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粉裙女子被七八个男子压在地上,一双白兔跳了

20

微博:笑话聚集坊

发表于:09.11 09:36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偏远的院落中,一个微弱的女子的声音传来,语气中的屈辱感,可以听出来此时的女子正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小贱人,在送你上路之前,先让哥哥好好疼疼呢。”

这句话一出,一大群男人的声音传来,其中不乏污言秽语,还有女子拼命挣扎的声音,视线转过,之间院子中,粉红色衣裙的女子被七手八脚的压在地上,而一群男人正围着她,似乎目的明确。

女子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却在她转头的瞬间,瞳孔放大,因为,在不远处,有一个,拿着一根棍子的乞丐。

小乞丐手拿棍子,就这么冷然的看着这一幕,小乞丐无动于衷的样子,让女子心里充满了绝望。

小乞丐似乎看够了,冷冷清清的声音很好听,没有什么情绪,好像只是在提醒他们!

“放开她吧。”

语气中,竟然有些许的,无奈?

一大群男人听到声音转过来,却在看到小乞丐的样子的时候,哈哈大笑,那刚刚说话的男人笑的都快要哭出来,只见他一手指着小乞丐。

“哪儿来的小乞丐,竟然管爷爷的闲事儿,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男人膀大腰圆的样子,很是吓人,粗气从鼻孔里出来,仿佛嘲笑小乞丐自不量力。

小乞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地上衣衫凌乱的女子:“你想活下去吗?身为相国府的小姐,却受到这样的待遇,你想要活下去吗?”

女子一愣,随即拼命的点头

求生的欲望明显,小乞丐手中的棍子调了个头,继续站着。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挑衅,挑衅院子里的男人,那个说话的男人瞬间脸都黑了。

“臭小子,你找死。”

当即就冲向小乞丐所在的位置,老大的速度很快,在场的一众小喽啰都知道,那种看好戏的表情全部摆着的,这小乞丐会死的很惨。

显然这个老大对自己的速度也是很信任的,而且,这样一个小乞丐,估计都没有段数的,他不放在眼里,沉重的杀气掠过地面向着小乞丐而去,他们这些人,都是青色的人,对这个女娃出手,也只是接钱办事儿而已。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出刀,横砍,收刀,一切,只在瞬间,老大就已经将大刀收回了自己手中,然后转过身子,等着让他手下的人看看小乞丐被大卸八块的样子。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所有人都在呐喊,其中一个人‘咦’了一声,好像很是惊奇的样子,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像是盯着鬼魅一样盯着老大后面,这时候他也感觉到了不对,转过头,刚刚战斗的地方,哪儿有什么小乞丐,下一秒,脖子上就多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无声的威胁着他。

是一根棍子!

在棍子的那一头,站在的,是毫发无损的小乞丐?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看错了,毕竟老大是一个灵者高手,在这样的段位,即使没有用玄气的情况下,速度也是决定了一切的,现在小乞丐安然无恙,只能说明,小乞丐比老大还要快。

在明天大陆上几个阶段,武者,灵者,青者,王者,王者上面还有明通,帝通和神通三个大界,在这个大陆上,明通的高手很少,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帝通和神通的高手。

所以像老大这样的灵者高手,已经很吃香,在青色盟,是很有地位的。

可是,竟然被一个小乞丐躲过了攻击。

再看到威胁老大的是一根棍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此嘲笑了起来,这小乞丐简直是不自量力,竟然用棍子来威胁老大,在这群人大笑时,只有在小乞丐棍子下的男人,不住的颤抖着身子,因为,这看似是一根棍子,实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剑,藏在棍子里面。而这把剑的主人,是那位!

