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半夜跟闺蜜共度巫山,被我捉奸在床,竟没有停下的意思!

40

微博:思想阅者

发表于:09.11 17:22

夜已经深了,夏安然却大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她一手摸着已经扁平的肚子,一手摸着身边的位置,都只触摸到一掌冰凉。

她的丈夫唐若邱,今天晚上又没有回来……

现在她的孩子已经没有了,父母也去世了,哥哥被诬陷入狱,不幸接二连三的降临在她身上。夏安然很怕,怕她的丈夫也离开了她。

该不会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吧?不然唐若邱怎么会连续几个晚上都不回来?

夏安然猛的坐了起来,空气冷的她心里发慌,让她忍不住颤抖。她慌张的穿起拖鞋,想要跑到楼下,让佣人打电话给唐若邱,问问他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平安?

但当夏安然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妖媚入骨的低吟。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询问是谁进来的话。可她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听到一个女人娇媚的笑着:“若邱,不要这样啦,她还在呢,人家不想让她看到。”

“晓晓,你不用去在意她。现在夏家破产了,我再也不用迫于夏家的压力,去压抑对你的爱了。幸亏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不然还要我亲自动手。那种女人,怎么配生我的孩子?”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夏安然愣在原地,全身的血液几乎凝固。她从旋转楼梯向下看去,看到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缠绵在一处的男人和女人。

女人长得秀丽,男人长得英俊。如果不是在这个时间和地点,夏安然会好好欣赏这副美丽的画面。

可是这个女人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楚晓晓,男人是她的老公唐若邱。这个画面就变成了一把尖刀,把夏安然的心割裂成无数碎片。

“你们在做什么?”夏安然拼尽所有力气大声喊着。

夏安然的话几乎惊吓到了楚晓晓和唐若邱,楚晓晓轻叫一声,躲到了唐若邱的身后,仿佛夏安然才是这个家里的外来者一样。

唐若邱把楚晓晓藏在身后,不耐烦的对夏安然说:“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把晓晓都给吓到了。”

夏安然指着楚晓晓,不敢置信的说:“把她吓到?是她跑到我的家里,她在破坏我的家庭!反倒是我把她吓到了?”

“我和你只是父母之命,我和楚晓晓才是真爱。你拆散了我们这么久,我现在还能给你个住处,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就要知道分寸!你给我滚回楼上去!”唐若邱怒喝一声。

“真爱?”

夏安然摇了摇头,仰头苦笑一声:“唐若邱,当初你们唐家即将破产,你来我家求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和楚晓晓是真爱?新婚之夜,你抱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和楚晓晓是真爱?我为你挡住歹徒的刀子,害得我没了孩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和楚晓晓是真爱?”

“现在我们夏家破产了,我爸爸去世了,我哥哥坐牢了。你来说你和楚晓晓是真爱,我们反倒是父母之命?要我知道分寸?你们一对真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狗男女!”

夏安然盯着唐若邱,一声声的质问,硬生生的把唐若邱逼得倒退了几步,唐若邱脸上出现了心虚的慌乱表情。“若邱,我好怕……她好恐怖,我不想看到她。她当初就是这么对待我,每天对我吼,每天这么骂我,把我当做佣人一样使唤的。”一直躲在唐若邱身后的楚晓晓轻声说,眼里又出现了泪意。

明明楚晓晓是卑鄙的第三者,但楚晓晓这时候却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表现的好像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夏安然气极反笑,看着楚晓晓冷笑:“我夏安然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会装可怜呢?”

“你吓到晓晓了!”

唐若邱对夏安然厉喝一声,又回头柔声安慰起了楚晓晓:“别怕,有我在,她再也伤害不了你。”

当唐若邱再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变得坚定下来,他皱起眉头,对着夏安然怒道:“滚回你的房间,你当初那么对晓晓,把晓晓当做佣人一样使唤,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明天我们就离婚,你这种恶毒的女人立即离开我的身边!”

夏安然忍不住冷笑:“我把她当做佣人一样使唤?有穿着名牌衣服拿着名牌包的佣人么?有上着大学开着跑车的佣人么?有被我当成姐妹的佣人么?”

