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不了这种白天冷淡晚上禽兽的男人!

33

忙了一早上了,夏晨曦因为没来得及吃早餐,胃里灼烧的难受。她双手抱着准备送去财务部的文件,靠在电梯墙壁上。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她原本低着头,听到了声音才抬起了头看向电梯门口,只就是这么一眼,她整个人就僵住了,一个名字几乎就要喉咙里脱口而出了——傅南川。

她不由自主的身体往后靠了靠,即使身后已经无路可退了。

傅南川穿着一身得体的灰色西装,依旧简单,可却透出强大的,让人窒息的气场。

似乎就连他淡淡扫过一眼,都会让人忘记呼吸一般。

他一手抄在西装裤子口袋中,他的视线就只是淡淡扫过,但并没有半点停留,干脆利落的转身,他身后的女秘书走到他身后,挡在了夏晨曦的面前。

电梯门缓缓合上,而里面的空气几乎快成负数了。

因为总裁临时回来,他的专用电梯正在维修,傅南川就直接坐员工电梯。

电梯门又开了,外面的人一看见是里面站着傅南川,纷纷识相的不再进来了。

不过似乎他们都没有注意夏晨曦这个人,女秘书尽职的履行着自己的工作,认真的报备着今天的行程。

这时,电梯到了夏晨曦要到楼层,电梯门缓缓打开,夏晨曦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轻声的说道:“不,不好意思……我到这层。”

这时,似乎才察觉这个电梯里还有第三个人一般,女秘书回头看了她一眼,身体微微侧了侧,让出了一条道。

夏晨曦小心翼翼贴着墙壁,双手紧紧的抱着手里的文件,低着头,就仿佛是想要把自己的整张脸藏起来一般,她快速的挪出了电梯。

她不敢回头去看,脚下没有知觉的往前挪移着,天知道她此时此刻走路的样子有多难看,直到她听到了身后电梯门合上的声音,她才停下了脚步……

五年了,没有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这一眨眼,竟然过了这么久了。而她更没有想到,刚进这家公司,就这么容易的再见到了他,原本还抱着一点侥幸,她只是一个总务处的小员工,干的只是端茶送水给人影印文件的事,和傅南川,这辈子都不可能碰到的,但是没有想到……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垂下了眼眸,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安慰着自己,或许这只是一场意外……

顶楼:

傅南川径直的走出了电梯,女秘书先他一步,替他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而随后,傅南川却突然打断了秘书汇报工作,说道:“刚刚那个女人,是什么部门的?”

女秘书一愣,说道:“总裁,这个我需要去问一下人事部。”

    “不用了。”傅南川坐下, 看着面前三台电脑上的股票行情,说道:“直接通知人事部,让她立刻离开公司。”

女秘书一愣,显然是有些意外的。

傅南川双手交叉的垫在下颚处,抬起眼眸看着她,冷冷的沉声问道:“怎么?有问题?”

女秘书立刻说了一声抱歉,道:“没有,我立刻就去办。”……

一个小时后,夏晨曦就收到了人事部解雇信,她甚至都还没有影印完手里的一摞文件。

    “为,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她疑惑的看着主管,事情发生的没有一点的征兆,她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主管本来也看她做事很卖力,而且她英文很好,所以就让她负责这些琐事,但是不知道她得罪了什么高层,“辞职信是直接从人事部下来的,晨曦啊,这个我也无能为力。”

夏晨曦脑袋一下就变成了空白,“主,主管,麻烦你,这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主管只是对她表示了遗憾……

夏晨曦呆呆的站在公司大楼外,望着白色建筑墙体,连下雨了都没察觉。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开除的。

对,是因为他,傅南川……

两年前,她为了给姐姐筹集医药费,放弃了学业到处打工赚钱。

可是谁料她在酒吧,却因为酒量不行,被人硬生生的灌醉。

只是谁都没想到,她竟稀里糊涂的招惹上了堂堂的青城四少之一的傅南川,一夜荒唐,两人也扯上了一些理不清的关系。

再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又遇到姐姐化疗需要一大笔钱,她不得已,找上了了傅南川,要他负责。

当时她才20岁, 什么都不懂,她天真的以为,只要拿着孩子去威胁他,傅南川为了保住他的名声,就会给她钱,她就有钱救姐姐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这竟成了她这辈子做过最无法原谅的事。

傅南川答应给她一笔钱,而且他表示他要那个孩子,可是最后,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当傅南川把这件事告诉她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被挖去了一块一般的痛。她没有想到,就为了这么一笔钱,她竟然就像是个屠夫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夏晨曦默默的回了家,穿过狭窄的弄堂,楼下墙壁上写满了大大的“拆”字,这边已经准备要拆掉了,而她还没有钱找新的地方住。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进去,屋子里一片狼藉。

她心头一惊,“小也!小也!”她大叫了几声,“小也!”她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了。

    “妈,我在这儿。”从对面屋子里,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儿探出了头看着她,“我在这儿。”

夏晨曦赶紧过去将他抱住,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问道:“你有没有怎么样?是不是那些 高利贷的人又来了?”

