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不应再有留守儿童、留守老人

31

中国农村不应再有留守儿童、留守老人

王小宁

甘肃省杨改兰事件震动全国,令人感到非常痛心,政府威信由此大跌。杨改兰事件使我们记起2015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的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死亡事件。这四名儿童是一兄三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他们是集体喝农药自杀的。对此,我们很自然地会想到农民工和他们被迫留在农村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配偶(主要是妇女)。全国有三亿以上从农村到城市来的打工者,一般称他们为农民工。他们很多到城市打工已经一、二十年了,大多数没有将自己的子女、已经年老的父母带到城市里来一起生活,而将他们留在了农村。这就是所谓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配偶数量也非常巨大,长期两地分居,造成很多家庭的破裂。全国留守儿童超过6000万人,留守老人更多,还有留守配偶。农民工在农村留守的家人大约也有三、四亿人。不论是农民工,还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配偶,他们的意愿都是到城市里一起生活,成为城市人。但是,城市政府不允许,设置了很多障碍。大城市,特别是一、二线城市对户籍控制极其严格。北京出台了一个落户办法,按照这个办法,估计每年只会有一、两万外地人可以在北京落户,而北京的外地人有近千万人,要几百年才有全部落户,可见其荒唐。(见我写的《北京市政府的“落户办法”,
是对七、八百万农民工群体的严重歧视 ,公然违背<宪法>规定的人权、平等原则》一文)城市不需要这些农民工吗?答案是太需要了。如果没有他们城市就瘫痪了。每年春节期间,由于大批农民工回家过年,城市居民感到生活极为不便,市面上一片萧条。城市政府和部分城市人都希望农民工在青壮年时到城市打工,从事最脏、最累、最危险,最下贱的工作,拿最少的工资,而不让他们带家人到城市一起生活。希望他们年老了干不动了,回到农村养老。这样想法,说得好听一些,是太自私了,没有平等思想,没有同情心,说得不好听,是没有人性。农村人和我们城市人不都是一样的人吗?他们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同我们一样享有平等权利。我对北京市和所有限制农民工及家人到城市生活的规定的评价就是八个字:违反宪法、践踏人权。

在中国,农民和农民工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看到一篇文章说,农民工是未来的工人阶级。说错了,农民工就是工人阶级,并且是工人阶级的主体之一。中国作为一个宪法规定: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能够这么对待这部分工人阶级?农民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革命成功了,共产党就不再代表农民的利益了吗?很多年以前,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还专门到农村看望过留守儿童,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过去是什么样,后来还是什么样。我希望国家领导人少做秀,少讲空话,多解决实际问题。

很多农民工和留守儿童、留守老人都太悲惨了。这样的报道和网上信息很多,我在此就不重复了。我只讲两个问题:

一、留守老人自杀率非常高。原因:1、生活贫困,政府给的养老金非常低;2、孤苦,在外地打工的子女无法对老人予以关爱,有的几年都见不到一面;3、繁重的劳作;4、不愿再拖累子女,特别是生了重病以后。

二、留守儿童将来会是中国高犯罪的主体。留守儿童是中国受教育最少,思想文化程度最低的群体。从小就没人管,缺少亲情和人性关爱,性情冷酷,没有道德的约束,漠视社会规则、法律。还有他们对社会不公的怨恨,对有钱人的羡慕嫉妒恨。这些都会造成这个群体的高犯罪率。美国黑人犯罪率高的教训,中国应该记取。美国黑人只占人口比率13%,但在在监狱服刑的犯人中,黑人占了一半以上。美国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5倍。三分之一的黑人有犯罪记录。黑人犯罪率高是由于美国长期存在的严重的种族歧视。由此造成黑人最贫困,受教育程度最低,有70%的黑人是在单亲家庭长大。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与美国黑人历史情况是一样的。实际上现在城市中犯罪的人,原来的农村人也占很大比例。留守儿童是一颗社会的巨大的定时炸弹,太危险了。

每一个人,就是不讲宪法、不讲法律、不讲民主、自由、人权、平等,不讲社会公义,也要讲良知、良心。我希望所有人,都有一点起码的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同情心、怜悯心。我们是人,不是禽兽。我希望所有的人都应该支持解决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问题。

我要是国家领导人,我就下令:

一、夫妻同在一个城市的农民工,必须将未成年子女接到身边生活,必须将年龄超过65岁的,在农村没有抚养人的父母接到身边生活。农民工可以将在农村的配偶接到城市一起生活。

二、农民工所在城市必须解决:1、廉租房;2、给予农民工子女与城市人子女相同的幼儿园、中小学教育;3、农民工及家人的城市低保;4、农民工及家人的医保;5、到城市来生活的农民工父母城市养老金;6、农民工父母的福利养老院;7、提高最低工资标准;8、将农民工及家人全部纳入社保。

此事限一至五年做到。城市要制定和实施相应计划。如果未完成计划,市委书记、市长和有关机构负责人辞职。

有人说,实现你所说非常难,国家、地方政府承担不起。我承认要做到是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如果有心去做,完全可以做到。问题的关键是政府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不为人民服务。政府把自己照顾得非常好,制定政策首先想到是官员的待遇。政府的财政开支也有问题,行政等开支过高,用于民生的开支过低。中国要少搞些如G20会议那么样的面子工程。会议可开,用得着那么奢华吗?还有反腐败力度太小,在贪腐分子手中的贪腐资金少说有数万亿元人民币。应该加大反腐力度,将所有的贪腐资金都追回来。中共可以规定,所有没收的贪腐资金都划归社会保障资金。

财政有困难的城市可向上级政府以至中央政府申请财政补助。实际,农民工大部分都在一、二线城市,一、二线城市非常有钱,拿出以上支出,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这些城市应该起模范带头作用。

如要我写的文章,与我联系,交流可来电邮。

王小宁电邮地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王小宁1950,个性域名http://weibo.com/19500107gips。

微信号:wangxiaoningyu

电话:18500639490

_�W�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