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枪抵在身后,让她选择要么死要么活!

25

“何小姐,你的体检合格,从这一刻起合同正式生效,三千万已经转入你所提供的银行帐号,如果没有其它问题,请在这里签下您的名字!”周律师将桌上的协议书递给了何纤茉,冰冷疏离的语气,隐隐的透着几分的轻蔑。

  出卖自己的女人,她从来就不奢求别人的尊重,只是为了报仇,她已经没有了其它选择。

  “好,我签!”说完,何纤茉狠狠地握住笔,在纸上勾画出了一个完美的签名。

  周淳昌满意地收起协议书:“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BOSS的契约妻子,你必须在一年之内为BOSS生下一个孩子,一年后你们离婚。在你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你负有保密的义务,BOSS有权决定与你见面及同床的时间,除了那三千万外,BOSS会再给你一栋别墅作为报酬,这是别墅的钥匙,相信何小姐会在那里住的很愉快的!”

  “谢谢!”被强烈的屈辱感掐住了咽喉,何纤茉艰难挤出的声音,伸手接过钥匙,心却已经无法再平静。

  “你去准备一下,待会我送你去别墅!”

  “是。”

  何纤茉简单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她被送到本市最著名的海滨别墅区,目的地是一幢被蔷薇花丛环绕的高档别墅。

  何纤茉下车,用钥匙试探的打开大门,接着拎着行李进去,将门关上。

  里面的摆设和装饰让她忍不住惊叹,靠左边是一个大型的游泳池,右边是一个五角星花园,中央有一个花池,四周绿树相拱,形成一朵状观奇丽的花朵。

  她走进客厅,里面的装饰同样华丽,这是一栋两层的房子,一楼是客厅和主卧室,二楼有两间客房,和一个小型阳台,挂着绸缎帘窗的玻璃墙,整间卧室,富丽堂皇,就像皇宫一样,可自己不是公主!

  何纤茉洗了澡,合着睡衣躺在陌生的大床上,薄薄的凉被轻飘飘的盖着。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也没有开灯,只有黑暗才符合她此时的心境,璀璨的灯火只会羞辱得她无所遁形。

  不知过了多久,门从外面被打开了,黑暗中照进了洁白的光,一个逆光的黑影就站在门口。

  “不开灯?”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上去很年轻,只这一句,就将她的心揪紧。

  虽然看不真切,可是,她知道他的个子很高,身材也有型。

  暗暗松了口气,买下她的人,并不是大腹便便的老头,而是英姿挺拔的年轻人。

  “请不要开灯。”何纤茉声音低低的恳求,将头埋进被子里,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他。

  男人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的走向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的眼里有一种很深很强的压迫感,如黑暗中的守猎者一样,让薄被下的何纤茉紧张得颤栗。

  借着从窗外透进的亮光,男子可以清楚的看见她身上的保守睡裙,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思,换上他吩咐下人送来的那套红色性感的情趣内衣。

  眉头微微蹙起,他顿时心生不悦。

  下一秒,何纤茉身体被人用力拉进一个结实健硕的怀抱之中,磁性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你穿成这幅模样躺在这里,就想卖三千万?”

  何纤茉想要辩驳,可是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来。

  很显然,他就是那个背后的买主,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今晚就会过来。

  似乎看出何纤茉眼底泛起的纠结,男人双手叉在休闲裤中,邪笑着缓缓向她靠近,“怎么,不想要那三千万了?”

