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雪映心依点红 –老卜青藏行之“大美青海”

20

微博:辽宁盘锦日报社

发表于:09.11 22:36

宿语寄夜叹奔波,

东关金顶耀青洛。

血性男儿情多去,

日月山后倒淌河。

–自题

(1)《走向青藏高原》

2013年8月23日,盘锦北站8:16分乘D12次动车,12:18分到达北京站。乘出租车到北京西站。16:37分乘北京西-西宁西T151次列车。赴青海西宁……

24日15:58分到达西宁。

告别青藏高原,眨眼间三年过去了。

18天的青藏之旅,我至今用了1000多天来品味,来回忆。而这种品味和回忆会陪伴我的一生。

想去西藏,已不知有多少年?但决定去西藏,却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如何去西藏?真真的让我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听过许多旅藏客的讲述,也查了许多进藏人的攻略。不知是对高原的恐惧,还是对圣地的敬畏?

乘飞机进藏根本就没有进入计划。而火车?北京惟一的进藏火车T27次,票之难求,让人畏惧。托友找亲,网上抢拍,两周过去,仍是渺茫一片。但决心下了,西藏还是要去的。捷径不行,曲线如何?

人,就是这样!有时把目标确定下来,方向明确了。路线和方法就可以采取多样化了。还是互联网好!尤其是把互联网当成手段,为自己的思路服务的互联网+。云一样互联网,在多项选择中,打破你的,不仅仅是知识的禁锢,而是思维方式。

从网上查到:条条大道通罗马不是一句古老的训语,而在今天的现实中亦是如此。

去西藏,除京藏线,还有川藏、滇藏、粤藏,新藏等,尤其是青藏。青海是进藏的咽喉,那么,为什么不能先到青海,而转身进藏呢?这样还可以先适应一下高原反应,也能领略大美青海的壮美风光。

北京到西宁的火车票是那么容易的就买到了。西宁到拉萨的火车票也是那么容易的就买到了!

收拾行囊是一件让人取舍不定的选择。把必需品和非必需品装进背包、拿出背包,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厌倦了,厌倦的时候,就是把行李收拾好的时候。

​从家里出发,去向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是不知不觉的心跳加快,呼吸加快!青藏高原,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从盘锦到北京,近四个小时的动车。从北京站到北京西站近一个小时的出租车。曾有好友建议我从北京站到北京西站可以坐地铁,但自己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坐出租车。因为坐地铁要倒一次车,乘出租车直接能到。相比之下,出租车比地铁,我知道终点,心也会踏实些。

北京西站旁一家小店的一碗水饺,不是美味但是充饥午饭,让有些疲惫的肩膀又背起重重的行囊,登车。第二天下午再背起它时,那时的土地,该是青海西宁的沃土了。

​硬卧的车厢里,总是弥漫着各种味道。在不同口音的同胞们的相互问候、搭讪中,火车,准点起程。

我的票是下铺,在我这个单元里的6位同行者,到了今天,还有三位是有印象的。有两位是一对小夫妻,二十几岁,三十不到的年龄,在北京工作,此次是去青海,然后去甘肃的张掖。他们是从谈恋爱时,就把每年的年假都来旅游。真羡慕他们,这么年轻,走了这么多的路。

另一位是我对面下铺,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汉子。一搭眼儿就看出他是藏族,三十左右的年纪,贴头皮的短发,脸脥上有那种高原人特有的红晕,眼睛也是。

​现在旅行者,已与往昔大大不同了。过去那种在漫长的旅途中,东南西北的人偶遇在这短暂的缘分里,寂寞的时间是在相互讲述的风土人情,景色美食中的度过。而现在,车厢里除了是几人以上结伴而行的人在喝酒交流之外,其他的人,几乎都是手握一部手机,在微信或电影间浸思。

