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藏# 谦凡 (r18慎入)

63

微博:藏劍好妻萌叶斷城

发表于:09.12 00:22

陆谦离叶不凡

内含道具play/纹身play/很多play我说不出来(####

喵哥轻微黑化

————————————————

一醒来,眼前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叶不凡稍稍动了动被禁锢的身子,却反而被囚的更紧,双手被绑在上方,整个人呈现跪姿,上衣依旧完好如初,然而下摆却是几片布料

为何自己会在这里呢?

叶不凡有些吃力的回想着。当初在同那万花大夫说完话回屋的路上,忽地眼前一黑,接着便不醒人事,也不知道自家那喵儿担心了没,自从前几天的一次大吵,叶不凡气不过,趁人不在收拾了一下跑了出去,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醒了?」有点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那人似乎拿着烛火,微微的亮光照在地上,叶不凡脑内努力回想着自己何时惹过了人?何况他已隐退江湖许久,莫不是旧仇记?

那人似乎眼力极好,即使在这只有一点火光的情况下,仍能看出叶不凡的紧张不安,轻笑了声,在离叶不凡还有点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歪头思索了一会儿,便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抓来这里!」叶不凡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点火又往另一个方向走,丝毫没有想理会他的意思,让叶不凡渐渐有点不爽,但此刻当务之急便是看清那人是谁。等对方拿了个东西,接着缓缓的走了过来时,橙黄的火光照在那人的脸上,叶不凡抬头一看不禁愣住,这人⋯

这人不是他家猫吗!

「陆谦离?你⋯」正当叶不凡看清来人后,正想松口气时,一对上那人的双眼便硬生生将话吞了回去,平日里满载温柔暖意的淡蓝眼眸此刻却便成冷漠幽暗的深蓝,看得叶不凡有些害怕的缩了回去,而陆谦离手上似乎拿着一排黑黑的东西,他瞇起眼却无法看清楚,下意识的开始想挣扎,岂料却让原本不作声色的人轻蹙了眉,发出了啧的一声,接着叶不凡感觉自己下巴突然多了些力道逼自己抬头,正巧对上那人的双眼

「叶不凡⋯你好大胆子⋯居然敢自己乱跑出去?是不是我太宠爱你了让你太得意忘形了?以为你能逃离我吗!」说到后面陆谦离也不由得大声起来,在人跑掉的这几天里,陆谦离一刻也没忘记找他,后来终于看到了对方,然而那人却笑吟吟的跟个大夫谈天,仿佛完全忘了正焦急的找他的爱人,陆谦离当下暗了暗淡蓝的眼眸,骂了句西域话便开始想着该如何调教一番自己不安分的小鸡,准备了一番,跟个唐门友人借了间押解犯人的黑屋,再让他趁叶不凡走回家时,ㄧ发雷震子将人绑走,于是便有了现在叶不凡裸着下身,屈膝在地,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模样,总算让陆谦离的心情好了点

「谦⋯谦离我⋯我不是故意离开的⋯我只是⋯唔⋯!」感觉口里被塞了个不小的球状物品,让他只能张嘴无法说话,接着眼前再度一黑,似乎被蒙上了黑纱,上衣也被一件件拉开,露出里头长年不见光的白皙胸膛,因嘴巴被打的大开,累积的透明涎水顺着嘴唇两旁流下,路过细嫩的脖颈,流过隐约浮现的胸肌,最后啪嗒一声滴到地上,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点点水声便会回荡在其中。

