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欢迎冲突女神:2016年9月天王星合厄里斯

44

微博:幻觉manjusaka

发表于:09.11 16:51

​斯蒂芬·弗里斯特,进化占星学的创始人之一,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占星大师之一,《内在的天空》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 

转载请注明星译社及译者幻觉 

斯蒂芬-欢迎冲突女神:2016年9月天王星合厄里斯——译者:幻觉 

如果冥王星是颗行星——时至今日其实绝大部分占星师还用行星这单词形容冥王星——那么不管你是否接受,遥远的厄里斯也是颗行星,两颗尺寸差不多,运行轨道都在海王星外黑暗、深寒的地方,我们都知道冥王星可以直接影响生活,绝大部分人拥有证明冥王星影响的伤疤,那我们能不指望厄里斯的影响?

国际占星委员会还没有考虑鸟神星、妊神星、赛德娜和其它“海王星外星体”,但厄里斯更重要,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说,那些认为占星系统不会考虑厄里斯的人只是没注意罢了,我认为当前厄里斯与天王星的爆发性合相,潜藏在很多全球头条新闻的背后。如果没有人提炼你和希特勒的共性,今日人们就很难在网上写句“祝今天愉快”,而那部分共性就是厄里斯的痕迹。

希腊称为厄里斯的女神在罗马叫做迪斯科迪亚,冲突女神,我喜欢这名字,非常有刺激感,同时,著名的天王星是地震和雷电之神,那么当“冲突(迪斯科迪亚的词源)、地震、闪电”相合在战争之神白羊座会怎样。像我前面说的,我们都在直视明显答案,这一切现在就在生活里发生。今年6月9日,天王星与厄里斯相合,9月25日,都在逆行的两颗星体再次相合,第三次相合将发生在2017年3月16日。

当然,这两颗星走的慢,精确呈相日期只是它们的互动进入峰值能量,实际这种能量会伴随我们前后两年,就是说我们已经身处其中一段时间,而未来还有更久。

厄里斯发现于2005年,所以它的意义到现在只与世界情绪同步了几年,像天王星发现与十八世纪末的法国革命和美国独立同步一样,这方面我的主要观点是,当前天王星和厄里斯相合,本质上就是厄里斯时代的现实已经突破进入集体意识,如果2005年是个开口,那么2016年就是全面打开。

所有占星指标都有好坏两面,这个相位亦然。或更精确的说,厄里斯与占星其他指标一样,代表一连串的可能性,有高也有低,这不是星体本身的事,主要看人类意识如何回应星体的广义原型范围,是这种互动回应决定到底发生什么,在我的占星生涯中,这个原则从未失败过。

是由我们来回应外空间新发现的新世界,这种发现意味着发现我们所有人内在的新世界,而且如果历史是一面镜子,这个整合过程总是让人类延伸至几乎崩溃的边缘,这样的发现代表人类几乎做不到的事,但历史上看我们一般会幸存过关。1930年见证了冥王星的发现,相应的,世界释放了阴暗能量,同时也带来与之抗衡的心理学工具,这就类似核时代会杀了我们吗?会,但它杀死我们了吗?没有。冷战时代很可怕,但人类通过了考验。

火星的姊妹厄里斯有很多神话故事,比如“战争中濒死之人的呻吟让她开心”,她在快死掉的人中间高兴的散步,“增加他们的痛苦”。维吉尔的描述是:“她用血色丝带束着蛇形头发”,换句话说,她是非常凶残的生物,比冥王星还冥王星。

我们发现她也有另外一面,不是那么明显的负面。简要说就是竞争也不总是坏事,但厄里斯有时的竞争带有最黑暗的感觉,她暴力、别人的痛苦让她残暴的开心,在她的负面状态,她喜欢赢,但更喜欢的是看见你输,没什么能比你的痛苦更让她满足。

如果你好好想想这个,是不是很像恐怖分子的扭曲逻辑?是不是很像天上出现了机器人放置的婚礼炸弹?像不像自动武器武装的疯子在俱乐部夺取五十个陌生人生命?或在节日庆典上用大卡车压死无辜的人?或有人因为别人的肤色或制服就射杀对方?

再往后退一点,这听着难道不像2005年发现厄里斯以来,我们一直生活在其中的那些头条新闻吗?