而我,手捧一本《包容的智慧》,我也进入了我的世界。

第二天的上午,与头一天的情景基本相同。只是原来边喝酒边聊天的那两伙儿,只留下了聊天。而埋头手机者,还是埋头手机。

​车窗外的景色,也与我久居的北方大大的不同了。房子已是那种土垒石砌的建筑。偶然间还能看到窑洞,只是离火车线太远,不能看太清楚,但能感觉到,窑洞虽多,但住人的很少。或许,这窑洞,也仅是了一种回忆的见证。

时过中午,有许多人开始收拾行李,火车要下午四点来钟才到西宁,但人们都早已坐在边座或下铺,是归家者的归心似箭?还是旅行者的望眼欲穿?

而此时,让我最惊诧的是,我对铺的那位魁梧的藏族汉子,出去转了一圈儿回来,换了一身深红色的僧袍!看我有些怔怔的返不过神儿来,他微微一笑,带着高原红晕的脸上,笑容是那么的诚恳:我是喇嘛!然后他把左手轻轻的抬起,手掌的直立,就如军人敬礼时的庄严与肃穆!手中有一串珠串,他的大拇指轻捻着珠串上的每一个珠子。

就这么对面坐着,我本想与他交谈几句,但由于对佛教知识尤其是藏传佛教的无知,让我无从问起。沉默间,只是问了这么几句:我说:在中原,对您要称师父,您这儿怎么称呼?他答:喇嘛!”“那您在什么寺?我问。塔尔寺!他答。然后,又进入沉寂……

​火车进了西宁站,我与这位魁梧的藏族汉子,塔尔寺的喇嘛一同走出车站。当得知我们要准备乘公交车去大十字衔,他热情地指点我们怎么走。然后,我们告别,我高举手臂挥挥手,他抬起左手,在胸前。拇指和食指间的虎口处,轻担着那串沉红色的佛珠。

望着他魁梧的背影消失在人流里。我突然想起,我忘了问了一下该怎么称呼他,他的名字或法号。塔尔寺的喇嘛!一个与我共乘一列火车,共度24个小时,睡在我对铺的藏族“兄弟

扎西德勒!

(备注:出发前15天,药店购买红景天切片,每日煎水口服。用量为日均饮水量三分之一。出发行装:冲锋衣裤一套,日常长短袖T恤各两件;薄、中厚卫裤、长袖衬衫、外套各一件;一条牛仔裤,户外鞋两双。遮阳防晒帽(或伞)。太阳镜。其他随需而备。)

2)《西宁大十字街》

2013年8月24日下午15:58分到达青海西宁。入住西宁市大十字街。

去青海,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

偶然,是因为实在是买不到从北京出发直达拉萨的T27火车票,不得不绕道青海。而必然,却也是这个缘由。不先到西宁,在这个季节,我就不能乘着火车到拉萨。

从北京出发,近24个小时的第一段旅程结束了。当挥手告别同行了一昼夜的塔尔寺的喇嘛,踏上了从西宁火车站开往大十街的公交车。

在西宁的住宿,本在出发前就在网上预订了。是锦江之星西宁大十字街店。但火车上同行的那对小夫妻向我们介绍,他们订的是大十字街小巷里的青年旅社。比较一下,如果去住青年旅社,价格要便宜60%,在利益的驱使下,随着这对“老道般的旅游达人小夫妻,在大十字街下车,步入小巷,左拐右转间到了他们预订的小旅社。遗憾的是,此家已无闲房。辗转几家,我们也找到一家二楼,能有十几个房间的小旅店。办完入住手续,一看表,才下午5点30分。这西宁在大西北,又是高原,时差的关系,此时的西宁,亦如我久居的北方小城的下午四点左右。

放下行李,出去转转吧。大十字街,青海省省会西宁市最繁华的街区、地段。

七折八拐,当进入大十字街,感觉这条繁华的街道较之其他省会城市的街道,它显得有些瘦弱与狭窄。街很长,目测所不及尽端,但其街宽?也就是两排半车道吧,充其量不过三排车道。

