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救赎?被蛊惑的终究不过是人心――评《皮相之罪》

51

微博:请叫我陈陈陈陈陈小怂

发表于:09.12 13:01

早前在众多的作品中,我曾与《皮相之罪》有过一面之缘。后因种种琐事冗杂,便并未细品其精华,心中总寻思着待我得空定要拜读才是。近来偶有一日兴起,遂将这故事读了个通透,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我提笔作此书评,诸君不妨一阅,美文共赏,岂非乐事?

相信大家不难从文题中窥得作者要讲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不错,这是一个关于换皮的神秘、惊悚却又瑰丽的故事。食之你神魂,换之你皮相。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谁人不想拥有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怕是没有几处例外吧。我们都不过是凡尘俗子,对美好的事物心向往之,尚在情理。可倘若得到一副好皮囊,必须拿你的灵魂去换取,你还会愿意么?

小怂会毫不犹豫地摇头,因为小怂最畏惧疼痛了。想那换皮,绝非你敷个面膜那样简单,与血肉相嵌联之,怎会不令人望而却步?开个玩笑了,人无灵魂便成了行尸走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光彩美丽的外表下,是溃烂不堪的肮脏与空洞,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有人趋之若鹜,只因世间皆表浅。

所谓有需求即有市场,我们的女主人公白司便是一位换皮师,作者是这样描述她的出场的:她闻声望去,有一白衣女子伫立前方,风带着女子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容,只剩下那如琉璃般清澈的眸子,淡然地看着她。白司的出场堪称惊艳,虽非绝色但清丽脱俗,身着一袭白衣,肤若凝脂,装饰除却墨玉簪子,再无其它,却淡雅如莲,自有风华。

我非常喜欢作者的叙事笔调,不疾不徐,该详则详,须略便略,有寥寥数语带过,也有浓墨重彩。她的文字就如同白司一样,不是那种一下子就抓住你的心,而是循序渐进,慢慢地教你欲罢不能。其语言清新恬淡,颇有超然物外的风范。甚至在对一些气势磅礴的场景却用舒缓旖旎的笔触书写出来,静于词工,然并非华丽辞藻的一味堆砌,这点很妙。

单元故事的小说结构,题材新颖。作者用了二十五章的内容为我们讲述了首个单元故事――盈娘。盈娘因父亲嗜赌成性被债主放火围追堵截,在火灾中没能及时得救导致毁容。她原本正值妙龄,乃翩翩俏佳人。突遭变故后,她受尽折磨侮辱,谩骂诋毁,失去了一切。是以,她选择换皮,开始复仇,将那些欺压、践踏、痛苦千倍万倍地奉还。殊不知,一切皆不过是红粉骷髅,虚幻假象,皮相具浅表。

我的思绪穿梭到了自己读了不下十几遍的《红楼梦》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这里就不能不说到“风月宝鉴”了,这是跛足道人给贾瑞带来的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生机。可悲的是,他流连于正面的凤姐儿魂魄,看不得骷髅,最后落得个一命呜呼。盈娘得此世间罕有之美艳皮相,摇身一变为权势金钱地位兼备的美男子成王的榻侧之人。执念与贪欲愈重,杀戮也愈重,她堕入了万劫不复的魔障,灵魂腐蚀溃烂。皮相之罪,始于人心。因果循环,自有报应。

冥冥之中,一切变数皆定数。佛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即为无涯,何来是岸?谓之心海、心岸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原罪?救赎?被蛊惑的终究不过是人心罢了。我是小怂,顾名思义,即为从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iiiiiiiiii

《皮相之罪》小说目录链接 

《垂杨紫陌洛城东》小说目录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