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婷这孩子的病根儿到底在哪儿

61

微博:端木赐香三糊涂

发表于:09.12 08:41

90后女演员徐婷去世了。

有关小姑娘的去世,大家有诸多感叹。最感叹的可能是徐婷微博中的这么一段:“无论还能活多久,我想在剩下来未知的时间里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毕竟,这26年来我好像从来没为自己活过……爸妈生了七个小孩,我是老三,从上大学以来就自己挣钱交学费、大学没读完就带着300块开始北漂住地下室、五年来拼了命的拍戏挣钱给弟弟交学费、交房租、替父母还债、买房……无数次熬夜拍戏、累的腰间盘突出仍然大冬天泡在冰水里拍戏、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五年拍了几十部戏挣的钱全给家里了,自己从来不舍得花……在我得知得了癌症后居然有一丝的轻松……我感觉我要解脱了……我信佛,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想责问上天为什么好人没好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命……”

这个小姑娘到底承受了多少不能承受之重,居然把患癌当作了一种解脱?

小姑娘的父母似乎是生育机器,而且目标明确,不生男孩决不收兵!众所周知,王母娘娘一辈子生了七个丫头,玉皇大帝也没咋着她。但徐婷的父母比较运气,终于在生了六个丫头(送给外人两个)之后,生了一个七弟,这才算摁下了生育机器的暂停键。

大家惊诧的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这对父母还如此的重男轻女;这都什么年代了,计划生育之国策在她家好象成了鼓励生育似的。网上很多人动不动扯生育权,我承认,生育确实是人的基本权利,但这种权不应该是无限的,特别是当生育者个人是有限责任能力者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人之所以为人,最起码的责任意识还是应该有的。如果他们没有,那么政府与社会应该对其滥生有所限制。只强调父母的生育权,忽略孩子的幸福权,是一种功利性的父母本位主义,眼里根本没有孩子的权益。总之,不能让父母把生娃,当作自己返本的工具,甚至跟抽彩票似的,抽了一张,不中,再抽一张……徐婷的父母还是运气,徐婷这一张,让他们中了意外的大奖,但是,票本身有些悲惨——撕票了都。

从心理学方面来讲,最不受父母重视的孩子,反而可能最有出息,回报家庭也最多。无它,孩子的心理需求,她得从其它方面,来刷自己的存在感。潜意识里,其实也是对父母忽视自己的一种抗议:我瞅你们后悔不?再叫你们小时候不把我当回事儿。

如果孩子有清醒的自我认知,还好;如果没有,那么就很可能发展成为徐婷这种,自动把自己贡献到家庭利益的榨汁机之上。可以说,在没有生病前,她应该很享受这种迟来的,在家庭里的重要价值感,并且深陷其中,这也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吧。从徐婷一个妹妹的言谈中可以发现,即使徐婷生病了,她在家里依然是江湖老大的角色:“姐姐在我们家地位很高,她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左右。”

为嘛地位高,就是挣钱多并且全部给家了么。而且这种地位,可以估计在小时候是绝对没有的,完全是最近几年刚有的。比如给弟弟交学费办蛋糕铺子,给姐妹们过生日,给父母买房子还债……我能说这是一种隐性的贿选么?跟曹锟似的,每张选票背后,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否则坐不上老大的位置。徐婷的三观,所谓的让父母为自己感到骄傲自豪,其实就是让父母感知自己的重要。父母家人需要的是钱,小姑娘需要的是童年所缺的爱与重视!双方各取所需,其乐融融。

如果不是生了绝症,估计这孩子会很长时间的陷入其中,直到嫁了老公,老公能把她打捞出来才能叫停。但是,没等到有老公,这孩子的生命之花就结束了,临终前,她醒悟了。终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是给别人活的了。

小姑娘很宽厚,不怨任何人。但是很多网友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种急,甚至超越了边界,演变为臆测与胡扯,什么小姑娘一生病,就被家人放弃了;什么之所以选择中医,是因为中医比较省钱;什么她爹娘表示,卖房卖肾也要给孩子治病,死就跟着一起死,结果既没卖房也没卖肾,当然,也没有陪着死……我想说的是,过矣。

小姑娘不过是现代版的一个异形小苏秦。苏秦游说秦惠王失意归家,“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一句话,你穷,你没本事,亲人都瞧你不起。苏秦为赵相后,路过洛阳,“父母闻之,清宫除道,张乐设饮,郊迎三十里。妻侧目而视,侧耳而听,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谢”。苏秦曰:“嫂何前倨而后卑也?”这个嫂子老老实实地曰:“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苏秦曰:“嗟乎,贫则父母不子,富则亲戚畏惧。人生世上,势位富贵,盖可忽乎哉?”

苏秦的感叹是,人生在世,必得富贵,否则爹娘不要你;一旦富贵,亲戚都害你怕。你说,不富贵能中么?这是中国最励志的黄金屎汤。

《战国策》里只出现了苏秦嫂子,没出现苏秦他哥——可能早死了?死了也好,否则这哥在家,日子就不好过了,一是爹娘会拿小儿子跟你比,二是老婆都会拿你跟小叔子比。当然,最好是小叔子能带带大哥,咸与富贵,你想苏秦该有多得瑟?

不用去过分的谴责徐婷的爹娘,能挣钱的孩子死了,他们比你们更心疼,何况,欠发达社会,或者说中国社会就一直这么一副世代吃不饱的饥饿后遗症的嘴脸。更重要的是,即使她对家不这么乖,不这么奉献,也不见得不生这病,不花落秋季。她说的那些北漂经历,及演员挣钱成名之路,并不是孤例,都是常态么。所以,解脱病痛的孩子一路走好,天堂里,至少王母娘娘膝下,全是闺女,一点不重男;而且,似乎也没听说她们会得绝症啥的。也就是闲了下个凡,耍个流氓,色诱一个呆哥啥的。唉,就当这孩子也是下凡了——下凡吹一口气,给一家子变了个大房子。就飞走了。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