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歌声》S01E09

20

微博:DK在北京

发表于:09.11 16:51

一、杨搏《少年故事》vs 白静晨《克卜勒》

总体看来,彭坦这首《少年故事》不是首适合比赛的歌,因为:1、音区较低,在原曲基础上升 2key 后,副歌大部分高音区也仅到 #F4;2、主副歌的旋律形态有些接近,没有拉开足够的对比度。而这两个因素交织作用使得歌曲无法在段时间内让听众形成情绪爆点。再直白一点说就是,这歌儿写得(可能足够感人、有范儿、真挚但)还不够好听。

白静晨相比盲选时品不出滋味的《小幸运》,这首《克卜勒》的呈现效果要更好。歌曲的情绪推进更有层次,白的演唱难度更高(bB4),且嗓音和作品意境更搭配。淘汰原因或许是因为导师说的「太紧张」吧(但后期处理似乎又把瑕疵掩盖住了)。

二、汪晨蕊《爱情转移》vs 侯志斌《不醉不会》

没有改编,两位选手都以 Cover 的形式完成了各自的表演,更回归「演唱本质」的一轮比赛。相较而言,汪晨蕊的演唱更稳定,断句、气息、语气与发声的结合更为流畅。几处跨越换声点的旋律跳进处理得很好(不论后面接的是真假声强弱唱),粤语段(据说发音很标准)加分。相比而言,侯志斌的一些演唱细节处理得略有造作感。中低音区有效法韩式唱腔,用唇齿音增加了很多高频,但到了高音区后音色又变得略中性单薄,和歌曲本身的感觉略有错位。此外也有几处不太明显的拖拍。

三、苏立生《难道》vs 杨山《九月》

个人认为《难道》是旋律写作得非常漂亮的一首歌,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在真人秀里没什么学员选唱,可能是因为写得过于苦,以至于再演绎的时候都翻不出一丝甜味吧。苏立生的版本用了指弹吉他作为线索,而且把古典吉他名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串联了进去,给悲伤加了一层惆怅,蛮搭。但中段进鼓,尤其是先进了一段电鼓却有点卸力,音色不搭之外,把内在律动也拆得太散了,导致后半段就流俗了。

杨山的《九月》,是周云蓬用海子的同名诗作谱曲而成。把句长不一的现代诗修葺在段落感需要相对明显的现代民谣中是需要一些功力的,这首《九月》就是其中的优秀之作。相比于周云蓬的原版,杨山这版的编配精致了许多(即便对于所谓的「独立音乐」这也是好事),而深邃和沉重感的缺失主要来自于两方面:1、速度太快使得歌曲不能充分展开从而压缩了想象空间;2、杨山的演唱修饰得太过圆融从而削弱了作品中的苍凉感,应该增加本嗓的比例。

四、周旸《Racheal》vs 李佩玲《不要对她说》

周旸出人意料地选择了金志文今年发行的新专辑同名主打歌作为竞演曲:考究的音色和复杂的律动层次让歌曲听起来非常炫酷、Fashion、富有炸裂感(想想她盲选时唱得可是《我好想你》)。周旸的现场版尽管在音色和律动上都有所简化(毕竟原版中很多效果也是通过后期才实现出来的),但基本复制的歌曲的原本设计,feel 还是挺正的。挑错的话,就是周旸的声音还是稍微不稳(且还有嫩劲),气场还不足以驾驭这种画风。

李佩玲的《不要对她说》思路则正相反,继承了盲选时《心有独钟》的芭乐歌路,选曲保守(选曲思路 & 曲子风格,都保守),用基本功拼演唱完成度。唱的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是感觉有点无趣——是开唱片企划会能让一屋子人都无从下嘴的那种无趣。

五、岳靖淇《It’s A Man’s Man’s World》vs 万妮达《给我一个吻》

把盲选阶段的快切选手和人气学员配一对,PK结果就顺理成章了。岳靖淇的错误很典型:强行烟嗓+生硬咬字追求黑人灵歌感,但声音层次和装饰音细节处理得又不够到位,让人感觉在强行上难度,选歌略超自身驾驭能力。不论成名选手,就在好声音系内部比,这首《Man’s World》比第三季的李琪版本也存在明显差距呢。

万妮达和盲选一样,名义上是翻唱其实是在借题发挥,点了一段原曲的题之后乐思就信马由缰了——后面那首歌除了第一段和倒数第二段分别演唱了《给我一个吻》的四句以外,其他部分从调式、节奏、音色、律动乃至歌曲主题与表达姿态,都和原曲完全不同甚至对立(一边在楚楚可怜地索吻,另一边却在霸气地嘲讽那些「拿女性特征做卖点」的人「丢人现眼」,似乎有些分裂啊),可以视为自己的原创作品了。两个部分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歌词中有一句「Give me a kiss」,扣题扣得相当敷衍。假如你忘掉她已离题万里且逻辑不能自洽的事实时,纯论歌的话唱 & 编都还挺不错的(尽管中间忘词儿了)。真不知道灿星的编导是怎么把她找来的,难道前四年都没有找到她吗?如果找到了,可为什么不安排她参加好歌曲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