  何纤茉点点头,又摇摇头,紧张的呼吸急促。

  两人的距离靠得太近,男人一米八几的高个子在何纤茉面前就像是一座山,将窗外的月光挡住,模糊的面容让何纤茉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只见他伸手在何纤茉急速呼吸的状态下轻抚上她的额头,再慢慢向下滑动停在她的唇边,“现在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一是拿起你的包离开这里,我们之间的交易取消,不然……就去淋个浴将那套红色情趣内衣换上。”

  他可没有兴趣,跟一个丝毫不懂得情趣的女人上床。

  何纤茉神情挣扎,双眸流光转动,却是握紧双拳一动不动。

  她……还要报仇,不能就这样放弃。

  沉默许久,她咬紧红唇,挣开男人手的禁锢,终是向沙发走去。

  那里,一个白色布包静静放在那里,而在它旁边,还有一件倾躺在沙发上的红色情趣内衣,吊带上衣,配一条钉字裤。

  两件东西距离不到一尺,只要何纤茉选择了一个,那么她的命运便会随之更改。

  何纤茉努力拼住呼吸,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要想报仇,这一步她迟早要跨越。

没有过多的娇情,何纤茉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男人倒是对她的冷静和顺从有丝意外,通常女人第一次做这事都会装作很痛苦,很委屈的样子,来刺激男人的YU望。

  可是她却没有!这让他倒是有些欣赏。

  何纤茉进浴室又简单冲洗了一下身子,然后换上那套内衣,上衣只能包裹住一半的胸,白白的沟露出了大半,长度只能遮到屁屁的一半,正面前后就像两根细绳吊着一样,好像什么都没穿!穿这样出去,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变成一头野狼一样扑过来。

   何纤茉不停的深呼吸,朝身上喷了些之前准备好的药水,希望这些药水能起作用,帮她渡过今晚这一关。

   轻轻拉开门,何纤茉走了出去,双手护胸站在男人面前,头垂着。因为过度紧张而害怕的连脚指头都染上了一片粉红色。在窗外点点星光的照射下,分外的迷人。

   男人正坐在房间里,那张德国制造的高级沙发上,饮着酒。

   见她出来了,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命令道:“抬起头。”

   何纤茉毫不犹豫的抬头,大胆的直视他,眼里没有懦弱,更没有虚委的奉承。

   “你希望我怎么伺侍你?”她反客为主的问。

   “把手放下,躺到茶几上。”

   何纤茉惊恐的张了张嘴巴,无言的看了看他,温驯的平躺在茶几上,茶几冰凉的触感令她全身到脚一片凉,寒彻心骨。

   终于,男人在她面前站定,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把小剪刀,卡赤两下剪断了她上衣的两根吊带。

   衣服没有了支撑,划落在半腰间,白润的肌肤上照着一个个圆点,是月光照进来的影子,清新,诱人。

   “看着我!”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暧昧。

   何纤茉知道今晚她要沦为他的玩物,但只要坚持过今晚,她就成功过大半,能得到这个男人的金钱和帮助,值!

   何纤茉努力用那些仇恨来支撑自己的意志,睁开双眼,眼底含笑,媚眼如丝的望着他。

   男人将手里的红酒倒在了她的身上。

   一股颤栗般的电流袭来,何纤茉差点就用手去打爆他的头,还好她忍住了,强装享受的样子,不反抗,随着身体反应申吟了一声。

   “女人脱了衣服都一个样,贱!”

   语气是十分轻蔑的不屑,紧紧盯着她那压迫性的眸光中划过一抹鄙夷。

   何纤茉强忍着心中的屈辱,依然娇艳的望着他。

   似乎是很满意她现在这样“乖巧”的表现,男人又迅速的恢复了状态。

   他猛灌了一口酒,下一秒,略显粗鲁的抓紧她的发丝,逼迫她仰起头,男人涔薄性感的唇重重的烙下——

   殷红似血的酒液缓缓渡进何纤茉的口中,香浓醇厚的红酒混合着男人淡淡的烟草味一起弥漫在整个口腔之中。

   “嗯……”何纤茉黛眉微蹙,不得单臂勾住他的脖颈,咽着他送进嘴里的酒液。

   火热的吻越来越激烈,她的舌头被他吮得生痛,出于本能,她想要闪躲。

   可何纤茉才稍微反抗了一下,就传来头顶上男子的恶语警告:“如果你今晚让我有一点扫兴的话,明天这栋别墅的主人就不是你了!”换而言之,他有权决定她的去留,即使他们已经签订了合约。

   这个男人可恶的抓住了她的软助!

