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雷队的十三年》背后的波兰特种部队GROM故事

31

《我在雷队的十三年》是介绍波兰特种部队“雷队”(GROM)的书,作者安德烈·K.基谢列、 马尔钦·拉克服役13年,曾亲历多次军事行动,包括一次赴阿 富汗,四次前往伊拉克,本书描述了主人公从一名普 通战士到成为特种兵的过程。

向译者致敬!

在看到此书译者名字时,我感到十分惊讶,翻译它的居然是一位波兰人,国内人员只参与了校对工作!首先向译者薄一康(kamil burkiewicz)博士致敬!您翻译的这本回忆录对中国波兰特种部队爱好者来说意义重大,Dziękuję bardzo!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如作者安德烈所述,若不是在伊拉克跟传奇狙击手克里斯 凯尔的交情、同马尔钦的偶遇、老首长的支持,想必这本书会诞生的更加艰难。

并不是每位退役军人都能写得好一部回忆录,对于特种部队战士来说更是如此。文采并不是他们动笔的最大限制,平淡的服役生涯和保守秘密的沉默才是。

唯一的遗憾是此书中文版的装帧设设计,比波兰原版要缩水很多。嘛……这个没办法,毕竟在中国这是一本小众的书籍,更不具备在波兰的轰动效应。不过对比原版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你特么居然把各章节相关的照片全部压倒了最后!不厚道啊亲!

GROM之父——斯瓦沃米尔 佩特雷茨克

图2 佩特雷茨克.jpg图2 佩特雷茨克.jpg

斯瓦沃米尔 佩特雷茨克(Sławomir Petelicki),1946年9月13日出生在华沙,2012年6月16日去世,波兰陆军准将军衔。

1969年从华沙大学法学院毕业,获得法学硕士学位,之后加入了波兰人民共和国内政部第1局(负责敌对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搜集,也是内政部安全部门Służba Bezpieczeństwa的一部分)。

从1971年起,佩特雷茨克开始以外交官身份先后前往过北约和中国。1973年,他开始担任波兰驻纽约领事馆的军事顾问,并秘密在波兰裔社区开展情报工作。1978年结束工作国内后,佩特雷茨克又被调往内政部第11局,参与针对波兰移民的颠覆行为调查工作,两年后升任该部门的副主任。

由于国家经济政策的重大失败,八十年代的波兰正处于全国罢工的狂热抗议浪潮之中,波兰政府无奈下于1981年底宣布全国进入战时状态,试图以铁腕手段控制局势。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82年9月6日上午,4名自称为波兰革命国家军(PRHA, Polish Revolutionary Home Army)的恐怖分子占领了波兰驻瑞士伯尔尼大使馆,挟持13名外交人员作为人质,要求波兰政府立即取消战时状态,释放被捕的政治犯,结束对波兰人民的镇压,否则就将使馆炸毁。

波兰政府立刻成立了以副外长约•维耶雅奇为首的专门小组,并决定派遣一个特别小组前往伯尔尼,协助瑞士当局营救被恐怖分子扣作人质的波兰驻瑞士大使馆人员。9月9日,瑞士警方的“TIGRIS”特警队发起突击,逮捕全部恐怖分子,人质事件得到圆满解决。这次的袭击事件给了波兰政府当头一棒,迫使他们开始注意驻外机构的安全。于是1983年,佩特雷茨克被上级派往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波兰大使馆,再次开始了长达5年的外交情报工作。

1989年9月,佩特雷茨克担任内政部X局(对外反间谍局)副主任,此时他的业务领导就是古罗莫斯瓦夫•且木坪斯基(GromosławCzempiński ),两人都参与了1990年波兰特工在伊拉克营救6名CIA特工的秘密行动。

就在同一年,前苏联政府允许定居在苏联境内的犹太人移民到以色列,但由于现有的维也纳过境点规模太小,无法满足成千上万的移民需求,加之匈牙利政府在阿拉伯恐怖组织的威胁下退出了移民行动,以色列急需一个新的转运点。而随着波以关系的转暖,1990年波兰政府同意帮助以色列转运移民,并开展了专项行动,代号“桥梁行动(Akcja Mosty)”。

