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武林外传》(3)

33

微博:编剧苏月

发表于:09.11 10:51

3

 

门铃响的时候,安小梅去开门。

“梅姐,早上好!”古汉风微笑。

安小梅抬头,看到了古汉风露出的白白的牙齿,她甚至闻到了青苹果的味道,那是一种青春的味道,有一瞬间的恍惚。她早就过了因为年轻男子的微笑而失态的年龄,但在和古汉风清澈温和的眼神接触的那一刻,她的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

古汉风介绍夏冰:“这位是我朋友,……哦,也是安小竹的朋友,是一个图书编辑!”

安小梅点头。

两个人进来。

瑶瑶已经和安小菊闹得额头上都是汗了,她从卧室里跑出来,小脸红扑扑的,看到古汉风和夏冰,两眼放光,跑到他们面前,歪着头,笑容里是小女孩子特有的好奇,问:“你们是谁的男朋友啊?”

古汉风一向喜欢孩子,一把把瑶瑶抱起来,也开始逗她:“你猜呢?!”

“小姨?!”

这个时候,安小菊也从卧室里出来,看到了古汉风和夏冰。

古汉风说:“继续猜!”

瑶瑶把目光挪到夏冰身上:“你应该是小姨的难朋友吧?……感觉像!”

安小菊走到夏冰的面前,观察他:气质凌冽,身材匀称,显得沉稳而冷静,眼神温和中不乏犀利。一套灰色的休闲运动服能让他穿得很有感觉,很难得。

说实话,她喜欢,她和夏冰的眼神对了一下,彼此点点头,算是客气了一下。

白羽和安小兰从阳台下来,看着客厅里的情况,最初有些诧异,但很快就开心起来,表示今天中午来一次愉快的聚餐。古汉风和夏冰当然配合,所以白羽在做了一次快速而准确地扫描之后,很快就开始布置任务了:她和安小菊去买菜,安小梅把厨房的准备工作做好,其余人谈工作的谈工作,哄孩子的哄孩子。

这让安小菊很很不满,但还是跟着白羽出去了。

安小竹和夏冰去了阳台谈事情,厨房里是安小梅和安小兰,客厅里瑶瑶缠着古汉风不放手,时不时地传来她的笑声。

房间里的感觉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没有爱情,女人也是可以开心的,也是可以活得很舒服,但是,只能到那个高度,只有男人参与进来,那个高度才可以很轻易地提升。尽管,也许他们和以后的生活没有什么交集。

准备葱姜蒜等调料,把冰箱里原有的菜拿出来,该洗的洗,该切的切。一阵忙活之后,安小梅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是说好了,要旅游吗?……怎么看起来好像还是不高兴?”安小兰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看到他们,一下子觉得自己老了!”

“有咱妈老吗?……刚才和咱妈一起在阳台浇花,她让我以后要好好照料那些花草,说自己担心结婚之后,咱们粗心!……我当时就向她保证,说她出嫁之后,我会好好照料她的宝贝们!……那种感觉吧,特别奇怪。……女人无论多大,好像都会有自己预料不到的生活。”

“是啊,挺好。”

“你情绪起伏不定。”安小兰看大姐。

“嗯,有点吧,……某一个瞬间会很轻松,很开心;但某一个瞬间又会觉得无比失落;有时候对未来会很憧憬,但有时候又觉得有些绝望。……我在想,等我旅游回来之后,还是必须要找一份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这样,我才安心!”

“喜欢什么呢?”

安小梅摇摇头,说实话,这些年,除了赚钱,她基本没有什么喜欢的事情做,唯一想的就是清空自己。其实,她之所以选择放弃那么多,还有一个她自己埋藏得很深很深的秘密,之所以说是秘密,是因为,她自己不确定,也不敢去确定,仿佛只要是确定了,那就是死路一条。但是,事实却一直存在:她的乳房的某一个地方,似乎总是不对劲。

她担心自己患了乳腺癌。

这是很深的恐惧,她常常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这种深深的恐惧,她都不去想,想尽量忽略,有多少人的体检不过就是自寻死路。她为什么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姐,我觉得,你应该想一下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你先去带着瑶瑶旅游,放松一下,在这样的过程中,你也可以回顾一下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比如,开个小面馆啊,……或者是,开一个小小的鲜花店啊,……总之,只要你喜欢。……你看小竹,虽然好像很辛苦,但是我就感觉她很开心,因为她把爱好变成一种赚钱的方式,乐在其中,又愿意不断学习和提升。”

“是啊,小竹的选择很好!”

“小竹会有爱情吗?”

“应该是在谈!”

