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妮给爷爷打电话

19

微博:洪峰

发表于:09.10 13:45

​每年这一天都给初中班主任通一个电话,不会说教师节快乐之类的屁话。快乐啥呀?没见过几个老师在这一天就快乐的。我们闲聊,主要是互相问问身体情况。
珞妮能说完整的句子之后,这个电话就她来打了。
只要可能,这些年里我们一家都回老家看看他。去年算是最后一次当面说服他们跟我们到云南,我们给他们养老送终。老师愿意,老师的妻子不愿意。鬼知道她怎么想的,反正这个师娘我们所有学生都不喜欢。我读大二放暑假时还鼓动我老师跟她离婚来着,我老师真的要离,行李卷都搬出去了。但后来又搬回去了,再后来就是这一辈子。
其实我让珞妮跟我老师通电话是知道隔辈亲,他把珞妮看成是自己的亲孙女。去年告别的时候珞妮喊:爷爷,再见!老师回了一句再见。
我眼神不好没看见,珞妮妈妈看见了:老师哭了。她说。
我什么也没说,也没回头,拉着珞妮快步往前走。
珞妮妈妈总说我心硬,吵架的时候会加码说我冷酷无情。
我知道我不是,但我从不反驳。内心世界这个东西不是说最亲近的人就能知晓,相反,往往是最亲的人最不知晓。这没什么要遗憾和抱怨的,人生中不如意的事情太多,相比较而言,这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老师今年八十一了,我总是担心哪一天就没机会跟他通电话了。
今天通电话的时候珞妮发现爷爷的声音不对劲,就问爷爷你是不是生病了?
果然是病了,病了些日子了。
珞妮说我妈妈能治病,但她只能给你吃中药的。
爷爷说中药好,中药好。
珞妮说那我妈妈就会把你治好的。
珞妮妈妈要过电话细细询问,我在傍边听着,老师啰啰嗦嗦也说不太清楚。于是通话结束之后马上找当地人去一趟老师家里拍舌苔的照片,这样就能在我们赶回去之前先吃上药。上帝保佑他挺过这个冬天和春天,就会一切如常。
我的老师无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