小也点点头,“嗯,不过我躲床底下了,他们没发现我。”男孩儿瘦瘦小小的,和同龄人的孩子相比,看着瘦小了不少,但是很机灵。

确定小也没事,夏晨曦也松了口气,她看了看满屋狼藉,无奈的轻叹一声,转身开始收拾屋子。

小也乖乖的坐在一旁不给她添乱,“妈。”他晃了晃两条细细的腿。

夏晨曦“嗯”了一声。

    “要不你把我送孤儿院吧。” 小也喃喃的说道:“我听对面陈婆婆说那边的小孩子都会有人照顾,还不收钱。”

夏晨曦皱眉说道:“你不准胡说,我好不容易从你那混蛋爹手里抢到了抚养权,你要我把你送孤儿院?你要我怎么和你死去的妈交代?”

    “可是陈婆婆说你因为我把你的钱全都给我爸了。你还要照顾我。”

夏晨曦垂眸恍惚了一下视线,这笔钱就是当初她用她孩子的命换来的,最后也没给姐姐用上她就死了,她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钱没了我还可以去赚,你没了我上哪儿去找一个儿子给你妈交代?”说着她推着他让去自己去睡觉。

夏晨曦把小也哄睡着以后,一个人坐在不大的客厅里,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他们再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没想到还是又碰上了……

是这个城市太小,还是偌大的城市没有她容身之地?

那天之后,她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没人在意更没有人过问。

身体恢复后她便开始四处奔波,她一边打零工一边和姐姐的前夫抢孩子的抚养权,姐姐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儿子,她不能让孩子跟着那个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的爸爸,她觉得这辈子自己已经够失败了,嫁了这么一个男人,她不能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

夏晨曦望着奄奄一息的姐姐,这是姐姐生前最大的希望,她说什么都要完成她的心愿。

她望着天花板,因为营养不好和长期劳累,她显得有点苍白和消瘦。

她需要这份工作,像她这种没有学历的人,想要找份像样的工作比登天还难,这也是自己好朋友给她求来的。

电话响了,是江琴。

    “琴琴。”

    “晨曦,我刚下班,你怎么样啊?”江琴显的很无奈,自己也只是一个刚转正的小助理,知道夏晨曦被炒鱿鱼,着急但是也无能为力。

夏晨曦苍白的笑笑说道:“没事,你也别替我着急了,你好好做事知道吗?”

    “可是你没工作了现在找工作多难呀,你不是还说小也该上学了吗。”江琴说的就是她心里想的……

第二天,天下起了倾盆大雨。

夏晨曦还在穿着雨衣站在白色大楼外徘徊,门口保全见她久久都不离开就过来赶了她两次都没赶走她:

    “这位小姐,如果你再不离开,我们就报警了。”对方很不客气。

夏晨曦咬咬牙说道:“我要找你们傅总,你们让我进去吧。”

保全都觉得好笑,“这位小姐,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赶紧走!”

    “我求你们让我进去行吗,我需要找傅总说点事,拜托……”

保全根本没理会她,直接将她往外推……

就在僵持之际的,夏晨曦就看见傅南川从公司大楼内径直的往外走。

夏晨曦一眼就看见了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那瞬间,她鼓起的所有勇气就好像一下就被抽掉了一般,她不禁的后退了一步,甚至想要转身逃走。

大雨倾盆,夏晨曦狼狈的站在大雨中,她的瘦小的身躯在大雨中仿佛要被冲垮一般。

傅南川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的从她眼前走过,他身边的人在他走进大雨之前就已经为其打好了雨伞,车子也同时到他面前……

夏晨曦见状,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于是她咬紧牙关立即鼓足了所有勇气跑了过去,拦住了傅南川,“傅,傅总,能不能我给一次机会 ?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拜托了。”

傅南川身边一个男人立即说道:“抱歉先生,这边我会处理好的。”

