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现代人是如何在终南山上隐居一整年的

70

梭罗的《瓦尔登湖》中描写的返璞归真的隐居生活让万千读者羡慕不已。然而,真正有勇气又有能力实践自己的隐居理想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然而,在下面这个故事中,主人公张二冬不仅实现了他的隐居梦想,而且在大山里一住就是一年。

张二冬花了4000元,在终南山上租下一处废弃老宅20年的使用权,于2014年的一月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

一月的终南山被大雪覆盖着,对于初来乍到的张二冬来说,这个月更多的是“审时度势”和“谨小慎微”。

水都冻住了,不得不费点儿劲凿冰取水。

二冬养了五只鸡,还给它们起了名字:公鸡叫建国,四只母鸡分别叫凤霞、红艳、玉珠和春花。“农村的鸡,得起点农村的名字。”

然后,生活就进入了像样的隐居状态。晒太阳发呆听音乐写字喝茶做饭喂狗喂鸡喂鹅给菜浇水做酸豆角收鸡蛋晒被子凉柿饼赶集会友。画画,写书。

到了三月,下过最后一场雪,花儿就争先恐后地醒来了。

杏花,一开就是一树。

到三月底的时候,已经是野花遍地了。

草木的滋长带来了食物,张二冬也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个“美食季”。

蒲公英,采回来当野菜吃。

榆钱,口感十分筋道。

这种植物被二冬称为“核桃须”,剥去上面的花穗就可以食用了。据二冬说,剥的时候可爽呢。

凉拌一下,看上去还挺诱人的呢。

槐花,二冬的最爱。

黄澄澄的土鸡蛋,养鸡就是为了这一刻啊!

槐花炒土鸡蛋,城里尝不到的口味。

红红的羊奶子果,也是四月才有的口福。

渐渐地,就进入了繁衍的季节。二冬家的大鹅也喜得小鹅。

当然,并不都是开心的事。原本养着的两条狗,一条病故了。

二冬不能总是靠着采集食物过日子。他开辟了自己的菜园,种点蔬菜辣椒什么的。

就连麦子都自己种。

收获的季节总是最开心的。看看新摘下的秋葵:

毕竟是自己种的,营养不良也是会有的。

二冬的隐居生活并不总是与外人隔绝的。有的时候朋友会来拜访,借他的宝地练字。

还结识了书画名家石朴。

终于,这一年始于冬,又归于冬。

“偷偷躲在背后看这个世界”,这就是张二冬想要追求的生活,也因此,他选择了隐居。

“藏在后面的生活有多样性,才是我最迷恋的部分,那种旁观的清,和谁都看不见你的安全感,清澈动人,鲜活有味儿。”

自知,自律,自觉,自省,自醒,自救,自得其乐,自圆其说,自命不凡,自我认同。这就是张二冬的隐居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