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套路18年,成为军中博士什么体验?

20

微博:央广军事

发表于:09.11 10:24

​(一)

前不久,一个刚刚被批准入伍即将来到军营的准新兵鹏通过亲戚找到我,说他马上入伍了,问我怎样才能在部队实现自己的价值。

我问鹏: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或者最希望实现什么价值?他说,我真的什么都不清楚。我叹了口气,慢慢的打了一行字:对比起,这事我给不了你答案。

鹏没有再多问什么,他给我发了一连串的流泪表情。微信时代的表情不能太当真,但那时我觉得他可能真因委屈而落泪,毕竟多方打听才联系上我。

我理解即将进入军营的鹏心中的那种期待、担心和好奇,但在这个军营成长路径更加多元的时代,我真的不能给出令他满意的答案,因为亲身经历告诉我,任何误读都可能带来长久的痛苦煎熬。

在这之后,我接连收到了好几个这样咨询信息,准备入伍的大学生、计划考研的基层干部,还有一位面临毕业分配的博士。他们期待从我这里获得有益的经验,或者具有参考价值的建议,但我能说的只有这么一句:对不起,这事我给不了你答案。

18年前带着对军营生活的向往与憧憬,把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打进了绿色的背包,怀揣青春梦想走进了绿色军营。18年后经历无数风雨、历经各种磨练的我成为了有一定阅历和见识的老兵,网络、报纸和杂志上也能时不时出现自己的名字。

朋友、战友还有令人尊敬的首长见了我,都会很自然的夸我是才子。但此时面临赞誉,我的心竟然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与其说成熟了,不如说更淡然了。18年的青春岁月一闪而过,时间太匆匆以至于我的脑海竟然没有太多印记。一晃,18年了。心里唏嘘一声,像做梦样,掐自己一下,疼。

(二)

初入军营时,我满怀豪情立志在部队干一番大事业。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的那份激情和豪迈,也会禁不住微微一笑。挑战自我、挑战极限成为了自己心中反复默念的座右铭,无论是长达两小时的军姿、拼劲全力的五公里武装越野,还是走在路上就能睡着的36小时不间断行军,我都能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生理极限。

回归课堂,无论瞌睡虫怎样在我年轻的躯体里肆虐,我都能凭借坚忍把他们一一击败。“能够理解的是锻炼,不能理解的是磨练”,遭受委屈时,我一遍遍的用这句话宽慰自己。谁没有年少轻狂,谁没有经历年轻时的浪漫,但我没有。农村出生的我,倍加珍惜军营锻炼学习提高的点滴机会。

也许你会说我太天真,但没有见过世面的我,当时就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努力。是激情总会消退,再多的豪情也会趋于平淡,进入军营的第二年我就开始有了看不惯,有了不满的抱怨。我已经无法接受无休止的打扫卫生、高标准的迎检和名目繁多的形式主义。

心态的变化致使我的军旅之路开始不断遇挫,在一次次无奈之后,我逐渐彷徨。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谈人生。

一个个不眠夜里,我一个人卷在被窝里暗暗落泪,我的价值在那里?我的理想是什么?我一遍遍问自己。是啊当军旅之路偏离预想的方向,我还没有学会怎么调适自己,长久压抑带来的是无尽的苦闷,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无力还是畏惧。比较幸运的是,我的苦闷时光是短暂的,很快我就坚定了自己的方向。

我在基层五多、实战不实等众多乱像面前,选择了直面内心而不是随波逐流;选择了独立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

我无数次的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在一片嘈杂声中迷失自我,绝对不能耗尽个人潜能和创造力,仅仅得到平庸的优秀和贫乏的成功,我要不断的学习、时刻不停息的学习,在学习中充实完善自己、激发自身潜能发现自己内心真正的热爱。

(三)

硕士毕业后,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基层,事实上我也没有别的选择。攻读硕士期间我在各类核心期刊发表文章50余篇,学术界名气较大的四大检索期刊也能经常见到我的文章。我自持满腹才华,踌躇满志准备在基层大展宏图,主动请缨担当连长。

连长之苦累众所周知,但带领全连官兵奋力拼搏的历程给了我完全不同的人生体验,就算累的身体器官到处在报警,但心里却是美的。我是典型的学者型指挥员,大胆引入量化考评机制,严格落实正规化、法制化管理。

