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张狗剩的故事

19

微博:Fall_Out_87350

发表于:09.11 16:57

短篇完结,这次不是科幻。

01 刘老师的第一任班长

刘老师拿起小学一年级的名单,推了推眼镜。

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呀,刘老师看着名单想,建军建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都是些“子琪”、“子涵”、“思睿”,还有一堆“萱萱”。

刘老师放下名单,看着窗外初秋的阳光照在叶子上,心想,这大概就是如今这些家长心里的时尚吧,难不成他们那会儿琼瑶片、言情小说看多了?

在这些风雅又类似的名字之间,”张狗剩“这个本来就怪怪的名字显得更突出了。

“父母大概是怕他养不活吧。取个贱命,好养。”刘老师想,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形象。

倒是有点像鲁迅故事里的闰土。

一年级报名的那一天终于到了,全市基本上都在这个时间报名,彻底把道路堵成了红色的河流。

校门口也被围得水泄不通。

一年级的家长们纷纷领着孩子们去班级。他们内心无比忐忑,搞不好比孩子们忐忑多了。

刘老师站在一年级三班教室的讲台上迎接他们,她看着子琪们和思睿们的爸爸妈妈纷纷出现。他们并不是言情小说主角的长相,他们只是普通的年轻家长们,家里基本只有这一个孩子。

刘老师看着名单表,一个一个对名字:有很多睿,很多子,很多萱,很多琪……

她有点头昏,要记住这些名字得花很多时间,它们都非常类似,有点儿相像,却又不完全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记错。

大约8点半,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小女孩和她酷到没边的爸爸出现了。

酷到没边的爸爸长得像偶像团体,却穿得像黑社会,戴着一副细边眼镜。

“老师您好。”这位酷爸爸说。

“您好,您是?”

酷爸爸态度很好:“老师您好,我是张狗剩的爸爸张哲文,这是张狗剩。”

“老师好。”小女孩说。

“你好。”刘老师看了看扎着双马尾辫的可爱小女孩,又看了看她的酷爸爸。

这家人起名字还真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张狗剩就这样成为了一年级三班的一名学生,她是班级里数一数二好看的小女孩,有一个酷到没边的设计师爸爸,一个同样很酷的前端开发妈妈。

很快,刘老师就发现狗剩是一个不太说话但很和蔼可亲的学霸,倒不是说她之前学得比其他小朋友多多少,而是她的学习能力特别强。除了有时候会冒出特别奇怪的想法外,大部分时候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宝宝。

所以她就是刘老师选的第一任班长啦。

只是刘老师一直好奇一件事,为什么爸爸妈妈要给这样可爱的小女孩起名叫狗剩呢?

是家里的老人强行要求吗?

这个疑惑到了第二个月得到了解答。

十月中旬,一年级开了第一次家长会,由班主任老师总结开学以来一年级新生们的学习习惯,和家长们交流交流。毕竟孩子们年纪都小,还需要和家长多沟通。

家长会过后,几个家长留了下来,其中就包括张狗剩很酷的妈妈。

大家随便闲聊了起来。

“现在好多孩子都叫子琪,全年级有9个子琪。”刘老师说。

其中一个“子琪”的家长回答:“当时起名字就觉得子这个字很好听,琪这个字也很好听,就连起来了,谁知道那么多家长都起了同样的名字呀。”

“大概就像是以前的建军建国吧。”一位萱萱的妈妈说,全年级的萱萱也不少。

“狗剩妈妈,你是怎么想到给女儿起名叫狗剩呢?”一位家长问狗剩的妈妈。

狗剩的妈妈穿着一件纯色的套头衫,脸上写了一个酷字,她想了想,回答:“没啥原因,因为帅。”

“不是因为狗剩小时候身体不好?”一位家长问。

“不是,她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狗剩妈妈回答,“能爬树能游泳。”

“不是家里老人要叫的?”又一位家长问。

“不是,”狗剩妈妈说,“我妈是觉得这名字太土了,勒令我改。那可不行,改了就不酷了。”

“她爸爸不反对这个名字吗……”

“她爸给取的。”

