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老公,夜夜把我带去高级会所,脱、光了让人欣赏……

21

微博:恋旧的高贵的百灵鸟

发表于:09.10 22:03

夏日的夜晚永远都是车流不息灯火阑珊,与此同时a市的一家高级会所里

本就装潢不俗的包厢内此时却是被五颜六色的暗光笼罩在所有角落,所有年轻俊俏的男女都在舞动着身体,动感的音乐响起在每个人耳边,可以看见这群男女里面还有当今娱乐圈几个三线男女星在里面,他们也都卸下在人前的微笑面孔,放肆的挥舞着他们正当红的青春。

就在所有人忘我的嗨起来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出五光十色包厢内

她身材娇小,一袭无袖双肩藕色碎花连衣裙使她看起来皮肤更加白皙,面容更加甜美可人来,可女子却是低着头脚步不稳的扶着墙壁朝洗手间方向前去。

方恬恬努力的想让自己走的更稳一点,可眼前不停晃动的场景让她实在是控制不了虚浮的脚步,好不容易来到洗手间,她瞄了眼上面一个人标志,直接就摇摇晃晃的进了左边的洗手间。

“不行了”

她实在是忍不住胃中不断翻滚的液体,脚步快速朝那边的洗手池跑去,可没走两步便突然撞上一堵僵硬的肉墙,她一下没忍住“哇”的一声给吐了出来。

平息了下翻滚的胃,知道自己是撞上了人,她正准备抬头和人说对不起,却突然对上一双冰冷阴戾的双眸,她心中“咯噔”一声,不好,脑子越发迷糊起来。

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方恬恬也只看的清他大概的轮廓,只是那双冻人的双眸正如同冰针般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

“你你知不知道这是女厕呀,你这个变态”她脑子突然回过神来,这可是女厕,这个变态竟然这么无耻,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闯进女厕所!

聂许梵眉头紧蹙的扫过被她吐脏的衣服处,眸中逐渐凝聚起一股冰冷的风暴,“放手”

面前的女人脸色潮红,明亮的大眼此时却是带着股湿漉漉的迷醉,小巧甜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莫名给人一种舒适的惊艳,可聂许博眼底只有不耐烦与冰冷,丝毫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痕迹。

方恬恬闻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看见自己手还抓着人家衣角时,惊讶于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凶,闯进女厕所还有理了!

“你凶什么人,看着人模狗样的……竟然这么变态……”她还没骂完,可胃中突然袭来的一阵翻滚使她又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在男子的腰间。

聂许梵剑眉一皱,声音冰凉:“这是男厕。”

“你当我是瞎子呀,这明明是女厕……”

聂许梵嘴角微抿,突然一手提起方恬恬的后颈处的衣服,单手将她提起走出了洗手间。

“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你这个变态”方恬恬脑子晕晕的不断挥舞着双手,可没过多久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人丢在了地上。

浑身慢慢袭来的疼痛让她脑袋更加晕了起来,来不及寻找刚刚那个混蛋,她又扶着墙壁大吐特吐起来。

而此时会所门口,一个面容端正的年轻男子正拿着车钥匙守在一旁的黑色限量版兰博基尼边,他伸着头不断的左顾右盼着,可就在见到从会所里走出了的聂许梵时,立马扬起笑容迎了过去。

“总裁您还要去公司那边吗?”男子在看见他衣服上的脏东西时,脸色显然一变,好不容易将话说完只见聂许博脸上明显透着股不悦的阴霾。

拿过车钥匙,他径直走到车旁拉开车门“不去。”

话落,人便已经坐进了车内,没等男子反应过来车子就一路疾行逐渐消失了影子

方恬恬从不知道喝醉酒会这么难受,可是世上没有早知道,正当她睁开迷糊的双眼看着天花板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嘲讽的声音。

“真受不了你,竟然跟个酒鬼似的倒在厕所门口,要不是我去的早,你怕是早被保安丢出去了!”

方恬恬闻言无神的眨眨眼,随即转过头,只见一个利索短发一身牛仔服饰的美少年的正在清洗着一条毛巾,还时不时的斜她一眼,如果不是喉咙没有喉结,怕是见过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个男的。

回过神,方恬恬皱着小脸不敢置信的问道:“我我怎么会在厕所门口?”