图3 佩特雷茨克在黎巴嫩.jpg图3 佩特雷茨克在黎巴嫩.jpg

作为报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贝鲁特枪杀了两名波兰外交官,结果佩特雷茨克又被紧急派往黎巴嫩去擦屁股,负责安保和撤侨工作。在完成任务回国后,派特里茨基向内政部递交了他的计划:专门成立一个特种军事单位,从而在类似黎巴嫩的情况再发生时能保护波兰公民的生命安全。

同年1月16日,波兰迎来第三次共和。政局的变化也导致了社会治安状况的恶化,犯罪率直线上升,武装歹徒的出现也常使波兰警方感到难以应对。而且此时“桥梁行动”仍在继续进行着,阿拉伯恐怖分子的威胁仍然存在。面对内忧外患的状况,波兰政府最终批准了佩特雷茨克的计划,于1990年8月13日正式组建了反恐特战单位GROM,佩特雷茨克担任首任部队长。也许是因为自己长期情报工作的经历,他选择了代表神秘的灰色作为部队贝雷帽的颜色;至于GROM这个命名本身,就像《我》一书在背景简介中说的一样,一方面是因为这样命名很酷,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向老上级致敬。

图4 1991年和青年干部们一起在布拉格堡受训的佩特雷茨克,GROM早期的战术、训练乃至装备风格都深深地打上了美军特种部队的烙印.jpg图4 1991年和青年干部们一起在布拉格堡受训的佩特雷茨克,GROM早期的战术、训练乃至装备风格都深深地打上了美军特种部队的烙印.jpg

1991年和青年干部们一起在布拉格堡受训的佩特雷茨克,GROM早期的战术、训练乃至装备风格都深深地打上了美军特种部队的烙印

1996年在布拉格堡训练的GROM队员。1996年在布拉格堡训练的GROM队员。

1991年,佩特雷茨克和13名青年军官一起前往美国布拉格堡,接受美军特种部队的培训。当时他已经45岁,但仍然和年轻人一起努力学习有关特种作战的知识,接受美军的训练。到次年6月时,首批A中队人员已经达到了战备状态,可以随时出击。

1994年7月3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940号决议,批准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使用所有必要措施”解除海地军事政权。9月19日,美军展开军事行动,顺利占领太子港和海地陆军总部,并控制了机场和港口。应美国邀请,波兰政府拟派出一支军事分队参与在海地的“维护民主行动(Operation Uphold Democracy)”。此时波军士正处在气低迷涣散、缺乏军费的窘境之中,根本无力在短时间内组织部队进行部署,而内政部却自豪地宣布,GROM只需要6个小时就能做好出击准备。

就这样,顶着国防部的质疑,由佩特雷茨克亲自带队,率领54名A中队突击队员于10月17日从华沙奥肯切机场出发前往波多黎各,准备接受美军的先期培训。出于保密需要,突击队员们都佩戴着一副大墨镜遮盖面孔。

在海地的佩特雷茨克和队员们,这应该是佩特雷茨克军旅生涯中最意气风发的日子在海地的佩特雷茨克和队员们,这应该是佩特雷茨克军旅生涯中最意气风发的日子

在波多黎各,美国陆军第三特战群的部队对波兰人简单进行了海地语言和当地民俗方面的培训,接着GROM便前往太子港,开始执行VIP保护任务,护卫对象包括时任联合国海地特使的拉赫达尔 卜拉希米以及来访外国政要等。当时,海地军阀叫嚣着要取联合国特使的项上人头,并开出了150万美元悬赏。最终,GROM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任务,同时还因拯救人质的报道而获得了国际舆论的赞誉。

1996年,GROM A中队被部署至前南斯拉夫地区再次执行护卫任务。他们不仅要保护重要人物,还要保护少数民族人士使他们免遭残酷的种族清洗,担负重要建筑的保卫工作。就在此时,派特里茨基暂时卸任,开始担任波兰副总理一职,以强硬手段打击有组织犯罪。1997年12月7日,派特里茨基重新担任GROM的部队长,并于1998年8月15日晋升准将。