“早就说过让你放了她的,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小乞丐再次出口,这时才听出来,是个清亮的女声。

从寒剑上传来的死亡之气,源源不断,让这个亡命之徒感到害怕,他从不会怕的,即使权贵,即使其他,他都不怕,可他怕这把剑,和这把剑的主人。

“请,请您放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老大的请求,让一众小喽啰感到奇怪,只是这么瞬间,为什么局势发生了转变,而且,这样转变这样的大。

“老大,不过是根棍子,打开不就行了,一把捏死这小乞丐啊。”

人群中,有人这样说着,下一秒,自家老大的眼睛带着威压扫过来,灵者的威压不是开玩笑的,对于他们这些玄气底下的人来说。

“青色盟,是让你们来欺负弱女子的吗?”

小乞丐半分要把剑拿走的意思都没有,轻飘飘的问了一句,然后这个老大又惶恐了几分。

“是我们不对,是我们见钱眼开。”

看到自家老大这样的态度,一群人觉得奇怪,也觉得窝囊,所以,有人不怕死的开口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青色盟的事情要你管,我们拿钱办事儿,什么地方碍着你了。”

这人原本是好心,殊不知,就是这样的话,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这个老大的汗嗖嗖的往下滑,心下暗道:蠢货,怎么养了这么一群草包,平日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为什么会不认识这把剑。

“你听到了,我不想留着你们了。”

手下微微一用力,剑下的人,就已经去了阎王殿报道,死的时候,肯定都还在想,问什么会惹上这个修罗。

其他人一看见老大被杀,眼中都红了,叫嚣着冲了上来,小乞丐手中的木棍飞舞,所到之处,一片血红,而她,竟然没有用玄气!

好恐怖,这样恐怖的实力,看不出来段数!

在小乞丐飞舞的衣袂中,终于有人看清楚了她的脸!

一双眼中,都是冷冽,五官藏着杀气,重要的是,拿着剑的样子,气势很足!

“是火云剑!她手中的,是火云剑!快逃!”

终究还是认出了小乞丐手中的剑,可是已经没有办法逃离了,因为,很快,一柄泛着寒气的剑,就爬上了他的脖子,此人转过头去,看到剑的主人,眼中泛着的邪气,不甘心的咽了气!

火云剑!

喊声漫天,所有人都想要逃离,却逃不开,没人能快的过她的剑,火云剑的主人,是魔鬼!

“碰”

一声巨响,最后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这个院落中,活物就只剩下了小乞丐,和惊讶中,忘记了闭上嘴巴的女子!

女子惊恐的说道:“火云剑,你是,你是竹王!”

然后惊恐的大叫着逃离了这个比起被糟蹋还要恐怖的院子……

最近的上京流传着很多传言!!

一个是青色盟的景王殿的一个分队全部被击杀在相国小姐的院子,另一个则是那个相国小姐声称自己见到了火云剑!

火云剑是明天大陆的传说,没人敢动!瞬间灭掉一个小分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尤其,还是景王殿的。

如果说前面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么相国小姐说自己见到了火云剑的事情绝对是神话故事!

谁不知道,火云剑,是那位的东西!

这个消息一出,立马在上京城掀起了一阵热浪。

而此时,火云剑的主人,恣意张扬飞奔回家,这个人,便是霍青遥!

车速很快,马车的左上角,有一个烫金的标志,那是一个霍字,在明天大陆上,凡是带有这个字的东西,很少有不开眼的惹上来。

只见地上寒光一现,马儿的双腿狠狠地跪在地上,两只前腿已经折断。

霍青遥一身玄色布衣,从车中飞身而出,稳稳的站在地上,手中的棍子捏紧,环顾四周!

一瞬间狂风大作,原本明媚的天突然之间暗了下来,风吹着刺骨的疼。

霍青遥眼神变得认真起来,她能感觉到这儿至少有四个以上,杀气全是冲着她来的!

只是眨眼之间,已经从地底下冒出来六个黑衣人,身上带着的是压迫的玄气,团团将马车与霍青遥围在中间。

每个认手中拿着的是统一的长剑,都是灵者高阶!