她记得自己昨晚的确是去了厕所,然后就遇到一个变态,一想到那个变态,方恬恬的脑袋就一阵发疼,她记起来了,就是那个衣冠楚楚的变态将她丢在厕所门口的!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她赌气般的将被子盖过脑袋,就算不去想,她也知道自己昨天是有多丢人,竟然在那种场合倒在厕所里!而且昨天还是她的生日,这怕是她过了最丢人的一个生日了!

录青笑了笑将她的被子拉开,“快起来去洗洗,臭死了!伯父刚刚还打电话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去。”

深呼吸了一口,方恬恬也闻到了自己身上刺人的酒味,她皱了皱眉头翻身下床就要去厕所,今天晚上还有个慈善晚宴,她可不能再迟到了。

晚风微凉,a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却是热闹非凡,那停下的一辆辆豪车对于有些人来说怕是一辈子也买不起。

方恬恬身着一袭抹胸蜜色秀边及膝礼服安安静静的坐在拍卖会的台下,微卷的长发高盘在脑后,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文静甜美,当然,这只是给人的假象。

“我家那个老古董不知道又去哪了,真是比我还不安分。”方恬恬不满的瘪了下嘴,配上今天淡淡的妆容更是透出一丝清丽的皎洁。

身旁的录青眼角一斜,声音带着磁性的道:“伯父不是和这个拍卖会的发起人认识嘛,似乎是去帮忙鉴定古董去了,你以为就和你一样天天无所事事好吃懒做?”

“我哪里是好吃懒做?前几个月小白家里出了事还是我帮忙的呢,难道我就一定要对着家里那些各种各样的旧家伙才算干正经事?不好意思,我就喜欢铜臭味,那些高级东西我可欣赏不来。”她瞪着眼眸中全是不满的怒火。

录青无奈一笑,“好好好,你最能干了可以吧?”

方恬恬勾勾嘴角,刚想说些什么,可眼角突然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眸光一顿,偏过头对着录青道:“我有点事,去去就回。”

说完,她便起身从座位区里走出来,不顾身后录青异样的眼光,直直的朝着自己刚刚看见的那个方向前去。

一路来到后台,可能由于她爸的好人缘,工作人员并没有拦她,方恬恬这才顺利的偷溜进了休息室的走廊里。

轻手轻脚的贴着墙壁来到其中一个休息室,她伸着小脑袋朝里面看去

“总裁,资料都在这里,东西基本已经到位,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西装男子恭敬的将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聂许梵瞄了一眼,便冷声道:“嗯,你在这里看着。”

方恬恬见里面的人就要出来,立马转身若无其事的快步出了走廊,可心中却是掀起的惊涛骇浪,竟然是昨天晚上那个变态,真是狭路相逢呀!

她眼珠一转,那个该死的变态竟然把她丢在厕所门口,害她丢了这么大的脸,这口气她可咽不下!

回到自己位置上,录青见她眼珠子一转一转的,就明白这姑娘又是要去算计谁了。

“你去干嘛了?”

方恬恬脑中灵光一闪,左顾右盼一眼,这才挨着录青道:“有个忙你帮不帮?”

录青还有什么不明白,当下俊眉一挑:“说!”

方恬恬就知道自己这哥们一定会答应,随后便挨在她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五分钟后。

录青气喘吁吁的回到方恬恬身边,笑眯眯的作了个ok的手势。

方恬恬见势勾起了个甜美动人的微笑,大眼里全是从所未有的趣味,怎么办,她对这场宴会越来越感兴趣了。

没过多久拍卖会便开始了,方恬恬身边也坐下了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就知道天天往录青家里跑,也不怕麻烦人家,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没教养的丫头!”

方恬恬闻言气的大眼一瞪:“爸,我哪里没教养了?你看那些叔叔伯伯都说我很听话呢,就你”她语气一顿,没有将接下来的话继续说下去,只是偏过头闷闷的坐在那。

方威铭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这个一直不懂事的女儿,最后还是摇摇头不再说话。

拍卖还在继续,在场的人几乎囊括了a市所有名流,拍卖的价位也一身在升,直到最后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一个身形高大西装革履面容冷峻的男子上台,方恬恬嘴角突然就勾起了趣味的笑容。

“作为这次慈善宴会的举办方,大家也都知道聂氏集团近年一直在发展慈善事业,不知道聂总裁今后有什么发展的动向吗?”

