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叫一碗道德外卖,你饿哈!

20

微博:端木赐香三糊涂

发表于:09.11 11:55

上午看腾讯新闻,没想到被一则《大学老师带八旬脑瘫母亲上课 网友泪奔》给雷石化了!

太倒我胃口了。我能说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很不爽么?

老师明显是违规,至少不符校纪校规。你一个大老爷们带娘上课,那人家一个小娘们可不可以抱娃上课?你娘离不开你,那人家娃更离不开娘不是?你以为三尺讲坛是你家的菜园子,你愿意带甚就带甚哈。

网友明显是傻比。还泪奔。你那泪从哪个臭水塘子批发来的啊?多少钱一两啊?道德外卖还没有吃够,断顿一下你就饿得嗷嗷叫哈?

最滑稽的是学校,贵大经济学院党办的相关老师表示:胡老师的举动确实感人,胡老师家的特殊情况,学院虽然略有了解,但是带老人上课的举动是今年才有的,学院对此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为嘛不支持呢?

明明不能支持哈,还是那句话,大学课堂不是菜园子,不是澡堂子——就是澡堂子也有澡堂子的规矩。

为嘛不反对呢?被你们道德婊子逼的呗。上有以德治国,下有以孝治家;史有二十四孝,现有二十五孝,何况网友正泪奔呢,这咋好意思反对呢?

于是乎,支持也不对,反对也不对。贵州大学就此创造一个典:“二不”:不支持!不反对!

贵大的“二不”,直追晚清两广总督叶名琛的“六不”:“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一句话,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里也不是,外也不是。左右都不是,里外不是人!

老娘脑瘫了,雇用个保姆的事。不想用保姆,自己辞职的事儿。甚至,家里也不见得就你一个人了吧。大学上课,不比中小学老师之全天候,一周也就几节,用得着出这小样儿么?

以为孝顺,就可以抵挡一切,一孝遮百丑了?

脑瘫了就是傻了。傻了,大小便都不能自控了。演个戏可以,当成新常态,你有尊重你的职业与坐在下面的学生么?

中国两千年以前就嗷嗷叫唤着以德治国了,也没治出啥好果子来,尽道德婊了。单说这个孝,就创造出二十四个顶级傻比故事。小时候给儿子看二十四孝,正上小学的他笑得肚疼,打着滚儿跟我说:妈,这么傻比的书你居然也给我看?

儿子不知道,他娘就是故意恶心他的。孝这个玩艺儿,也得与时俱进。比如我娘现年82岁,新旧社会跨着界,而且不管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她所有的事业就是干不完的活,养不起的家,政府对我娘这样的农村乡下老人,一辈子除了物质盘录剥、劳动苦役和精神洗脑,就没有其它了。生命历程走到现在,除了子女的孝顺,他们啥也没有。但是到我儿子这一代。比如教育儿子孝顺,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我可做不出来。我生了儿子,他叫我妈,我们已经扯平了;我把他养到大学,他大学毕业后自主独立,我就放心了。难道我们还要逮着孩子教育他,要孝顺?要孝顺?一句话,让孩子孝顺自己,不如自己孝顺自己。上一代需要我们孝顺,那是时代的毛病与政府的失职导致的。我们这一代,还要逮着孩子孝顺么?

针对一些养儿防老特别是生养二胎以供自己养老更有保障的心态,我师妹狐狸娘曾经说过一句直戳人性与人心的话:人家这是备份哩!

不得不承认,物质的匮乏、精神的愚昧,加之以体制的缺陷,会扭曲人的心灵,但人又不能直视这种扭曲,就在上面装饰诸多花样。问题是,你是想哄别人哩,还是想哄自己哩?

宣传说,某老师爱学生甚过爱孩子。我呸,爱学生能相当于爱自己的孩子就不容易了,还甚过!

宣传说,某老师的孩子烧坏了一条腿,他还坚持跟学生上课。我呸,是告一下假你会死哈,还是学生不受你那几节课的折磨他们就会死哈?

宣传说,某老师半夜了窗户的灯还亮着,他在批改学生的作业。我呸,你一门课的老师就批到半夜,孩子们门门作业都得写,他们还还不得通宵哈。你说你虐待自己就成了,虐待学生干嘛?老实交待,你到底给孩子们布置了多少作孽?

N年前出版《糊涂读史》,我最喜欢的一篇,首篇,乃是《始皇的勤政爱民》,奈何出版社政审不过,只好忍痛割下。开场白是这样的:“始皇深深明白,稳定压倒一切,别的不说,单说他批阅公文的日定额就高达120斤,完不成日定额,他绝不休息。尽管后宫的床上,有无数的120斤左右的美女需要他去批阅,去日理,但他更爱的,是他的百姓!眼睛累了,他用冷毛巾擦一下,腰板酸了,他起身到窗前,活动一下。夜深了,他知道自己的百姓都睡了,但他更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天下初定,百废待兴,残余的那啥敌人,仍在不时的捣乱,叫他怎么睡得安哪。有太监从他房前走过,发现他窗户的灯依然亮着,太监的眼睛湿润了……”

我这也是标准的宣传版,但是,眼睛湿润的顶多是太监。没想到现在的观众更出息,直接泪崩上了。还是那句话,不叫一碗道德外卖,你饿哈!你肚里缺德五行缺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