夏晨曦立即伸手紧紧的抓住了傅南川的手臂,她身上的雨水一下弄湿了他的衣服。

    “傅先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我知道命令是您下达的,我知道是你把我赶出公司的,但是我没做错什么,我求其你,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可是短暂的冲动以后,她立即就意识到傅南川正用一种让她觉得要窒息的目光直视着她,可是她更知道此时此刻她绝对不能放手:

    “傅先生,我没有做错什么,你凭什么解雇我!”夏晨曦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竟敢用这种语气去和他说话。

傅南川身边的人刚想要上前驱赶她,却被傅南川抬手挡了挡。

    “傅先生……”他的助手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他今天心情不错,他的淡淡的看了一眼夏晨曦,说道:“凭什么?据我所知你连大学的学历都没有,我倒是想问,你凭什么呆在我的公司?我这里不养没用的人。”

夏晨曦神情恍惚了一下,垂下了眼眸,显然他说到了她的软肋,夏晨曦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她松开了紧抓着他胳膊的手。

傅南川随后便径直的探身进入车内,只是在车启动前的一瞬,他侧头看了一眼站在大雨中的那个人……

夏晨曦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车子缓缓的消失在雨雾之中……

她只觉得鼻子一酸,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眼眶微微有些发热,最后她胡乱的擦掉了脸上的水,她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夹杂着自己的泪水……

傅南川坐在车内侧头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沉默不语。

他身边坐着一个男的,他看着傅南川微微挑眉,啧了一声笑笑说道:“怎么回事?那女的……看着有点眼熟啊?那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傅南川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淡淡开口道:

    “Emma。”

    “是,先生。”

    “让你查那个女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傅南川淡淡说道。

    Emma立即拿出平板电脑递了过去,说道:“这是她现在租住的地方,不过她这两年并不在海城,似乎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居无定所,具体做什么不太清楚,不过很奇怪,她现在身边带着也一个四五岁的儿子。”

    “儿子?”傅南川对这个词有点兴趣似的有了一点反应。

    “是的,不过依照她的年纪……”Emma 有些疑惑。

不是Emma还没想明白,倒是坐在傅南川身边的男人却笑着说道:“也不奇怪吧,你说她有个儿子四五岁,那现在十七八岁做未婚妈***很多啊,前几天 不是新闻上还有类似报道?”

    Emma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心中暗叹,这个气氛,也就只有这位殷少峰殷大少爷才不知死活,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调查的不仔细,我只是去她住处附近打听过,有个孩子确实叫她妈妈。而且生活似乎过得很窘迫。”

    “窘迫?”傅南川淡淡沉吟了一声。

一旁的殷少峰拿着手机玩着游戏,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像这种女人呀,当初能拿着一个小孩来和你谈条件,要钱,这两年时间……二十万,用的够快的呀,啧啧,现在钱用光了,自己还带着一个小孩儿,这生活当然过不下去了,诶?阿川,你确定……那小孩儿和你没关系吧?”说着他没忍住的笑了起来,“你该不会在她未成年的时候就搞上她了?”

说的挺欠揍的。

但是傅南川依旧没理会他,不过那殷少峰似乎根本就已经习惯了一般,完全不介意,继续玩手机游戏。

傅南川垂眸翻开手里的文件,淡淡开口说道:“准备十万给她,我的要求,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Emma立即领会说道:“好的,我会尽快去办。”

话音刚落,电话就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随后便接通……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傅南川的神色立即就变了。

了电话,傅南川沉声说道:“去富源路别墅。”

    Emma也没敢多问一句,立即应声说道:“知道了。”……

车子最后停在一栋三层小楼前,傅南川径直就推开了车门冒着大雨就走了进去。

秘书Emma想要下车跟进去被殷少峰叫住,“你跟进去做什么? 你不知道这屋子里头住着的是什么人吗?行了,你送我去会场吧,快迟到了。”

    Emma看看他,最后对司机说道:“开车 ,去会场。”

    ……

夏晨曦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她全身都湿透了,车上的冷气吹的她有些头疼。

果然,她回家当天晚上就开始发烧了。

她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小也爬到她身边,看着她问道:“妈,你怎么了?”

夏晨曦睁开眼睛,她觉得客厅的灯光很刺眼,抬手用手臂挡了挡光线,她无力的笑笑说道:“没事,你赶紧睡觉去吧?”她说道。

小也坐在沙发上,晃了晃自己的小短腿,说道:“妈,你是不是又失业了?”