1999年9月17日,派特里茨基从军中退役;10月1日,GROM由内政部转移到国防部门下,变成了国防部直属单位。由此,GROM除了国内反恐任务外,开始追随美国的脚步,作为忠实可靠的盟军更多地参与到对外干涉行动中去。

成功拿下乌姆盖斯尔港口后合影留念的GROM突击队员们成功拿下乌姆盖斯尔港口后合影留念的GROM突击队员们

在国防部门下当“国家队”的安排,对GROM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好事,除了经费更有保障、便于采购先进装备外,还保护他们避免成为军内撕逼的牺牲品。派特里茨基就曾对媒体抱怨道:“波兰的将军们并不了解雷鸣部队,他们想让这支部队分散配署给陆军和海军。雷鸣部队受到过世界上最佳的特种部队训练,而现在领导波兰军队的将军们还是在前苏联的军事学院里受训的。”

退役后的派特里茨基也没闲着:写写书,开讲座,偶尔上上电视;牵头成立了GROM退役特战队员基金会,来帮助退役特战队员寻找工作,使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尤其是在2004年的波兰PMC悲剧事件后,这个措施显得更加重要了);同时,他公开批评政府,谴责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因为政治观点和各种右翼团体有相似之处,而被他们追捧为英雄。不仅如此,佩特雷茨克还公开指责过波兰总理唐纳德 图斯克,称他有严重叛国罪。

2012年6月16日,佩特雷茨克的妻子发现了身亡在车库里的丈夫。据华沙警方介绍,除了佩特雷茨克自己开枪造成的伤口外,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其他伤口,尸检报告也没有发现任何指向第三方参与的证据。因此警方得出结论,派特里茨基应该是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自杀的。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留下任何遗书。

6月26日,波兰政府在华沙为佩特雷茨克举行了隆重的国葬。送葬车队由GROM的武装悍马护送,6名特战队员们头戴灰色贝雷帽,身着常服抬着覆盖了国旗的GROM之父的灵柩;而更多的特战队员则全副武装,紧紧护卫在灵柩左右,极尽哀荣……

GROM与海豹的奇妙缘分

克里斯 凯尔在波兰出版的自传中晒出了与安德烈的合照,由此也勾起了安德烈动笔写自传的念头。这样的缘分起源于GROM B中队初到巴格达的时候。在《我》一书的第7章中,海豹为了方便与GROM的长期协同配合,指派波兰裔海豹队员托马斯 德拉戈 德兹爱朗(Thomas ‘Drag’ Drago Dzieran)加入了安德烈的小组。

德拉戈是土生土长的波兰人,年轻时因为从事反政府活动遭遇了两年牢狱之灾,之后便设法逃亡到了美国。那年他24岁,身无分文,还不会说英语,是一名标准的政治难民。在美国的获得的新生活使德拉戈心存感激,于是1991年,他入了美国海军,并立志成为一名海豹突击队员。德拉戈先后在海豹2队、4队和科罗拉多的海军特种作战中心服役了20年,在伊拉克作战时仅直接行动作战就参与了百余次。

谈及自己作出的从军决定,德拉戈说道:“这个国家给为我做了这么多,我觉得我有义务为捍卫自己的自由而战……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最想做的是什么。我从没想要‘试着’成为海豹队员,我从军就是为了成为海豹……现在我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生活所需的一切,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自由的人,我生活在一个自由而勇敢的国家,我很骄傲成为她的一份子,我很骄傲自己是美国人。”

安德烈在书中并没有对克里斯过多着墨,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德拉戈才是连接了海豹与GROM友好关系的关键人物。如果德拉戈年轻时没有一时冲动、如果波兰没有发生巨变倒向西方,恐怕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们都会在各自国家过着平静的退役生活。

全书的补充注释

这一部分内容是为了让各位更好地理解书中内容而写的,有助于大家了解时代背景,也有助于克服翻译带来的表达问题

P1

编号为102的国家专用图-154:隶属于波兰空军2139部队——第36特别航空团(36 Specjalny Pułk Lotnictwa Transportowego) ,是该团仅有的两架图-154M之一。编号101的那架就是2010年波兰政府代表团空难中坠毁的那一架……该团在2011年12月已经解散。

