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同学会》46

38

第十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1

第一轮被淘汰的企业通过报纸等媒体公布出去以后,林子阳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叫骂声和指责声,扰的林子阳不得安宁。之前他已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所有这些他都考虑到了。那些刻薄恶毒的声音让他感到既气愤又委屈,他只能独自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好在再难熬的日子也会慢慢过去的。

让林子阳感到惊奇的是,万木春的投资项目被淘汰后,岳笑川并没有打电话过来。越是这样林子阳越是心如刀割般的难受,他倒是盼着岳笑川能在电话里或是当面把自己痛骂一顿,这样心里才好受一些。不只是岳笑川那里没有任何动静,奇怪的是,万木春那边也没有任何反应。林子阳感到很纳闷。

几天后,林子阳终于知道其中的缘由,原来万木春那边出事了!因为这件事,万木春急得火烧到了眉毛,他已经顾不得在西郊镇投资的事情了。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在万木春的农家乐饭店就餐的顾客出现了大面积的食物中毒现象,许多顾客不等离开饭店就被送去了医院。事情发生后,万木春在第一时间就被警察带走了,农家乐饭店被查封。

庆幸的是,这些顾客经医院检查身体并无什么大碍,只不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腹泻和肚子疼。尽管如此,病人家属聚集在市政府门前要求查明事情真相,从严处理事故责任人。市领导迅速做出反应,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这起事件的调查工作。刚到市卫生局任局长的肖树青临危受命,担任专案组组长,并且还从公安、卫生、药监等部门抽调了大批业务骨干作为专案组成员。

听到这个消息,林子阳暗吃一惊,他想起那次去万木春的生态农业园时,就隐隐感觉到总有一天那里会出事,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当初的预感就应验了。记得,当时林子阳曾不止一次提醒和叮嘱万木春,可是万木春晃动着大脑袋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结果现在出事了。

2

专案组查了十多天也没个结果。得到的唯一结论就是油菜留样的农药残留量有些超标,除此之外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并且调查结果表明凡是出现腹泻症状的食客,那天都吃了“海米爬油菜”这道菜。这样看来,问题就处在了油菜上。

几天后,万木春从公安局回来了。他一回来就连夜派人往病人家里送钱,这些人原本没啥大事,本来就是想弄点赔偿款,收到钱后便不再计较这件事。万木春还亲自到市里有关领导那里进行了走动,专案组的人当然也得到了他的不少好处。没过多久,专案组将一份调查报告交到市政府算是交了差,随后全体成员就撤了回来。

没多久,农家乐就重新开张了。只不过刚开业的那几天里面一直冷冷清清,没有顾客敢冒着拉肚子的危险前去就餐。

这件事原本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在网上翻腾出了一年前万木春邀请林子阳和何涛进行技术指导时的相片和信息资料,还把林子阳钓鱼时的照片粘到了海州市的一个论坛上,并且还在照片下面附了文字解说。

这个帖子一出现,立即就有网友在后面跟帖,有人别有用心地把林子阳和这次中毒事件巧妙地联系起来。发帖人说,正是因为这样的农业专家对种植园进行了指导,才导致了农家乐悲剧的发生!试问这位农业专家的良知和责任何在?难道他只知道钓鱼、吃喝、拿要吗?简直是严重的失职!有了他们的纵容和失察,悲剧才得以发生!若是不追究这些专家的责任!不查处他们背后是否存在“吃、卡、要”现象,天理难容!

帖子的内容措辞严厉,矛头直接指向林子阳。这个煽动性很强的帖子一出现,就受到网友的热捧,跟帖者络绎不绝,有的人想象力极其丰富,还指出这位农业专家是不是在环球公司入了股,与商家沆瀣一气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网友们都强烈要求对照片上悠闲垂钓的农业专家进行查办。并且有的网友又从网络上搜集来其他的一些关于林子阳在农家乐指导时的照片,粘在帖子后面。

有一天,终于有人直接点出了照片上这个农业专家叫林子阳,他现在是西郊镇的党委书记。于是,不明真相的网友便把矛头纷纷指向林子阳,强烈要求免去他镇党委书记的职务,由他来承担这次中毒事件的责任。一时间林子阳处在巨大的舆论漩涡之中,然而作为林子阳本人来说,他整天都泡在繁忙的事务之中,这件事居然一点儿也不知情。

吴玲一个人呆在家里闷得慌,偶尔也会到网上聊聊天,浏览网页,看看帖子。当看到这张关于林子阳的帖子时,吴玲顿时愣住了!尽管她一直还生着林子阳的气,可这个时候,更多的还是担心林子阳会出什么事。她给林子阳打去电话,当她把有人发帖攻击林子阳的事说出来后,林子阳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以为只要自己站得正立得直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这一次他的确忽视了舆论的力量。

市纪委的一位姓马的副书记上网时,留意到了关于林子阳的这个帖子。他见这件事引起了网民的极大关注,感到如果不把事情真相查清楚,恐难以平息民众的愤慨。于是,他打电话找来肖树青了解了关于林子阳的情况。这次市直主要领导干部调整,肖树青未能如愿再向前进一步,心里很郁闷,他原本就对林子阳有气。在马副书记面前,他对林子阳以前在农业局当科长时的表现添油加醋地丑化了一番。

