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麻雀》令人印象深刻的幾場戲

19

微博:soyAki

发表于:09.12 00:04

【陳深 X 徐碧城】

一、馬爾賽咖啡館

比起徐碧城明顯得怎麼都藏不住的情緒,面對這次的重逢,陳深在徐碧城面前一直是更為從容的,唯有在誰也看不到的時候,譬如兩人約在馬爾賽咖啡館碰面,陳深在窗邊座,看著走下黃包車的徐碧城,臉上眼裡露出淺淺的眷戀,我格外喜歡這一幕是因為,窗子成了凝視跟凝視對象的阻絕,可玻璃的透明性質又沒有讓窗子裡跟窗子外的人完全分離,所以產生了一種非常微妙的心理距離,很近又很遠的感覺,一如陳深跟徐碧城的關係。

二、上海的雨

這場戲對話寫得很好,每一句都有深意。

徐碧城:「上海的雨真奇怪,說下就下。」

陳深:「這裡跟重慶不一樣,必須隨時準備應對說變就變的天氣。」

徐碧城:「這麼說你已經習慣了?」

陳深:「不,我一點也不習慣。其實我特別討厭這種隨時會被雷劈的感覺。」

表面上聊天氣,句句都是物是人非的感慨,不一樣的不僅僅是雨,還有兩人的處境與身分,陳深深度潛伏在汪偽政府三年多以來,看似在行動處如魚得水,卻是冒著隨時暴露的風險。

他揣度唐山海跟徐碧城投靠汪偽真正目的的同時,卻無法全然放下牽念,是以不只一次暗示徐碧城,他說,如果你到了一個爾虞我詐的地方,一定要收好自己的稜角和尾巴,學會生存。他又說,你的時間還長著,有些事,犯不著那麼拼命。

徐碧城執行任務能力或許不佳,但她心思敏銳,能夠很快察覺他人反應中的細微變化,加之她對陳深愛慕甚深,這場雨中對話,從她若有所思的表情多少可以窺見她內心的動搖,陳深或許另有隱情。

【陳深 X 畢忠良】

一、審宰相

這場戲,不少觀眾戲謔兩個人的姿態像在跳探戈,然而,不單單只是身並身握槍的動作,而是這整場戲都像是一曲頓挫感跟斷奏感強烈的探戈。從審宰相開始,陳深便跟畢忠良玩起了心理角力,兩人你進我退,一張一弛,先是陳深反利用畢忠良的疑心,主動把「自導自演」這張窗紙戳破,畢忠良則試圖激將陳深開槍以測試對方是否在將計就計的同時,也是對陳深開槍恐懼症的一種驗證。

站在開槍恐懼乃偽裝而非事實的預設立場,所以在我來看,陳深絕對不能開槍,他只能賭畢忠良對他是否念有舊情,而他賭對了,畢忠良面對堅決不從的陳深,最終只能挭著脖子把槍指向了鐵窗上的麻雀。

陳深,一個心思縝密又極其勇敢的人,扮演著一個稱職的心理創傷者,駭人的槍響、滲血的麻雀剛好激發他當年被迫槍殺日本少年兵的回憶,所以暴怒、狂躁、對畢忠良的嘶吼,似乎全部可以合理歸因於面對類似情景發生而引發他心理出現嚴重困擾,連畢忠良都被他的激動震懾住,而沒去追究他的背身而去。

直到回到辦公室,陳深才釋放了他真正的恐懼,他是該恐懼,因為他或許就要被迫殺害那幾個無辜的嫌犯,又或者他可能高估了畢忠良的心軟而命喪對方槍口之下。

如果說,方才在審訊室的陳深,笑但笑意未達眼底,佯怒而難掩一絲心虛,像個不斷變換臉譜的演員,此時撐在桌前的陳深則猶如剛自死亡陷阱逃脫的幼獸,捂著嘴彷彿要阻止吶喊聲破口而出,用盡全力仍止不住渾身顫抖,這才是真正的陳深,我自己很喜歡這一幕,李易峰表現出來的情緒飽滿又具感染力。

二、畢宅用飯

飯前禱告這一幕很有意思,劉蘭芝在宗教當中得以獲得平撫喪女之痛的安慰,那畢忠良呢?是為了心愛的妻女而暫時收起殘忍血腥的那一面,還是印證了越是身心無根、沒有信仰的人更需要信仰?至於看著兩人祈禱的陳深,想必他並不需要在宗教中找到力量。

目前很難去論斷陳深跟畢忠良之間的情義有幾分真,又是表現在何處為真,或許這便是這兩人對手戲總是耐人尋味的原因,譬如畢忠良在聽到陳深「自請外放」到別處,略帶怒意地說「行動處全處上下那麼多人,我只相信你一人」,你想說這話是真的嘛,可畢忠良卻是那個永遠在懷疑、暗查陳深一舉一動的人,你想說這話是假的嘛,多疑如畢忠良卻又讓陳深那麼接近自己的私生活。

或許信任之於這兩人就像一條兩端各自拴在彼此脖子上的繩子,這邊扯得緊了,那邊就得鬆一點,「三十歲以後的生命是兄弟給的」這樣的話術,你不知道是一種動之以情,還是威之以勢?陳深在畢忠良面前的插科打諢,嬉笑人間,是為了完成組織任務的保護色,還是只有在對方面前才能暫時展露的一點普通人的溫情與幽默?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

畢忠良說時間能把方的變成圓的,把沒有變成有,陳深說時間把抗日戰士變成漢奸──時間還把交命的兄弟情變成無止盡的精神消磨與剝削,把信任變成一條隨時將你吊死的繩子。

【陳深 X 沈秋霞(代號:宰相)】

面對初戀情人都能淡定自若的陳深,對於營救宰相一事顯得感情用事,但我覺得可以理解。

首先長兄如父,長嫂如母,陳深再怎麼樣還是血肉之軀,對於世上唯二的親人有無法拋卻的執念可以理解。再者是宰相這個角色做為啟動陳深的關鍵,她的信念堅定,她的愛國大義,到最後的慷慨犧牲,都是對陳深堅持潛伏的增強,在前往南京路上兩人車上的對話尤其如此。

哪怕只有六集戲份,李小冉成功塑造了一個令人動容、肅然起敬的角色,溫婉、堅毅、勇敢,當碧忠良審問傷痕累累的宰相「麻雀是誰」的時候,後者似笑非笑地望著鐵窗上駐留的麻雀:「到處都是。」被殺手鎖定的那一瞬間,宰相仰望城牆的表情,跟那時面對畢忠良的從容並無二致,她如她所承諾的,用她的犧牲真正地保全了陳深。

如果陳深在此之前還有猶疑,還有軟弱,也隨著宰相之死而化為烏有。

【陳深 X 李易峰】

一個角色欲使人產生共鳴跟同理心,並不是讓觀眾走進該角色的世界,而是讓該角色再現於我們所在的時空,他的步伐,他的言語,他的喜怒哀樂,我們感同身受。

李易峰,就是陳深。

                                                 2016.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