夏晨曦看着他,说道:“没有,你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去。”她想催促着小也离开,她心虚。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也的懂事,其实超过了他的年纪,让人心疼。

小也看着她,好像是怕她生气,他犹豫了一下以后便跳下了沙发,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夏晨曦洗了个热水澡,吃了一颗感冒药,心里盼望着自己能赶紧好起来。

她打开抽屉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她的存款也所剩无几了,她想到了再去酒吧卖酒。

可是拿起了电话想联系那边的兰姐帮一下忙,但是犹豫片刻她还是放下了电话。

她必须要有份正当职业,稳定的工作,小也才能通过幼儿园的面试,因为她没有固定工作,即使最普通的幼儿园,都没有办法进去,而如今,她甚至没有收入去供他读书……

她合上了笔记本,无奈的叹口气。

一晚上昏昏沉沉噩梦连连,好几次她都因为听到孩子的哭声而被惊醒,醒过来全身出了一声的冷汗,脸上满是泪水。

她望着漆黑的房间,将脸埋在双膝之间,失声而哭……

第二天,她烧得整个人都有点迷糊的,突然被家里的门铃声给惊醒了。

她心想着是不是房东太太过来和她说关于让她搬走的事,已经来催了她很多次了,因为听说这里马上就要拆迁重新规划了。

她咳嗽了两声,昏昏沉沉去开门,不过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傅南川身边的那位秘书。

夏晨曦愣了愣神,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也跑了过来,抱住了夏晨曦的腿,仰着小脑袋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人。

    Emma倒是很恭敬,脸上始终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很抱歉夏小姐,周末打扰您休息了。”

夏晨曦微微侧头咳嗽了两声,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她并不意外她会知道自己的住处,但是这突然造访,让她有些莫名心慌。

她还是请她进来,站在外面,总不是很好看。

    Emma的视线落在了小野身上,夏晨曦也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将小也护在身后。

    Emma笑笑,说道:“夏小姐,别紧张,我今天来只是替总裁转交一些东西给您。”

说着,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然后递了过去,说道:“请夏小姐收下。”

向颜看着她递过来的东西,担没有伸手去接,但是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

当初也是Emma,同样一个动作……

夏晨曦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笑了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Emma笑笑,说道:“夏小姐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您如今没有遵守承诺,总裁这么做也已经仁至义尽了,拿着这笔钱,其实如果你不过分消费,足够让你在另外一个城市立足了。”

夏晨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看看对方,让后不禁的轻笑一声,说道:“我并没有违约,我没有打扰到他。那天真的是意外……”

    Emma笑笑说道:“不管是不是意外,还是说夏小姐是觉得钱不多?其实人不能太贪心对吧?傅先生没有亏待你,你又何必为难他呢?”

夏晨曦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头涌上来的情绪,说道:“为难他?我?”夏晨曦不禁轻笑出声,她侧头 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想强忍着泪水一般,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麻烦你回去转告傅先生,我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蝼蚁而已,麻烦给一条生路吧,我发誓当年的承诺我绝对不会违背,但是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了,给条生路,可以吧?”

    Emma看着她,说道:“夏小姐的话,我会替您转达的,但是这钱我也希望你收下,我也是听命行事。”

夏晨曦垂眸笑笑说道“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说着,紧接着,她又说道:“不好意思,我想你也不愿意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剩菜剩饭吧?”

小也从夏晨曦后面探出脑袋看Emma,“坏人,你赶紧离开我家,你不准 欺负我妈妈。”

夏晨曦见状立即拉住了小也,“小也,不准没有礼貌。”说着她看向Emma,“不好意思。”

    Emma依旧保持着微笑,说道:“你的孩子很可爱,听说已经五岁了,他应该还没有上学吧?其实你很需要钱,夏小姐,别的不说,你愿意看到你的孩子变的这么没有规矩吗?”

    Emma的话,无疑是戳痛了她的心。

夏晨曦咬了咬唇,她垂眸看看躲在自己身后的小也,他瘦瘦小小的,看得让人心疼。

他确实需要去上学,他不能被别人说是野孩子,她千方百计的帮着姐姐抢回了小也,如果她以后没有能力教好他,她以后怎么向姐姐交代?