面对主持人这样事先准备好的提问,聂许梵眼底却闪过一丝阴霾,但面上却是十分认真的接过话筒道:“a市的慈善事业需要靠大家,我们聂氏也愿意做那个领头羊,只为让a氏今后各方面发展的更加迅速。”

台下也顿时响起阵阵的掌声,方恬恬有些嗤之以鼻,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是聂氏总裁,而且演讲稿被偷了竟然还能对答如流,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爸,我就先回去了。”方恬恬起身一脸不满的说着,见方威铭皱起每天又要说什么,她急忙走开,她可不想再听到那些日复一日的唠叨了。

见她离去,录青也起身告辞追上了方恬恬的脚步。

“你这次似乎是失败了呀?”录青回头看了眼台上还在演讲的聂许博,眼光有些揶揄的看着方恬恬。

后者闻言小嘴一抿,脸上透着股浓浓的不满,她方恬恬从小到大整过了那么多人,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吃瘪!这感觉还真是让人不爽!

两人来到酒店走廊正准备出去,方恬恬突然眉梢一挑,转头正想说什么,可刚张嘴她就顿时停下脚步一脸戒备的看着对面围过来的一群人。

“你们要干什么?”她将录青拉到自己身后,眼神颇为警戒的看着这群人。

一群黑衣保安渐渐将两人围住,其中走出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男子来“这位小姐不好意思,你身后的那个人试图偷窃我们酒店重要物品,这已经涉嫌犯罪,我们需要带她过去调查。”

方恬恬脸色一白“你不要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要知道诽谤她人名誉也是犯法的!”

“我们的有录像。”

录青闻言正准备上前一步跟他们走,却被方恬恬给死死拉住。

“是我让她去偷那份文件的,你有事就找我,不管她的事。”她回头看了录青一眼,两人相识多年,录青也明白她的意思,便将迈出去的那条腿给收了回来。

青年男子闻言眸光一闪,并没有继续在纠缠下去,只是顺着她的话道:“那这位小姐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方恬恬深呼吸一口,她敢承认,只是知道偷一份文件并不是什么大事,那不算商业机密,最多只是简单的偷窃行为,到时再赔点钱就行了,她可不想在把录青拖下水。

方恬恬招呼录青回去,自己则跟着这群人来到了一间空房间,那个青年将电脑上的录像给她看,上面显示的就是录青偷偷进了房间拿出那份文件,接着撕碎扔在垃圾桶里的画面。

“我都说了这是我让她去的,再说,你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份东西并没有什么价值,你们总裁不依然在上面讲的好好吗,还犯罪呢,最多我就赔点钱给你们。”

就在方恬恬以为他们会继续纠缠下去的时候,青年男子却突然道:“那小姐你就赔偿五千块吧,这次就算了,我们总裁也不想和你做多计较。”

这么爽快?方恬恬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带着狐疑的目光掏出五千块支票放在桌上,“那我可以走了吧?”

青年男子笑的诡异拿过支票,“你可以走了。”

不管里面有什么猫腻,方恬恬才不去多想,她加快脚步出了房间,一来到走廊就拿出手机给录青打电话。

“喂,录青你不”方恬恬话没说完,后颈就猛然一疼,人没有预兆的倒在地上。

“快,车子已经停好了。”刚刚那个青年男子突然出现,严肃的招呼另外两个黑衣男子将方恬恬装进一个麻袋里面。

那边的录青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脸色突然变的凝重起来,急忙挂断电话回头去找方恬恬。

今晚的夜色格外凝重,酒店内其中一间房间被人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弓着腰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总裁,人已经送过去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眉间冷厉渐消,接过那份资料,修长的手指弯过翻开那张纸,上面赫然显出方恬恬所有的资料来,男人淡淡的眸光在上面一扫而过,随后却突然停留在父亲那一栏。

他手指缩紧,眸中不禁掀起了一阵不寻常的风暴,将文件猛然合上,他突然起身脸色略带焦急道:“走!”

方恬恬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望着这间干净空荡的房间,里面还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和她一样被绑着,她眸光一扫,心中莫名恐惧起来,她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到底是谁要抓她?

不,如果是针对自己没必要还要抓这么多人吧?方恬恬脑子乱极了,只是试图与离她最近的一个女孩子搭话,“你你好,请问你是怎么被抓到这里来的?”

