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最后那场健忘症永不降临

18

微博:沱沱的风魔教

发表于:09.11 20:48

在很多人的一生里,一直在默默的做一件事。有人把故乡拍了三十年,比如戴前锋;有人把山城画了一辈子,比如欧阳桦;有人几乎要把重庆放进他的每一部电影,比如张日白,哦不,张一白。好汉从不抱团,都是独来独往,互相景仰,彼此遥望。但从此又知道了这世上还有一个如自己一样的赤子,跟自己爱着同样的爱,一个人的前行不再是孤军奋战。这是一个越来越大的共同体,前面有先行者,后面还有年轻人。就像嘉陵江索道停运之前最后一天,几万市民来跟它告别,留在墙上那些留言,特别是年轻人的,都让人潸然。这是一个有强大的移情习性的共同体,他们最擅长将人生的所有情感都转移到屋后的山,门前的江,出门的交通工具,甚至吃的一碗小面上,彼此心照不宣。所以有次路金波眉飞色舞的说,重庆人是他见过的在国内自己对自己和自己的城市最有认同感和归属感的族群。我也觉得奇怪,是啊,它又不比国内任何一个城市给市民多发了一些钱,也并不具有比别的城市更好的基础设施与生活品质,在某些方面恰恰还有欠缺。所以,这种高度自我认同其实跟行政无关,它就真的来自这个沸腾人间的共同体彼此的心照不宣,以至于每个个体为这个共同体付出再多也不嫌多。这个共同体一直以来滋养给我们的天马行空,以至于最后会令我们内心骄傲到无法容忍各个领域在结构、空间、光影等等上的平庸。这几乎是每个降生在水火山城的天才儿童与生俱来的共同DNA。最后,在时光里,他们会走到一起,一起抵御时光之河的冲刷。最后那场健忘症,恐怕死亡之后都不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