陆谦离着迷的上下抚摸着这令人发狂的嫩肤,却不忘还有事要做呢,陆谦离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叶不凡感到那人挑火的大手离了开,正想暗暗松口气却发现自己的被往后一放,双脚被迫抬起固定在铁链上,呈现拱型的姿势,接着整个人被拉起,失重的感觉让叶不凡害怕的开始挣扎,却被后方突然灌进的冰凉黏液激的一阵哆嗦,紧接着穴道内便是一片火辣,麻痒的感觉伴随着空虚,叶不凡全身因为药效而散发着粉色,别过头不断的低吟,却没办法察觉到那人手上拿着什么。陆谦离看着明显情动的对方,轻笑了声,用一只手指伸向那已经湿得不行的嫩穴,在外头挑逗了一会儿便探了进去,果然,里头湿热紧致的肠肉一感觉有东西进来便迫不及待的吸附着,稍稍用点力便被破开,看着没问题,陆谦离便在探了第二根手,似乎因为药效强烈,身下那人被这样突然的进入并没有些痛苦的神情,反而还不满足的呜咽着,于是陆谦离拿起一旁的黑色串珠,脸上不怀好意的笑着

这一个个圆滑的珠子可是陆谦离当初特别为叶不凡从西域带回来一堆玩意儿的其中之一,最前方的大小有如鸡蛋,接着便慢慢的缩小。陆谦离将第一颗缓缓推入,突然的饱胀感让叶不凡忍不住呻吟出声,然而这东西却跟那人粗硬滚烫的肉根不同,叶不凡有些急得扭腰想将体内的怪东西排出去,却被不断往前的珠子弄得低吟连连,最前方的黑珠正巧被抵在柔嫩的穴心,叶不凡颤抖了下,对方便一次次的将珠子往那处推磨,叶不凡想将那磨人的珠子挤出去却发现脑袋越来越模糊,更是使不上半分的气力,只能瘫软的任由对方不断抽插着自己,前方未被触碰过的男根挺的老高,就在叶不凡大声的喘息准备要射出来时,却感觉自己下根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绑了起来!让他无法泄身,然而身下的快感依旧不断的往上侵蚀他,无法闭合的嘴巴跟下方一样淌着淫水,叶不凡多日没受情事的身体怎耐得住这样的折磨,不过一会就被逼的求饶,眼前的布料早已湿润,哭哭唧唧的看起来很是可怜,然而陆谦离铁了心要好好教训一下他,安抚似的在对方硬挺的男根抚摸了下,便起身离开去一旁翻了翻东西。可怜了叶不凡只能不断扭着身子让自己好受一点,此时陆谦离刚好搬了个小木马及几个小型的铁环来

陆谦离将木马放在叶不凡被玩的软烂的后穴下,将他的双脚解开让他刚好对准那木马的中心,这木马上竟是安了个粗大玉势,一旁还有个机关能让木马自动的摇动起来,陆谦离正想将被叶不凡吃的有点深的串珠拉出,不料那人却咬的更紧,于是他拍了拍叶不凡的臀,伸了两根手指跟串珠一同搅动,叶不凡被刺激的伸舌不断舔弄嘴里的木球,似乎是想同那球体接吻般。陆谦离看他情动的不得了,便也放心点将手指抽出,让玉势跟着串珠一同插入,粗大的玉势让叶不凡终于有点皱眉,然而贪吃的小穴还是将那假根吃了进去,饱胀感嚷叶不凡有些无法适应,但不能言语的他却只能全盘接受,抽蓄着大腿努力承受,毕竟的确是自己错在先嘛⋯

这时,陆谦离将黏稠的药液倒在叶不凡的胸口上,接着两手不断的揉弄滑嫩的胸,最后便专攻那发硬挺起的红点,手指轻搔按压,拉扯揉捏,叶不凡堵在嘴里的呻吟不断,随即整个胸膛满是黏液,乳尖上更是火热的麻痒,恨不得陆谦离能再大力点,不自觉的往前挺,期望能得到更多的爱抚,然而陆谦离却将手移开,把刚刚拿来的圆环一边一个的夹在叶不凡痒的发疼的艳红乳头上!

