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永州市委书记躺枪看舆论干预司法的“秘方”

97

日前,湖南永州市委书记莫名躺枪了,因陈文浩有时右手戴表,被一个号称“媒体人欧菲”的记者【网上资料显示,曾任《民主与法制时报》福建记者站站长】恶意歪曲为“双表哥”,并先后利用其两个主要微信公号“民法传媒”、“菲歌传书”连发四篇帖文,按照发出的先后次序,分别是《湖南永州政府吞掉福建企业一个亿  企业起诉市政府法人被刑拘》、《福建企业疑遭湖南永州政府“设局”被生吞1个亿却告状无门》、《网友挖出永州市委“双表哥”书记》、《湖南常德通奸副市长卢武福 牵出“双表哥”为官多面性》等。

显而易见,这些文章的背后用意有两个:一是意图借助网络炒作福建企业“福建财富集团”和永州企业“湖南华湘财富”被永州市“黑”掉1亿元之事来帮企业说话;二是牵强附会迁怒于永州市委书记陈文浩,用给陈文浩贴舆论标签的方式围魏救赵影响司法。

如果是真的依法维护企业权益、揭露官员腐败内幕,这样的记者、这样的文章都值得力挺,但如果是假借维权和反腐之名而干预司法、影响政治,那就是险恶的用心、阴毒的招数。那么,如何准确判断“欧菲”这些文章的真正用意?让我们从事实说起。

2012年,永州市决定以现代综合开发的城市管理理念,引进投资者对当地虽处黄金地段但长期面貌落后的冷水滩区湘江东路与舜皇大道交叉口东南角的一处地块进行棚户改造,打造成能够在永州传承百年的现代化城市综合体。为了确保这个改造既符合城市建设趋势,又尊重当地市民利益和意愿,光民意调查和收集、改造宣传、温和动迁、签订协议、依法拆迁等手续,永州市政府就花了两年多,直到2015年初才全面完成拆迁。

此后,经过公告招标、网上竞标等法定程序,永州当地开发商吴春山和福建财富集团合资成立的湖南华湘财富实业公司,以7.1亿余元竞得了这个地块并获得开发权,在竞标之前,华湘财富公司依规先行交纳了1.02亿元的履约保证金,并在土地《成交确认书》中明文约定,竞标成功之后应当在合同约定时间内缴足剩余的6亿元土地出让金,否则,该合同废止,履约保证金不退还。根据约定,如果为此合同发生争执,由永州市仲裁委仲裁决定。

竞标成功后,虽经永州市国土资源交易中心等有关机构书面催促和多次口头提示要求缴足土地出让金,湖南华湘财富直到逾期也未如期缴付土地金。为此,永州市国土资源交易中心依合同约定向永州市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解除合同,并按约没收保证金。仲裁委最终裁决合同解除,保证金一亿元不予退还。

上述事实和经过,就是欧菲网帖中所谓永州政府“吞掉”福建企业1个亿的真相缘起、内幕和过程。

该案的另一个插曲,也成为欧菲网帖大做文章的一个细节,就是永州商人吴春生被刑拘的案由。此前,吴春生虽然在永州开发过一些小楼盘,但资金实力并不雄厚,他为了竞得前述城市综合体的土地,和福建财富集团合资成立湖南华湘财富公司,吴春生占股30%,其出资的数千万元,大多以月息3.5-4分不等的高利率向公众集资而来,涉及近千人。在此之前,吴春生在独自开发另一个项目冷水滩阳光百合小区过程中,也因资金不足,便指使属下篡改资料、恶意顶替其他业主的房号申请贷款、伪造商品房抵押预告登记申请书等文件,骗取房管部门的抵押预告登记证,从而骗取银行发放贷款700多万元。此事一是明显的“骗取贷款罪”,二是与福建财富集团和湖南华湘财富无关,后来,由于“阳光百合小区”被顶替的房号业主发现不能办房产证愤而举报上访,吴春生的犯罪线索暴露,被警方抓捕。

但对这件事,欧菲的前述网帖采取移花接木之术,以《湖南永州政府吞掉福建企业一个亿  企业起诉市政府法人被刑拘》为标题,明显偏离了媒体人的基本职业底线,让人以为是涉及到福建财富集团起诉永州市政府后,政府打击报复将企业法定代表人吴春生刑拘,存在严重误导公众之嫌。

永州市政府的对与错,这件事的矛盾焦点,其实就是永州市政府没收1亿元保证金的对与错。 欧菲的文章说,由于永州市政府在和开发商签订土地出让合同时,没有做到“净地”出让,违反了法律,所以,不应该没收1亿元保证金。