​大十字街上,奔走的是一如大都市那种怱忙的人流,街两旁也很难找出民族与地域的特色与痕迹。耐克、阿迪等专卖店,一模一样的门脸,肯德基、牛肉面统一规划的招牌,让我有些茫然。

信马游疆的度步,只是时刻提示自己,转弯抹角时要记住标识,虽不能划道系绳,但回来时,也要记住什么地方才是你拐弯回家的地方。

不是事先知道,只是一种迷路般机缘。走着走着,眼前突然被一种神圣所震撼。一座蓝、绿、牙白相间的雄伟建筑就在眼前了。这就是西宁最著名的东关清真大寺。

静心、静思、静气、静念,目光也是静静地注视这座肃穆的建筑。它,蓝、绿、牙白相间中,透出的一种纯净的寄托,我忘了当天是什么时间了,也知道,在我来到这座清真大寺的时间,也不可能有人做礼拜。静静的清真寺,维有大顶之上的那弯金月闪出的夺目的璀璨。不知是我转向了,还是我的方位感是对的,我总感觉它的朝向是向东。

在肃穆中站立久了,总会让人感到有一种什么样的动力在驱使你。或让你浮想,或让你沉思……

再次转回现实的人流,再次把目光投入嘻嘻嚷嚷的人群当中,夜渐渐暗了下来。大十字街上的店铺也早已打开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窄窄的大十字街此时也成了一条湍急的河流。但我总觉得,古老的西域之城,不该是这种千人一面的繁华

行走间,想找的那种西域的人文,民俗,怎么少有感觉?是时间短?还是一个路人根本就无法体会?

走着走着,也感到腹中有了饥饿感。往旅社走,离住的地方越近就越有安全感的意识,让我凭着漫游的记忆一段一段找回了我住的那家叫平安的小旅社。

我住宿的这段区域是大十字街的深巷。是撒拉族集居地。我一直有一个原则,在少数民族地区要三不动,一不动:不动手,无论什么,都不动手摸;二不动:不动口,不该问的,绝不信口胡言;三不动:不动腿,不该去的地方,绝不越雷池一步。在这里,本身对撒拉族就了解不多,就更不敢有一星半点的闪失了。

​路边的烧烤很诱人,但不知是牛肉还是羊肉,也没想去问,但坚信一点,有人吃过,我亦能食。

吃过烤串,主食还得去吃。凡旅游者,去一地是必吃当地风味儿,我也一样儿。就在小旅店的不远处,找了一个自认为较为清洁的小面馆,西北的面食,是一定要吃的。

小面馆面积不大,五个小方桌,看上去像是一对小夫妻开的,小馆真的好干净,蓝白间的方格布铺在桌面,上面压铺的塑料垫也是一星油渍也没有。

要了一碗西宁特食面片,在等餐的过程中,仔细地看了看这家小店,小店与其他的小饭店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之处,墙上也是张贴着本店经营的主副食的招牌,入厨的门斗也是悬挂着伊斯兰文的牌子,只是在墙上最醒目的地方,有一个告示让我感到撒拉族人集聚地与其他地方的大大不同:严禁饮酒

我还是遵守自己的三不动,知道出此告示,一定有它的民族禁忌。还是好好地品尝面片最好。

撒拉族的面片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不同于兰州拉面,也有别于山陕的各式面食,那种软软滑滑,着实让胃享受了一番。

吃罢面片,原有的恶习作祟了。但刚拿出了烟,一直没有说一句话的老板开口了:不能吸烟!老板是一个30岁左右的撒拉族汉子,不高大但很强壮,目光中诚恳带着威严盯着我。此时,女主人走出厨房,这是一个戴着粉色头巾的漂亮女子,她边收拾碗筷,边说了一句:“撒拉族是禁烟禁酒的!

