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 – 5 不一样的那种人生

24

微博:贤莹定中

发表于:09.12 00:33

​5 不一样的那种人生

“一定要举个例子吗?”他问。

“你好歹要让我先感受一下,我可能过的最不同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儿吧?难道这不是正常人对平行世界最大的幻想吗?”我央求。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要不然谁有动力向往平行世界……一个和我现在的世界一样无趣无聊无力无奈无望的世界?”

“等等,你是这么认为你现在的世界的吗?”他惊讶。

“我只是泛指,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想。”我摊手。

“不,我一定需要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想你自己的世界?”

“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我们刚聊过连接的原则了。”他很严肃,于是我安静下来,在屋子里踱起步来,转悠了几圈之后坐进了沙发里。​​

iiiiiiiiii

​​经过电梯惊吓之后,他又消失了很久。眼看我心目中的科学幻想片变成了恐怖悬疑片,我忍不住怀疑起来,究竟我的“超能力”将给我带来什么?它还没有完全出现,我就已经放弃了那只猫,那只有名字的猫。

每次我喂猫的时候,常能遇见住在1楼的一个小男孩。我怀疑他有召唤小鸟的超能力,因为每次他妈妈把他抱出来放在长椅上晒太阳,他身边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现大量的小鸟。如果是麻雀也没什么好惊喜,但关键是每次出现的鸟的种类过于丰富,很多我都叫不出名字。

一次男孩的妈妈忘了炉子上炖的汤,临时把他交给正在喂猫的我,自己跑回屋去,鸟不断的增加着,多到连猫都不顾了,就飞过来停在他身边。有趣的是,一直跟我蹭来闹去的猫,这一刻也安静了下来,鸟目不转睛的看着鸟和男孩的互动。

 “你几岁了?”我没话找话的问小男孩,想跟他聊聊这群小鸟。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所答非所问的说,“你是好人。”

“嗯?”我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她把我一个人留在你身边。”他说,“她从来不这么做。”他很信赖的看着我,顺手把一只飞到他手臂上的小鸟递给我。“它们都有名字的。它叫奔奔。奔奔是一只画眉。你看,奔奔也不怕你,奔奔也觉得你是好人。”小鸟顺着他的手蹦到了我的小臂上,小爪子凉凉的,走过去同时传递了硬和痒两种触觉。奔奔在我手臂上散着步,还饶有兴趣的研究起我的脸。

被一只鸟注视的感觉实在奇妙,我忍不住问,“奔奔是你给它起的名字吗?”

“奔奔不需要我给它起名字。奔奔可以自己给自己起名字。”他认真的看着我,说完,又用力点了点头。“闪闪也是好人。”

“闪闪是谁?”我刚想问,发现男孩正在低头看着猫。原来它叫闪闪啊。我心想。幸好我从来没有给它起过名字。

“闪闪也知道你是好人。”小男孩在微笑。

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有再问了,就坐在一片鸟语中,和男孩还有猫一起发呆。

那一天,时间好像一直在伸着懒腰,无限把自己拉长。也许连时间都知道,在它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我和闪闪将要挥别。每一天,我们都在和许多生命初次相逢就永远告别,如果这别离我们不曾知晓,便不会有过多悲伤,人类时刻都在失去着同伴,就像冰川时刻都在瓦解进大洋。而被告知的别离呢?我们应该或者能够制止与拖延吗?

iiiiiiiiii

我在这个世界里放弃了闪闪。下一次我再见到小男孩和他的妈妈,他们还会认为我是好人吗?奔奔还会走到我的小臂上散步吗?

“喂!“他把我拉回我们的交谈。”你的情绪数值很不稳定,这会导致我们的通道坍塌的。”

我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

“我说过我们的原则了……”

“是的,我知道,”我重复了一下连接的根本原则,“第一,我不能试图利用连接获得的信息改变现在的世界;第二,我不能在连接彻底结束前,向其他人透露我和平行世界的连接关系与方法;第三,我不能企图离开现在的世界到达平行世界;第四,在连接中我要保持情绪稳定,以保证通道的安全;第五……”

“嘿!嘿!”他打断我。“你记得不那么对,但现在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了,你太紧张了。你的生理读数没有一项在正常范围内。”

我试着放松,于是决定拉点儿我们俩本来都具备的幽默感进来。“你就不能给我一些正向的鼓励么,朋友?”我看着他,不,是作为全息投影呈现的他。“你自己也知道这件事并不轻松!”

我和我面面相觑。

他突然笑了,“在有一个世界里,不是你这个,也不是我这个,另一个,我们娶了泰勒·斯威夫特。”

what?!

我震惊的看着他,他微笑的看着我,不断的点头。“嗯哼,嗯哼,别怀疑,是真的。我也很惊讶。”他说完大笑了起来。

我愣了足有五秒之后突然追问了起来,“嘿,我是怎么做到的,快告诉我啊。”

他哈哈大笑,笑得停不下来。

“快点告诉我,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什么行动力,我连一只猫的生死都改变不了,喂,快说啊,告诉我,这么大的八卦,我的天哪!”

他说,“嘿,你瞧,其实你真的不该在那只猫身上那么纠结,上次我要提醒你关于它的事情,通道也中断了,如果这个世界里应该发生的事情,是那么容易被复制,它就是不是THE WORLD了。”

我说,“那只猫叫闪闪。”

我盯着他。他抿起嘴唇,思考着什么。

好吧,我心想,也许我真的不该过于纠结。如果我认为我可以对另外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里的到达与离开负起全部责任,恐怕就是把自己视为造物主了,而这绝对是一种狂妄及傲慢。

“你们是在微博的办公楼里遇见的。”他说。

“我和闪闪?我们并不是……”我试图将给他小男孩和鸟的故事。

“不,你和斯威夫特。”他再一次笑了起来。“她开了微博,你给她发了私信邀请她过来参观你们的新大楼,她巡演的时候就来了。所以……”

what?

我有这么牛逼吗?

O-M-G……我应不应该告诉王展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