两个金黄亮色的夹子中间连着一条金链,金链一边有个机关,机关也连着一小条链子,将链子向外微微一扯,泛红的乳房便向中间挤,伴随着痛和快感,让叶不凡爽得呜呜呜的叫着,胸前的空虚感终于被缓解,而陆谦离似是嫌不够般,伸出舌头在上面挑动着乳果,甚至还用牙齿轻咬未被夹到的部分,伸手在因拉扯而微凸起的胸部上揉弄着,仿佛是刚发育的女子般柔软。叶不凡上身满足了然而下方还是空虚依旧,陆谦离终于玩够了叶不凡可怜的胸脯,起身用脚轻踢了下木马,缓慢的摇动让叶不凡并不满足,陆谦离却似乎没有注意到那人扭动的腰部,迳自将木马不断用脚轻踹,却不给对方一个痛快,小小的快感磨得叶不凡体内的欲火更烧,后穴再次不自主的流水想将这东西吃的更深,想让这死物赶紧动起来满足自己。终于陆谦离在这场性事中说话了

「想不想让这动起来?」叶不凡点头,陆谦离对于他这诚实的反应很是满意,双手抚上自由的双刀,将叶不凡的儒风衣裳划开,露出对方精瘦的白皙腰身,手指细细地抚摸着,接着陆谦离将一旁的烛火拿来,将叶不凡的腰身微微提高,他的嘴唇粘贴叶不凡的耳朵,用低沉的声音道

「接下来可能有些痛⋯乖孩子忍着点⋯」陆谦离把当初用来纹自己身后教徽用的针取出,用空闲的手抚上叶不凡的男根使其稍微放松,接着便借着火光在叶不凡的腰上扎下一针!叶不凡因这突然的疼痛往前挪了几步想逃开,却被一把抓回来,背上被人使力压住,自己裸露的腰完全展现在陆谦离的面前,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刺麻疼痛,敏感的肌肤被针迅速的扎过,但在刺痛的其中更是延伸出一种空虚的痒意,叶不凡趴在木马上扭动着腰部渴望着更多,却被身后那人误解为疼痛,于是便有只手探到了他微微软下的男根,后方的针刺不断,前头又被擒住亵玩,叶不凡被逼了许久多男根近乎要涨成紫色,陆谦离见状,手上动作默默加快,在最后一针下去后,陆谦离顺便将叶不凡肿胀男根上紧缚着的布料取下,然而却没有想像的射出白浊,反倒是缓缓的从上方流出,他用手帮叶不凡揉弄了几下,终于是一股股的淌了出来

陆谦离看着叶不凡腰上的谦字,心里甚是满意,在看看那人一副失魂的模样,整个人瘫在木马上,然而他似乎忘了底下还含着东西,药效竟也还未过,这时,陆谦离坏心的将那机关木马打开,机关无声的上下抽插着,一遍遍的狠狠进入叶不凡的体内,上头竟是设计的圆润微翘,而在上顶的同时跟是扯动这里头的串珠,碾压着脆弱的穴心,再深深的向上顶弄,叶不凡的这木马肏的差点往下倒,但手上的锁链却逼着自己直起腰板,脚趾已经蜷缩起来,热辣辣的快感逼得他想起身逃离却被眼尖的陆谦离按住双腿,再把他口里湿热的球器取下,一声声的呻吟便毫无阻拦的跑了出来。叶不凡粗重的喘息,以及持续的浪叫,让陆谦离听的下腹更是一紧,将自己身上的繁杂布料褪去,把硬挺的肉根放到叶不凡合不拢的嘴里,陆谦离边插着他的嘴,边伸手下去不时的轻扯那金色的链子,乳头被扯的生疼但叶不凡又无法开口说话,只好一边承受着后方似乎无止境的抽插,一边卖力的伸舌服侍着嘴里的粗硬男根,上下的嘴都含着东西,让叶不凡更加情动,体内的药效更加显著,情欲烧的叶不凡整个人只知道舒服,那瓶西域媚药作用强烈,一小匙便能使人全身麻痒空虚不能,何况陆谦离将半瓶都喂进了底下湿软糜烂的穴口,另一半便用在了那人的胸上,叶不凡的脑袋里此刻已经晕乎,只想着让前方的那人赶紧泄身

