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坑

41

听到三皇子赤裸裸的威胁,楚长河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希望以后能为环王效犬马之劳。”楚长河也明白,现在皇上的三位皇子都对皇位有想法,最终谁能胜出还真不好说,所以,即使帮,也得在暗处帮,不能让人看出来他究竟站在谁那边,这也是比较难的。

在这皇城的暗流涌动中,想取得最终的胜利,能力,运气,眼光每一样都至关重要,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笑的最好的。虽然楚长河认为自己眼光不一定准,但他已经想好了,尽量隐藏好自己的倾向,在最终出现端倪之前,绝不能暴露。

从楚长河家中出来,三皇子心情还不错,现在开始慢慢布局,没有意外的话两三年的功夫就能在各处部上自己的眼线,到时,再想法除掉太子朱见望就好了,二皇子朱见之论才能、论谋略应该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小王爷回京后,立刻又跟三皇子以及陈如风碰了个头:“三哥,事情进行的怎么样?”

“楚长河那边已经说通了,就等陈师父那边萧永言能不能搞下台了。”

“我这边进展顺利,估计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会下台吧。”陈如风胸有成竹的说。

“我明日去锦衣卫找一下薛猛和李虎,就跟他二人有些交情,其他人还需要慢慢结识。”

“好,不急,咱们有消息多多互通一下。”三皇子又补充了一句。

“好。”

一月后,萧永言来到了皇上的御书房:“微臣扣见皇上。”

“萧爱卿可没单独找过朕啊,难得这次来求见,是为何事啊?”

“回皇上,老臣已年迈,体力不支,请求辞官回家。”萧永言一个头磕在地上,没敢再抬起头来,等待着皇上发话。

“萧爱卿是不是对朕给你的待遇不满意啊,体力不支,我记得前几日还去春光苑玩得很尽兴嘛。”皇上神色有些不悦。

“微臣也不瞒皇上,我得了那难言之隐的病,实在无颜再见同僚。”萧永言说着,又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额,原来是这样啊,那朕批准了,那你走了,这翰林院掌管学士的位置可算空出来了,有合适的人选吗?”

“臣觉得,侍读学士楚长河和侍讲学士余文林都是可造之才,论学问,余文林高一些。论理事才能,楚长河好一些。”

“那萧大人是看好楚长河喽?”皇上问了问他的倾向。

“谈不上,看皇上怎么安排。”萧永言也是只老狐狸,临退了,不想露出尾巴。

“行,那我再考察考察这二人,你退下吧。”萧永言连忙磕头谢恩,待他走后,皇上叮嘱锦衣卫:“这几日盯着些萧永言,看他都跟谁接触过。”

“是。”锦衣卫接到命令后,直接去盯梢了。

陈如风也是潜入到春光苑多日后,才渐渐跟萧永言混熟了。每次陈如风穿着道袍顶着光头走进妓院,都能吸引一大批的人指指点点。三皇子数次想换个别人代替他,但毕竟这种龌龊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内幕越好。

自从安排好染病的妓女以后,陈如风就发挥自己神棍的本色:“萧大人,咱们也认识一段时间了,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兄有话直说。”萧永言一边跟陈如风说着,一边手也不闲着,沾着妓女的便宜。

“我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观气之术,近期,大人可能有病痛之祸啊。”说着,配合上深深皱着的眉头,一副十分痛心的样子。

“哦?陈兄可否详细讲讲。”

“人分三厅,上庭二十年,中庭二十年,下庭二十年。萧兄下巴处有黑气萦绕,从下巴处向下延伸,恐怕事业运也因此受影响啊。”

“那陈兄可有解法?”萧永言一听也急了,毕竟前些日子陈如风用从小王爷那里看到的资料忽悠的萧永言以为他是神算。

“最好的办法也是壮士断腕,官可能得辞,但有后辈会因你得福。萧大人最近的运势喜水忌木。可以多帮帮水属之人。”

“水属?”当时的萧大人并没有想明白,今天皇上这一问,他才突然想起,萧长河,这不就是属水的人了嘛,而余文林,还是双木,肯定不能走太近。

萧永言得了那个病退休的事还是小王爷从李虎嘴里得知的,听完,小王爷抿起了嘴,陈如风的法子太没下限了,并且估计也是三哥默许了的。这样,不知道会连累多少无辜的人。虽然还会传染的大部分是嫖客和妓女,但嫖客的家属也会被连累啊,这法子太损阴德了。

后来,李虎再说什么小王爷也没怎么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回去要跟陈如风和三哥好好聊聊,既然合作,那总得有个底线。

>>下载花生故事,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微小说大赛# 为人气作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