   何纤茉心一横,手指狠狠刺痛肌肤,努力让自己忍耐适应。

   “这才乖嘛!我最喜欢听话的女人!来,乖乖把眼睛蒙上!”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红色的丝巾,蒙上了她的眼睛。

   何纤茉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可是身体的感觉却是愈发的强烈。

   她感觉到男人已经压上了她的身体,吻如雨点般再次落了下来。

   她想逃,可是身体却虚弱无力,只得任命的承受这一切……

   男人狠狠钳住何纤茉的手:“果然是个极品,希望这三千万,不会白给。”

   何纤茉忍耐住浑身不停发出的颤抖,在心中告诫自己:既然已经不能逃离,那就坦然接受吧!为了复仇,她什么都可以隐忍!而且,受了那么多侮辱,这三千万,她也该得!

   药力开始发挥了作用,何纤茉在混混沌沌的意识中,开始觉得自己的身子有时冰冷、有时又像被火烧着似的滚烫,并且像有无数双手在自己身上似的,她不自觉的抗拒着,也好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来。

   那种感觉好清晰,她却又无能为力,就像被梦魇着的那种感觉。

  “不要,不要!”她痛苦地呼喊着,但还是敌不过内心强烈的渴望,不甘地被人带入一股巨大的漩涡中,陷入万劫不复的纠缠里。

不知过了多久,何纤茉醒来的时候窗外还是黑暗一片,只有微弱的月光照射进房间里。

   此时应该还是半夜,耳边传来浴室里的水声,那个男人没走,正在浴室里洗澡。

   药力退去,身体的痛感袭来,清晰的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境。

   何纤茉掀开薄被,当看到全身到处的青紫和双手手腕那被勒红的痕迹,她心如死灰。

   胸口之中,翻江倒海的浪潮席卷了她,屈辱的泪水越流越汹涌,她紧咬牙关,不让低泣的呓唔传出。

   闭上眼睛含住未流出的泪,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流停止,男人开门走了出来,随着他脚步声的临近,何纤茉全身的细胞进入戒备状态,神经紧张的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感觉到了他的欺近,她倏然睁开眼睛,看到那道黑影拿起床边早已经准备好的睡袍披上,然后往门的方向走去,开门,关门,他从她的眼前彻底消失。

   男人进了隔壁的房间,再没有走进她身处的卧房。

   房间外有关门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传入了何纤茉的耳中,心头一骇,立刻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房门。

   紧绷的神经在听到窗外汽车越开越远的声音时松懈了下来。

   应该是那个男人离开了别墅吧!

   昨夜,想到他就睡在隔壁,她竟升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对他的长相有些许的好奇。

   黑暗中,虽然对他的样子看不真切,可是却能从立体的轮廓中判断出他是一个英挺的男子,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合情理,如果他真的英俊多金,又怎么会花钱买个老婆给他生孩子呢?只怕倒贴的女人也多了去了,何必还这么麻烦。

   呼……

   有钱人的思维方式也许真的不一样,不管他长得美也好,丑也好,都不是她可以过问的,拿了他的钱,照合同办事,提供给他满意的服务,才是她该做的。

   再醒来的时候,一张冰冷的脸映入眼底。

   何纤茉大脑在片刻的呆滞以后恢复了思维,目光与周淳昌那双审视的视线碰在了一起,不自觉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昨晚你做的不错!”周律师面无表情的说。

  何纤茉勉强扯了下唇角,压抑着心中的屈辱感。

  “先起来吧,把药吃了!”

   周律师继续开口,不给何纤茉任何拒绝的机会。

  “什么药?”何纤茉低低的问,目光落在了床头,那里已经有一杯水以及一个小小的纸盒在等着她,不用他回答,她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周律师只是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何纤茉默默的看着他,拥着被子艰难的坐起来。

   将盒子里的药片取出,看了看说明,这是一种有助于怀孕的药,尤其在办完事后服用,更有效。

   何纤茉放一颗到嘴里,端起杯子饮上半杯。

   放下杯子的时候,看到的是周律师离去的背影。

   他在临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吩咐道:“这盒药放在你这里,以后每次完事后记得吃一粒,我就不特意过来提醒你了!”