让我们回想一下发现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与人类社会的巨大同步性,可以想起一些细节其实在星体被人类真正发现之前就开始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776年的美国革命,早于天王星发现五年。而对现代美国人来说——我觉得也是对西方世界的大部分人来说——2001年9月11日的上午“一切都改变了”,双子塔倒塌的暴力时刻早于厄里斯发现四年,但完全体现了新加入占星体系的这颗星体暴力、残酷的维度。

一颗星体的发现只是一瞬间,但深度心理和时代神话的改变不会在日历上的一日之内完成,星体的发现给一个时代留下印记,并非只给一个瞬间。

说到这里,前面写的一切几乎让我们和厄里斯的互动听起来像个愚蠢的动作电影,就为迎合十四岁男孩的嗜血心理那种,这肯定只是厄里斯的一部分,但对于这颗新星体,希腊神话给出更深刻、更复杂的领会。希腊神话中最常见的厄里斯故事涉及到战争和暴力,但也有好玩的地方,而在那喜剧般的故事之下就蕴藏着一些真正的领会。有一个故事是讲:女神赫拉、雅典娜、阿佛洛狄忒与奥利波斯山上的其他神祇都被邀请到一个婚礼,厄里斯却因为长得丑又爱惹麻烦而被冷落,为了报复,她把一个刻着”只给最美的人“的金苹果通过窗户扔进婚礼派对,这个小”礼物“让三个最美的女神开始不体面的撕起来,争夺谁才拥有金苹果,她们到底谁最美?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倒霉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被宙斯指定为裁决人,女神们都脱光光,想赢得帕里斯的判决,为了得到那个苹果变得饥渴如此,她们还贿赂帕里斯,赫拉许之权力、雅典娜许之无尽的智慧,但狡猾的阿佛洛狄忒许之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海伦,当时不幸成为斯巴达王之妻的女人。

当然,帕里斯选择了女人,于是阿佛洛狄特成为选美中的赢家,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导致了特洛伊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帕里斯的城市被完全破坏并遭到屠城。

估计这时厄里斯正跑得远远的狂笑吧。

这个神话里有很多我们可以考虑的,注意到最开始,暴力的根源是三女神之间的竞争,让我们多想想,战争和几乎所有暴力中,人们总是为一些东西而战——金钱、土地、权力、地位、性伴侣,如果没有欲望、贪婪、竞争的话,各个层面也就没有战争了,厄里斯的阴暗面也就不存在了。

还有另外一面值得思考:没有竞争也没有任何发展了。古希腊诗人赫西奥德指出:厄里斯“让最懒的人都动起来,一个人发现邻居更有钱,种地更快更多、家里也干净整洁,就会有点竞争起来,做事的渴望就会增强,着急追逐更多财富。”他还说:“这种冲突对人来说是有好处的”,赫西奥德指出,当“陶工与陶工冲突、匠人与匠人、乞丐嫉妒乞丐、艺人嫉妒艺人”时,会激发更多努力和创造力,他们都会努力进步,就算看着不太好看,但会带来更好的东西和更好的艺术。

赫西奥德在2500年前写下这些,用个当代的画面来解释,你可以想想丰田普锐斯的成功,今天满大街都是这款车,石油供给的日益减少触发车企之间的竞争,接下来就是创造这些更加环保的车型。同时,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光伏板价格一直下跌,而它们的功效在上涨。

谁想出最好的理念谁就赚钱,在这些案例中,我们所有人都受益了。但然后又有了水力压裂法开采石油——基于开采能源竞争的另一个新理念,你可以自己判断,为了获得几年更便宜的燃油,破坏几个世纪的水供应值得吗?

还有其他的案例比比皆是,其中有些尚需思考,我们可以视为“破坏性技术”,比如优步网约车,是好事还是坏事?让一个辛苦的出租车司机的谋生手段分崩离析,但当然在成本和方便性方面,优步与当前交通系统竞争成功则帮助了很多人,那Airbnb又怎样?很好的系统啊,但你要是自己开酒店,或在一个旅游热门城市想找个合适房子长期租赁就不这么觉得了。很久以前,一个人看见蒸汽挖掘机后抱怨“这个挖掘机代替了一百个人手中的铲子”,当然是这样,但也可以反驳为:“那还代替了一万人手里的勺子呢。”竞争和竞争带来的创新,虽然一般都是有益的,也总是给部分人带来麻烦。

其中重点就是厄里斯或说人类的竞争有两面性:让所有人更好或让一切更糟,为了对厄里斯的理解保持平衡,需要注意好坏两面,总之这样才是解释厄里斯的秘诀。

当然,竞争总是与人类同在,并非是2005年厄里斯发现后才突然存在,作为占星师,可以简单的说,我们星盘上总是有火星和白羊座的,竞争不是新鲜事,但很明显,全世界竞争的规模和力度在过去十来年走向一个高峰,有个迫切的动因是我们的资源在减少,而人口在增长。可以很公平的说,我们观察到竞争已经表现出新的、厄里斯喜欢的绝对残酷面——在别人的痛苦中得到恶魔的快乐。如果在死亡前,你和一个武装枪手对视,会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什么?或一个自杀式爆炸袭击者在超市启动爆炸装置前,你会在他的眼里看见什么?那会让你冷彻骨髓,这就是黑暗的厄里斯。

这不是新东西,但重点是,这是现在流行起来的东西。

回到神话里,赫拉、雅典娜和阿佛洛狄忒在为什么而战?一个苹果?某种意义上说是,就是个苹果,但她们真正竞争的是可想象的最庸俗问题:“她们谁是最美的?”