走出小店,走在窄窄的有些黑黑的小巷。虽然离小旅店不足百米,但真的在路过的小店和烧烤摊上,没见过一个吸烟喝酒的。

一家有一家的家风,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禁忌。西宁,撒拉族,大十字街旁的小巷,一个无烟无酒的地方。

备注:红景天煎水口服不能停。西宁与盘锦时差大约一个多小时左右,晚上偏凉,但天气较干爽。可半袖,也可长袖T恤或衬衫。大十字街是撒哈族地区。西宁海拔2295米,无任何反应。)

3)《丹噶尔古城  日月山》

2013年8月25日早晨前往丹噶尔古城、中午登日月山。

欣赏大美青海的风光景色,浅度游有两条路线,一条是坎布拉、塔尔寺线路;一条是青海湖、卓尔山线路。深度游有三江源线路。

在青海只有两个白天的时间,进藏是西宁晚上发往拉萨的火车。犹豫了一下,虽然很想去敬仰一下那座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的塔尔寺,去目睹一下宗喀巴大师的大银塔。但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丹噶尔古城、日月山、青海湖、祁连、门源、卓尔山一线。

实在是对青海太不了解了,再加之时间的紧迫。真的不敢去自由行。虽然也深深地知道,自由行才是旅游的真谛,但还是报了一个两日游的当地散拼团。

早晨6点集合,虽然集合地点离我住的小旅店不远,导游电话里说,步行也就20分钟,但是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谨慎谨慎再谨慎些为好。

出租车五六分钟就到了集合地,才五点半钟。同样是夏季,北方的家乡此时该是大亮大亮,旭日早已东升了。但西宁,仍是拂晓的那种灰蒙。

陆续,散客们向这里聚集,导游不时打电话寻问没到之人的行踪。六点十分,我们这辆能坐30多人的大巴车,坐了二十几个人的全体团员,出发了。此时,西宁城的东方,也现出了透透亮亮的鱼肚白。

​行进间,导游在车上说了许多话,讲了许多大美青海的风貌人情。可惜,时至今日,一点点都没记住。

车行了大概近两个小时,青海之旅第一站,丹噶尔古城到了。

丹噶尔古城的历史与典故,我不想在这里去抄旅游小册子里的宣传和百度里的链接介绍。想了解那些久远的故事,打开电脑,点开手机上网便知。我只想写出我看到的。

八点多钟的丹噶尔古城,游客不多,市民比游客更少。随着人群,跟着导游,信步走在丹噶尔古城的石路上。

​衔道是那么的窄窄长长,或许是有游客到了,或许是到了营业的时间,临街的店铺小摊开始吆喝着招揽顾客。

刚进古城,在右侧有一个高达两米的戏台,亦是看到有旅行团来,开始了她们的例行表演。说实话,姑娘们身上的服饰是代表哪个民族的,我一点都分不清,只是头上戴的的墙楼般的装饰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而最吸引我眼球的是这里一种特色小吃狗浇尿。这是一种类似北方葱油饼或蔬菜饼的一种面食。看上去,面里裹着菜,菜透出了面外,吃起来,也是那种蔬菜饼的味道。只是这名字蛮奇特的,据说这名字的由来,只是因为烙饼浇油的壶和动作。

丹噶尔古城里有文庙,供奉的是孔圣人。圣人之儒学在中国传承之深、之广,显而易见。还有大将军府(丹噶尔厅署)。到了拱海门,快走完了这丹噶尔古城的明清老衔,也擦肩而过了仁记商行、城隍庙,也走过了600年前建在古羌地,被誉为 “海藏咽喉茶马商都的古代经济文化枢纽和军事重镇。

站在拱海门下,回头望着狭长弯曲的明清老街,一种茫然在心底油然而生。一座已有600多年的古城,一个游客用40分钟能了解多少?体会多少?品味多少?感悟多少?古城不知道,但每个游客或许都会有每个游客的理解。

