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老师精选美术史外篇–构图-1-解读郑思肖墨兰之伪

31

​受到大家的委托,今天在这儿给大家讲一讲中国画的构图经验和“规范”。

这幅画传为元代南宋遗老郑思肖的一幅经典作品,也是我国画史上墨兰最具代表性的经典画作。

此老留下的史料有限,我怀疑关于他的传说云云多半属余影作伪。所遗著作《心史》,自言苏州一寺僧声称于古井中发现的铁函藏书—–这基本是托附新编。我的判断非来自直觉,而是此老一句诗:

不知今日月,但梦宋山川

又有诗句云:

花落一杯酒,月明千里心

我在最近即将出版的专著中曾经细致地研究出了一个版本学疑案(刻意地将延平改为渊平、大木写作大本、郑天寿写作郑添寿等等),就是当时的江南、福建文人出于“通海”倾向—-意欲与台湾郑氏形成呼应—-希望故国复兴的梦想。郑思肖恰为郑氏,是福建人入杭州又流落苏州的南宋遗民—-这姓氏和身份均可疑。​

因为这个怀疑,也就带出了我在少年时读到这幅画时的直觉。这样的墨兰,在元代时出现,十分突兀。

因此,至少现在存在两种判断:其一,唯一存世的这幅画是真迹,是元代画作,存于日本大阪美术馆。其二,这幅画与那部铁函《心史》相同,都是清初之作。

​这幅是现存图画的原图影像,显然,此图是溥仪出宫之后流于海外的,左上角还有宣统钤印。我们根据历代鉴藏印以及题跋文字内容确认后,用图像软件恢复其未加之前的面貌是什么样的呢?

经过图像处理,恢复成此。但其中还存在破绽,哪儿呢?右上角看似是郑思肖本人(其号所南翁)为画卷所题点题诗句:

向来俯首问羲皇,汝是何人到此乡。未有画前开鼻孔,满天浮动古馨香。所南翁

从字体上看,不好遽断其宋明习气,但亦觉略偏晚。经与熟悉书画家字体比较,其题诗很可能是清初石涛仿造或一位仿造石涛书画的好手所题写的。

​左1是墨兰中所南翁题款中的“翁”字,右2、3皆是今流传石涛画作题字中的翁字。

​石涛题款出处文字全貌

再结合其他题字墨迹比对,墨兰图中题诗出自清初石涛书风当无误。

​如果是这样,元柯九思前是否形成明清文人在画间题诗的习惯,尚未能落实于画迹。

​除上述,还有更加可疑的疑点在左侧留存。左侧钤“所南翁”名章上正式的时间署款“丙午”以及其后的词句有疑问:

丙午正月十五日作此壹卷

其中“丙午 月 日作此壹卷”8字属刻印书版的缮写字体,非文人署款字体,即使是南宋、元初,文人书画无见此风。

而且,显然始作者是有意空出月日数字来,留待后来填写。那么根据字体比对,右侧题诗的笔体就是填入正、十五这三个字的同体,这是同一人所为。

以此可知,在题写为正月十五日之前,这位或许是石涛、或许是石涛仿手、或许是石涛书风极近似者拿到的画卷是这样的:

各位,这才是这幅画原来的面貌。

如果题字之人是石涛本人无异,此刻的石涛还不出名,自己的画还不能足以谋生,得伪造前代古画来赚取银两。注意,那一方所南翁的印章是伪造的,是在题诗以后,填写了正月十五日以后才加盖在兰草叶子上的。而且,印章的下端边缘稍稍压住了一点点墨迹—–这是古代作伪的惯例。如果画是自己画的,印是自己钤的,谁会用名章来压住自己的笔画?这其实是一句江湖黑话。

现在可以得出结论,此图绝非元初所南翁真迹。​

问题是,为什么会存在这样一幅墨兰?比真伪问题还吸引人的是,何以初始图像是这样的?

史实真相的揭开,会指引我们了解到当时艺术品市场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