身体有吸引力的人总会得到机会,而机会总在吸引力不大的人面前关上大门,我认为现在已经到时候,直面所谓“美的神话”和它在所有男女之间创造的扭曲、痛苦、不公了,这也是发现厄里斯对于集体的意义中很关键的一部分,也许我们终于开始质疑现代生活中没完没了的“选美竞赛”,但美的神话这部分虽然让人着迷,但它是另外一个厄里斯主题,不是我这篇文章中主要讨论的完全失控的竞争,为了谁最美而争斗是竞争问题的体现。

我要强调一个简单、广义的重点:赫拉、雅典娜和阿佛洛狄忒在一个“高中生问题”上出尽洋相,姑娘们谁最辣?她们那么着急得到金苹果,不惜脱光了在帕里斯面前走来走去,为了赢得没啥意义的“自我的苹果”,女神们跑到男人俱乐部当舞娘,穿上三点式就能登上今天的MTV台了。

人类都具有竞争性,我们星盘上都有火星,大部分人如果遇到一只熊攻击自己的孩子,都会用拳头去攻击一头熊,但当我们把激烈竞争放在让自我价值膨胀的无意义事情上会怎样?比如地位、美、钱这些并不重要的?就像博诺唱的“你不需要的东西却永远不够”,但如果你是认定自己真的需要那些,就真的可能去榨取别人、让别人痛苦而让自己得到。

广义上,厄里斯的发现呼应了全球竞争高峰期时代,对策也不是我们都不该竞争,反正这事上我也只能祝你好运呗。发现厄里斯提出的问题并不简单,但也不会比发现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所提出的问题更难,我们已经回应了那些问题,我相信人类也有能力回应厄里斯的问题,但这些问题给我们压力、给我们痛苦,也有很高的危险性。

总之,因为能源减少和人口爆炸,未来会怎样,人类会决定怎样的未来?

还有个例子,想想难民问题,有些人从战争中逃出来,有些人从贫困中逃离,想想一方观点:谁喜欢自己的国家被一大堆绝望、因暴力而贫困、来自古怪文化的外人所占据?再想想另一方观点:我们中的任何人,如果自己是叙利亚战争的牺牲者,难道不会尽一切力量跑到欧美吗?

激情暴涨,“把他们都杀了”在两个观点的人上都有体现,为政治竞选的人除了这些也不会说点别的了,同时,黑暗的厄里斯在尸体和濒死的人之间开心漫步“增加他们的痛苦”。

写下这些让我很难过,但挂上快乐的面具也不会让这一切远去,人类正在接近一些困难的极限,谁会怀疑这一点?2016年3月,世界人口达到74亿,已经成为一种灾难,联合国预计本世纪末人口达到112亿,除非有什么大型灾难——或智慧的爆发。同时,我们继续毒害水资源、破坏耕地、加热地球,这些会带来的未来影响难以估量。

这一切都是物质实体上的,是所有人熟悉的”环保“领域,对我个人来说,这种”收缩、拥挤的空间“和竞争,已经被一些还没办法很好理解的东西进一步扩大:数字革命。例如一年前,脸书达到13.9亿用户,超过了中国人口,从某种意义上说,脸书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这里潜在的利益是巨大的,但从这个角度想:1843年的阿富汗农民感觉他们的文化被法国康康舞者的不道德破坏了,这没啥问题不是吗?他们明显就愿意活在他们那无知幸福的一生,而不活在我们的今天。今日,每个人的心理和文化空间都随着物质环境被收缩、集中、收紧,那些立志于捍卫正在消失的世界秩序的人很担心、很害怕,厄里斯就在怂恿他们。这是一列慢速列车事故,所有认为这会让每个人发挥人性最好一面的人都在麻痹自己。

但每个认为这明显只会带出人们兽性、暴力、破坏性的人,也是没注意过历史。其实如很多占星师一样,是恐惧制造者,自从有历史记录以来,几乎每年都有预测世界末日的,但人类总是克服那些困难。光伏板或丰田普锐斯不会拯救我们,但确实象征了对厄里斯式自由竞争的积极、创意回应,丰田的工程师是想刺激福特或本田的工程师吗?很可能啊!