所谓“净地”,就是法律规定的政府在出让土地使用权时,必须保证土地上没有别的权属纷争和地上建筑物或附着物,这么规定,主要是为了保障开发商的合法权益,防止开发商沦为拆迁者,避免更多社会矛盾。此番永州市政府在和开发商签合同时,确实还有一块当地电影院宿舍尚未拆迁完毕,但这里的问题有两个个:一是开发商实地查看了地块,确认知悉地上的情况,同意接受出让,属于开发商自主认同;二是电影院宿舍是房屋主人们主动申请参与改造的,并且也都签署了拆迁协议,事实上,后来这些房子也都拆迁完毕。由此可见,开发商拒不缴纳6亿元土地出让金,则属于严重的实质违约。

目前,在土地出让领域有一个“潜规则”,一些开发商觊觎某个地块后,不惜血本抬高地价也要把土地收入囊中,他们的如意算盘是,等到签了合同后,再用找关系、行贿、耍赖、拖延开发等多种方式逼迫地方政府就范,让地方政府同意减免土地款。这种以牺牲国有资产为代价的潜规则在一些地方屡试不爽。

福建财富集团和湖南华湘财富公司没有想到的是,永州市政府偏偏坚持原则办事,坚决要求按出让合同约定金额付款,这就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也打破了某些人的如意算盘。纠纷的真正根源就在于此。

在本案中,永州市政府依合同收缴一亿元保证金并收回土地,恰恰是维护土地管理法规的严肃性、守住城市房地产管理底线的合法行为,对此必须坚定支持。福建那家开发商需要明白的是,保证金就是“风险金”,政府的土地出让是件很严肃的事,如果招拍挂之后又严肃认真签了合同,最终却不去履行,那么,今天是福建,明天就可能是其他任何地方的开发商都可以和政府耍赖,那么最终受伤的,一是法律的神圣尊严,二是政府土地管理的秩序,三是国有土地资产的价值稳定。

这次永州市没收了不守诚信的开发商一个亿,说起来吓死人,但真正害怕的恰恰是对土地市场一些居心不良者。这么一没收,开发商才会明白,法律和合同还是要遵守的。

司法案件政治化——恶劣的炒作手法

本来,围绕这块土地的出让金问题,既然合同有约定,那么政府和开发商都应该按合同办事,就算围绕1亿元的保证金要不要被没收产生争执,那也应该交给司法来裁决。可那位自称媒体人的“欧菲”,在本案正处审理的关键时刻,妄图以一个键盘压过一把法槌。

仔细分析,可以发现欧菲系列网帖中的几个套路。

一是虚张声势。把一个正在走司法程序的合同纠纷和行政诉讼纠纷,冠上诸如“政府吞掉一个亿”、“举报人被刑拘”等字眼,找准容易引起网民兴奋的热词来制造舆情,试图以此向法院施压;

二是移花接木。把公安机关正常办理的、与这块土地毫无关系的骗取贷款罪,活生生移植到这块土地纠纷上,其移植的“嫁接点”,就是这个被抓的开发商恰好也是争议土地款的法定代表人。其实真正的内幕是,一方面欧菲的帖子要利用开发商吴春山被抓的事实以忽悠网民,另一方面他们内部正在产生激烈矛盾,福建那家企业和吴春生也正打着官司。

三是围魏救赵。为了向法院施压,前述网帖不惜以政治化的手段,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永州市委书记陈文浩,但这些攻击手段看似高明实则拙劣甚至卑劣。比如,他给陈文浩制造出一个“双表哥”的标签,所用的依据就是在网上搜索到陈文浩一些公开场合的照片,有时是右手戴表,有时是左手戴表,于是就生造这个概念。可实际上,一个人到底是选择哪只手戴表,那是人的自由,很多时候也是便利生活考虑,如此不顾事实炒作,完全失去了媒体人应有的职业底线。

由此可见,欧菲的如意算盘是,通过给市委书记陈文浩制造这些似是而非的标签,引起他的恐慌,进而逼他给法院施压,以达到帮福建那家企业胜诉的目的。但在中央加强对司法工作的管理、禁止领导干部非法干预司法的大环境下,不管欧菲如何攻击地方党委领导人,都不可能达到他所想象的目的了。

欧菲的这些套路,其实多年前就有很多人用过,欧菲这么做,错就错在两处:

一是随着中央强调严禁领导干部干预司法,利用制造舆论压力意图逼市委书记陈文浩就范,既不道德也不合法;二是如此标签化、妖魔化一个领导干部而为一个明显存在违法嫌疑的企业代言,让人高度怀疑这幕后是否有交易?

好在,至少就当前的情形而言,虽然欧菲正在连篇累牍向地方领导干部泼脏水、贴标签,但湖南方面似乎并未丧失依法办事的原则。

笔者相信,在一段时间的被误导后,网民最终还是会明白欧菲的“良苦用心”,明白他为了替商业纠纷中的一方摇旗呐喊而精心设计的各种舆论策略。只是,欧菲们需要明白,言论自由不是没有底线和下限的随意攻击,这么替商业竞争的一方不遗余力地制造舆论噱头,恐怕有陷入违法陷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