   声音跟随他走出房间,重重的关上门,房间里的压抑感才算消失。

   何纤茉空落的心仿佛又沉了一沉。

   腿间的粘连感让她很不舒服,掀开被子,进浴室去洗澡。

   但愿她这一次就能怀上孩子,要不然这样的屈辱还不知道要承受到什么时候?

   想到卡上的三千万,再多的痛也释然了,买卖交易本来就是各取所需,她要的就是钱,现在目的达到了,她该高兴才对,可是眼泪却默默的顺着脸颊流淌,越来越汹涌。

   忍着痛,何纤茉失魂落魄的奔进浴室,打开水阀,试图用那温热的水洗去的身体以及心灵上的伤痕。

   水洒在脸上,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泪。

   “哇……”一张嘴,哽咽在喉咙里隐忍的哭声冲了出来。

   她躲在浴室里不停地洗澡,可是无论怎么洗,那些吻痕还是那么的鲜红。

  从今天开始,伴随她十多年的纯洁就彻底的远离了她,陪她走下去的就只有屈辱。

  沐浴完毕,何纤茉从洗手间里出来,忽然很想看看窗外的阳光,驱散自己灰暗的内心。

  她走到窗台边,拉开窗帘,眼前的世界一片开阔。

  何纤茉顿感心情明畅起来,不过,很快的,她那笑容就有些僵硬了,接着是惊讶,再来是羞然!

  她这间卧房的窗户对面正好对着隔壁别墅的游泳池,而此时,正有一抹矫健的身形穿梭在清澈的池水里,那光泽古胴的肤色,强健有力的身躯,看得何纤茉怔愣住了,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那边,移不开去!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男人赤身露体,何纤茉一张小脸羞的通红,心也砰砰的失了规则,她慌乱的拉起窗拉,不敢再看下去了。

 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心里有些埋怨,隔壁住的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可以脱的这么干净呢?难道他不怕走光暴露吗?还是对自己的身材特别有自信?

  何纤茉长长的叹了口气,绞着手指下了楼,抛掉脑子里那些镜头,她开始给自己做早餐!

  因为别墅里的食材有限,她只随便弄了点吃下。

  用完餐后,她决定去附近的超市再购买些食材,顺便添置一些日常用品。

  拿着包包锁上门,何纤茉刚走出门没多远,忽然听到身后有汽车发动的声音。

  微微一愣,她回过头去看,只见隔壁那位帅哥刚把车从车库里开出来,好像也要出去的样子。

  从这里到别墅群的路口,步行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如果隔壁的帅哥愿意顺便把她带到路口去,那她再打车就方便多了。

  这样想着,何纤茉看见那辆黑色霸气的轿车已经开近自己的身边,她赶紧伸出手去招拦。

  但非常失望的是,轿车擦过了她的身边,却并没有停下来,何纤茉一阵郁闷,虽然他们并不相熟,但好歹也是对门的邻居,没有必要如此冷漠吧!

  正当何纤茉苦下眉宇时,车子又以极快的速度退回到她的身边,害她差点吓的跳起来!

  车窗缓缓摇下,何纤茉还来不及出声,就听见车内传来一句低冷的磁性男声,有些不耐烦的响起:“上车!”

  何纤茉怔了怔,虽然是她在求人,但这语气未免太强硬了一些,她轻咬了咬唇,硬着头皮道谢:“谢谢你的帮助!”

  “不用!”男人甩下一句话,在何纤茉关上门的瞬那,车子以流星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吓的她一张小脸失了色!

  刚到路口,何纤茉就要求下车,男人没有强留,只是用着极冷淡的口气问道:“你去哪里?”

