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小清新系列]在你的全世界掠过

31

一个简单的科幻短篇

只要目的是毁词

——————————

“还是你靠谱啊,小刘。”警察局的头头苏局长掏出衬衫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汗。

我把罪犯交给他之后,他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三个月前,当他找我干活时,那眼神活脱脱是个把老师鱼缸打碎的小学生。毕竟如果不能把这个罪犯抓住,他将面临更高层领导的责骂。他在警察系统里找不到人来负责这件事,外头的侦探和雇佣警又不接这种烂摊子,只能来找我。

我总是收拾棘手烂摊子的那个人。

不是每个猎人和雇佣警都知道如何从别人的全世界掠过。

我当全境搜索猎人已经有13年了。

我并不是从侦探或者特警部队做起。我很正常地读了学院,毕业后,我没有找工作,在家当了半年的网络罪犯,搞了点钱,没有人来抓我。

这之后,我开始觉得迷茫。

迷茫了大约半年之后,我打定主意当一名全境搜索猎人。

在我们这个宇宙区域,由于多重重力交织,导致空间扭曲,100个平行宇宙在此交融。

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他宇宙的自己,但体质敏感者可以和99个宇宙的自己进行沟通。

我就是其中之一,我能够感受到其他的99个我此刻在干什么,他们中有男友有女,职业和性格各有不同,我能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幸福,我甚至还能深刻地体会到站着尿尿和撸管是种怎样的体验。我和每个人都是相连的。

当猎人之前,一旦我在进行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我就能够得到99个我的计算能力、经验、技术。这也是我为何不会任何计算机知识却能成为一名网络罪犯,我有其他的我的帮助。

这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和99个我在共同战斗。

要做全境搜索猎人,必须做出一点牺牲。

我所做的第一步是:我和73个我,一同消灭了26个我。

这26个我当中,有毫无斗志的“我”,有安逸于普通生活的“我”,有根本不适合做猎人的、过于温柔的“我”……

这种性格对于猎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如果我在和罪犯周旋时,另一世界的罪犯抓住了过着普通生活的“我”,这对于任何一个作为猎人的“我”都是有极大影响的。

而我们必须消除这种影响。

“我们”给了“我们”新身份,切断了精神上的联系。你找不到任何一个不做猎人的“我”,你也不会找到任何一个“我”的家人。

我的朋友几乎只有我自己。

经过长期的武器和格斗训练,我和73个我成为了全境搜索猎人。

这74个我,是74个世界的猎人。

我至今还能想起我捉住的第一个跨世界罪犯。

在23个世界里,这个人都是罪犯。23个宇宙,并不是一个大数字,但对当时的我来说,毕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74个我分散在23个世界中搜索和追捕,我们不需要任何交流的工具,我们的精神在一起。

怎么说呢,这感觉就是,你的脑海中有一个频率,当你在战斗时,就用这个频率和所有的自己交流,当你一个人的时候,这个频道可以关闭,它会隐藏在后台,一旦遇到风水草动,就会被激活。

这和对讲机、聊天室完全不同,我脑中的沟通是实时的,我的思维在此刻发生,另一个我也是,根本不需要传输,也不需要处理,我就知道我自己们在想什么。

我可以在同一时间看见74个世界发生的事情,仿佛我是一台大型计算机,而我有74个输入设备。

罪犯们也是如此,一个罪犯知道自己在被追捕,就会告诉另外世界的自己危险来临,最有效地做法是:我们在一瞬间发动进攻和追捕,一口气逮捕所有世界的罪犯。

这就是所谓的“在你的全世界掠过”。

我们第一次去捉的那个跨世界罪犯是个走私商,他在不同世界之间做交易。

A世界的黄金每克280元,B世界的金价每克590元,他从A世界买黄金,去B世界卖出。就做类似这种交易,感觉上,这没什么大不了,有的人甚至觉得,这和你做代购不是一个道理吗?从法律上来说,跨世界的交易是被严厉禁止的。世界会因此乱套。

这个叫做威廉2478的走私犯很狡猾,我和另外一个男性的我组队,去65号宇宙抓他。

那天晚上,我们是在一个酒吧里见到他的,他趁乱逃走,我们穷追不舍。大约撞毁了14辆车,足足追了12公里,我们才把他弄到手。

另一个我有着浓重的暴力倾向,他因为这段追逐暴躁到了极点,如果我不阻止,他就把65号宇宙的威廉2478给打死了。

“你打死他我们怎么收钱?”我用枪抵着另一个我的头,“你再打他一拳,我就爆你的头。”

很多时候你无法和自己相处得好,如果要说服自己,除了拿把枪抵在自己的头上,别无他法。

不过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捉住罪犯,然后分赃。

哦,不,分奖金。

我们总是从一个人的全世界掠过。

无数个他/她都能在瞬间看见我们的存在。

我们总是扛着武器出现,给他们戴上手铐。

或者将他们一枪爆头。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