上级少尉:这是薄一康博士的翻译失误,我猜应该是starszy chorąży 一级准尉,而且文中还有把安德烈从士官学校毕业后军衔译成少尉的错误。现代的波兰军衔系统划分为6等18级,实际上安德烈1995年从波兹南士官学校毕业后授予的是Młodszy chorąży——三级准尉军衔,在GROM服役13年后以starszy chorąży sztabowy一级高级准尉军衔退役,这一点反而是清华出版社在封底介绍上搞对了……有点尴尬啊。

准尉在波兰军队中是与士官阶级截然不同的群体,他们的教育培养与职责各不相同,从准尉们镶白边的军衔肩章上就可以看出来。不过在北约军衔代码体系中,波兰准尉衔全部是比照美军士官标准来划分的,为OR-7~OR-9级,三级准尉对应美国陆军三级军士长(Sgt First Class),以此类推。媒体在报道时也会直接照此标准撰写报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了以后很容易产生误会。

P4

《突击队员》杂志:如图。

波兹南市机械化步兵士官学校:指Szkoła Chorążych Wojsk Pancernych – Poznań,其实是波兹南市装甲兵准尉学校。这种学校学制3年,招收17~21岁的学员入校,毕业后授予三级准尉军衔,可以担任排级单位的助理排长。

P6

黑色、绿色和蓝色战略(战术):taktyka czarna、taktyka zielona、taktyka niebieska(Black、Green、Blue Tactical),波兰特种部队针对城市、丛林、水际环境下不同战斗任务需求的描述。这三种颜色同时也是波兰特种部队司令部臂章的背景色。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红色战术的战场医疗救护行动(taktyka czerwona)。安德烈的老部队JWK就是绿色战术行动专家。

62、48或56特种连( Kompania Specjalna):这三支特种侦查单位都在1967~68年间组建,分别隶属于波美拉尼亚军区、西里西亚军区、华沙军区。

大体上,波兰人民军地面部队的侦查单位可以分为三类:陆军各师下属的侦察营、各军区直属的电子侦察部队和远程侦察部队(Jednostki Wojskowe Dalekiego Rozpoznania),这些特种连便属于第三类部队。

他们都是本军区直属的精锐特战单位,在编制上除指挥、后勤单位外都下辖三个侦察排、一个潜水排和一个通信排,所有人员都接受过空降、雪地、山地作战训练,以及敌军武器操作。在七十年代时,更是强制要求全员通晓德语,部分人员还要学会英语、丹麦语、瑞典语和挪威语,其目的不言而喻。

1994年,波兰陆军开始把原第6波美拉尼亚空降师下属的第一突击营(1 Batalion Szturmowy)改编为新的第一特种团(1 PułkSpecjalny),这些侦察连也随之解散重组,部分人员编入特种团,也就是作者所说的“同时在卢布利涅茨镇设立了特种突击部队.

 P9

OP-1绝缘防护服:就是波军旧款的OP-1防化服啦OP-1绝缘防护服:就是波军旧款的OP-1防化服啦

OP-1绝缘防护服:就是波军旧款的OP-1防化服啦

P11

“黑人”斯瓦沃米尔 别尔德浩斯基:Sławomir Berdychowski,GROM出身的AGAT部队首任部队长。人长得还是很英俊白净的,他的绰号“Czarny”我觉得翻译成“黑子”会更亲切~(逃…)。1991年他从弗罗茨瓦夫机械化部队军官学院(Wyższa Szkoła Oficerska Wojsk Zmechanizowanych,WSOWZ)毕业后就通过选拔加入了GROM,属于第一批入队的元老级人物之一。2010年晋升上校军衔并被调往特种部队司令部任职。2011年担任AGAT部队长并参与了第一批成员的选拔训练工作。不幸的是他在2016年2月9日自杀去世了……

别尔德浩斯基曾在两支部队任职,因此他的葬礼卫兵由AGAT部队和GROM共同组成别尔德浩斯基曾在两支部队任职,因此他的葬礼卫兵由AGAT部队和GROM共同组成

别尔德浩斯基曾在两支部队任职,因此他的葬礼卫兵由AGAT部队和GROM共同组成

P23

海军特种部队“福尔莫扎”:九十年代时的波兰海军特种部队——蛙人特种大队(Grupa Specjalna Pletwonurków GSP)。“福尔莫扎”即“福尔摩沙”(波兰语FORMOZA),这是该部训练场内一座老鱼类测试平台的绰号,也是该部的代称,直到2011年正式成为部队名JW FORMOZA。

