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场医闹,都在吹散生命之火

33

      近期医闹,打医杀医事件曝光连连,有大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有大夫被打到穿着病号服还在救人,有大夫被重伤,每一条新闻都看的我很难过。救人者反被伤被杀,白衣天使被血溅三尺,究竟是谁病了?

     14年的时候,表舅心血管夜里突然出现问题。本以为是小毛病,去卫生室看被怀疑心梗,素不相识的卫生室大夫说这是大病,开着自己的车半夜帮忙送到了市里医院。到了医院,唯一能做这个手术的主任已经下班了,值班的女大夫半夜把这个老主任叫回来。老主任来了直接进了手术室,做完手术后我们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当面说他就匆匆离开了。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把老主任在睡梦中叫醒的女大夫,是他的亲生女儿。这父女俩和那个送表舅去医院的卫生室大夫称之为表舅的救命恩人当之无愧。

      我曾经也觉得大夫像新闻里写的,收红包,开贵药,没有同情心。但我现实里看到的,和新闻里完全不一样。医院里有希望又绝望,有生老有病死,有齐心协力斗病魔,有家人为钱在争吵,就如同一个万花筒一样。住院陪床两周,我都觉得有点看厌了,大夫长期浸染在这样的环境里,更是早已习惯。但,这从不妨碍他们在手术台上尽力救每一个可以救得人,并不影响他们治病时不嫌弃每一个衣衫污浊的病患。没有大夫不想救人,唯有救不了的人,因为他们用学到的知识在扮演上帝,但在真正的命运面前往往无能为力。

      中国有个老传统,先生和大夫的钱不能欠,因为欠了就没有人教书和治病了。这是最朴素的认识,却在今天被破坏的体无完肤。教书和治病是最考验良心的工作,因为一句话可能决定一个孩子的命运,一味药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但长期的媒体宣传里,这两个职业已经异化成了谋生手段,师生关系,医患关系都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这种异化消除了医患的相互依赖,埋下了医患对立的种子,导致很多患者根本不能接受人财两空的结局,总觉得我花钱买命你就得给我治好。在这样的期望之下,扁鹊华佗在世恐怕也得常常被医闹。

     医闹的存在,是谁闹谁有理的病态思想延伸,就是惯出来的毛病,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法治精神贯彻不彻底的产物。医院觉得被闹了就没面子,就要息事宁人,大夫也往往不敢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围观群众同情心泛滥总觉得患者是弱势值得同情,让医闹一再得逞才是病根。如果不管是医疗事故还是正常死亡都依法处理,任何违法过激行为都坚决被法律约束,打砸伤医绝不姑息,扰乱秩序坚决处理,就不会让医闹遍地开花。

      医生是个专业性很强的职业,上个大学都得比正常多读一年,硕博的实习强度更非其他专业可比。我觉得最奇怪的是,一群连人体器官都说不明白,连血液循环都搞不清楚的医盲却敢对医生的判决指手画脚,简直是讽刺。医生的权威,在这些人的奇葩行为里,几乎被扫荡的荡然无存。其结果,只能让大夫求稳求小心。可医学本就是主观的工作,人体的复杂决定了每一次救人就是一场冒险,如果这风险都要大夫自己扛,早晚他们的肩膀会被我们的不讲道理累趴下。

        最近的杀医为什么引起了医生群体的愤慨?因为感同身受。我们谁没见过医院门口一群人扯白帘放棺材?我们谁没见过医院大堂烧纸哭丧?我们谁没听说过一闹之后拿钱走人从此再无瓜葛?凭什么死人就是医生的错?凭什么救人就是钱的功劳?如果赤裸裸以为钱的关系你怎么不去给死神行贿放你一马?有钱是大爷在生死面前不好使!救人的是大夫不是钱!

     我爸爸住院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大夫,本身自己也得了类似肌肉萎缩之类的病在四处求医,所以对患者特别有同理心。有一天送来一个自杀的人他主持急救,没有救活却惹了家里人来奔丧闹医。最恬不知耻的是,他们直白的说我知道跟你没关系,但我不闹你问谁要钱去!这,就是医闹不要脸的逻辑!我最佩服的是,这大夫虽然被闹得寒了心,但那几天在该救人的时候从来不含糊!该查房的时候依然有耐心!在我都忍耐不住想去对那医闹破口大骂的情况下,这大夫真的已经修炼的像圣人!这超脱的态度里有多少无奈,有多少委屈!

      常常有人说大夫收入不错才有人干,事实是没有一点情怀撑着这活真的没法干。昼夜颠倒,手术台上一站几个小时,天天生活在负能量里,动辄还有被打被杀的危险,给你多少钱你干?不排除这个行业里有个别害群之马,但如果因为一个害群之马否定一个行业那360行就全是乌鸦一般。

     医院是什么地方?是生命之火死而复燃的地方,是羸弱的生命小火苗重新燃烧出活力的地方。纵容医闹,就是在浇灭大夫心里的情怀之火,就是在拿冰水浇灭我们自己的生命之火。我们高质量的生活,离不开医生保驾护航,所以请自觉的保护好我们身边的医生。抵制医闹,爱护医生,就是在爱护我们每个人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