那个眸光暗淡的女孩子闻言嘴角微动,最后还是靠在墙上淡淡的道:“没人抓我,我是被继父卖进来的。”

话落,整个房间里显的格外安静,唯独只听的见方恬恬抽气的声音。

她不敢置信的眨眨眼,“怎么会有这种人渣!他们竟然做这样的人肉交易”

这时不远处那个面容艳丽的女子突然笑着道:“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这里的人待会都会被人带出去拍卖,说起来拍卖其实也不过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傍上一个有钱的,总比过苦日子好,难道你不是吗?”

方恬恬被她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可是被人抓来的,怎么会自愿!不行,她一定要逃出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时门被打开,一个妆容艳丽的妖艳女子顿时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她单手夹着烟,眼神蔑视的扫过这群人一眼,似乎就像是在打量一群商品,充满的不在意和不屑。

“把她们带走下去换衣服,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妖艳女子偏过头看了眼后面的那群男子。

方恬恬立马靠着墙壁大吼道:“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人抓来的,我家很有钱,你们要多少都可以请放我出去!”

这话果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那个妖艳女子,女子踩着修长的高跟一步步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她一番,突然笑着道:“不要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现在晚了”

下巴猛然被人抬起,方恬恬心中的恐惧更加,对上女子那双妖异的眼眸,她心中一顿,知道自己如果在闹下去结果肯定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她只能假意屈服然后再接机逃跑了。

后来方恬恬还是被人带进了一个密封的房间,被迫换上一身粉色蕾丝公主裙,然后没过多久,就被人关在一个大笼子里蒙上黑布。

方恬恬从小到大从没这么恐惧过,被人绑着坐在笼子里,她在也忍不住泪流雨下,直到耳边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黑布一下子被人掀开,无数闪光灯照在她身上,更加显得台下那些丑恶的嘴脸让人厌恶。

主持人是个男的,他拿着话筒看了眼台本,在扫了眼方恬恬的脸,随后便扬声道:“来自童话镇的公主,性格安静身子干净,五十万起价!”

方恬恬闻言差点没昏倒在那,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她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上流圈子有个黑市,用来交易各种女人来玩弄,当时她不过是一笑而过,可如今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拍卖品,还有可能被卖给一个老男人,她差点就想一头撞死在这里。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立马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三百万!”

声音逐渐少了许多,最后也只剩下两三个人在叫价,方恬恬偷偷看了一眼,差点没吓的昏倒,那三个人,一个是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子,身上海带着几条粗大的金项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多有钱似的,还有一个竟然是个面容畏缩的年轻男子,看着方恬恬的眼神也是露骨至极,就差没扑上来了。

最后一个是个老头子,看起来也有六十多了,只是盯着方恬恬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移开过!

“四百万!”

这是那个面容畏缩的男子的声音,方恬恬闭着眼等着噩耗降临的那一刻。

“四百五十万!”那个暴发户男子似乎是一定要拍下方恬恬,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大大的得意。

“五百万!”畏缩男子也下了狠心,现场只剩下这两个人在叫价,一般到了五百万就很难在上去了,要知道,黑市成立以来,最高的也只有七百万。

“一千万!”

方恬恬本来绝望的心灵突然出现一抹光辉,这个声音她好像在哪听过

她转过头,只见男子迈着长腿混合着耀眼的灯光从门口朝她走来

现场也响起了一阵抽气的声音,这可是一千万呀!

主持人也像打了鸡血般立马接着道:“一千万第一次!”

刚刚那两个竞价的人也没了声音,毕竟美人在美,总会过时,怎么也值不了一千万。

方恬恬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最讨厌的那个男人朝自己走来,脑子一时忘了思考,怎么会是他?

“一千万第二次!”

“一千万第三次!成交!”

随着锤子一敲,方恬恬莫名松了一口气,聂许梵也来到了台上。

“这位先生”主持人想说这样不和规矩,却在看见自己面前掉落的那张支票时,立马就扬起笑脸飞快的打开笼子。

方恬恬脑子一直处于短路状态,直到被人抱起,她才本能的抱住他的脖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出了大厅,聂许梵将她丢进车里,自己来到前座转动钥匙,不发一言的驶动了车辆。

方恬恬坐在后座,她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心有余悸的看着前面道:“那个谢谢你啊,我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她脸上很是不好意思,自己偷走别人演讲稿,别人还以德报怨的赎回自己,要是今天没有遇见他,自己怕是

聂许梵没有说话,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车内顿时变的尴尬起来,方恬恬很想问他为什么会在那,但一想到自己似乎没有资格这样问,只能吞吞吐吐的道:“对不起,我不该偷你的东西。”

见对方还是没有说话,方恬恬也知道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于是马上便带着笑容将脑袋伸到前面去:“你把你电话给我吧,我到时好把钱还给你。”

“不用,”聂许梵薄唇微启,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怎么可以不用,我总不能让你白白出那么多钱吧!”