P26

在巴尔干半岛漂亮地执行了一次特种作战任务:应该指1997年6月27日GROM A组参与的Operation Little Flower“小花行动”——成功化装诱捕了参与武科瓦尔大屠杀的战犯之一:绰号“武科瓦尔屠夫”的战犯斯拉夫科 多克曼维奇(Slavko Dokmanovic)。从抓捕成功到转乘联合国车队到机场直飞荷兰海牙,只花费了一小时又十分钟。若不是此君突发心脏病需要急救的话花的时间还会更短。行动成功当天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在白宫发表声明表示祝贺。

被控制在墙边的白衬衣男子就是斯拉夫科 多克曼维奇被控制在墙边的白衬衣男子就是斯拉夫科 多克曼维奇

P30

德尔格:Dräger ,世界知名的医疗和安全技术跨国企业, 1889年 成立于德国吕贝克(现今总部),作为一个家族经营的企业已经历经第五代。他们提供完整的危害管理方案,重点关注个人安全和保护生产设施。安全分公司的现有产品组合包括:固定式和移动式气体检测系统,呼吸防护、消防设备、专业潜水设备,酒精和毒品检测仪器。

使用德尔格 Mk-25水下呼吸器训练的马润侦察兵使用德尔格 Mk-25水下呼吸器训练的马润侦察兵

海豹突击队和其他美军特战单位装备过多款德尔格水下呼吸器。

P47

九十年代使用“猎鹰”直升机进行训练的GROM队员九十年代使用“猎鹰”直升机进行训练的GROM队员

“猎鹰” : Sokół,波兰国产的PZL W-3 中型多用途直升机。1979年11月6日首飞,至今仍在服役,在波兰军队和民间都有广泛应用。

P48

第七特种作战航空队:7 Eskadra Działań Specjalnych,7eds。为了弥补波兰特种部队投送能力的短板,波兰特种部队于2011年联合波兰空军开始组建该部,目前装备有8架米-17,中队规模,平时由空军负责管理,行动时接受特种部队指挥。

P52

雅克-伊夫 库斯托:Jacques-Yves Cousteau,这位爷的人生履历非常惊人:法国海军军官、探险家、生态学家、电影制片人、摄影家、作家、海洋及海洋生物研究者,法兰西学院院士,还是水肺的发明人之一!

P53

彼得 G:Pułkownik Piotr Gąstał ,现任GROM部队长,上校军衔。同“黑人”一样是1991就年加入GROM的老资历军官之一,参加过海地、东斯拉沃尼亚、科索沃和伊拉克的任务,并且从1993年起多次出国深造,拥有硕士学位,还是空手道高手。

FX子弹:Simunition FX标记弹,详情参见D总枪炮世界的专题介绍:Simunition FX标记弹 ——〖枪炮世界〗 http://www.firearmsworld.net/canada/simunition/simunition.htm

P72

罗曼 波尔克:Roman Polko,恐怕是除GROM创始人斯瓦沃米尔 佩特雷茨克将军外最知名的人,曾两次担任部队长,很多关于GROM的老照片上都有他的的光头身影。

波尔克1962年11月8日生于波兰亚里西亚省蒂黑县(Tychy),1981年~1985年,就读于塔德乌什•柯斯丘什科陆军军官学院(Wyższej Szkole Oficerskiej Wojsk Zmechanizowanych),毕业后曾就在JWK前身——第1突击团任职。

波尔克军服左袖上一直保留着他的游骑兵资格章波尔克军服左袖上一直保留着他的游骑兵资格章

1992~1994年他参与了联保部队(UNPROFOR)在前南斯拉夫境内的维和行动。之后进入在华沙国防大学学习,在1996年毕业后就任于波美拉尼亚第6空降旅(6 Brygada Powietrznodesantowa,波兰军中有名的“Czerwone berety红色贝雷帽”),并且于一年内在美国完成了游骑兵学校课程和战地前导(Pathfinder)课程。1998~1999年间波尔克担任旅内第18“比斯基”空降突击营的指挥官,作为KFOR驻科索沃部队的一部分再次参与维和行动。