霍青遥心下诧异,好大的手笔,六个灵者高阶!是要她非死不可!

一刻也不停歇,几乎是同一时间,六个黑衣人全体攻了上来,。

这些人真是狠毒,目的是三天后,就是霍家家主接位大典,而她霍青遥,则是霍家新一任的家主。

霍家有的是人想要她霍青遥去死的!

其实霍青遥此时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别说一个霍家家主,就是一百个霍家也抵不上她一个青色盟啊,只是她刚好的,做了上任家主的女儿而已!

霍青遥手中棍子横飞,一脸平静棍子瞬间打出,一步踏出,棍锋瞬间直逼黑衣人咽喉。

这时候,六个黑衣人心中齐齐的震惊,这种速度,漂亮到让人惊叹,即使面前这个小个子没有灌注半点玄气,这样的速度,也让人敬佩。

这个时候的杀手注意力更加集中,直直逼近的全都是命门。

霍青遥身体笔直后倾,脚尖瞬间点地向后划出,任由剑锋停留在自己咽喉前段,一个逼近一个后退,原地急停,单脚为轴瞬间变向,轻巧躲过必杀一剑,剑锋擦着皮肤划过,顺势出棍同样取黑衣人咽喉。

霍青遥借势返攻,招式快准狠,手中玄气提起,灌输在棍身,看到她的玄气,她的敌人反而不这样紧绷了,她一亮招式,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小个子,竟然,只是一个武者。

对于这些灵者高手来说,无论她速度多快,在他们眼中,她都是不够看的。

“兄弟们上,他只是区区一个武者而已。”

这个时候黑衣人们斗志昂扬,在看到霍青遥的玄气之后。

只是他的话才说完,下一秒胸口已经被洞穿了。

这个黑衣人眼睛缓慢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贯穿他胸口的竟然只是半截竹棍。

他要击杀的目标已经绕在了他的身后,给了他狠狠一击。

“是吗?你说只是一个武者,而已吗?”

霍青遥声音清冷,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可是这个时候的黑衣人们竟然有一种这个声音来自地狱的错觉。

就连动作都迟缓了几分。

随着这个人的身体倒下,下一个声音是再次惊悚的声音。

又有一名黑衣人折损与霍青遥手中。

她的招式太过怪异,甚至他们都没有人看清她的身影。

霍青遥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然后折身从人群中穿过,一眼看过去,霍青遥姿然而立,而所有人脸上都是惊讶,转瞬全部倒在地上!

秒杀!

这是越级击杀,而这些杀手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霍青遥就那般站立着,随手一挥,似乎有雨水顺天空而下,霍青遥勾起嘴角,再看这些黑衣人的尸体,竟然已经开始腐烂。

如果识货的人就知道,此时空气中散发的味道,是化骨水!

不自量力的人啊!

霍青遥看着自己的马苦笑,然后准备往前走的时候。

突然,一阵强烈的光刺过来,霍青遥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是山谷下?

霍青遥转身看着,这儿竟然有这样的一个山谷,幽深!

看来,下面有东西!一个纵身,霍青遥朝着山谷跳去……

从上面一直往下掉落的霍青遥,下落中拉住了悬崖上的藤条,拉慢了下降的速度,这样会减少自己身上的划伤,可尽管如此,跌落到谷底的时候,霍青遥身上所有的衣物全部都破碎了,极其狼狈。

原本以为,谷底应该会全部都是野林荆棘,没想到等到霍青遥定睛看去时候,竟然美不胜收。

原本该四季如春的地方竟然有着那么刺骨的寒意,似乎是从地底传来的寒气一样,包裹住了整个山谷。

霍青遥站定身形,试探着往前走去,因为,她知道,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

果然,没想到她刚是踏出一步,竟然四周的景色一瞬间全部变了,一瞬间她置身火海,而且似乎真的感觉到了焦灼,糟糕,她这是掉入了阵法之中了。

此时的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幻象,要结束这个幻象,必须破了这个阵法,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打破整个阵法的阵眼。