也许这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

我特别相信人类的创新能力,特别是厄里斯与真正天才天王星相合,真正有利于人类的好科学,很明显一定将成为人类未来美好画面的一部分。

在这一切表象之下,就是根源问题,厄里斯的本质问题:竞争的两面性:负面带我们回到赫拉、雅典娜、阿佛洛狄忒的丑陋场景,为抢个苹果裸体跳舞。简单说,有些东西值得竞争,有些东西并不值得,同样,我们可以用创造力完成竞争,同样也可以不择手段。等我们嗅到血腥的味道时,我们人类——希腊的女神们——并不擅长区分两种方式。

我会为保护自己和我爱的人们而战吗?当然,你也当然会,但我会为了让汽油保持廉价毒害水资源吗?我会为了自己住在大房子而让别人住在箱子里吗?既然说到这里,我们就在给这个问题增加一定的紧迫性,也就是说,住在箱子里的人,只有三张牌可以出:绝望、仇恨和枪。

对我们来说,厄里斯的发现就是黎明前的世界,厄里斯与天王星相合,已经带出这些鲜活的、血红的选择,又加上纯粹白羊座能量增加的汹涌能量,我们在新闻里读到了这些,我们在现实或政治投影中看见了这些。人类可以选择为头奖去竞争,那就是为了人类的存活,或者我们就滑向阴暗,好莱坞式想象的胜利并没有赢家,我们被尸体的海洋包围,每具尸体拥有不一样的肤色、宗教、政党、制服或种族。

那更高的境界在哪里?

创新和新思维是核心,让我们尊重并回馈那些真正具有创造力的人,我们需要科学家、工程师,但不要忘记我们也需要艺术家、精神领袖,那些可以用新世界的新画面启迪我们的人,他们是给出方向的人,我们现在需要各种类型的天赋,需要承认、尊重和支持他们,这是一种”保守“的厄里斯观念——创新应该得到丰厚奖励,同时那些贡献很少的人自然收获很少。

这样做时,让我们用一种”解放“思想来平衡,让我们放弃”你可以拥有一切“的破坏性概念,如果我们诚实于自己,会认识到”一切“中有很多其实只是金苹果,永远不会真的给我们带来更多幸福,让我们再多点强调”简单活着,这样别人也可以简单活着“来替换。

这一切都清晰起来还要几十年,更光明的厄里斯版本正挣扎着从集体无意识中崛起,现在拼图的各个部分往往彼此矛盾的出现,往往带有血腥的味道,等它们都结合在一起后,我们就会得到我们的答案。

还有另一个重要部分一定不要忘记:现在出生的孩子们,星盘上带着厄里斯合天王星的特质,他们也是答案的一部分,但可好可坏。他们是人类的最后王牌,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听到他们的情况。

同时,对每个个体,到了整理自己的时候,看看我们为生活中的各种“金苹果”都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每个人本质上都在呼应人类整体,我们在外界看见的东西只是个人意识对外投射的总和,也许你自己无法阻挡一个疯狂的枪手或炸弹人,但我相信,当你让内心的炸弹人平静下来时,世界整体也离平静更近一寸,就算这一切是我错了,我仍然可以确定的说:如果你成功做到那种境界,自己就已经向着更好、更幸福的方向进步了几英里,就那么做吧,你就再也不会为了抢个金苹果脱精光了。

在个人层面,当前厄里斯与天王星相合归结为以下问题:自私和愤怒在哪里啃噬你的心?从你的心理散发出根深蒂固的仇恨吗?你在哪里为了追求无意义的东西而浪费了你的天赋?

厄里斯和天王星相合在白羊座第三区间前部,这是你星盘哪个领域?哪一宫?有什么相位?这些就是你自己的答案。

在我们考虑那些崇高问题时,也别忘记等式另一边更犀利的问题,你在哪里真的需要争取胜利、地位、领土?在哪里那些胜利不仅公平、合法,也会给所有人的更高福祉带来些贡献?当你有权利挺身而出并被听到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放低了自己?在哪里你的首要重点就是真的得到胜利?

后面这些问题是种哲学和精神上的困境,但它们永远不会消失,我们怎么能从更高境界上找出简单的自我渴望?记住:厄里斯的更高境界最终会帮助所有人。

为了找到答案,我们再回到赫西奥德,他清楚看到厄里斯的光明一面,他曾经写:“这些冲突是有利于人类的”,他看到这种冲突带来更好的工匠和音乐家,健康有益的竞争有利于人类集体。

所以你应该这样整理个人部分:把自己放在前面,你是否把自己的生活变成更好的地方了?还是只为了争夺金苹果在陌生人面前脱光光?你不想赢取正确的东西吗?你真的只想看到别人的损失和因为损失遭受的痛苦吗?

这些问题的诚实答案可以真正拯救世界,不诚实的答案会摧毁生活。

就像很多世纪前的奥义书中写道:“现在按你的真心意愿去做”。

斯蒂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