2000年5月26日,按波兰国防部长的命令,波尔克开始担任GROM指挥官。在他的指挥下,GROM胜利完成了在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和马其顿的多个重要任务,同时他也一直在继续进修。2004年2月11日,因为与上级的冲突,他选择愤然退役,之后又担任过波兰总统的安全顾问和政府反恐顾问。2006年2月23日,波尔科被重新召回现役,再次担任GROM的指挥官,并于3月31号晋升准将。7月份,波尔科又兼任了波兰国家安全局副局长一职,但在两个月后就递交了辞呈;11月8日,他也离开了GROM部队长的位置,开始专注于军事学术研究。2007年8月15日,晋升为少将。

波尔科不仅是优秀的军事人才,还是个运动达人,热衷于马拉松、滑雪,也是大师级的跳伞教练。他在2005年退役的日子里还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名为《GROMOWŁADNY》(“雷鸣”)。

P92

Forward Operating Baze:此处错误,应为Bsae。

P111

SOP:此处错误,应为SOF。

P122

雷队的两名退伍兵“卡西卡”和“濡酷”被杀害了:

卡西卡:Kaśka,克日什托夫 塔德乌什 卡西考斯中尉(Krzysztof Tadeusz Kaśkos)

濡酷:Żuku,阿图尔 塞巴斯蒂安 茹科夫斯基二级准尉(Artur Sebastian Żukowski)

他们都在1998年进入GROM服役,彼此是十分要好合拍的朋友。在伊拉克执行任务期间,他们从共同作战的海豹队员那里得知了黑水公司高报酬的PMC工作,恰好手头又十分拮据,便萌生退役想法。战友曾劝阻他们不要离开,但两人已无心停留,在任务期间就同黑水公司签下了六个月的合同。于是2004年5月31日,两人离队加入黑水公司,鉴于他们本身就是战技纯熟的突击队员,黑水很快就安排他们正式“上岗”。

6月5日,两人在黑水工作的第3天,当天的任务是驱车赶到巴格达机场执行护送任务,与他们同行的则是两位美国同事——克里斯托弗 爱德华 尼德瑞奇和贾罗德 克里斯托弗 利特尔(Christopher Edward Neidrich & Jarrod Christopher Little,)。上午约10点30分左右,由两辆车组成的小车队行至通往机场的爱尔兰路时,遭遇基地武装分子精心设计的伏击,四人在对方猛烈火力下全部丧命。

一念之差最终让他们与家人、战友生死相隔。尽管两人以PMC的身份战死,但GROM仍然以牺牲烈士的标准安葬了他们,并追授军功十字勋章(Order Krzyża Wojskowego)。

卡西卡”(左)和“濡酷”生前合影卡西卡”(左)和“濡酷”生前合影

尼德瑞奇生前有一张手持XM-8标准型步枪的照片曾在国内论坛广为人知尼德瑞奇生前有一张手持XM-8标准型步枪的照片曾在国内论坛广为人知

FLIR:Forward looking infrared,前视红外线技术,由此技术开发的热成像仪广泛应用于军、警、民用领域,经常集成到直升机光电转塔或吊舱等平台上。

P130

政府保护局:BOR,Biuro Ochrony Rządu,就是波兰版的Secret Service啦。

P132

得助撒 波尔池 哈里发:Teresa Borcz Khalifa,这里不要在意薄一康博士的音译,因为“Teresa特蕾莎”一词按照波兰语发音就是这么念的,哈哈~

波尔池女士在1978年时远嫁伊拉克,2004年10月28日在巴格达的家中遭到绑架。这起事件当时在波兰国内曾一度引发了国民间的巨大争议:首先波尔池女士被绑架后,波兰当局收到了绑匪的录像带,录像中她镇定的传达了绑匪的政治诉求,要波兰政府从伊拉克撤军,于是一些人开始质疑这是她同伊拉克丈夫自导自演的闹剧……更有人认为波兰政府也有通过过度宣传此事,来达到强调波兰参与国际事务必要性的目的;其次,一些人认为,嫁到伊拉克的波尔池早已皈依伊斯兰教,无论国籍或信仰早已异化,不能作为波兰海外同胞对待。伊拉克绑匪当她是波兰人,而波兰民众则当她是伊拉克人……