  “我去附近的超市买菜!”何纤茉扯出一抹笑意,低声回道。

  “保姆吗?”男人眉宇微微挑起,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何纤茉,墨镜下的眼神却令人难于透测!

  “呃,我其实是……”

  “不是保姆难道是情人?住在这一带别墅群的女人,不是保姆就是情人!”何纤茉话没说完,男人就冷淡的打断了她的声音,慵懒的开口下了判断。

  “我请你一个月,工资随你开!”没想到男人竟然开口。

  “什么?”何纤茉难以置信。

  “嫌少吗?还可以再加!”男人依然用着他那干脆而冷漠的语气说道。

  何纤茉瞪大一双清亮的秀目,半晒,笑了起来:“先生需要一个保姆吗?”

  “你想替我工作吗?”男人不答反问,语气多了几许不耐。

  “呃……其实我不是……”何纤茉正想拒绝。

  男人已经将车开到了本市最大一间连锁超市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我家的大门钥匙,我要出去一趟,晚饭你提前给我准备好。”男人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已经将钥匙塞到她的手里,替她打开车门。

  何纤茉愣愣的下车,直到车子发动离去的那一刻,她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男人?竟然这么随意的就将自家的大门钥匙给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这些有钱的男人似乎都不正常。

  何纤茉暗自摇了摇头,将钥匙放到包包里收好,步进了超市入口。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挑选,她拎着两个大包从超市里走出来,打了一辆车,直奔别墅区。

  何纤茉一直都有睡午觉的习惯,把东西从出租车上搬回屋,已经是正午十二点了。

  她随便给自己做了一顿午餐,吃完后,已是有些昏昏欲睡了。

  想起隔壁那人早上的交代,他只说让她准备晚餐,现在距离吃晚餐还有好几个小时,她应该还来得及睡个午觉。

  美美的睡了一觉,起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何纤茉打理了一番,便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好一会儿,没有见人回应,她直接用那个人给她的大门钥匙开了门,推门进入,反手关紧。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里的摆置,没有花,没有树,只有绿幽幽的草地,和她的别墅有着不一样的视觉效果。

  走进房间,远远的就听见有歌曲传出来,何纤茉吸了吸鼻子,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在家啊!

  她转了几间房,都没有看见男人的身影,于是上楼,终于在主卧里找到了那个男人。

  那是怎样一副叫人震撼的场景!

  房内kingsize的大床之上,男人安静的躺着,精致俊美的侧脸上洒着些许月光,正好可以看见紧闭的星眸,他显然是喝醉了,一手搭在额前,一手随意的垂在床侧,深蓝色衬衫的最上面三粒扣子打开,露出性感的锁骨,随着呼吸起伏显出好看的弧度。

 这也太帅了吧?!

  何纤茉几乎看的痴了,她从没见过一个人,连睡觉的姿势都可以美成这样!

  这哪是人,这简直是神仙!

  好半响,她才回过神来,转身后退,却不想把放在旁边的一个玻璃水杯打翻了。

  何纤茉吓得立刻伸手去接,好不容易把玻璃杯放稳。

  突然感到手腕处一紧,床上男人不知何时扣住她的手,将她拉上了床。

  “啊!”何纤茉惊呼出声。

  床上男人突然双眼一睁,将她压在身下。

  “你是谁!”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何纤茉一惊,男人又再次出声:“你叫什么名字?说!”

  “何纤茉,是你要我来给你做晚餐的。”何纤茉深吸一口气道。

  此时男人身体的重量完全压在她身上,何纤茉挪了挪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

  “是你啊!”男人似乎想起来了,松开她。

  “你怎么会来我房间?”她身上特有的清香盈满鼻间,他忍不住多吸了几口。

  “我是来问你晚上要吃什么的。”何纤茉赶忙逃下床。

  言皓凯也从床上下来,拿起一本书扔到她怀里,懒懒的声音响起:“翻开书的第五十二页,那里有我想吃的东西!”