家长们沉默了一会儿,这话简直没法接。

原来就是不按逻辑出牌啊……刘老师想,这家人还真是特别。

但不得不说,狗剩在众多子琪萱萱当中,就像子琪萱萱在众多建军建国当中那样:完完全全脱颖而出。

***

刘老师的第一任班长张狗剩就这样慢慢长大了。

她是个有怪点子但是还挺安静的小女孩,学习很好。这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并没有影响什么。

狗剩毕业的时候,已经是个半大的小女孩了,她穿着白色的小裙子参加毕业典礼,笑起来甜甜的。她酷到没边的爸爸和妈妈都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了。

刘老师看着自己当班主任的第一届学生,感慨万千。六年的时间瞬间过去,孩子们都长大了。

刘老师还记得他们第一次来报道时的场景,那时候哪个睿哪个琪根本搞不清楚,如今却这么熟悉。难记的名字都变成了鲜活的男孩女孩们。

她看了看第一任班长张狗剩,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个闰土那样黑黑瘦瘦小男孩呢。

如今狗剩这个名字,早已丧失了之前的违和感,在刘老师心里,已经代表张狗剩这个女孩了。

02 特别多和特别少

汪思睿从小到大遇到了各种重名,也是搞不懂怎么有那么多家长非要给孩子起名叫思睿。

关键是,叫思睿的还有很多是女孩子,幸亏不是大家都姓汪,不然就真的尴尬了。

高一报道的那天,汪思睿来得很早,早到班主任还没来。这个15岁的小伙子找到了班级,走进去,看着贴在黑板上的座位表,想找到自己坐在哪里,也顺便看看有没有重名的同学。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座位,也意外发现自己的前面被安排了一个叫做张狗剩的人。

这名字也是醉了,汪思睿想,现在的家长还有给孩子取这个名字的呀?

汪思睿耸耸肩,坐到了被安排的座位上。

教室里空无一人,他实在是早过头了。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百无聊赖的汪思睿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路过门口,女生抬头看了看班级门牌。

她真的太漂亮了……汪思睿一阵懵,这女生要是我们班的该多好……

正这么想着,女生就走了进来。

汪思睿的眼睛不能干别的,只能盯着她看。

女生走到了黑板前,看了看座位表,然后径直朝汪思睿走了过来!

最后,她竟然坐到了汪思睿的前面座位!

“你好,同学,你是不是坐错了?”汪思睿有点懵懵地问。

他的前面明明是张狗剩呀,天降少女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是多么希望这个漂亮的姑娘和张狗剩换个位置啊!

“我就是张狗剩。”女生回过头来,直直地看着汪思睿,她好像很清楚汪思睿会问的问题。

汪思睿的心怦怦直跳:“你这名字……”

“酷吗?”

“是……”

“我也觉得。”张狗剩回答,然后很酷地回过头去了。

“你为什么来这么早?”汪思睿等了半分钟才敢问这个问题。

“不然点名的时候大家就要哇个5分钟。”

“你爹妈为什么给你起这个名字?”

“酷。”

“你不想改名字吗?”

“不想。因为很酷。”

汪思睿“哦”了一声,心想,这话我没法接。

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汪思睿亲眼目睹了班主任点名时的惊呆表情以及全班同学惊呆的“哇”和随之而来的窃窃私语。

“你是不是特别尴尬?”汪思睿偷偷问张狗剩。

“我其实习惯了。”酷酷的妹子头也没回,回答。

全年级有12个思睿,11个是妹子,剩下的一个是汪思睿。

但全校只有一个狗剩。

“你尴尬吗?”这回成了张狗剩问汪思睿。

“尴尬。迷之尴尬。”汪思睿说,“可能思睿曾经是一个很言情很好听的名字吧,然后就爆发式地井喷了。到了我们这代,就都是张王李赵汪思睿了。”

“很久之前,狗剩也是个爆发式出现的名字。而在思睿这个名字流行之前,流行张伟、张婷这种名字,那时候全中国很多人都叫张伟张婷。所谓风水轮流转。照我爹妈的话说,就是:时尚呈现复古迭代模式。”

“挺有道理的。”

“名字特别普通是什么感觉呢?”