再望老街,已不在意老街的建筑店铺,只是关注老街上行走的人。游客关注的是沿街的店铺和古城的风景,而当地人,尤其是身上一袭黑袍,戴深色头巾的回族老年女性,关注的只是脚下的路……

又是车行一个多小时,车窗外的景色也转换成高原草原。此时,身体也感到了一丝不适。是高原反应吗?应该是吧。此时车已经开在了海拔3000米以上。

时已中午,到了日月山。

日月山,高原草原上两个突起的山包,海拔最高为4877米,青藏公路通过的日月山口为海拔3520是祁连山脉的一个分支。两个山包分别被称之日山和月山。站在日山远望,眼尽处,满目苍翠,绿原远山。月山上多彩经幡随风飘舞,似诵经吟愿。此时、此地,天之蓝是我平生未见,云之白是我首次目睹。

半躺在斜坡草地,眯着眼睛与白云对话,我不知此时是入了仙境还是白日梦游。身边的高原神牛白牦牛的静肃又仿佛推我一程,这就是高原,这就是仙境!

日月山的传说缘由文成公主进藏,那么美丽的故事或许只有在此境地的文成回望大唐,才可流传千古。山,叫日月山。水,叫倒淌河。

仍然是半坐半躺在云下草上,眼睛轮转到这山顶草原中的玛尼堆,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砌的玛尼堆,每个玛尼堆都堆砌了无数个故事,每一块石头,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吧。

高原的阳光真的很刺眼,不得不戴上的太阳镜里,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色。天虽然暗了一些,但景深更大了,让你能看得更远一些。山,有了叠障,云,有了层次。

​日月山和丹噶尔古城,同属青海省湟源县。站在日月山,你也仿佛站在了一个分界岭,一边是黄土高原,一边是青藏高原。

虽然只是海拔3000多来,但此时你能感到这里的阳光晒到皮肤上会有麻刺的感觉,而眼睛仿佛更是在承受着光线火辣的热情。也许,此时才更加理解了,生活在高原的人们为什么都长衣裹身,不仅仅是因为高原的寒冷,还有高原上阳光的热情。

日月山,文成公主进藏途经的地方。倒淌河,文成公主思乡泪水汇聚的地方。

备注:清晨的西宁气温在十七、八度,穿长袖T恤或衬衫。丹噶尔古城海拔2639米,无任何反应。日月山海拔最高为4877米,青藏公路通过的日月山口为海拔3520米。有气短步虚,行动缓慢等高原反应。日月山光照很强,应戴墨镜,穿长袖外套,戴遮阳帽。女士应预涂防晒霜。)

(感言:日月山上,此行第一次有高原反应。

1300年前,文成公主从盛土大唐走到这里时呢……

两座山一一日山和月山。日月合分,一天始终。

一条河一一倒淌河。自东向西,一生回望。

从今天开始,文里的照片都是自己拍的了。摄影真的不行,大家就当配图看吧。)

4)《青海湖,天堂那汪忧郁的蓝》

2013年8月25日下午到青海湖,傍晚过海拔4120.6米大冬树山垭口,揽昆仑、祁连山脉。入住门源。

第一眼看到青海湖,远远的她,就像一条细细的绿松石项链。淡淡的一线,挂在蓝天、白云、绿原、褐岭之间。绿间透着蓝,蓝中裹着绿……

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她就是青海湖,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一条蓝绿相间的线影,就是她青海湖!

而当离她越来越近,那蓝绿相间的一线,也越来越宽。项链渐渐地变成了一条丝巾,本是只有蓝绿相染的朦晕,也渐渐地映出点点的远山和白云的丝缕。更是因为有了山岭的遮挡,此时,我看到的青海湖,仿佛是一条丝巾被风拂起,波动着……

​而到了青海湖景区的大门,我却看不到了青海湖一丝的踪影。从大门到湖边是一段折曲而漫长的路。

路边长满了不知名的红、黄、蓝、紫的各色小花,这些小花虽然颜色不同,形状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花朵都是向上开的,像一张张顽童的笑脸,扬着,冲着太阳,仿佛向太阳说着什么……

美景就是拐角后的突然,当走过一个弯角,当眼前不再有遮挡,视野一下子的开阔,眼前的美景会让我怎样?惊诧?还是迷茫?