“你安静点!”聂许梵不悦的皱起眉头,心中全是不耐,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方恬恬被他这么一凶,身子一僵,但一想到自己曾经这样对过恩公,她心里就不舒服,于是继续不屈不挠的道:“你就给我吧,要不给我卡号也行,我一定要把那钱还给你的!”

聂许梵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抓着车盘的手渐渐收紧,依稀可以看见手背上那凸起的青筋。

然而方恬恬却依旧在那里追问着:“我可是认真的,你不要觉得我对你有什么不诡企图,我可从没主动要过一个男人电话,我说恩公,你就给我吧,我又不会骚扰你,只是给你还钱而已。”

终于,聂许梵实在是忍不住冷冷的开口道:“152xxxxxxxx。”

方恬恬闻言一喜,急忙把它记在心里,还不忘继续道歉:“恩公对不起呀,我知道今天不该让人偷走你的演讲稿,是我太小人了,没看出你是个这么宽宏大量之人,我向你道歉!”

聂许梵眸光微闪,呵呵,他不知道,要是这个女人知道是自己让人将她送去黑市的,不知还会不会叫他恩公。

等到了方家别墅门口时,方恬恬远远就看看自己父亲在门口走来走去,模样十分焦急,她眼眶一热,不想也知道爸一定为她着急了。

等车一停,她就立马拉开车门朝方威铭跑去……

“爸,我回来了!”

一声叫唤将心中自责不已的方威铭给拉回神来,他看着自己女儿朝自己跑来,立马上前将她拉住,仔细的打量一番。

“爸我没事,只是遇见了坏人而已。”方恬恬见自己父亲这么关心她,心中也不禁暖暖的。

“坏人?!”方威铭吓的身体一顿,不出意外的看见了那边走来的聂许梵。

“是呀,还是聂总将我赎回来的。”方恬恬立马转身介绍后面的聂许梵。

谁知,一向冷面示人的聂许梵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温和,“方先生你好。”

方威铭是认的他的,自己八年前曾经无意中帮过他一次,虽然后来两人没了联系,但是方威铭却一直记得那个冷静睿智的少年。

是的,聂许梵也就是顾念着曾经帮过他的方威铭,不然以他的性格,也不会让人将方恬恬送去黑市了。

“聂总好,多谢你救小女了。”方威铭说着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支票本来。

明白他的意思,聂许梵看了一脸懵懂的方恬恬一眼,随即婉拒道:“方先生不用客气,就当我报答你当年的雪中送炭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着,他便不顾方威铭的叫唤混合着夜色大步离去。

坐上车,他转动方向盘,见方恬恬还一直盯着这边,不禁勾唇一笑,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他竟然会这么生气……

见车子离去,方恬恬忍不住问道:“爸,你以前认识他吗?”

方威铭见她回来,也松了口气,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别墅里走去,“也不算认识,只是八年前聂老爷子刚刚把位置传给他时,有股东看不过,就购买了批高仿的字画想滥竽充数流出国外,当时聂总才十八,还太年轻,我听一个同行说过这事后,就不忍心提醒了他一句,这才没造成聂氏声誉的受损,这孩子也算是个有心的,这么多年竟然还记得。”

方恬恬闻言对聂许梵的愧疚不禁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人家这么多年都还记得,那自己就一定要把钱还清!

回到房间,她连忙去洗了个澡,这才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给录青发了个报平安的短信。

躺在床上虽然身体很累,但脑子却是很清晰,越想她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分了,竟然这么小肚鸡肠,在看看人家,真是不能比!

想着,她倒有点好奇聂许梵到底是个什么人了,于是便拿出手机搜索他的名字。

不过大多显示的都是聂氏集团的事情,也没看见什么,正当她想关闭页面时却无意中瞄到了一个关键词。

安达娜!