“我怎么当初对楚晓晓的?现在我仔细想想,我确实当初不该那么对待楚晓晓。”

夏安然摇头苦笑:“我错在不该对她太好,什么东西都分给她一份,让她觉得我的老公,她也能分!楚晓晓!没有我,你能成为现在光彩照人的明星?没有我,你能上得了大学?没有我们夏家的资助,你能平安长大么?现在,你在我最不幸的时候,来抢我的老公!?你对得起我?”

楚晓晓忍不住露出狠毒的目光,在唐若邱背后,狠狠的盯着夏安然:“你们夏家对我都是假仁假义,我就是为了显示你们善心的展览品。我为什么要感恩?我爱……的那个人,你们都不肯给我!”

夏安然只当楚晓晓爱得是唐若邱:“是你从来就没有说过,如果你说你爱着唐若邱,你已经和唐若邱在一起了,这种脚踏两只船的男人,我绝对不会要,让给你又怎么样?但你说了么?等着和夏家联姻,救唐家家业的唐若邱说了么?”

夏安然的话刺破了楚晓晓和唐若邱的虚伪面具,唐若邱恼羞成怒的快走几步,跑上了楼梯,走到了夏安然身边,一把巴掌扇到了夏安然的脸上,怒吼着:“你给我闭嘴!夏家已经完了,你的父母哥哥都不在了,再没有哄着你捧着你了!”

被打得扑倒在地的夏安然,摇摇晃晃的正要起身,就见到楚晓晓带着歹毒的笑容走了上来。楚晓晓站在唐若邱的身后,眯眼看着夏安然。唐若邱没有看到平时总是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楚晓晓露出了怎样歹毒凶狠的表情。

突然楚晓晓伸出手,用力推了夏安然一把,让本来就没有站稳的夏安然从三楼栏杆翻了下去。三楼是旋转楼梯,夏安然快速下落,重重的跌倒了一楼客厅地上,立即吐出一口鲜红的血。她的五脏六腑都好像被跌碎了,疼得拧在了一起。

夏安然仰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唐若邱,和重新装起柔弱,躲在唐若邱身后的楚晓晓。

夏安然用着最后一口力气发誓:“只要我还能活着,我定要……要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当阳光照进了屋子里,落在夏安然的身上,清晨阳光那种微微灼热感才惊醒了夏安然。

夏安然猛地睁开了眼睛,以为她首先看到的是唐若邱和楚晓晓他们丑陋又虚伪的面孔。但是夏安然却发现她竟然在夏家,在她结婚前住的房间里。

房间的布局还是六年前的布置,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回到了六年前?这不可能吧!

夏安然连忙穿着拖鞋,跑到镜子前面。看着镜子前面的女人,夏安然愣住了。镜子中清丽明艳,充满青春气息的女人,让夏安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六年前的她,只有二十岁的她。她的皮肤润白,长发自然散开,垂在胸前。胸部饱满,更显得纤腰盈盈一握,翘臀更是曲线动人,有着完完全全是前凸后翘的身材。

这一年她还活得很幸福,家世优越,年轻漂亮。皮肤没有因为怀孕而长满孕斑,身材没有走样,她的父母没有因为车祸去世,哥哥没有入狱,她才拿到了华宇娱乐公司的面试通知。唐若邱还只是她所谓的男朋友,她还没有嫁给唐若邱那个渣男。

一切都在刚刚开始!

她夏安然竟然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回,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父母早早的去世,不会让哥哥被害入狱,不会让自己的家业被人毁掉。夏安然握紧了拳头,振奋起精神走出了房门。

夏安然的父母把房子装饰成欧洲风格,走廊上也铺着华贵的地毯。再次走上这个地毯,夏安然五味陈杂,这么好的家为什么就被毁了呢?

现在想想,夏安然觉得夏家的所有不幸里有很多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爱上唐若邱,让她的父母去帮唐家。他们家就不会因为资金链断掉,而被迫破产。她的父母就不会再去筹措资金的路上,出了车祸。她的哥哥也就不会为了挽救公司,一时大意,中了别人的圈套,被陷害入狱。

一切都是她的原因,想到这里,夏安然站在餐厅门口突然顿住,她有些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家人了。

“安然,你今天醒的好早!”这怯生生的声音,是楚晓晓的声音。

六年前的楚晓晓也是二十岁,但是因为楚晓晓生得比较秀气,看起来好像是高中生似的。楚晓晓天生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个时候她的声音怯生生的,更显得可怜巴巴,好像是谁在欺负她一样。

夏安然听到楚晓晓的声音就立即皱起眉头,咬牙看向楚晓晓这个只会装出一脸无辜的女人。

楚晓晓!重来一生,游戏才刚刚开始,你看我怎么玩死你!