马副书记又找来万木春,了解了林子阳到生态农业园指导工作的情况,到西郊镇投资的事泡了汤,万木春还没来得及找林子阳算帐,他满肚子都是气,当然说了林子阳不少坏话。

于是,马副书记决定对林子阳进行调查,查清他与这次中毒事件究竟有没有必然关系,查一查他是否像网民说的那样在环球公司入了股,是否在工作中收过红包……毕竟整顿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是市纪委当前的中心工作。

3

林子阳刚从办公楼上下来,一辆白色警车和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的面前。车上下来几个人,其中还有两个是警察,走在前面的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说他是市纪委的。

林子阳被这些人带走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走,林子阳如同掉进了云雾之中。尽管近些天他得罪了许多人,但他可以对天发誓,没有做过一件贪赃枉法的事,因此在回海州的路上他心里很坦然。

林子阳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这个消息一传出,西郊镇顿时炸了营。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在这次招商引资中林子阳收受了巨额贿赂,也有人说,在学校修建过程中他克扣了不少工程款,还有人说,林子阳和白杨搞到了一块,陈牧天把他告到纪委去了……

嘴巴长在了别人身上,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林子阳被带走的事,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当然,也有人替林子阳鸣不平,他们相信林子阳是干净的,这次被纪委调查一定是误会。宋刚和丁大山就是这样认为的,林子阳被带走的当天,丁大山就找到宋刚询问起林子阳的情况,宋刚拍着胸脯向丁大山保证,林书记绝对没问题!用不了多久他就回来了。

林子阳被带到纪委后,见对方询问的内容全是去万木春的农业园时的事情,才恍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带了来。于是,他把事情的全过程一字不漏地讲述了一遍,并且还把如何给万木春提建议让他改进种植管理方式的事进行了补充说明。

对方又问:“这些事谁可以为你证明?”林子地说:“市农业局的何涛及那天参加采访的记者都可以做证。”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男子,说:“林子阳,你暂时别回西郊镇,先呆在家里,不要随意四处走动,等什么时候把问题查清楚了,再确定你是否回原单位工作!”林子阳面露难色,说:“同志,镇上还有一些要紧的事需要处理呢。你看……”

男子脸上露出一些不屑,说:“你自己的问题还没查清,还有心思想着西郊镇的工作?就别操那份闲心了。”林子阳羞得满脸通红,便不再说什么。于是,他只好回了家。

吴玲第一眼见到林子阳时,先是一阵掩面哭泣,后来听说根本没什么事,她才好不容易止住眼泪,说:“子阳……我说不让你去西郊镇……你非要去,这不,当了几个月的镇党委书记,就被纪委调查了。要是你出了事,我和苗苗可咋办呀!”林子阳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停地劝说着吴玲,心里却是万分难过。

以前,林子阳忙得像个陀螺,不停地转,乍一闲下来,心里还真是不太适应。关掉手机,早上睡了个自然醒。吴玲和苗苗走了,一个人呆在家里,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悠闲又自在,他的心情却十分沉闷。

吴玲给他在锅里留了早饭。吃过饭,林子阳打开电脑,从网上搜索到了那个让他身陷囹圄的帖子。他很仔细地查看着每个回帖内容,渐渐地,他不禁为这些发帖者的超级联想能力而感到震惊。

看完最后一个回帖,林子阳便有了跟帖的念头。于是他把那次去农家乐的全过程详细讲述了一遍,人物、地点、过程每一个环节他写得都很仔细,然后他在后面署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把自己的回帖再仔细读了一遍,发现并无不妥,才关上电脑。

林子阳感到很纳闷,整个上午怎么没有电话打过来,这时他才想起手机还关着呢。他使劲拍了一下大腿,急忙打开手机。

刚开机,就有电话打来,是岳笑川。林子阳感到很愧对岳笑川,一直想找机会向他解释一下这次招商的事,都没来得及。想不到岳笑川主动打了电话,不会是打电话骂我来了吧?林子阳心里直犯嘀咕。

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并未出现林子阳预期中的叫骂声。“子阳,你没事吧,听说纪委的人把你带走了……”岳笑川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心。在那一瞬间,林子阳心头一热,鼻子一酸,眼圈顿时红了。

一生中你或许有很多朋友,可知己你未必有。如果有的话,一个就足够了。人生总有起起落落,知己与朋友的不同之处在于,知己总会在你低落的时候出现。朋友常会在你红得发紫的时候将你团团围住。

一直以来,林子阳都是把岳笑川当作知己的,这一次又印证了他的判断。岳笑川在电话里安慰着林子阳,他再没有提及几天前所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几句话过后,两颗心再次紧紧地连在一起。

林子阳半开玩笑地说:“笑川,假如这次因为我,你提拔副院长的事泡了汤,我会辞去这个镇党委书记,再当我的农业技术员去。”岳笑川笑了起来,说:“子阳,这件事又怎能怪你呢?我想通了,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没想到,岳笑川这么快就原谅了自己,林子阳一阵感动,他舒心地笑起来。

虽然辞职的事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口的,可是,林子阳的确是这样想的。每次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常想,假如岳笑川不能如愿当上副院长,自己就辞掉镇党委书记和他共同来承受失利后的那份落寞,这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