言》

“灵知只能被显示,而不能被理解,它更像是认知的一种状态,而非任何知识的数量。修炼是做出来的,理解只是这种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佛教主张的,“若无有实修,一切皆空”

奥立金《雅歌注释》II9167f

“所有这些都是一位,同一的上帝之言,他以这几种不同的样式让自己去适合各种祈祷者不同的性情,从而叫灵魂的每种官能都没有空过祂的恩典。”

佛学的“八万四千法门”之于“不二法门”。

麦卡利《讲章集》XXVI 9 公元400

“一个人的灵魂对他自己来说是范围广大和深不可测的。他以为他所是的那个自我其实只是部分。惟有上帝能把灵魂的所有这些部分聚拢在一块,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持续的祈祷以求得上帝所施与的这种恩典。”

与佛学的八识理论,乃至阿赖耶识“种子论”。

圣奥古斯丁《约翰福音讲章》1.8

与佛教涅盘彼岸论(vajra cchedikā prajñā pāramitā 以能断金刚的智慧到彼岸)

“我们从很远去瞭望我们的故乡,但有海横在中间。我们能看见我们将去的地方,只是不能凭着自己的力量去渡过这尘世之海。唯有基督,祂从我们的故乡来到这个世界,祂才能使我们从这里渡过到彼岸去。为此祂做成了我们摆渡过去的十字架。”

肯定神学与象征神学讨论的是关于上帝我们能肯定地说些什么,否定神学讨论的是当我们在上帝面前因为语言和思想的无力而陷入沉默时,我们时如何理解上帝的。

狄奥尼修斯《天阶体系》12章 公元400

“人为什么是神圣的”与“见性成佛”,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即众生都有觉悟成佛的可能性

上帝的奥秘时超越的“一”。祂远远在万物之上。没有任何存在者可以,或有权被称作与祂相像者。然而,一切具有理性和理智的存在者,一切彻底地并尽最大可能地向上帝统一回归的,一切被祂的神圣光照的,一切可以说是在奋力模仿上帝的存在者当然都可以被称作神圣的。

狄奥尼修斯《教阶体系》1章 公元400

这个固然也是通过语言表达的,从而是用了一种形体性的手段,但同时是更为非物质性的,因为已经不借助于文字。

它的真正主题是这一与礼拜式的象征有关的,未著文字的,更为非物质性的引导。

与佛教的文字般若,和“不立文字”。

《神学的灵泉》7章 奥古斯丁P206

与佛教(主流佛学理论)最大的区别

“人不能通过他自身的能力,把自己关切的中心从现世转向永恒,从知识转向智慧(sapientia)。这就是在道成肉身中所成就的。因为在基督这道成肉身的主中,如圣保罗所说,隐藏着“所有智慧和知识的财富”(哥林多书27)。因此在上帝的道成肉身中,既包含了知识财富(这是我们能够达到的)又包含了智慧财富(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

以上相关佛教相关文献将在未来我更多积累之后逐一补充,现在以神学积累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