“安然,你才起来啊。你看看人家晓晓,早就起床了。真是的,你这方面要多像晓晓学习。”

夏安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果然见到了她的妈妈顾美玉。她的妈妈还和上辈子一样,即便是在家里还穿着得体的中式旗袍,画着整齐的妆容。坐在她妈妈旁边的还有她的爸爸夏钧,她的哥哥夏明轩。

听到顾美玉这么说,夏钧和夏明轩都抬起头来看着夏安然。

夏钧和夏明轩看着夏安然,他们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安然又没有什么事,多睡一会儿就多睡一会儿吧。”

夏钧说完,看了眼站在一边的楚晓晓,还皱眉添了一句:“楚晓晓以后也不用起得这么早。”

而夏明轩则是连看都没有多看楚晓晓一眼。

夏安然捂了下嘴,几乎就要哭了出来,她竟然又见到了他们家人在一起的画面。上一次夏安然见到她的父母,还是在医院的停尸房里。见到她的哥哥,还是在法庭上。

这个画面对于她来说,简直太遥远了,遥远到几乎要在梦里才能看得到。因为这个画面太过美好,冲淡了些夏安然再见到楚晓晓时的厌恶。

夏安然怕别人看出她的异样来,连忙打了个哈欠遮掩了过去,但还是难以掩盖声音的暗哑:“我,我昨天睡得晚了些,所以也起得晚了。”听到夏安然昨天晚上睡得晚了,顾美玉不由得心疼起来:“什么?睡的晚了?那就晚些起嘛,看你困的。”

这时候的夏妈妈顾美玉完全忘记了刚才还要求夏安然向楚晓晓学习的话了。

楚晓晓见到这个画面,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忍不住向夏安然投向嫉妒的目光。为什么夏安然拥有这一切?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宠爱?如果没有夏安然,那她楚晓晓作为夏家的唯一养女,肯定会得到更多的疼爱。甚至……

楚晓晓想到这里,不由得将目光瞟向了夏明轩。夏安然的哥哥夏明轩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是一个长相非常英俊的男人,俊朗的容貌带着丝冷漠,但在面对着夏安然的时候,夏明轩脸上就会露出宠溺的表情。

夏安然从平复下情绪后,就一直悄悄观察着楚晓晓的表情。夏安然不想让楚晓晓继续住在夏家了,她不会再让饲养楚晓晓这个白眼狼。但是她必须想出个很好的借口把楚晓晓赶走,不然她那心软的妈妈绝对不会同意的,说不定还要好好的说教上她一番。

因为夏安然一直留意着楚晓晓,自然也就没有错过楚晓晓对夏明轩满怀情意的眼神。

夏安然在餐桌旁边坐下后,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为什么她从来就没有注意呢?楚晓晓竟然喜欢着她哥哥夏明轩。

对了,上辈子夏明轩和程家小姐程琪交往得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分手了。程琪还提醒她,让她小心着楚晓晓,说她们夏家养了一只白眼狼。

因为那个时候她和楚晓晓关系很好,她又并不喜欢程琪太过直率的脾气,所以没有相信程琪的话。现在想想,程琪那个时候大约已经知道楚晓晓的真面目,是在提醒她。可笑她还把程琪的好话,当做对楚晓晓的诬陷,在她哥哥夏明轩面前又说了一回程琪的坏话。

夏安然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了,程琪迫于家族压力嫁给别人的时,她哥哥那种痛苦的状态。

那楚晓晓当初说的那个她爱的人,莫非指得就不是唐若邱,而是她的哥哥夏明轩?