所有的阵法布置,全部都是由阵眼支撑的,也就是布局中最关键的那个点。霍青遥只知道直接摧毁,却从来不知道怎么找寻阵眼,这下她是彻底的蒙圈了。

突然,,霍青遥脸色凝重,有一阵疾风从东北角向着霍青遥袭来,攻击力极强,快速而有力的破空而来……

弹指一瞬间,霍青遥只觉得劲风擦过自己的脸颊,往反方向而去,脸颊的地方,被轻轻的擦出来一个划痕,血珠立刻顺着脸颊掉下来,妖娆而诡异着,要是她速度再慢那么一点点,只怕现在穿透的,就是她的整个头颅了。

这个阵法的厉害她已经领教过了,若是不赶紧破了整个阵法,她肯定会埋骨于此。

疾风从各个方向向着她射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漫天箭雨,目标都是她,丝毫不偏不倚,这时候的她真的是想要骂人的心都有了,没想到,六个灵者高手没能奈何她,却马上要被这个小小的阵法给玩儿死了。

看着漫天而来的箭雨,无论她速度有多快,躲得了这一批,肯定躲不过下一批,难道真的要葬身于此吗?真的好不甘心啊。霍青遥想着这些,眼中流露出不甘,旋身躲过一些箭雨,可还是有将她擦伤的。

“哼,小小阵法,奈我如何?”

霍青遥平吸一口气,手中棍剑重重的点在地上!

只听到‘咔擦’一声,竟然是开启了什么东西了一样,近在咫尺的箭雨,全部硬生生的停住掉在了地上,霍青遥此时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看来她无意之中,竟然碰到了阵眼了。

这样也行?

只能说一句运气好,不然这样都能碰到阵眼,这个时候,一阵混沌,待到一切再次清晰的时候,霍青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冰天雪地!

看来,这个才是谷底真正的景象,难怪她刚刚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寒意,原来这谷底,原本就是这样冷的。事出反常必有妖,此时霍青遥的警惕心,比刚刚身在阵法之中的时候更加的高了。

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寻找出路,手中棍子死死的捏着横在身前。

只有自己的脚踏在地上的声音,安静到让人窒息!

霍青遥慢慢的往前走着,谷底竟然这样的宽阔,像是一个湖,湖面上的冰很厚。

一切,都太过诡异…连心跳都听的那么清楚。

一阵耀眼的光芒照射过来,霍青遥顺眼看去,惊讶了。

这应该就是上面引起她注意的东西!

那是一副冰棺,在这种地方,竟然有一副冰棺,怎么想怎么诡异!

走近才发现,这个冰棺不是一般的大,因为距离远了没有看到,现在一看,这个冰棺竟然有四个人并排躺着那么大,真是不可思议,而且,雕琢着一些看不懂的图纹,看起来古老,蜿蜿蜒蜒的爬满了整个棺身。

霍青遥看着这些字符,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直到锥心刺骨的寒意传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半个身子都伏在了冰棺上。

霍青遥大惊,怎会突然魔怔了?

就在她站起来的瞬间,冰棺的棺盖,缓缓打开了。

此刻她的心突然跳的好快,额角渗下冷汗,这个场面诡异到了极点,一个满身鲜血,衣衫褴褛的女子,一座徐徐开启的冰棺,冰天雪地中带着的血色诱惑,。

她就这样站在那儿,似乎整个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

‘碰’的一声巨响,冰棺的棺盖掉在了地上,将冰面都砸裂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冰棺在冒着寒气,气流缓缓上升,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霍青遥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慢慢上前一步,想要看看冰棺里的东西。

只是,等到她看到冰棺里面,她是彻底愣住了。

是个男人。

那男子立体的五官犹如刀刻,整个人透露出震慑天下的王者之气,但是却因为眼睛是闭着的,平添了几分轻柔,邪恶而俊美的脸庞,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邪魅的笑,还是很诡异,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暗红色的衣袍,完美邪气的倒三角身材,此时他闭着眼睛,霍青遥却听到了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似乎因为封存在冰棺中的原因,眉梢都染上了些许寒意。

冰棺中的男人,眉头紧皱,整个身体呈防御姿势!