“这个连长就是一介书生,根本不懂基层部队的游戏规则”、“这个连长书生气太重,怎么能够带好一个连队”,自从实行新型管理制度之后,领导和同事的流言蜚语不绝于耳。但血气方刚的我,坚信自己科学的理念定能在固有观念根深蒂固的部队,打开一片血路。

虽然遭遇了很多冷眼,忍受了不少委屈,但结果证明我的管理思路是可行的,取得成效是显著的。我们连从一个连续三年没有评先的后进连,一跃成为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后装保障等各个方面都叫的响的先进连,并且代表所在大单位参加了全区建制连大比武取得优异成绩。

虽然,我的管理思路自始至终没有得到普遍认可,但看到连队团结融洽的氛围、官兵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和那种拉出去压倒一切的气势,我的内心前所未有的满足。

当然现在想想我顶住压力秉承全新管理理念,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虽然我最终取得了成功,但我的经验做法并没有获得推广,我在不少人心目中依然不是一个优秀的连长,他们依然以为我们连队成绩的取得更多的是一种幸运。所以当新排长问我,“怎样才能在基层干的更出色?”,我只能回答,对不起,这事我给不了你答案。

(四)

转眼之间,我已经当上了教导员,成为了当时单位里最年轻的政工干部。领导找我谈话给予了很多勉励,并对我抱有极高的期望。我没有辜负领导期望,当教导员的两年时光我拼尽全力,充分发挥读书多见识广的优势,带领全营官兵努力拼搏,营队全面建设取得一个又一个大的突破。

两年中,我们营先后被全国和全军表彰为先进单位,可以说在我们单位创造了一个纪录。但是,此时强烈的本领恐慌感,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学习充电的愿望十分强烈。“阿亮,你成绩这么突出马上就可调副团了,何必出去学习”、“小亮,学校学习都混日子、图清闲,你要好好斟酌再决定”,面对领导和战友的劝说,亲人的不解,我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学习充电。

走近军事科学院,瞬间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渺小,感觉自己知识实在太贫乏,我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疯狂的学习。三年学习生涯,我没日没夜的读书、专研、思考,抓住每一次机会向专家、领导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刻苦学习换来了优异的学习成果,三年时间我发表各类理论文章250多篇,70余万字,打破了军科多项历史纪录。

我先后被十几家报纸杂志邀为特约撰稿人与特约评论员,有幸成为了专栏作家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不少同学和战友都频频送来溢美之词,但我却出奇的冷静,因为上学期间不调职,我已经从一名年轻干部熬成了年龄偏大职务偏低,随时可能被淘汰的边缘干部。也许这就是学习应该付出的代价。

领导和朋友关心的问我,“亮,你不上学现在可能都是团级干部了,后悔吗?”不后悔,我回答的很坚决,因为我十分清楚什么是自己最喜欢、最热爱的?什么是最有意义的、最有价值的?发自内心的热爱,所有这些最爱才是我不断前行的不竭动力。

(五)

国防军队改革深入进行,制约军队发展的顽嗑痼疾必将会被改革浪潮连根拔起。我为赶上改革大潮进入军营的年轻战友感到幸运,因为他们有了更多实现个人价值与促进军队建设相互融合的机会。

有人说:人都是高看了自己。合理的给自己定位,探寻自己内心深处的热爱,远远比寻找成功路径、学习别人成功经验更重要。你永远只是你自己,每个人路都会不同。所以不要问我在军队应该怎么干才能更成功,我只能说对不起,因为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答案。

军旅生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你们会面对很多选择,只有坚持初心,才能抵御诱惑,才能不忘记为什么出发。世间有太多的励志故事和喝不完的心灵鸡汤,但属于每一个的历程却是截然不同的。

同样故事对某些人是激励,但对另外一些人则可能是误导。同样的鸡汤某些人喝了能够带来心灵慰藉,但另外一些喝了可能因此中毒而迷失方向。你要相信自己所有走过的路都不是白走的,在哪里都应努力做到最好的自己,不能过多的犹豫与彷徨。

从一名地方青年到一名合格战士必然面临角色的转变,转化的关键,在于能否有强力,来掌控自己生命的走向和节奏,有能力在大的框架内,平衡好生命的河流,可以越流越宽阔。改革发力的新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夜空中最闪亮的哪颗星,最关键的还是首先认清你自己。

|三剑客原创作品,作者:亮点;配图:意东;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