“觉得自己毫不特别。”汪思睿说,“有时候感觉普通过头了。”他看着张狗剩,觉得她越看越好看,和她聊天可真好呀,真是个名字和人都特别的女孩子。

真好。

“有人研究过名字对人的影响吗?比如说,名字很普通,名字像我一样很酷,名字听起来很冷,名字听起来很热,名字首字母排名很靠前,名字首字母排名很靠后,这些对人的人生有影响吗?我不是说天干地支什么的,我是说,名字不同别人对你的很多反应也不同。嗯,我在想,名字听起来能吃的人,会更容易被汉尼拔吃了吗?”

“被汉尼拔吃了?”汪思睿简直一头汗,这是什么思路?他看看张狗剩——她看起来还挺认真的。

“没有办法量化吧。”汪思睿回答,“我从小到大名字很普通,但是不可能给我一个相同的环境,让我用你的名字走一遭。”

“如果一个人每个生命阶段都可以用不同的名字会怎么样呢?”

“社保系统会乱套吧。”

“如果能活20000次,就能每次试试看不同的名字了。”

“社会也不一样,在古代和在现代不同。还是不可能是同样的环境。”

“你觉得名字对人的影响大吗?”

“大。”汪思睿说,“你名字这么酷,人也很酷。”

“你在夸我吗?”

“啊……”汪思睿一时语塞,怎么有这么直接的人,不愧是叫狗剩的,“算是吧……”

“我就当是了。”张狗剩说,“汪思睿你能把物理作业借我抄吗?”

“为什么学霸要抄作业?”

“因为另外一个学霸坐她背后,她为什么要自己写?”

“我算是服了……汪思睿一头黑线,“给你吧少女。”

“谢谢了少年。”

03 狗剩X2

张狗剩大学入学的第一天,发现学院里有一个叫花狗剩的人。

张狗剩去宿舍的第一天晚上,差点激动地没睡着,她恨不得快点上大课,看看这个花狗剩长什么样。真想快点去认识一下。

花狗剩的名字是爷爷提议,爸妈竟然觉得也挺好的,就这样吧。

你们这是在坑我,花狗剩每次开学时都会这么想。每次开学第一次点名时,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任何一个任课老师都要以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名字跟随了她这么久,愣是把她从一个还算活泼的姑娘变成了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姑娘。

大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是一节全院的大课,花狗剩戴着度数不怎么够的框架眼镜就去了,她知道今天又要被所有人惊讶一圈。还是戴个比较不清晰的眼镜避免尴尬吧。

最可怕的点名又开始了。

花狗剩精神高度集中,生怕听见自己的名字。

“张狗剩。”突然,她听见了一个和她一样的名字。

花狗剩对“狗剩”这两个字实在是太敏感了,她立刻抬头,看见一个坐在她侧后方的天仙姑娘举了举手:“到!”

蜜汁大声的一个“到”。

花狗剩也是惊呆了。

全院所有人都惊奇地“哇”了一声,然后全场窃窃私语起来。

花狗剩非常熟悉这种节奏。

不能再熟悉了。

于是乎,等老师点到花狗剩,而花狗剩弱弱地“到”了一下,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再说了,一个天仙级别的黑长直姑娘和她这样的自闭小眼镜,还是前者话题性更强。

真是谢天谢地。

至于天仙干什么来学工科,花狗剩也是搞不懂。

一下课,天仙就立刻冲过来找她了。

“我们名字一样呢。”张狗剩说。

“太巧了。”花狗剩回答,她推推眼镜,心想,这姑娘眼睛可真大真好看。虽然她的确很想下课之后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但是名字这么像,聊聊也无妨……吧。

花狗剩并不擅长和人聊天,每次和人聊天,都会围绕她的名字,久而久之的,她就懒得和人开始最开始的对话。

“好想问你,你对你的名字有什么想法。我这么开启一个搭讪会不会太土?”张狗剩看着花狗剩,问。

你又不是泡我……土不土有啥关系……花狗剩避开眼睛,心想。

“不是那么喜欢。”花狗剩回答。

“是不是觉得很尴尬?”张狗剩问。

“对。”

“你这么不随口问我,’那你呢’?”

“……那你呢……”这种被调戏的感觉是什么鬼,花狗剩内心黑线。

“我已经习惯这种尴尬了。然后就锻炼出了这种比较酷的个性吧。”

“哪有人自己说自己酷……”

“不酷吗?”张狗剩看着花狗剩。

“酷。”花狗剩简直没辙。

“你这是在夸我吗?”