有一瞬间,霍青遥几乎魔怔的想,这双眸子,要是张开,会晕出多少光华?

其实她是太过入迷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电闪雷鸣,这个时候的她以为只有山谷,其实在外界,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这里冲天而上的一股光束,天生异象,必然大乱。

不过这个男人长的真是不赖。

美好的东西就是用来欣赏的!

霍青遥戏谑的低下头,定睛后,霍青遥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人睁开了眼睛!

犹如利剑一般的眸光,从男人的眼眶中喷涌而出,似乎直直看进了霍青遥心中,霍青遥一顿,吓的后退了半步,如她所料的,男人眼中光华,似乎倾了全天下,可是绝对不是这样的眸光。

这样的眸光,带着毁天灭地的强烈欲望,似乎多看一眼,都会被这样的眸光灼伤。

多年后,霍青遥才知道,有些事情,早在那个男人睁眼的瞬间已经注定,即使天也不可违。

霍青遥想要后退,却感觉有如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双手,死死的拉住了她的双腿,她一步也动不了!

“活物,你好大的胆子,本尊没让你走,你竟然敢后退。”

冰棺里的男人站了起来,霍青遥看到他一步一步的向着她走来,仿若谪仙,步步生莲,又如鬼魅,带着死亡的气息,两种极端的形态在他身上体现的是那么的淋漓尽致。

活物?霍青遥压下翻一个白眼的强烈念头,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变的男人,竟然说活物!

“笑话,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要走要留,关你屁事儿。”

霍青遥本就是这种性格,听到他说什么好大的胆子,心里肯定不舒服。

“哦?是吗?既然腿长在你的身上,那么这双腿,我锯下来就是了。”

男人将下巴轻轻抬起,到十分轻蔑的弧度,肆无忌惮的说着,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霍青遥觉得双腿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拉扯着,疼进骨头里。

她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话,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的腿。

而且看到男人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薄唇微微勾起的样子,似乎很得意的想要看到她呼叫。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了。”

霍青遥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即使没有看到双腿上有什么,但是锥心刺骨的疼痛传来让她知道这是真实的,这个男人眼中带着的玩味儿,想要看她求救吗?

是吗?想的美,你是什么东西,让我求救,不可能!

所以,霍青遥将嘴唇咬的铁青,甚至是出了血,她一句呼痛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男人眼中玩味更甚,甚至眉梢轻轻挑起弧度。

“确定不叫吗?”男人眼中流露出的促狭一闪而过.,让人无法轻易捕捉,只是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此时他很高兴。

很久没有见到活物了,这个女人竟然能承受如此痛苦不叫一声,这样的傲骨也是少有的,却也是他痛恨和厌恶的,顺着女子紧紧咬着的薄唇往上看去,这个丫头眼中带着的是不服输和清冷,一瞬间让他怔神。

似乎很久以前他也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带着同样的东西,让他厌恶至极。

男人眸光一闪,加注在霍青遥腿上的所有压力全部消失,霍青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几乎跌倒在地上。

“若有来日,我霍青遥定报今日之辱!”

霍青遥扭头看着这个男人,咬着牙的样子让男人眉头深皱!

“女人,你敢威胁本尊?”话语中似乎有些诧异,没有活物敢威胁他

“威胁都威胁了,你能怎么办?”

【更多火爆未删节后续内容请点我哦。。】

2.百度搜索蜜阅小说,进网站后再搜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从第4章开始阅读就可以咯!

注意:小巫新书《重生之国手天医》系列有奖活动98日开始,请提前关注,关注就有大礼,数量有限,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