青海湖,一汪在远山簇拥中的湛蓝,似墨翠,又似一块硕大的高原之宝绿松石!

我不知道人的视角是多少度,可以看到多么宽的景色。也许,距离会调整眼睛收入美景的幅度,但我所站的位置,只能看到青海湖的一点。

青海湖水蓝蓝的,是静谥中透着一丝忧郁的那种幽蓝,而这份幽蓝的面积是长100多公里,宽60多公里,海拨近3200米。这种忧郁的幽蓝,越往远看,湖水的颜色越深,颜色越蓝。

​远远的看她,这一汪湖水,像汪汪的眼眸,水面的微微波纹,像眼眸里浸着泪水。她有什么心思吗?青海湖!她有什么思念吗?青海湖!

远远的看她,也能感觉到她的心跳。远远地望着她,也能听到她的呼吸。

但我还是想走近她,离她越近,或许我能更加感受她的美丽和她的情怀。一个30度左右的斜坡,没有台阶也没有甬路,褐土绿草间,隐约能看出人走过的痕迹,不想践踏还是汪汪翠绿的小草,就是踩着似乎有人走过的裸土,一步一步,走近青海湖。

当能听到湖水拍岸的涛声,我已经站在湖边。湖边的湿地,显出了块状沼泽的绿苔,看到有人踏过,自己也踏了上来,踏上泽块,离青海湖更近了。

​青海湖的涛声很小很小,浪花也很小很小。远风吹来的波纹到了岸边才翻起一线白白的浪花,拍打在岸边的绿苔上,声音就消失了,消失的无声无息。

蹲下身体,弯下腰身,手便可以触摸到青海湖水,有些冷,但不刺骨,沾几滴湖水,放到嘴里,有些咸涩,但回味却是甜的。而当我品尝了湖水后,刚才沾了水还是凉凉的手指,变得越来越暖。

就这样,在青海湖边,我蹲着,在体会青海湖的味道。

再次走回那个30度的斜坡,再次望向青海湖,品味了湖水的味道,再凝视她,她变得是那么的亲近和温暖。青海湖水真的好蓝、好蓝。但当我凝视她久了,我发现,蓝,只是她大面积的颜色。她的蓝中,有墨蓝、深蓝、浅蓝、淡蓝,离我越远越深,离我越近越浅。而深与浅的相分不是硬硬的直划,而是那种渐变的晕染,像国画,泼墨在宣纸之上,只是看这水墨能在纸上浸透到什么程度。

就这么凝望着青海湖。那湖水远处,墨蓝与深蓝之间,仍然透着一丝忧郁,而这种忧郁中又透着一种慈悲,像母亲,像母亲的眼神,总是在我受委屈时,晶莹的泪花里透出的那份爱怜。

​青海湖水,深蓝与浅蓝之间,仍然是透出一丝忧郁,这份忧郁却又似一种爱怨。仿佛是恋人间的分离与相聚,不舍和欢喜,但为什么相聚后却是分离?湖水,在风的拂动下,相融相分,相分相融,相融时,总有浪花泛起,相分时,总有浪花卷起。

高原的天空,总是这般风云突变。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朗朗乾坤,刚才还是白如雪纱的云朵,瞬间变成一池墨水,从东方压了过来。原本在阳光下,仿佛撒满水晶的湖面,一下子凝重起来,湖水的颜色也凝重起来。好在雨没有来,云飘向了远处,只是远处的云在变幻着不同的造型。

云朵把阳光又分割成一条条的银线,射到湖上,映得湖水越发的蓝。这份蓝,是那么的悠远……

好多好多人都把青藏高原喻为天堂,这片土地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版图上,也是我们这个地球上,离天最近的地方。

​告别青海湖,但心里真的放不下这份,在我心底有些忧郁的湛蓝。而再次转身看看青海湖,心里的涩涩,已不再是为了湖水的悠静,而是有人驾驶游艇在湖面的掠过,惊恐的水鸟振翅的躲避。

青海湖,本该是宁静的,在这天堂般的土地静守的那份湛蓝。而为什么要打破她的这份静守呢?