天啊,那她都做了什么?她竟然一直保护着一只黑心狼,而且把她哥哥的终身幸福都葬送了。

想到这里,夏安然忍不住皱起眉头,然后她突然听到楚晓晓在吩咐家中的佣人。

“李妈妈,我要的是三文鱼和三明治,水果沙拉里的草莓千万要去掉梗叶,不然我吃不得的,以后做事要小心。”楚晓晓对待起夏家的佣人,全然没有对待夏安然时的那份胆小谨慎,简直比夏安然这个大小姐,还像个大小姐。

夏安然真没想到刚才对着她还怯生生的楚晓晓,对待起夏家的佣人来,这么拿腔作势。她上一世,怎么就没看出来,楚晓晓是这样一个两面派呢?

楚晓晓吩咐完了佣人,还给顾美玉盛了一碗鸡丝粥:“妈妈,您尝尝,我特别吩咐厨房做的。”

虽然夏家没有规定楚晓晓对夏家人的称呼,但是楚晓晓一直都叫顾美玉做“妈妈”,叫夏钧做“爸爸”,唯独把夏明轩叫做“明轩”,把夏安然叫做“安然”。听起来像是夏家的儿媳妇一样。

顾美玉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笑着说:“我这就吃。”

其实楚晓晓对于夏家佣人的苛刻和拿腔作势,夏家的其他人也不是看不出来,只不过他们可怜楚晓晓是一个孤女,从来就不说明,就容忍楚晓晓这么做事。

可是夏家虽然宽厚,夏家的佣人可不能容得了楚晓晓这么差遣,私底下都要把楚晓晓给骂臭了。楚晓晓也听过那些话,但她都把这些账又都记在了夏安然身上,觉得就是因为有夏安然的存在,才让她受尽委屈,不然她就是夏家的大小姐,哪里会有人敢这么说话?顾美玉喝了一口粥,笑着问夏安然:“听说你下午要去面试?”

夏安然点了点头:“通知已经收到了,是华宇公司招收艺人,让我去试试……”

夏安然被华宇公司选中,其实是一件很巧合的事。夏安然是走在路上,就被经纪人给看中了。让夏安然直接拿着名片去华宇公司面试,如果面试通过,她就能直接成为公司艺人了。

上辈子,夏安然也是通过这个渠道成为了艺人。但是在夏安然出道一年,刚刚走红的时候,她就和唐若邱结婚了。

当初和夏安然一起逛街的楚晓晓,并没有受到邀请。其实楚晓晓长得还算不错,和夏安然明艳大气的长相相比,楚晓晓楚楚可怜的模样有着不一样的韵味。但是楚晓晓太习惯装可怜了,在经纪人问话的时候,也习惯性的怯生生回答问题。

经纪人觉得楚晓晓上不了台面,就没理睬楚晓晓。

可楚晓晓不会认为自己没被经纪人选中,是她自己的原因,反而将这件事又怪到了夏安然身上。楚晓晓觉得如果没有夏安然先吸引了经纪人的目光,她肯定就被选中。

这时候,楚晓晓听到夏安然提到要成为明星的话,嫉妒得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楚晓晓忍下了心中的嫉妒,轻轻笑着,小声说:“但是安然不会去的吧,哪有大家小姐抛头露面去做演员的,多不体面啊。”

楚晓晓心中却默念着:夏安然你不要去,你不要去。我不想你拥有这么多东西后,还成为明星。

夏安然知道楚晓晓最希望成为明星,因为楚晓晓一无所有,只有她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还有些价值。成为明星,是楚晓晓最好的翻身机会。另外一个更好的翻身机会,就是嫁给她哥哥夏明轩,但是她哥哥根本就看不上楚晓晓。

能爱上楚晓晓的人,大概只有像唐若邱那样的渣男了。

夏安然怎能让楚晓晓如意?而且她也喜欢演戏,如果不是因为她太喜欢唐若邱,为了唐若邱愿意去守唐家的规矩,她也不会轻易放弃演艺之路。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因为楚晓晓的话而皱起眉头,似乎要阻止她去经纪公司面试。

夏安然就撒娇起来:“哎呀,爸爸,妈妈,就让我去吧。我大不了在外面就叫安然,不会让他们知道我是夏家的女儿的。而且我保证不拍亲热戏,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演戏……”

夏安然眨巴眨巴眼睛,像只惹人怜爱的可爱小狗样躲到了顾美玉的怀里:“求求你们了,好不好?”