  “呃!”何纤茉怔住。

  “听不懂吗?照书上所说的去做,如果不好吃,就重做,直到合我口味为止!”言皓凯俨然一个少爷般的命令着,根本没有要顾及何纤茉感受的意思。

  何纤茉没有与他过多争论,拿过那本书,翻到五十二页,才知道,原来他想吃柠汁香煎三文鱼,蓝莓酱鳕鱼,火腿鲜虾披萨。

  顿时,她瞪大一双丽眸,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这些都是西餐啊,她怎么会做?难怪他很难请到保姆呢?

  “我对西餐没研究!我只会一些家常菜,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国家的菜肴呢?”何纤茉打算好好跟他理论一下。

  言皓凯冷淡的看她一眼,从沙发上坐起来,有些烦躁的道:“这是个人的爱好不同,我是在西方长大的,你忽然要我吃别的东西,我吃不习惯!”

  “那也没办法,不如你另请高明吧,我只会做中国菜!”何纤茉无奈的耸耸肩,眉宇之间有她的坚持。

  言皓凯俊美的脸庞划过不耐,抬抬手,妥协了:“你随意吧!”

  何纤茉坚持胜利,白净的脸上露出笑容。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言皓凯。”

  “等着开饭吧。”何纤茉说完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动手做晚餐了!

  她在厨房里忙碌了好久,终于满足的端着几盘美味的菜肴上了桌,望着自己的战利品,何纤茉有种自豪感,其实,以她的手艺来做保姆的工作,自认为还是可以胜任的,前提是,主人一定不要太挑食了!

  轻步到言皓凯的房门,礼貌性的敲了敲,出声叫道:“言先生,饭菜已经做好了,你出来吃一点吧!”

  言皓凯慵懒的动了动手指,俊眸微合,起身,走出房间,当看见桌上那几道陌生的菜式时,好看的眉微微挑起,指着桌上的菜,冷哼出声:“你打算让我吃这些?”

  何纤茉脸上挂着难堪,点头道:“你都没有品尝过,怎么肯定不好吃呢?我知道你是在外国长大的,不适应中国的口味,可是,这是我忙了两个小时才做好的饭菜呢!”

  言皓凯依然不领情的模样,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丢出话来:“你自己吃吧,一天你要抽出一定的时间为我工作,整理房间,打扫花园,准备早中晚餐!”

  “我做的东西你都不想吃,你还想请我工作吗?”何纤茉嘟起红唇,第一次,偿到挫败的感觉,是这般的难受,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位言少爷还真难侍候,在外国长大,可他流的血是中国的啊,怎么差别那么大?真让人受不了!

  “我会偿试去吃,晚上我有约会,有事就打我电话!”言皓凯回房间拿了一件衣服,走出来,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的紧。

  “好吧!”何纤茉有种被人当丫环使的感觉,自己真是哪根经搭错了?竟然同意给他当保姆使唤?等等,她好像还没答应他吧。

  想想就觉得不甘心,不就是打个顺风车吗?竟然被人当成了保姆,但她又不方便解释。难道要她承认,自己是其它男人包养的生育工具吗?

  不,她说不出口,只能将错就错了。

  何纤茉抚着发胀的额头,认命的坐下来,对自己安慰道:“算了,算了,什么工作不是工作呢?只要有钱赚就行了。”

言皓凯拎着一件衣服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何纤茉一个人,她拿起桌上的名片,这是言皓凯刚才扔下来的。

  何纤茉瞪着那上面的一行字,奇怪的叫出声:“想不到这难伺候的家伙竟然还是总裁,真看不出来啊!”

  不过,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他是总裁也不足为怪啊,这男人身上那天生的贵族气息,应该是他的家里很有钱吧!

