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有读书和跑步,是最廉价的增值方式

35

文/上官文清

来源:简书

谈谈读书远胜过谈美食,谈论读书会让人心生憧憬,尤其能勾起一幕幕从儿时到长大后,心酸而又满足的画面感。谈美食,光谈却不能吃,胃里都是一股骚动。

光谈,一个饿在脑子里,一个饿在肚子里。

但是,置身于红尘内外,脑子和身子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要么腹中有诗书气自华,要么凌波尘起风飞扬。

不知从什么时候便爱上了连轴思考,总是手捧一本书,时而仰天俯地、时而笔录纸上、时而静默撰写、时而朗诵品评。总置身在一个惬意放松的环境里去感受抬头仰望星空与俯首脚踏实地的生命呐喊与彷徨。

读书,读的就是一缕飘香的文字和文字里化腐朽为神奇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作所为。读的是前世今生与古往今来,汲取的是仁义礼智信与温良恭俭让。

因此,读书又让我懂得几个浅显的道理:

首先,无论政治上出现多大的纠纷风波,守好一道言论的底线,不做人云亦云的“马甲水军”或是无良吐槽者,为了尊严为了良知。

其次,无论经济上再怎么拮据困难,也不要把罪恶的手比向别人口袋里的金钱,不挪用公款,不占有他人私有财产,为了自由为了骨气。

然后,为了实现更远大的人生价值,每个人都有一个滴水穿石的梦。要么出人头地要么衣锦还乡那么读书和跑步方不可辜负,为了自己为了家庭。

最后,为子女树立好父亲或是好母亲的榜样,传最好的知识,教最好的礼仪,为了现在为了将来。


打小不知读书好,儿时自当是玩性大,一看书本就头疼难耐,一进课堂就瘫软丢魂。痞子性格痞到什么程度呢?是宁可揍我一顿也不愿意多读一本书。

父亲是个老夫子,受古潮的思想比较严重,认为一个家庭的希望尤其是生了一个儿子,那必须是书就读,读上乘书行上乘路,就跟打怪兽升级是一个道理,只能是越读越厉害。

小时,家庭经济也不景气,家处直辖市边陲,谈不上经济也不要说经济长什么样。家里是穷得叮当响,但父亲残存的信念却没有被动摇过。靠着以前省城里的战友关系,还真弄来几本发黄发黑的书。

印象最深的就是《毛主席语录》,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也是“为人民服务”其余的几本书都是模糊到只能读一半就一脸摸黑。

读书我以为只是读,老古板的父亲居然还抽查考核里面的内容,就跟现在的作业需要家长签名是一个道理。不用拍脑袋就知道,我肯定挨了无数的打跟无尽的摧残。

好歹最后踉踉跄跄地达到了父亲心里预期想要的,但那时候我居然不排斥读书,但也不会主动读书。

到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经济发展之风从沿海吹向内陆,父亲的思想从迂腐一点点向新潮转变,父亲做起了小本儿买卖,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多了,自然整个人都是十分的开明。

可父亲就是一天天过得十分的忙碌,为了赚点钱,这是一种刻骨的凄凉。


《红与黑》、《罪与罚》另外中国的四大名著,这些是父亲送为我十五岁的生日礼物。但我坦白的讲,还不如送我《安徒生童话》。那个年龄在那个脑容量时段,枯燥晦涩的文字完全驾驭不住。邻家小孩儿还在四处散养,我已经被圈进文化的笼子里。

当岁月如梭,寂寞无痕的时候,很奇怪我居然不自觉的去翻阅曾经读过的名著,看看备注,尝试旧书新读。

再到后来,父亲也陆陆续续给我买书,好多都是挑着看,唯独把那几本作为礼物的书看完了。读书肯定能读出主见,高中那三年我便向家里索要更多的生活费购买全年的《读者》跟《萌芽》,我依稀记得我订了三年。

也是因为这些宽泛的阅读和理解,高考那一年考了我们全校作文第一名,当时也是名噪一时。在我小的时候,行文的水平比同龄阶段的都高出那么半尺子。

再后来就进了大学,喜欢读书自然就是爱不释手,每天必读一章或是必写一篇。之后父亲便不给我买书了,学会了尊重和理解,也不抽查和过问。我和他的距离就只剩下:“儿子,我又汇了一笔钱给你,在外注意身体,家里一切安好。”

每每读着韩寒的《青春》跟钱钟书的《围城》里面的些许情节都能勾起父亲这个饱满的形象。随而陷入沉思,随而感伤感怀,随而沉湎伤念。青春本该有的活跃与灵动,全给书籍综合反应了。

现在这个时候的自己看那时候的自己,想得确实多、广、深。我想读书,始于父亲,成于自身。

假如读书是一个人灵魂的麻醉剂,那么跑步一定是装住麻醉剂的计量瓶。


人一旦在办公室坐久了,尤其是工作连轴转,不是腰部疼痛就是肩周酸麻。喜欢浏览各类论坛网页的我发现一篇在搜狐上名叫《运动和读书,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增值方式》的文章。也是如此,我爱上了晨跑和夜跑。

无法让一个人想象的是,不用西装革履,不用提着公文包,不用在意延迟处理的公文等等。从书房到田野的距离就是健康的最终归宿。

跑步里找到了许多放下和安心,所有的尔虞我诈跟纷扰是非全在一场运动里代谢,最后一个热水澡便把一切嘈杂和忧虑冲刷而去。

跑步我也从来没有的体验:每天看见不同的面孔,从每个人的脸庞上能读出喜怒悲哀以及亲爱友善配合着不断更迭的山水江湖和轻盈舒畅,让我对现在的生活充满了不尽的追求。

作为喜欢写作的自己,最感官的感受就是灵感充斥不断。时常自己的诗歌或者是文章都十分的新奇,这是我以前在房间里负隅顽抗中没有的切身体验。

诗歌里有花香,文章里有鸟语。诗文并行的优雅感,全部都拜赐于跑步。身体各方面机能协调了,脑子定然好使。

生命若是比作修行那么走向人生的巅峰就需要跑步的洗礼。读书能重塑一个人的人物性格,但跑步却能延长一个人的生命长度和心态宽度。

倘若一个涓滴意念就能坚持不懈,读书和跑步就是不可或缺的首席执行目标。

跑步与读书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最廉价的增值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