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拿野蛮当现代蒙古标签

39

      近日一篇《苏联与蒙古帝国惊人的相似,因为蒙古人是俄罗斯人的祖宗》的文章被不少人疯狂转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蒙古被俄罗斯称为”鞑靼桎梏”。如果某国依然以秦汉元清法统继承者,而不是现代政治学的共和国理念强调其领土的合法性,那么蒙古人以现代野蛮帝国苏联的祖宗自居并沾沾自喜,那就说明蒙古人还没有吃尽苦头,蒙古民族还不是一个具有现代理念的民族。“丛林法则”下,社会契约的缺失不仅仅体现在人与人之间,还体现在不同政治、宗教、民族体之中。成吉思汗只能用“战争的方式消灭战争”。

       人类文明进程跨入了20世纪,英国大宪章签署了800年之后,五月花号公约、光荣革命、独立宣言也都百年、数百年了,一个坑杀数万波兰降军、饿死数百万乌克兰农民、肃返关押流放死上千万人民制造无数古拉格群岛的政权,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怀念,特别是被这个帝国欺压蹂躏数十年、被整体流放过的民族,居然以这个帝国为傲,那就的确是说不过去的。你可以以门捷列夫、屠格涅夫是蒙古人后裔而骄傲,但千万不要以现代野蛮帝国拥有中世纪“丛林法则”的遗风而骄傲。

          实际上这篇文章是在标签化蒙古族,把野蛮帝国作为了蒙古民族的标签。这类标签化做法都是些大脑发育不完整的文人搞出来的。比如,一说蒙古就是野蛮帝国,一说日本就军国主义,非要把具有阶段属性的事物说成是固有特征。类似于某人婴儿时尿炕被抓拍,这人就被说成了终生的尿炕精,某人少年时离家出走被登了报纸寻人启事,此人就被说成了终生的性情叛逆。说实话,蒙古国人的平均文明程度、教育水平要比中国高得多,日本的文明程度、反战程度,岂又是打砸国人汽车的愤青们所能想象得到的。不断大规模增加军费、打破周边军事平衡、几乎跟所有邻国都闹摩擦,如日本当年一样的国家倒的确有,但肯定不是日本。

      很多人说实话都不懂逻辑,将阶段性特征说成是固有特征等。说不懂逻辑或故弄玄虚,某位蒙古博士就是一例。牛逼吹得满天响,还专门找人写了本吹捧自己的《欧罗巴蒙古奇人》云云的书。其实不过是把我同学家祖传的书《合答斤氏十三层天祭》送给德国人海西希后混出了国,骗吃骗喝的那么个主儿。当年写过个狗屁论文叫《蒙古人的“圆”思想》。文章中说,蒙古人的碗是圆的,井是圆的,蒙古包也是圆的,所以蒙古人信奉圆。脑子不好的,乍一听觉着还挺有道理,这其实不过是把普遍性说成了特殊性的小把戏——从小到原子大到太阳,物质存在的最基本形态就是圆,这特么和任意一个民族的民族性有个狗屁关系?好笑的是,这种档次的东东,居然也有人买账。蒙古知识界的曾经与现状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