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奶爸启蒙记

35

熊猫奶爸启蒙记              

              何永果2003年笔录

在我走出学校大门正式步入社会的那一刻,和其它毕业生一样为寻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而忙碌着,每天都有其他同学放弃专业而找到工作的好消息,而我不愿让自己幸苦学习了几年的动植物知识到刚毕业就付之东流,为此在家斗争了好几个月。突然,有一天接到通知,经学校联系,在位于四川省阿坝州境内的卧龙保护区大熊猫研究中心需要扩招他们的研究队伍,我有幸参加并试用了。从家乡出发,一路经过了南充、三台、绵阳、成都、都江堰等几个城市后进入了阿坝州地界,平时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第一次见到了如此高而险的大山,确实觉得它们很奇特很美,我不时地打量着车窗外一切可能会发现的美色,一摇一晃也不知绕过了多少个小弯道,在一个较开括的地方大班车突然停了下来,“熊猫儿中心的下车了”,司机的大声吆喝打断了我欣赏美景的思绪,提好行囊走出车外,我忽然觉得一阵凉意侵来深入骨髓,不禁一个寒颤,我抬头看了看四面的山和天上飘撒的几朵白云,信步踏入了挂有“大熊猫苑”牌匾的大门,在接待人员的陪同下,我有幸看到了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的大熊猫,它们的身体黑白相间,一副憨实的样子确实惹人喜欢,我始终怀着无比好奇和激动的心情参观了解了整个大熊猫人工饲养场,我心中暗暗地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在这儿工作,因为我太喜欢这些大熊猫了。

转眼3个月过去了,当我在学校办完了毕业手续再次踏入这块土地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的熟悉已不再陌生,回想起几个月来在熊猫研究中心试用所做的工作,无论是烹制熊猫饲料、做科研试验、还是亲自饲喂这些可爱的大熊猫们,我都觉得非常开心,我想我爱上了这份工作。

春季正是大熊猫妈妈准备生产的季节,我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都随时关注着每一只可能生产的大熊猫母亲,我是第一次看大熊猫生小孩,觉得非常好奇,其他工作人员很忙碌地准备录像机、照相机、窗帘等,而我却不知该为它们做些什么,在我正愁闷的时侯,负责大熊猫饲养场的领导把我叫过去,让我马上到大熊猫人工育幼室报到,我快步如飞来到了育幼室内,这里面非常干净,而且是不允许其他工作人员随便进入的,我看到了在医院才能看到的婴儿培养箱,还有冰箱、奶瓶、烘箱、婴儿毯、婴儿玩具等等,估计就是大熊猫宝宝出生后要用的东西。在一位有经验的工作人员也就是我的师傅一一介绍下,我基本上知道了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是辅助大熊猫妈妈带宝宝,因为大熊猫在产下双胞胎后一般只有能力去哺育一只幼仔,而另一只就只有靠人工哺育了。这对于我来说是又惊喜又彷徨,刚刚参加工作就有机会来带熊猫宝宝,有点像在作梦,我想其他年长一些而又从未从事过这项工作的工作人员一定很羡慕我吧!我哼着小调,握紧拳头心中暗许一定要作一个出色的熊猫奶爸。

没过几天,果然一只大熊猫妈妈勇敢地生下了一对双胞胎,还好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我从未亲眼见过任何动物生产的过程,这次算是长见识了,也体会到了做母亲的不易。在值班室的监视器旁边站满了工作人员,当大熊猫妈妈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折腾后,眼看着熊猫宝宝就啊啊坠地了,监控室内一阵长时间的鼓掌和欢呼雀跃,而我却被师傅叫去准备育幼室内该准备的东西,因为随时有可能生第二只熊猫宝宝。几个小时过去了,已是凌晨3点多,除了少部份工作人员回家去休息,其他工作人员都自愿留下来等待第二只熊猫宝宝的诞生,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此刻,第二只宝宝探头探脑来到世间,本来奄奄欲睡的同事们又是一阵欢呼。而我又被师傅叫去了,这次是协助他到熊猫妈妈身边去取出刚出生的第二只熊猫宝宝,我虽然很喜欢大熊猫,但还是听说了一些有关于它们发怒伤人的事件,所以畏首畏尾的跟在师傅后面屏气凝神,关注他所做的一切,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熊猫妈妈身边,轻轻呼喊着它的名字,即慢又快地抓起一只宝宝放入运送箱内并迅速退出圈舍外,我们跑步进入育幼室,我有些六神无主,只有听师傅叫我倒热水我就倒热水,叫我拿婴儿毯我就去拿来婴儿毯,最后我们清洁了宝宝放入育幼箱内,我看着手中像个小老鼠的熊猫宝宝,一步步很小心地挪动着脚跟,也不知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汗水,只觉得背中央有一股热流在往下淌,熊猫宝宝在不停地大叫,而我的心在怦怦地乱跳。终于安全地让宝宝在育幼箱内静静地睡了,我已经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心里在思量着这才刚开始就如此惊悸,后面的工作该如何做下去呢?师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他以前刚接触大熊猫人工育幼的时侯也和我有一样的感受,而且还极度伤心地介绍了从研究中心从事大熊猫繁殖以来的惨痛人工育幼史:“从90年代初就开展的大熊猫繁殖研究到去年也就是1999年为至,大熊猫人工育幼成活率非常低,虽然现在条件设施好一些,每年的幼仔成活率也在逐渐上升,但是每年都还是有幼仔在活到几天或数天后失去了生命,特别是养到56个月大都能走路能和人玩耍的时侯却……”,此时我看到了师傅眼中饱含的泪水,他转过头去,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想他是不想让我和他一起伤心,我实在也难以想象眼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熊猫宝宝逐渐走向生命尽头,而自己又束手无策时是多么地难受,我看了看躺在育幼箱内熟睡的新生幼仔,忽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是多么的重,我深知这么幼小的生命要一天天喂养它长大是多么的困难,这些从事大熊猫繁殖研究工作的前辈们也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不为人知的艰辛,我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育幼技术,全面掌握各项技能技巧,在借鉴前辈们多年经验的基础上再容入自己一些新的想法,把大熊猫人工育幼工作做的更好,无论我能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会全力以赴。

2000年对于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来说是一个丰收年,熊猫生产811仔的成果让每一位工作人员脸上都挂满了开心的笑容,我学到的育幼技术也在这11只幼仔的饲养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眼看着它们一天天的健康成长,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最大的幼仔已经有半岁多了,为了来年整个大熊猫种群的进一步繁殖壮大,就不得不给这11只幼仔断奶了,它们离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到了另一个集体成长的地方——熊猫幼儿园,这是它们将要度过快乐童年的地方,也是完全和熊猫奶爸要一起生活的时期,我看着它们开心地一起嬉戏玩斗心里也甭提多高兴,也情不自禁地投入到了它们中间和它们打滚、爬木桩、跑跑跳跳……人在忙碌或开心的时侯几乎就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一晃我已经是三年工龄有一定经验的员工了,大熊猫人工育幼成活率也连续三年达到了100%,按照领导的指示我已担负起了负责整个人工育幼室工作安排的育幼室班组长,看着一年年的宝宝都欢快地成长我感到无比地兴慰,我为做一位称职的熊猫奶爸不断学习中。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