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和记者

47

微博: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发表于:09.12 10:05

简单介绍经过:

安徽固镇县有个干工程的叫张永新的包工头,他向一个村的多名村民借了不少钱外加赊账很多建筑材料,结果欠账到期张永新玩消失,拿了建筑公司的钱之后跑了。记者去采访找到当地派出所,因为村民认为这是诈骗应该给予立案,但是警方认定这是民间借贷纠纷不能按照诈骗立案。然后记者跟派出所所长发生了口角,所长表示没上级允许不能接受采访让记者把摄像机关掉,记者心想你上级又不是我上级所以就是不关,所长说了句再不关“我给你摔了都可以”。记者回去就以“派出所所长要摔记者摄像机”为标题进行了报道。然后警察心想“你特么假公济私搞我”,公安部撕逼局一声令下,各地撕逼支队精干警力全体出动,正在围剿安徽电视台。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记者正常采访,警方内部有规定必须上级政治处(部)批准,一些村里派出所的事情常常都要公安厅批准,双方各自履行职责都没错。

第二阶段:记者追访没完没了的拍摄,作为同行我必须承认这很招人烦,但是这也是新闻工作的常态,别说警察,就是省长省委书记也常常被媒体缠住跟拍,明星和国外的领导人也是如此。

注意:警察非公众人物,但却是公权人物,记者本身并非采访他,而是采访其作为法定代表行使公权力的情况,其非机密的公务隐私权也有一定的让度,但是记者采访也不能侵犯他人人身自由。

第三阶段:警察说了句“砸你摄像机”,这种话肯定是不妥当,但也明显是一句气话。以新闻角度来说,这句话并不是这起新闻事件的核心事实,这个插曲跟记者采访的是否立案是两个层面的事情。

也就是说,规范的新闻报道可以提到警方拒绝了采访,这是客观事实,但如果你对警察个人素质有异议,可以走投诉渠道去反应来解决。把两者混到一个节目中来播出,于因公也不公,于无私也有私。

注意:上述所述在媒体报道具体操作的时候会有弹性掌握,例如揭丑恶打腐败可以略宽松,但采访公安这类严肃行使公权力的部门,没有涉及丑恶腐败的问题,我认为媒体应该主动的公私分明些,避免无故损害公安形象,也免于遭人诟病。

第四阶段: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及各地公安加V号一拥而上,指责安徽电视台“抹黑警察”。这个帽子肯定是扣的大了点,考虑到新闻的标题和内容的确有些值得商榷的问题,情绪的发泄也算可以理解吧。

「几个问答」

1,警察到底可以接受采访不?

答:全国公安基本都是同样的规定,下级公安部门接受采访需经上级政治处批准,派出所所长随意接受采访是会被处分的,这不是开玩笑,是有很多先例的。

不过这里也要说一句,跳出这件事来看,公安这个规定初衷是案情的发布必须审慎斟酌,但是到了具体操作层面,也不可避免的被媒体和公众认为是个别公安基层单位拒绝新闻监督的挡箭牌,如何权衡其中的利弊得失,也是值得思考的。

2,记者那个新闻有什么问题?

答:标题起的很不妥,“派出所所长要摔记者摄像机”,描述他人特殊行为或语言的标题,必须要把原因写进去,否则极易造成事实扭曲。例如“因妻子出轨某宝强扇了老婆俩大耳刮”,你写成“某宝强扇了老婆俩大耳刮”,不仅是非会因此混乱,舆论更是会完全逆转。

具体到安徽派出所所长这件事,他显然不是见到记者就说“把你摄像机摔了”,而是因为采访中一些列的纠缠和口角后说出的气话,既然监督别人就要把话写全。

3,新闻节目为何不播放全部视频?

答:电视节目的确需要剪辑,原则是不影响核心事实的阐述,不遗漏可以造成人们观点变化的细节,从这个角度来说,帮女郎节目的这期新闻节目在编辑上值得商榷。

4,安徽电视台过去抹黑过很多次警察,他们前任台长也出过事,这些你怎么不说?

答:翻旧账介个事吧……我相信安徽电视台宣传公安正能量,监督揭露腐败的报道要比“抹黑”报道多出几十倍,还是就事论事吧。另外你提他们前任台长,他们一急眼跟你提方便面,这些不都是撕逼么,我觉得没啥好说的。

5bb这么半天,你到底认为谁对?

这件事既不能上法庭,也没有上级部门裁定是非,注定演变成一场撕逼口水战,一件双方都觉得自己对的事情,又都有对和不对的细节,你说谁对?

我看就我对,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