  何纤茉怔了一会,便开始吃自己的晚餐,总算填饱了肚子,她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便去厨房里洗了碗,顺带帮他把客厅和厨房整理了一番,然后跑到花园里打扫浇灌。

  这些活儿虽然不太累,何纤茉却也忙出一身汗来,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背衫,认真的工作着。

  当做完这一切,她长长的舒了口气,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准备回自己的别墅去了,她把他家别墅的大门锁紧,正准备掏钥匙去开自己的门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钥匙,这一吓,可把何纤茉给怔住了。

  她记起自己的钥匙被丢在他家饭桌上了,这下可怎么办好了?两栋大门都进不去了!

  何纤茉郁闷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言皓凯,不知道此刻他人在哪里?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去找他要钥匙了,这一带的别墅区人烟稀少,一到天黑,就没个人影,她可不敢一个人站在清冷的街道上。

  思来想去,也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了,何纤茉硬着头皮拿出手机,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拔过去,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何纤茉不由的发急,又冷汗渗渗的再拔第二遍,第三遍……今天,她就要拔到他接为止。

  终于,老天不负有心人,总算在何纤茉绝望之时,听见那头传来言皓凯低沉冷漠的声音,夹带着不悦响起:“什么事?”

  何纤茉听着,全身都僵了,干笑了笑:“言先生,不好意思,我钥匙落你家桌上了,您看……”

  “京华娱乐城307房间!”不等何纤茉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言皓凯的声音便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声。

  “呃……”何纤茉愣住。

  “不是要钥匙吗?难不成你还期望我亲自给你送过去?”言皓凯心头烦躁,如果不是时间急迫,也不会找一个看起来笨笨的女孩来给自己当保姆,连钥匙也能丢,真是佩服她的“能力”。

  “好,我现在过去拿,不好意思!”明显感觉出对方的不悦,何纤茉也不想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她快步往别墅的大门口跑去,只有那里才能做到车。

  京华娱乐城,是男人女人的不夜城市,来那里消费的,大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高档休闲的误乐场所,暧昧的DJ,迷魅的繁华夜景,高调性感的陪酒女郎,一切都染着迷乱和欲望。

  在一间豪华的包厢里,此时,正坐着三个俊美非常的年轻男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玩世不恭的味道,狂野不羁的脸庞,染着淡淡的浅笑,身边两个卷发女人,动作柔媚的依偎在他们强健的怀中,眼里闪着渴望的光芒。

  “你那青涩的小保姆吗?”凌炎伦调趣的说完,便笑起来。

  “闭嘴!我的品味有这么差劲吗?”言皓凯冷眸一瞪,斥道。

  “哟,调教一番,相信会是个妩媚的可人儿!”凌炎伦不放弃玩笑。

  “你要就给你,不过,我话先说前头,她可是一个野辣椒,呛住了,不管我的事!”言皓凯不以为然的冷哼,那个女孩,表面温温顺顺的,骨子里却依然倔傲着,从她那双明亮正直的眼睛里,他便读出了她的性子。

  “有机会要偿偿,太温顺的宠物,总是会腻人!”凌炎伦说着,刻意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

  “寒,你今晚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回一趟美国就变性了?”凌炎伦目光落在一边低头沉思的车炫寒身上。

  车炫寒抬起俊酷的五官,淡淡瞥了他一眼,起身,拉着身边的女人往外走去。

  凌炎伦只是笑看着他们离开,表情有些深思,饮下一口酒,出声:“总是那么的认真!”

  何纤茉带着翻涌的心情在天黑前赶到京华娱乐城,当她站在那闪烁着倪红灯的大楼门前,她呆住了,在这个城市住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有发现有这样一座华丽的大楼,是不是她的眼界实在太小了呢?