    Emma看她显然是动摇了。

她垂眸笑笑,将手中的那张支票放在了一旁的矮柜上,说道:“支票我放在这儿了,夏小姐,希望你遵守承诺。”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向颜回过神立即抓起了那张支票追了出去,可是Emma此时已经坐上了停在外面的那辆车。

向颜看着远去的车,无力的蹲下身,懊恼至极。

回到家,小也跑过来,他抱着夏晨曦跑掉的拖鞋,“妈妈……”

夏晨曦看着小也,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说道:“小也,这钱我们不能要,虽然说有了这钱,你就能上学去,我们就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住,可是我们再穷还是要有一点尊严的。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小也看着她,上前抱住了她的脖子,说道:“妈,等我长大了,我会赚好多钱,我会很乖的。”

夏晨曦抱住了他,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落下……

江琴趁着周末过来看夏晨曦,看到她发着高烧,也是无可奈何,说道:“我去给你买点药吧?”

夏晨曦拉住了江琴,问道:“琴琴,你知不知道傅南川住的地方?或者手机号码什么的?”

江琴闻言一愣,惊愕的看着她,问道:“你想做什么?”

夏晨曦摇摇头,说道:“我想去求求他。”

江琴说道:“晨曦,你 别傻了,傅南川是谁呀,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被开除,但是你觉得像我们这种小员工的事,他那个高高在上的大老板会在意吗?说难听一点,我们无关轻重。”

夏晨曦咬了咬唇,其实江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她只是一个无关轻重的人,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的那么狠。

但是想想又觉得可笑,他凭什么对她仁慈?

傅南川站在医院的走廊里,Emma恭恭敬敬的站在他身边,他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问道:“支票收下?”

    Emma稍稍有些犹豫。

傅南川的视线扫了她一眼,“怎么,嫌少?”

    Emma说道:“我是将支票留下了,但是我觉得她似乎并不 愿意离开这儿。”

傅南川微微眯了眯眼睛,是想长期当他是提款机?

对于这个结果,他显然是不满意的。

    Emma立即说道:“总裁,是我没办好。”

傅南川吸了口烟,说道:“先这样,以后再说。这两天我不准备去公司,如果没什么大事,就 让殷少处理。”

    “好的,总裁。” Emma说完,恭恭敬敬的离开了。

傅南川又吸了两口烟,医生带着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

    “傅先生。”

    “怎么样?”傅南川眉头紧蹙。

医生说道:“是肺炎,还得留院观察。”

    “严重吗?”傅南川显然有点着急。

医生说道:“放心傅先生,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打针吃药就可以。”

    “不用住院?”傅南川问道。

医生笑笑说道:“这到没必要,呆在医院里也只是打针吃药而已。”

傅南川默默的将烟给掐灭了,点点头。

医生继续说道:“需要我给你安排一名医生吗?”

傅南川说道:“既然不严重,普通门诊就可以了。”

医生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传染的,小也隔天也开始发烧。

夏晨曦想都没想的抱着他去医院,小也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他坐在走廊长椅子上挂水。

小也看着夏晨曦喃喃的说道:“对不起妈妈,我又让你花钱了 。”

夏晨曦无奈又心疼的摸摸他的头,说道:“妈有钱,不怕啊。”

她被叫去拿检查报告。

刚走回来,就看到小也身边坐着一个五十开外的老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个小孩子,孩子哇哇大哭着,沙哑的哭声,让人听的揪了起来。

她走了过去,小也也一直看着那个孩子,老妇人无奈的一直都在哄着。

护士过来说要给小孩儿打针,这个孩子看上去也有一两岁的样子了,听得懂,一听要打针,嘴巴里不停的喊着“不要,不要……”挣扎着要离开。

孩子很害怕。

老妇人被折腾的汗都出来了,可是不管怎么哄,孩子就是不配合。

夏晨曦听着心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妈妈,小妹妹为什么要哭?”小也问道。

    “因为她害怕。”夏晨曦喃喃的说道。

她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对那为老妇人说道:“ 我能抱抱这个孩子吗?我觉得她是因为害怕了。”

老妇人显然对夏晨曦很戒备,连忙说不用。

但是没想到,她怀中哭闹的孩子竟然却探着身体要她抱抱,还一边哭一边叫了两声不是很清楚的“妈妈”。

老妇人有些无力,一边安慰孩子,一边说道:“不好意思啊,孩子不懂事。”

夏晨曦也有些无奈,但是看着孩子泪眼汪汪的看着她的样子,又实在不忍心,尤其是听着孩子叫她妈妈。

现在很多孩子都是爷爷NaiNai带着,恐怕孩子是想妈妈了。

    “您放心,我不是坏人,我儿子也在发烧,我就是觉得你的孩子是想妈妈了。我看您也累了。我就抱她一会儿,行吗?”