“可是,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安小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洗了一下手,转身靠着灶台,看着不远处的古汉风和瑶瑶。

 

阳台上,夏冰和安小竹确实在谈,但不是谈恋爱,是在谈话。

现在,夏冰看着安小竹有些犹豫不决的脸,说:“我大概能猜的出来,你在想什么!”

夏冰的眼神犀利,嘴角带着一抹似乎能看透人心的微笑。

“好,那你说说!”安小竹不服,他还心理分析师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认为男人现实而女人浪漫,其实是错的。虽然仿佛哭着喊着要玫瑰花的是女人,但是,更多的人是要钻戒。……当然,也有很多女人说,我不要玫瑰花,也不要钻戒,我只要平淡温馨的生活。呵呵,拜托,平淡温馨的生活很贵知道吗?什么叫平淡温馨?女人们嘴里的平淡温馨不是在遥远的农村守着一亩三分地平淡温馨,女人对于平淡温馨的定义是这样的:要在繁华的大都市里有一套闹中取静、卧室朝阳的房子,要有漂亮的飘窗,要有美丽的阳台,她能穿着花围裙在干净的房间里晒晒衣服,听听音乐,自己抽空的时候做一下瑜伽或者是健美运动,黄昏的时候为孩子和男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嗯,这是女人认为的平淡和温馨。”

“你扯远了……!”安小竹抗议。

“听我说完行吗?……听我说完,是一种比较礼貌的行为,是一个人最基础的素养!”夏冰气势压人。

安小竹点点头。

“你们女人啊……”

“不包括我!”安小竹打断夏冰的话,强调着。

“不包括你吗?”夏冰问,眼神是审视性质的。

安小竹不说话。

夏冰继续:“潘叔代表遥远的过去,代表纯粹的爱情,代表最大的浪漫;而你母亲现在的未婚夫代表着时尚而优越的现实生活,代表有保障的将来。……那么,作为浪漫主义大的代言人,女性作家安小竹同志,面对二选一的选择,你为什么会犹豫呢?……你们女人不是最喜欢浪漫吗?”

“潘叔从未和我妈见过面……”

“潘叔和你妈没有见过面,所以,面对的是未知,所以,相见不如怀念,所以,把握手中的幸福要比缅怀过去更有把握,即使,那是一个男人一生的时光。……有一首歌叫:稳稳的幸福,对吧?……”

“没听过!”

“我唱给你听!”

说着,夏冰就哼唱起来: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个归宿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

 

唱完,夏冰问:“现在挺听清楚了吗?”

安小竹不说话,脸上都是倔强。

夏冰不理会安小竹的神情,继续自己的分析:“……我说女人都很现实,浪漫只是假象,我说错了吗作家同志?”

“要稳稳的幸福,有什么错误吗?”安小竹迎着夏冰的目光,问。

“听说过叶公好龙的故事吗?”夏冰问,嘴角带着挑衅,像是在有步骤地激怒她。

安小竹目不转睛地看着夏冰:“你今天是来踢馆?”

“不是要浪漫吗?……一个男人用一辈子的想念来描绘的浪漫,让你犹豫了,你率先挡在你母亲面前,唯恐这扰乱了她的生活,对吗?”夏冰步步紧逼,目光犀利,活像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士。

安小竹的目光下垂,不看他了。

“不是要当女侠吗?……不是要混迹江湖吗?……不是要过《武林外传》那样的生活吗?你有胆子吗?你觉得你是像佟湘玉,还是像郭芙蓉?”

夏冰继续挑战安小兰的底线。

安小竹抬头,迎着夏冰的目光,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他的犀利冷静又显得幽深的目光,他的几乎算是舌绽莲花的嘴,问:“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两个人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彼此突然被什么隐形的东西连上了,然后,无论岁月如何更迭,都一直难以忘怀。这件事,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再神秘不过的了,也太令人迷醉了。因为他终于不再孤单,甚至毫不费事地就得到了一种关于生命的能量。……人世间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了,这是一种暗自期盼并且自我达成的一种解救。……潘叔自我解救了一辈子,我对他没有怜悯,觉得他幸福。……可是,我又知道,同时他也是一座孤岛,和自己喜欢的人有一种无论如何都拉不拢的距离。也许,每个人的肉体是一个灵魂的监狱,但是锁住它的,到底是谁呢?”

夏冰的声音很有磁性,低低的,就在安小竹的耳边,像是一种古老的音乐,带着蚀骨的魔性。

安小竹神情平静,目光看着远方。那个远方,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繁华集市,看着热闹,但其实,永远不是旋涡的中心。

中心永远在江湖。

>>下载花生故事,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微小说大赛# 为人气作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