或许,到了此时,我才明白了。为什么我看青海湖水的湛蓝是带着那汪忧郁,真的是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没有说出来,或是因为人的到来打破了她的静修,她只能睁大汪汪的眼睛,但谁去读她哪?

青海湖,天堂那份忧郁的蓝。

备注:青海湖海拔3260米,青海湖周围海拔较高,会有一些高原反应。青海湖气候瞬息万变,光照很强,应戴墨镜,穿长袖外套,戴遮阳帽。女士应预涂防晒霜。海拔4120.6米大冬树山垭口时高原反应会强烈一些。

(感言:三年了,我仍认为,青海湖不是湖。是天堂里流下的一滴泪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的泪水……

但我或许再也不想去青海湖了,我不想再看到人,看到有人打扰这滴泪水的静修……)

5)《卓尔山:不群的性格血性的山》

2013年8月26日凌晨登卓尔山。下午回西宁。26日晚乘22:00分乘K9811次火车赴拉萨。

周围一切都是黑的。

天空、大地,眼前的一切都是黑的。

卓尔山的拂晓前,黑的是那么彻底。远处黑黑的,近处黑黑的……站在卓尔山原来是个古峰火台的观景塔楼上,环顾着四周的黑色,任由有些刺肤的风,掠过面脥,拂过身躯。

八月青海高原的凌晨,风,依然很烈。

盛夏八月的青海高原上,卓尔山的拂晚,零上三、四度。

门源一夜,或许还是有些遗憾的。昨日傍晚曾路过漫山遍野的油菜地,但它露出是嶙峋的苍土。花,已成昨日,大地,坦露苍茫。

​为了看卓尔山日出,是四点起床,五点出发,六点到达。而夏日六点的卓尔山,周围一切都是黑的。

蜿蜒的登山小路,在手电光的引领下前行。有土路,有碎石路,也有木栈道。说实话,此时,对路的认识如果说是眼睛看到的,还不如说是脚的感知。登上了观景塔楼,还要等上个个把小时太阳才会出来。

就这么静静地守候着……

等待日出,不仅仅是一种期盼,还有对光明的渴望。在无尽的黑色里,茫然的也不仅仅是眼睛,还有心。

七点三十分左右,卓尔山的东方渐渐的白了,白的是那么的迅速,从出现山的轮廓到山的剪影,时间,不是以分算而是以秒计,照相机的快门只记录下了几张照片,太阳光先期出现红晕,瞬间就染红了远山的头颅。仿佛一个巨大的金红之冠,戴在耸山峻岭之间。

卓尔山的日出是跳出来的,一跃三五丈,豪气冲云宇。而当圆圆的太阳只跃出一点点儿,这天地之间瞬间大亮!

​可以真真实实地看看卓尔山了!东方的山峰因是逆光,山影的深遂,其貌尚不得一窥。而西边的峻岭因是顺光,你早已看到他凸显的嶙峋。没有许多植被的遮掩,那山石更像肌肉,那山峰更像男人。

太阳是半弧线挂上东方,大地在她的照耀下也袒露出自己的一切。而此时,我是被震撼了,也是被惊呆了。

东方原来逆光的山峰是红色的,北方原来被树木挡住视线的峻岭是红色的,而这种红色的山峰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红色像血,这山峰像一个不倒的英雄。

卓尔山不是那种雄伟的山峰,它也不是祁连山脉的最高点,3000多米的海拨,在整个祁连山也就是一个平均高度,但它特有的丹霞地貌,那红色砂岩、砾岩透出的血性,让它彰显着它卓尔不群的性格。而藏语把它称为宗穆玛釉玛:一个美丽的红润皇后,又衬托了它柔美的那份红润。但站在卓尔山上,我怎么看它,它都像一个男人!

