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腾讯马老板的第三封信》

46

微博:蔡明亮工作室

发表于:09.11 17:17

马化腾先生

9月8日我发你的第二封信 你读了吗?  

马化腾马化腾 马化腾……

这样声声唤唤不醒,那就更确定你在装睡。

从前流行过的脑筋急转弯:什么人叫不醒? 装睡的人。

装睡可不容易啊。  

我做过一出戏,李康生扮演唐代高僧玄奘:剧场地上铺了好大一张白纸玄奘就睡在上面。一位艺术家趴跪纸上 用炭笔画蜘蛛 一只又一只,再用手抹掉、又画,仿佛画着玄奘做的梦  又仿佛画着一个又一个的缘起缘灭。

​​​戏的前半场, 小康穿着红色僧袍 就这么躺着 睡了一个钟头。

你说他该真睡还是假睡呢? 真睡很好 睡熟了还会打呼 特别有效果 但怕睡过头 接不上戏;假睡呢,以为容易,其实特别辛苦——在众目睽睽下闭着眼 你不妨试个5分钟,何况要一动不动一小时?

五个月的排练加上二十几场的世界巡演,小康已练就一身睡功:每一场《玄奘》演出 说睡就睡,打呼是装不出来的;该醒则醒,接着演 慢走玄奘。

唯有一次彩排时被我唤了十声 才唤醒——我不忍心:排戏太累 他睡得好香……

小康是个伟大的演员——

马先生 说出来也许你不信:《玄奘》在布鲁塞尔艺术节的世界首演,小康才下飞机 竟意外脑部血栓、整个左半身瘫软无力,医生抢救后,严禁他登台演出。这出一百二十分钟的戏,台上只有一个玄奘 也只有小康一个演员, 他若不能上台 戏只好开天窗,既便两座欧洲大城  八场戏票己售空。

准备打道回府之际,小康蹒跚地走近我说:“让我演完 再回去吧,我可以。不然 白白浪费了大家的心血。” 这就是我家小康——你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小中风后第六天 就披挂上阵 出演《玄奘》, 每场两三个小时连演八场。不久他又旧疾复发,脖子歪了,照演,东征西讨两年近二十场;最后 台湾的法鼓山请他在面海的观音殿前 献演,庄严极了。

​​容我再说一次,李康生是伟大的演员。

那马先生你呢如果人生如戏 你在《腾讯侵权蔡明亮》这出低成本的肥皂剧里 扮演什么角色 ?一位装睡至不省人事的网站大老板吗?任由你那些漠视版权法、遇事只知推诿闪躲 不知善后的腾讯下属发我一封轻描淡写的道歉信?

道歉难道不需要诚恳吗?

我来告诉你你们有多不诚恳:对蔡明亮的道歉声明 其中提到,某网民7月21日上传你网的《西游》至今盗播了1035次,却不提 你员工私自上传盗版的《不散》、《天桥不见了》长达4年、盗播7万多次 的事实。

马先生我特别跟要跟你提一下《西游》,你和那位在7月21日将此片上传至腾讯网的无知网民,两位共犯给我听着:

这部58分钟的影片 是2013年受法国马赛艺术节邀拍,也是我“慢走长征”短片计划的第六部。这个短片系列的概念是:李康生一身红袍光头赤脚,以极慢速在不同的城市移步,每次都是极少资金、人力、极短的时间,却追求影像质感的饱满精致,以呈现我心目中伟大行脚僧唐玄奘的精神。

玄奘为利益众生而西天取经,他的一心一念、步履坚定,正对应了现代人的自私自利、贪图功名、思想混乱、庸碌一生。

两三年的慢走演出,小康可以说吃足苦头——因为他既要走得极慢,又要保持身体平衡,故极费力; 而每个镜头拍摄都不下于半小时,以至汗如雨下。在热带城市30-40度烈日炙烤下的柏油路上,走一趟 脚底板便起了上百颗水泡;严寒的冬日街头也得光着脚走,以致走出病来。

而他的演出酬劳,马老板我还真不好意思告诉你,但 他从不抱怨,他不会跟我计较 也不会跟玄奘计较,更不会跟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计较,他跟玄奘一样 希望明天更好。

有人曾问小康:这么困难的行走蔡导又喜欢拍长镜头,有没有走不下去过?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回答:每次感觉自己走不下去时 ,我心里就默念《心经》,像玄奘在沙漠中遇险时那样。

马先生,你念过《心经》吗?事业遇险时你念些什么? 你和那位任意传播《西游》的网民,你们在小康面前真的没有一丝罪恶感吗?也许你们只是把它当作饭后掠到的一份娱乐甜点? 

你们了解这背后的辛劳吗?

马化腾马化腾 马化腾  醒醒吧……

​——蔡明亮

2016.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