进进出出的妖娆女人,她们每一个人都性感十足,穿着高档,举止优雅,何纤茉有些怯然,一看就知道这是生色场所,心里不由的叹气,原来言皓凯竟然来这种地方消遣,一看就是浪荡的富家公子。

   不夜城,染着暧昧的色彩,飘散着浮华香味,性感的女人,纤腰如织,高跟鞋散发出无言的诱惑和勾引,那些饱色心中的都市男人,个个眼含桃花,如猎人追寻猎物般,砸下重金,买断情缘香。

   何纤茉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来,自然有些心颤,一双秀眸好奇的四处张望,随着流动的电梯,看见一对对男女相拥走过。

   何纤茉手足有些无措,虽然在网上看到一些都市男女的暧昧游戏,可想不到,今天却有机会亲身目睹。

   何纤茉收紧心神,急急的奔到二楼的楼梯口,开始一间一间的找过去,言皓凯说在307房间。

   何纤茉很快就找到了,盯着那厚重的门,她竟有些害怕去推开,但最后为了能尽快离开这种生色场所,她给自己打了把气,伸出小手,握住门柄,一拧,门便开了。

  里面几乎是一片黑暗,只有诺大的KTV屏幕,偶尔闪过一抹光亮。

  何纤茉借着这点微光往里瞧,想要寻找言皓凯的身影。

  沿着真皮沙发绕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言皓凯的身影,她急的直咬牙,刚想转身,却不料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整个人摔进沙发上那人的怀里!

  “不好意思,对不起啊,这里太黑了我没看到。”

  何纤茉一边道歉,一边撑着沙发垫想要站起身,那人却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按在自己怀里,一手竟然直接覆在了她的柔软上。

  “你干什么?!”

  何纤茉吓了一跳。

  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和言皓凯那样的人混在一起的,肯定都是浪荡公子哥!

   “你放开我!”何纤茉用力挣扎着,男人搂的很紧,并不开口说话。

  灯光昏暗,何纤茉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浓重的喘息声,心里越发害怕起来,她是来找言皓凯拿钥匙的,若是这么任人欺辱了,岂不是亏大?

  不可以,绝不可以!

  思及此,何纤茉怒不可遏的伸出手,狠狠地扇过去一个耳光!!!

  “啪!!”响亮的耳光声,在寂静的包厢里响起。

  下一秒,包厢的灯打开了。

  一个女人从门口飞奔进来:“寒少,你有没有事?”

  车炫寒没有理会女人的大惊小怪,眼神阴沉的瞪着何纤茉,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眉宇间是浓重的阴霾。

  “刚才,是你打我?”他阴寒的嗓音低沉的问。

   何纤茉这才从刚刚的震惊中回神,视线移向他的脸孔,这一看,她惊艳了!你妹,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英俊?

   他的五官简直就像上帝的精心雕刻一般,糅和着欧美的深邃冷酷和东方的俊美,完全没有任何的瑕疵,俊美得无与伦比,几乎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唇边那抹弧度,明明像天使一般迷人,只可惜眼神太冷,直视他的目光,就像触及了千年的寒冰,整个人都会掉进冰窖一冰。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纵然她再有道理,在那样冰冷的眼神之下,似乎突然间理亏起来。

  她慌乱的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事吗?”车炫寒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不清任何的情绪,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任何气息,都是那么的可怕。

  何纤茉咬紧唇,低着头不作声。这男人浑身散发的气息,都让她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误闯进他的房间,还那么冲动的打了他,好像是她不对,但罪魁祸首都是那个讲错房间号码的言皓凯,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这么丢脸的走错房间。

  车炫寒的唇勾勒成极危险的弧度,目光看起来很淡,实则眸底闪过一抹极嗜血的神色。

  面前这个女人,她的美貌不是吸引他的地方,吸引的是她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澈明媚的眼眸,明亮得像是天上的繁星,极为璀璨动人。

  那纯净的神色,会让人忍不住沉沦。

  继而是她的嘴唇,他一眼就看出她并没有涂口红,但是却娇嫩得像樱桃一般,他竟然有一股想要咬一口试试味道的冲动!

  再朝她靠近。

  何纤茉戒备的盯着他:“你不要过来啊!”

  “说吧,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车炫寒唇角微扬,邪恶十足的逼问。仿佛嗜血的狼一般,望着唾手可得的美味食物,那个眼神充满了何纤茉看不懂的占有欲。

。。。。点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