方恬恬来了兴趣,便点开那条新闻看了起来,上面说的是国际名模相恋聂氏总裁,现实中的王子与公主一些赞美词。

看到这些,方恬恬不禁把目光投射在上面一张照片上。

女子身材高挑匀称,虽然是街拍,但却掩盖不了她那高贵典雅的气质,简直就是个十足的女神。

看到这里,方恬恬莫名笑了笑,没去多想便准备睡觉,却突然收到录青的一条短信。

上面说让自己明天去蔚蓝酒吧见面,顺便说一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恬恬手指动了动回复一个好字过去,便放下手机倒在床上闭眼休息起来。

次日傍晚,她便一人坐在酒吧里等录青了。

虽然是傍晚,但这里的人却是很多,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射在每个人的身上,使这里显得更加热闹嘈杂起来。

方恬恬坐在吧台上无聊的喝着鸡尾酒,眼神不断的乱瞄着,虽然她长相甜美精致,身材也十分匀称,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和她搭讪。

原因没有其他,只是因为这a市的酒吧她都混熟了,她方恬恬的名字还没有谁敢上前得罪。

第一可能由于有个人际关系超好的古董店老爹,第二肯定就是她这个有仇必报的性格了。

见录青还没来,方恬恬正准备打电话去问问,眼角却无意中瞄到不远处的一幕。

伏在吧台的高挑女子周围正围堵着一群流氓混混,女子可能是喝醉了,只是用手无力的阻拦着那些人的骚扰,却更让那些人兴奋起来。

方恬恬有些看不过去,本就不想多管闲事,但一想到自己昨天也还是被人多管闲事救了,将心比心,她还是起身朝那边走了过去。

“美女,没人陪呀?要不要让哥哥们好好陪你喝一杯呀?”

那个领头的黄发猥琐男笑着就要伸出手去摸那女子的脸……

“你干什么呢!”

听闻这一声娇喝,黄发猥琐男只能收回手把目光朝声音来源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玲珑面容精致甜美的女孩正冷眼看着自己,他眼中闪烁的绿光,笑嘻嘻的就要上前去调戏两句,“怎么小妹妹找哥哥有事?”

方恬恬看都不想看这群人一眼,只是对着吧台酒保找招手。

“怎么了方姐?”酒保急忙走了过来,他可不想得罪这个混世魔王。

“这些人……给我赶出去!”她指了指那边还用眼神扫量着自己的人,脸上出现了一丝厌恶。

“你这丫头以为自己是谁呢!”黄发猥琐男就要上前来拉方恬恬,却被突然走出来的酒吧保安给拉住了身子朝外面拖去。

“快放开我,你这个臭丫头!”

方恬恬见他们出去,也对着酒保挥挥手表示没什么事情了。

一转头,见刚刚那个女子还趴在吧台上喃喃自语,她于心不忍的走过去轻声问道:“小姐,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梵……我要梵……”

一凑近女子的脸,方恬恬就被这张熟悉的面孔给惊呆了!

……这不是昨天晚上她看的新闻上那个安达娜嘛!

面前的女子五官典雅温和,虽不惊艳,但却胜在有一股温和的气质,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方恬恬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不知该如何是好,见她还是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在说着什么,方恬恬只好拿起她吧台上的手机准备给她家人打电话。

好在她手机没有锁,方恬恬很快就找到通讯录,可上面的电话寥寥可数,只有一个“最爱的人”引人注目。

方恬恬记性很好,她一眼就看出这是聂许梵的电话,难道新闻上说的都是真的?这两个人……

甩掉脑中所想,方恬恬只能给聂许梵打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人接听,方恬恬又不甘心继续打过去,不过这次依然是没人接听。

坐在安达娜的旁边,方恬恬看着这个面色潮红嘴里一直念着聂许梵名字的女人心中闪过一丝异样,深呼吸几口,她拿出手机给录青打电话,让她不要过来了。

方恬恬认为自己不管是处于什么角度都不能留下安达娜,只能从醉酒的安达娜嘴里套出一个地址,扶着她坐车回去。

她以为安达娜说的是自己家的地址,可当看见大厅里坐着的男人时,她心中一根弦似乎断了。

【更多火爆未删节后续内容请点我哦。。】

​2.百度搜索“蜜阅小说”,进网站后再搜 《强势诱爱:误惹高冷总裁》,从第5章开始阅读就可以咯!

注意:小巫新书《重生之国手天医》系列有奖活动98日开始,请提前关注,关注就有大礼,数量有限,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