所幸在经过三周艰难谈判后,波兰政府最终在11月20日赎回了她。

安德烈的这段回忆是首次公开了营救行动当天的内幕,GROM B组联合BOR秘密行动。

P142

波兰在阿富汗的特遣部队:Polski Kontyngent Wojskowy w Afganistanie,2008年起与美军单位混编时则被称为Siły Zadaniowe Biały Orzeł(Task Force White Eagle“白鹰特遣队”)。特遣队从2002年起常年驻扎阿富汗加兹尼省,人员来自陆军各单位和特种部队。起初5年特遣队只维持在不过二百人的规模,但随着局势恶化,从2007年开始突破千人,巅峰时期达到了2600余人,直至2014年美国开始大规模撤军,人数才再次回落到初期规模。

14年的苦战让波兰人付出了869人伤亡的代价。

49号特遣队:Task Force 49,由GROM人员为主组成的波兰特遣队特种作战群。此外还有JWK特别突击队人员组成的Task Force 50——50特遣队作战群。当然了,驻扎阿富汗的波兰特种兵远不止于此,陆军特种侦察兵、JW NIL尼罗河部队、福尔摩沙部队和OSZW宪兵特种部队等单位也都在战区活跃着。

P143

Hesco防爆袋:HESCO bastion,由英国人詹姆士•威廉•赫塞尔登(James William Heselden)1989年发明。这种现代蛇笼外层是钢丝网,内里是特殊无纺布,借助人力或工程机械填充满土石之后便能快速构建起一道坚固的墙。原本设计用来构筑临时防洪堤坝,没想到用在快速构成军营防御工事上效果奇好,于是军用订单雪片般飞来,詹姆士本人也因此变身富豪。

P146

PARA伞兵团:英国陆军第16空中突击旅下辖的伞兵团,精锐部队,该团一营的部分人员隶属于英军SFSG——Special Forces Support Group特种部队支援群。

P161

关于臂章:太激动了,这一段描述弥足珍贵!由此可以确定GROM佩戴Kotwica士气章的传统是2007年“曼森”小组开始的。这种大尺寸的士气章之后在GROM内部迅速流行开来,并衍生出了数款新士气章,例如文中提到的《斯巴达300勇士》电影士气章。

P162

CASA运输机:指波兰空军的C-295M战术运输机,该机由原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所属西班牙航空制造有限公司(CASA,Construcciones Aeronáuticas SA)研制(2009年起并入空客防御与太空部门),波兰空军自2001年开始采购用来取代苏制安-26。C-295M配有两台加拿大普惠PW127G引擎,最大起飞重量23.2吨,有效载荷9.25吨,满载时航程只有1295千米。

P165

皮耶奇克将军遭遇暗杀:2007年10月3日上午10时左右,波兰驻伊拉克大使爱德华 皮耶奇克(Edward Pietrzyk)将军的车队遭遇路边炸弹袭击。袭击造成两人死亡,将军本人的上呼吸道被烧伤,身上烧伤面积达20%左右,治疗过程中一度出现呼吸困难。

现场照片:警卫人员簇拥着护送皮耶齐克上直升机,注意身穿黑色战术背心、手持G36步枪的就是BOR的CAT小组特工

袭击不久后,黑水公司的一架MD-530直升机就火速降落在现场,搭载将军前往医院进行救治。

P168

炸弹中开始使用一种液体金属:并没有那么科幻啦!其实是指自锻破片原理的IED,它是种具备一定穿甲能力的可怕炸弹。

特殊铁臂:指美军自2007年起大批量装备的“犀牛”反IED装置(Rhino Anti-IED Device)。

P170

两套军装:波兰特种部队专用的“苏伊士”(Suez)战斗服,分OD绿色和MC多地形迷彩两个版本,不过MC迷彩是波兰自行仿制改进的,并不是Crye Precision公司授权的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