夏安然的样子,让顾美玉和夏钧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贯冷着脸的夏明轩也翘起了嘴角。

自从夏明轩接管公司事务,夏钧就把他手上的工作都慢慢交接给了夏明轩,大有将夏明轩培养成一家之主的意思。

听到夏安然的哀求,夏钧转头看着夏明轩:“这要问问你哥哥。”

夏安然立即眨巴着眼睛,趴在夏明轩脚边哀求:“哥哥,求求你了。可怜可怜你这个不学无术,只喜欢演戏的妹妹吧。”

“都已经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了?还说自己是不学无术?装可怜也不是这么装的?”夏明轩一贯冷硬的脸和软起来,他对于自己这个妹妹,总是没办法板起脸。

夏明轩抬手摸了摸夏安然的头,笑着说:“既然你这么哀求了,那就这么办吧。约法三章,第一是要保护好自己,第二是隐瞒自己的身份,第三还是保护好自己。”

其实夏明轩提出的三点要求,都是让夏安然保护好自己,夏家虽然是做正经儿生意的人家,可毕竟家大业大,难免有些竞争对手。夏安然如果要演戏,接触的人就会很多。和夏家的关系区分开,这对于夏安然对于夏家都是一种保护。

还好夏安然刚刚学成回国,还在没公开宴会露过面。而且夏安然十二岁就出国,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正好是在发育期,夏安然的长相变化还是挺大的,一般不太亲近的人都认不出来她。只要她不主动说明是夏家的女儿,不会有几个人知道夏安然的身份。

夏安然听到夏明轩同意了,立即跳起来,抱住了夏明轩,撒娇的说:“哥哥你真好……”

夏安然说完,又沉下声音,哑声重复了一遍:“哥哥你真好……”

她的哥哥,她的父母,都真的太好了。能对她这么宽容,对她这么纵容。这一辈子,她要好好的保护着她的父母和哥哥,不让悲剧再次发生。夏安然的心情又翻涌起来,可是她不想在她的父母、哥哥还有楚晓晓面前显露出来。夏安然就立即跳了起来,做出一副毫无心思哦模样,跑到楼上:“去挑衣服,去面试喽。”

看着夏安然蹦蹦跳跳的跑到楼上,夏钧、顾美玉还有夏明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有楚晓晓紧紧握起放在桌下的手,眯了眼睛看着夏安然的背影。楚晓晓用力咬了一下牙,恶狠狠的想:夏安然,凭什么你总是过得这么如意!

楚晓晓深吸一口气,忍心心中的嫉恨,转头对顾美玉笑着说:“妈妈,我上楼看看,看着安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楚晓晓见顾美玉点了一下头,就上了楼。楚晓晓知道夏安然要参加面试了,按照夏安然的性格肯定要买很多衣服,到时候她就能顺便再得一份了。

楚晓晓决定也要让夏安然把她带入华宇娱乐公司,凭她的聪明美貌,肯定能比得过夏安然。

而夏安然是一定会同意把她带进公司的,因为夏安然这个傻女人,一向都是她说什么,夏安然就会做什么,一点主意都没有。

楚晓晓做着她将来成为明星,如何把夏安然踩在脚下,夏氏夫妇如何苦苦哀求她,夏明轩怎样拼命追求她的美梦。走到了夏安然房门前,拧开了夏安然的房门。

夏安然正在换衣服,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知道是楚晓晓进来了。因为平时其他人进来都知道敲门,包括她的父母和哥哥,只有楚晓晓进门的时候不懂得敲门,就好像是出入自己的房间一样。

夏安然立即厉声说:“谁啊,不懂得规矩么?给我滚!”

篇幅有限,想看后续请戳下面↓↓“阅读原文”↓↓字样!

阅读原文

【也可以选择如下方式继续阅读全文】

1. 关注@朵米阅读网 并且私信发送关键词“186”,就可以看到后续内容了!!!

2. 百度搜索“朵米阅读网”进去后搜索《一宠成欢:辣妻烈如火,从第6章开始阅读就可以喽!

3.  评论区会有红心链接,点击进入也可以继续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