「呼⋯不凡⋯」在射出前将肉根抽出,滚烫的精水全射在了叶不凡白皙的脸上,而那人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配上脸颊不消停的红晕,看起来淫靡至极。将遮着双眼的黑布取下,湿红的眼眶不断泛泪,被身后正插的难受,时不时会蹙起眉头呻吟,目光从不离开眼前的陆谦离,诱惑般的歪着头,满眼疑惑的看着他。陆谦离知道自己将人给欺负的惨了,按掉木马的开关,将叶不凡的手铐解开,将人抱起压在墙上,抽出底下的黑色串珠,将自己的肉根不打招呼的插了进去!

一下下的顶撞着内里十分柔软湿热的肠肉,将之一一破开,陆谦离快速的摆动着自己精壮的腰,叶不凡整个人被陆谦离禁锢在怀里,从下往上狠命的侵犯着,就连想来制止那肉刃的肠道也被顶开,饱满的卵囊不断撞击着叶不凡的双臀,上面啪啪啪的全身陆谦离留下的红印,他甚至在叶不凡还敏感的腰身上用手抚弄,对着刚刚纹字轻搔,让叶不凡更加用力扭动着腰。叶不凡已经喊不出声了,沙哑的沉吟却也勾起了陆谦离更加的欲望,身下速度不慢反减,打桩般似的死命肏着恋人,在那人不堪欺负的胸膛上啃咬着痕迹,这姿势让陆谦离的性器进得很深,叶不凡只能高高抬起脖颈,终于发出了一声声的哭喊求饶

「陆⋯啊啊⋯!谦离⋯!慢点⋯哈啊⋯!我⋯我要去了⋯!」陆谦离一听,伸手握住了他的男根堵住小孔,可怜的性器再次被制止住,让叶不凡难受的不断抓挠他的背,却没想到那人动的更快,叶不凡只能牢牢的抱住他的脖子不让自己摔下,然而过于激烈的性爱让他的眼泪从未停过,哑着的声音更是增添了几分凌乱的美,陆谦离肏的双眼都红了!抬高他的脚大力的冲刺,似是要将人肏死般的力道让叶不凡直摇头,最后终于听到陆谦离一声低吼,火热的浓液射入体内,而他底下的小不凡终于被松开,叶不凡尖叫了一声也射了出来

陆谦离将人缓缓的放下来,叶不凡早已累得晕了过去,脸上还可怜兮兮的挂着泪痕,而身上无一处没有陆谦离留下的暧昧痕迹,尤其是胸口,陆谦离轻轻的将圆环取下,而那双乳已有些微挺起,短时间内是消不回去了。陆谦离终于恢复了从前温和的淡蓝眼眸,看着满是自己痕迹的叶不凡,满意的去烧了热水,抱着人洗漱后看着叶不凡背后的谦字纹身,脸上的笑意时如何的消不下的

「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第二天起来不用说,叶不凡绝对是扶着腰躺在床上瞪人的,这次不仅腰痛屁股痛,连前方的乳头也痛的穿不上上衣,只能瞪着那人一脸委屈的跪在床下

「媳妇⋯」

「闭⋯咳⋯!闭嘴!」一张口就是沙哑的嗓音,叶不凡气的差点将枕头拿起往他砸过去

「媳妇我错了⋯我不该吵架的⋯」陆谦离缓缓的靠近床上黑着脸的人,接着趁其不注意一把抱住他

「还不快帮我按摩?」叶不凡挣扎一会儿发现无果后,便自暴自弃的躺在那人怀里指使着对方

「嘿嘿⋯媳妇对我最好了」

「再有下次⋯你就别想我会回来了!」

「是是是~」

陆谦离嘴里附和着,眼神却在看到那人的纹身后暗了暗

没关系,不管你逃到哪我都会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