“……你说是就是。”

“那我请你吃中饭吧。”

花狗剩简直惊呆,这种蜜汁被泡的感觉是什么鬼?

狗剩这个名字能锻炼出这么牛逼的技能呢?我怎么是个反例?

****

花狗剩就这么和张狗剩成为了好朋友。

花狗剩渐渐发现,她和张狗剩除了名字之外,还有非常多的共同点:她会弹吉他,会写歌——当然都是偷偷干,自娱自乐。张狗剩会唱歌,也会写歌。

神奇的发展是,她们一合计,就搞了个组合:轩辕狗剩。

本来搞组合这种事情根本不适合花狗剩,她只想安静宅着,但是说到底,她毕竟还有点音乐小梦想,被张狗剩这么一捣鼓,一教唆,也就心思活络了,再加上反正大家都只注意黑长直大型天仙少女,花狗剩认为自己只要在后面默默弹吉他,当人工背景墙、智能BGM就好。

只是没想到,她们这个组合随随便便组了,竟然就这么一炮而红,红遍全院,红遍全校,连隔壁学校和隔壁的隔壁学校都知道。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花狗剩自己寻思,毕竟张狗剩这张脸太迷人了。

而且我们的名字……

好吧,她也不会很想提她糟糕的名字。

总而言之,花狗剩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张狗剩那张天仙脸给洗脑了,她愣是被张狗剩拉去参加了一个电视台的唱歌比赛。

虽然她自始自终尴尬得无所适从,但努力脑补自己是个移动背景版还是非常有效果的。

然后,然后,然后,然后……

她们就非常意外地、莫名其妙地、排山倒海地红遍了中国。

什么鬼……

花狗剩根本没反应过来。

两个名字都这么奇怪的姑娘的组合实在是充满了话题性,再加上张狗剩长得特别天仙,花狗剩坚决不多说一句话,两个人特色鲜明,异常可爱。

很快,就有公司向她们提出签约。

“你怎么想?”张狗剩问,她们还有一年大学毕业。

“写歌,很喜欢,但是……”花狗剩顿了顿,她生怕张狗剩拉着她当明星,她一定实力拒绝,但是她也舍不得放弃张狗剩这样的好朋友,“……我更喜欢写代码。”花狗剩硬着头皮老实交代。

“就等你这句话,”张狗剩睁大眼睛看着花狗剩,“……其实我也更喜欢写代码!你也这么想就好了,我只是想唱歌玩玩,不想干这行。我以后一定要找你做我的CEO。”

“你找我当CEO……那你干什么?”

“CTO啊,专心写代码。”张狗剩说,露出了一张花痴少女脸。

“你真有病,我认真的。”花狗剩吐槽她。

明明长得像天仙,愣是被名字影响成了神经病。

如果张狗剩叫张萱萱、张霏霏,一定天仙性格天仙脸的,然而现在,天天梦想写代码?

大概叫狗剩的,都渴望回家搬砖种地吧。

04 一张名单

刘老师已经带了四届学生了,二十四年的时间里,她看着每一届的孩子们从小不点长到十一二岁的少年。

这一年9月,她迎来了自己带的第五届,也应该是最后一届学生。

刘老师拿起这一届小学一年级的名单,推了推眼镜。

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呀,刘老师看着名单想,“子琪”、“子涵”、“思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都是些“狗砸”、“蛋仔”、“狗蛋”、“翠花”,还有一堆“狗剩”。

刘老师放下名单,看着窗外初秋的阳光照在叶子上,心想,这大概就是如今这些家长心里的时尚吧。

今年过年时,她二十年前教过的张狗剩来看她,这个刘老师第一届学生里的第一任班长如今已经是科技公司的总裁了,她的合伙人也叫狗剩。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取贱名的时尚就流行了起来。

名字对人有怎样的影响呢?建军建国更爱国?狗剩翠花更纯朴?思睿子琪更感性?刘老师只是知道,每一届学生都截然不同,他们越来越有想法。

她有时候感觉时间就像浪潮,推着人向前走。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