它的山坡是红绿相间的,是那种红色的条纹,绿的线条。红的是砂岩、砾岩,绿的是植被。砂、砾岩的那种红色,仿佛是凝固的,植被的那种绿色也仿佛是静止的,而当你凝望它久了,那红色会动起来,我不知道,是它的血在沸腾,还是它感染得我血脉贲张。

在这里,我被什么感动了?我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也许那座烽火台知道,也许这里的每一座山峰都知道。要不,为什么它们的躯体是红色的,像血染的诉说!要不,为什么它们的躯体会披上一斑绿色,像鸽子衔着的那根树枝。

​卓尔山,你一定做过惊天动地的事情,要不,为什么你敢把自己的血脉袒露亿年!

恋恋不舍的,不仅是对土地的眷恋。还有对这块土地的敬仰。

返回的路,虽然明朗,但却不轻松。迎着阳光的路,眼睛看不了多远,但路还是要走下来去。

在卓尔山的半山腰,有一大片青稞麦田,碧绿的青稞麦穗有我的大半个手掌长,长得很密很密,也长的很直很直,麦穗更是像不屈的战士的头颅那样,挺挺的,傲向天空。这片青稞麦长的不是很高,其实,我也不知道青稞麦能上多高。它齐人腰的高矮吧,但密密扎扎的一根连着一根,一排挨着一排,像古战场列队的兵士,排列向前,不退不缩。

这片青稞麦田是那染血的山躯的兵马俑吗?岁枯岁荣,守候千年!

靠近青稞麦田,我嗅到了一种酒般的淳香,空气里飘荡的也是那种带有冽冽的甘甜。弯下腰身,向这些将士致敬的同时,也想触摸一下它,青藏高原的佳禾,3500年的历史故事。然而,青稞麦芒的锋利刺痛了我的指尖,我醒悟了,原来,这群将士并没有卸下盔甲,也没有放下勇士的利箭。他们就这样守候着,守候着卓尔山。

半山腰的风景即不仰视,也不是俯视。平行的观望让思绪回到了现实之中。南面远处的山坡上,该是一片晚熟的油菜吧,黄黄的一片花海,好大的一片花海。随着山坡的起浮,那片黄花也像波浪般的跌宕。

好美的卓尔山,你东、北坡的血红,西坡的嶙峋,南坡的花海,到底谁能代表你?还是因为你刚强的性格和健硕的身躯以外,也有儿女情长。

​但在卓尔山,这座祁连山脉的一座山岭。我有了一种深深的感触,这种感触直击灵魂。在这座不群的性格血性的山中,我想呐喊:总有一种追寻会让你梦牵魂绕,总有一种责任会让你勇往直前。总有一种呼唤会让你血脉贲张,总有一种感动会让你泪流满面。

(备注:门源清晨气温在十六、七度左右。卓尔山的清晨气温在五、六度左右。穿单冲锋衣加长袖T恤,冲锋裤里加中卫裤。卓尔山风很大、很凉。清晨登山是碎石山路,有照明灯具最好。)

(感言:1095天前,在冽冽冷风中,我走下红的像血一样的卓尔山。好红好红的卓尔山……

不忘初心,是一种眷恋,更是一种追求……不忘你来时的路,你才会找到走下去的路!)

作者:老卜摄影:老卜

老卜:(孙卜勇),辽宁省盘锦日报社副总编辑。

(青藏行的前两天未拍照片。(1)青海、(2)西宁的照片取自互联网。在此,向原作者致敬!致以诚挚的谢意!从丹噶尔起,照片为本人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