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这样办案,全国难民的末日就在眼前!要是这样办我们的政府……

32

                  郭一平

(一) 不是没有真相,而是无视真相。

这两天,一官方媒体人士说,网络上“喇叭多,真相少”。这方面,我有不同看法。当下发生在中国的非法风波(非法集资、非法传销),还有国家信访局每天都有几万人上访,这是不是事实?这是不是真相?主流媒体何时大规模地开动机器,进行报道?官员们何时正面谈过这个事情?天大的事情,彻底回避,全面回避,连正视真相的勇气就没有,有什么资格谈网络上没有真相?

网络上有没有真相,自媒体上有没有真相,不是官方某些人士可以判断的,而是广大网民确定的。老百姓不用语言,而用手指投了票,真相就在网上,不在主流媒体上。大小一个网络论坛,热火朝天;而主流官媒少有人问津。大多数地方政府开通的官网,没有人进去,几个月不更新一次,大多数处于关闭、半关闭状态。这也证明了,无视真相、避重就轻的官媒已经被广大人民抛弃了。

说“自媒体喇叭多、真相少”的“官媒弃妇”,不过是遭受冷落之后的无奈牢骚罢了。

(二) 高层并不迷信主流媒体

“非法”风波爆发后,没有官媒说一句话,没有一个官员给老百姓站出来说一句话。这是不是真的?去年的这一天,整整一年了,就在我谈话的这一天,我利用自媒体发出声音,在西安联合学院。一年来的变化,太大了,高层开了多少会?出台了多少文件?在这里,我应该是发声比较大的一个人,大环境的变化是广大网民的集体努力。

高层重视“非法”事件后,又出了另外一种声音——骂老百姓“贪了高息”“赚钱了偷着乐,赔钱了找政府”。接着,又一轮自媒体的“绝地反击”,压住了这种邪恶的声音。

自始至终,直到现在,在这种“非法”风波前后,自媒体都担负了第一主力军,启发民众,唤醒“党性回归”。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高层并不迷信主流媒体,也在看重自媒体,也在重视广大网民的声音。国务院两次下文件,要求地方政府回应网民的热点,并且将触角伸入微信圈,这些举动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官方对官媒不在是“唯一所爱”,而在听从大众的声音。

(三) 自媒体的转发为什么有用?

有人说:“你郭老师写的文章我们大家都很喜欢,问题是有没有用?我看现在,都没有一个案件得到彻底解决的。”

绝对有用!原因有如下几点:

A,通过一篇文章,让同一个案件的几百、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人,甚至上千万人的受害者看清真相,明白方向,加强团结,找到维权思路,这是一个方面。事实是,同一个案件的受害人,分成不同的派别,不需要统一口径吗?

B,通过一篇文章,让政府明白老百姓是无辜的,地方政府也是有责任的,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让他们不再胡来下去,知道后果严重性,不也是有必要的吗?

C,通过一篇文章,直达上层,发挥直接的作用。在这场“非法”风波中,受害者不光是普通百姓,也有级别不低的官员,包括公检法内部人士,影响了广大中产阶级家庭。我的不少文章,通过那些官员们,也传递到了上层。这是直接影响。

D,通过一篇文章,大众的共同发声,形成大众效应。当大家共同发出一种声音时,不可能不引起高层的重视。任何一个权力阶层,都不可能忽视大众的声音。E租宝、泛亚、西联等的声音,影响之大,是广泛性的。

通过广大网民的共同努力,眼下的“非法”事件,得到了高层的密集回应,强有力的回应,法治环境和维权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点是大家共同认可的。我写的文章,对不少个案也产生了影响。

经常遭遇威胁且不说,还被多次约谈,这些足以说明,我的文章在这场“非法”风波中,还是发挥了作用的。

但是,由于几十年来,民权不张,司法腐败和任性,这些决不是一两年能够解决的。现在,地方公检法大多数不敢胡来了,而是有所畏惧,能做到这一步,就很不容易了。有胡来的,象内蒙古的金道堂,但这是很少的。

(四) 非法集资,为什么不存在?

非法集资,是一种金融犯罪行为。

什么是金融?围绕以货币为中心的活动,叫做金融活动。

非法集资,有一个构成要件,那就是“扰乱金融秩序”。

非法集资,立法于上个世纪。当时所说的“金融秩序”,等同于“银行秩序”。浙江的地下钱庄,从事的是以货币为中心的“以钱倒钱”,是标准的“扰乱了金融秩序”。

近些年来,允许银行倒闭,发展民间金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势必让银行的钱“大搬家”。对不对?这样说来,是谁“扰乱了金融秩序”?是改革举措“扰乱了金融秩序”,而不是参与改革的老百姓“扰乱了金融秩序”,也不是响应改革号召的创业者、创新者“扰乱了金融秩序”。

拿出来旧法再说事,把老板和老百姓一同打击,是否定改革,也是对大众的伤害。

(五)“非法传销”,也是不存在的。

   传销有几个特征:

     A,强拉人头。

拉人头,不构成传销。你到大街上转悠,有拉你去吃饭的,有拉你去参加活动的,这很正常。只要不是强拉,都没有事儿。你不吃我的饭,我打你;你不坐我的车,我不让你走。这就违法了。非法传销,之所以构成犯罪,就是于强制性的。没有强制性,就不违法。

B,洗脑,造成意识混乱。

正常的讲道理,不是洗脑。反复地传达一个声音,使用骗术让人看不清真相,这是传销的招术。但是,正常地传递一种商业模式,用来吸引更多人参与,这不是传销。

C,上线吃下线。

中间没有商品流通,上家吃下家的钱,最终会大多数人赔钱,而只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赚钱。这是传销模式。

但是,有实实在在的商品,分同不同的层级,有管理组织,培训领导,共同做一件事业,管理层有提成不是传销。

秒诚、奇妙、快联……这些都不是传销。而是改革创新行为。如果在改革创新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是工商局长的事情,不是公安局长的事情,不能什么事情都上升到刑法上。

(六) 消费返还:看不懂创新,乱用法。

   民众的智慧,总是大于少数人的判断。

  消费返还,就是企业主建立一个平台,将利润返还给消费者,变企业家与消费者的对立关系为合作关系,既锁定了终端消费,又让大众的消费变投资。这是一种共同富裕的模式。这是一种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模式的探索。奇妙,龙炎,千木,秒诚,恒轩,心未来,无上生活,好老婆……这些都是需要研究的,也可以改进,但不是犯罪,也不能上升到法上解决。

创新,就是走新路,突破法律的现有框架。属于法律没有禁止的空白地带。政策总是落后于法律的。政策在前,法律在后。合乎政策不合法律,只能调整法律,而不是否定政策。

依法治国,不是啥事都拿法说事。而是法用得越少越好,让法,尤其是严厉的

刑法本能地保持谦虚、抑制的精神。否则,用法越多,国家将会越乱。当下的乱局,就是过度用法造成的。

(七) 法不责众,用法不能抵抗大众

 法律是干啥的?

法律是调解社会矛盾的。调解矛盾,有道德调解,有家庭调解,有行政调解,实在没有办法了才用刑法调解。刑法调解是底线。

如果一种用法和执法让大众受伤,就已经证明,这种执法就是非法的了,或者法律本身出了问题。

任何一种法律,不能抵抗大众。抵抗大众就是政治问题了。法律是为政治服务的。如果一种用法和执法影响政治稳定,就是违背了政治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