孩子一个劲儿的要挣脱老妇人要夏晨曦抱。

也不知道是因为孩子的坚持,还是老妇人也抱不动了,最后夏晨曦抱到了孩子。

不过也是奇怪,当孩子钻进她怀中的那一刻,竟然一下就不哭不闹了。

老妇人原本拿着纸巾想擦汗,这一下到是也愣住了。

夏晨曦紧紧的将孩子抱在怀中,小声的安慰着。

孩子搂着她的脖子,抽泣着,但是却非常的平静。

    “妈妈,给我看看小妹妹。”小也也想把小妹妹逗开心。

向颜坐了下来,小也就开始和她说话,孩子歪着小脑袋靠在夏晨曦的肩膀上,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小也。

小也有些手足无措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支棒棒糖,“这个给你。”?孩子伸手拿了过来,随即立即就笑了。

一旁的老妇人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家小姐一直认生,到是看见你不怕。”

夏晨曦笑笑,轻轻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道:“好了,乖孩子,我们乖乖打针,好不好?”

孩子没啥反应,也似乎不抵触。

医生立即给她打针。

一针下去,孩子立即哼哼的想要哭了,夏晨曦就赶紧哄着她,转移她的注意力,小家伙喊着眼泪,但是到底没哭出来。

老妇人连忙表示了感谢了,“今天还多亏了你。”

夏晨曦摇摇头,“不用。”

老妇人的电话响了,她接完电话就说准备走了。

夏晨曦有些不舍得,但是还是把孩子交还给了老妇人。

孩子似乎也不舍得,她看着夏晨曦,又轻声的喊了一声“妈妈”。

夏晨曦也只能当没听到转身看着小也,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有当哥哥的样子。”

小也晃了晃自己的腿,说道:“因为我是男子汉啊。”

夏晨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小也的检查报告出来,确定没什么事也准备离开了。

在医院门口,小也一眼就看到了刚刚那个孩子。

由那个老妇人抱着朝着马路对面一辆黑色商务车走了过去。

    “妈,你看,是那个小妹妹。”

夏晨曦顺势望过去,也看见了。

不过突然,她看到傅南川从医院内走了出来,径直的朝着那辆车子走过去。

夏晨曦顿了顿脚步。

傅南川显然也看到了她。

夏晨曦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碰上他,着实有点意外。

她立即上前叫住了对方,“傅先生,等一下。”

傅南川被人堵住,显然走在前面的那位老妇人有些惊讶。

傅南川摆了摆手示意她先上车。

夏晨曦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和他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是他的孩子?

但是他的孩子怎么可能只是挂着普通门诊号?

但是如果是私生子呢?

夏晨曦咬了咬唇,无奈又有些觉得讽刺。

傅南川看着她,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显的有些厌恶,“还真是小看你了,竟然会知道我今天会在这儿。”

她不想解释什么,也听得出来他的意思,她深吸了一口气,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那张支票,说道:“我不管你信不信, 我不是特意找到这儿来的,但是这张支票请你拿回去。”

傅南川看看她,轻哼了一声,也没理会她,转身准备离开。

夏晨曦立即上去拦住了他,说道:“傅先生,请你拿回去,这钱我不会要的。”

傅南川带着墨镜,夏晨曦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他身上迫人的气势,也着实让她窒息退缩。她咬紧了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傅先生,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我还带着一个孩子,你要背井离乡我不知道还能走去哪儿,请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保证?”傅南川轻笑一声,说道:“你拿什么和我保证,嗯?你是觉得这张支票金额太少了,还是故意在这里给我装清高?我告诉,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到时候连这十万都捞不到。”

夏晨曦说道:“傅先生,我只是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现在很需要一份正当稳定的工作,不然我儿子就没有办法上学,你那么高高在上,您为什么要和我这种小蝼蚁过不去呢?”

傅南川淡淡的扫了一眼跟在夏晨曦身后的那个孩子,眸底微微一沉。

小也被吓了一跳,赶紧躲到了夏晨曦的身后,喊了一声:“妈妈。”

夏晨曦立即护住他,安慰他让他别怕。

傅南川收回了视线,说道:“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拿着钱,被在我面前出现。”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夏晨曦紧握着拳头,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傅先生,那个小女孩儿是你 的孩子吧?我看她和你长得很像。”

傅南川的脸色随即一下沉了下来,止步,转身,他看向了夏晨曦……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