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障

32

投影屏幕上方挂着红色的横幅,横幅上写着一长串难以断句的白字:“中意文物修复交流暨织秀文物修复培训班”。字似乎是用普通A4纸剪出来的,用大头针别在横幅上。有几个字边角翘起来了,被冷气吹得哗哗轻响。

快中午了,台上那位金发碧眼的意大利老师和他圆脸卷发的翻译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娟子下意识的点亮了手机屏幕,恰在此时,男友的一条微信弹了出来:“下课了吗?”娟子紧张地左右看了看,两个老师,不到二十个学生的课堂,大家坐成两排半圆,任何小动作都很明显。

娟子用笔记本挡着手机,轻轻回了两个字:“还没”。

终于下课了,娟子第一个冲出教室,在正午的阳光下揉了揉僵冷的肩臂,拨响了男友的电话。没办法,教室也是工作室,因为有文物,要保证对它们最有利温度和湿度,免不了让人冷得难受。

“下课了?”电话中传来男友的声音。

“嗯嗯。”娟子有些鼻塞,含糊答应着。

“怎么样?快结束了吧?”

“嗯,今天上午是最后一堂课,下午分配文物,实战修复,大概要两三天,再来还有心得交流,最多还有一星期就全部结束了。”

“结束了请两天假过来,我这边还给你留了一个角色呢。”

“好啊!”娟子很开心,提高了声音,“你那边还顺利吗?”

男友的声音也充满了欣喜,“你推荐的这外景地真不错,山水村寨都是我想要的。再跟你个说个邪门的事儿,我们一到这地方,所有人就开始做相似的梦,梦见一个古代将军打仗的故事,而且每个人的梦内容都不一样,还可以连起来,跟连续剧似的。”

娟子觉得后背发凉,又搓了搓肩膀,“这也太邪性了,早说不让你拍灵异网剧,你非要拍,上次那个剧就闹鬼,这次又这样,拍点儿都市爱情剧不好吗?”

“你拉倒吧,都市爱情剧没有小鲜肉谁看啊,就我们哥几个的颜值?还是拍盗墓、灵异的比较合适,而且这类剧比较火!”

“火啥呀!你上一部剧还不是被下架了。”娟子的男友是东北人,娟子不是,但每次一讲电话,娟子的口音总会被男友带歪。

“盗墓嘛,尺度有点大,不是什么大事,老雷在北京重新剪呢,改改就能上。”

“你们这次的本子我看也悬。”

“你说原来那个《走入科学》摄制组进山村全军覆没的本子?那个不要了。改成穿越+爱情+战争+灵异的故事,就用我们的梦。这不小六一边吃盒饭一边写本子呢!”娟子说话一带东北腔,男友便注意起来,改成了带点儿蹩脚京腔的普通话。

听筒另一边传来几声含糊地回应,娟子也听不出是不是小六,男友的这几个哥们,她倒是都见过,但也没有熟到能分清楚声音的份上。

“还有啊,听说附近还真是有个将军墓,被盗过,说是没什么东西了,不过我们明天打算去看看,找找灵感。”

“……你们小心点儿啊!”娟子有点担心。

“放心吧,阿辉家里祖传干这个的,专业,再说又是被盗过的墓,不会有什么危险。对了,你下午修复文物的时候别忘了直播啊,我都跟我那个在直播平台当总监的哥们打好招呼了,帮你推。”

“还是……算了吧,影响不太好。”娟子有些迟疑。

“怎么不好啊,你不是想红,想当明星嘛!先从直播做起啊!现在文物题材和匠人题材正是最热门的时候,你的颜值又能秒他们一片,干嘛不做。”

“算了吧!我还是等你成了大导演提携我吧。”

“那行!你老公这一次指定一鸣惊人!我有预感,这部片子必然大火,出名、拿奖都是小意思,等我在北京买套房,你把工作辞了,专心当我的女主角,哈哈!对了,我还欠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咱们也去巴厘岛办,把圈里的大腕儿都叫上。”

娟子噗嗤一笑,“你就做梦吧!不跟你说了,我得去吃饭了,不然食堂要关门了。”

娟子和男友已经领了证,但是还没办事,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分别飘着。

十八位学员,十八件文物,大家抽签,每个人修复一件。

其他人拿到的,都是残片、手套、帽子、补子之类的小件,只有娟子对着桌上这块长一米宽半米的大家伙,一阵心塞。

这块东西呈梯形,中间是缂毛,四边织锦围边。围边大部分脱落了,只有零星几针连着,缂毛的经线似乎是丝,大部分断了,只剩下那些羊毛的纬线纠结在一起,勉强维持着形状。娟子叹了口气,恨自己运气太差,碰上这么大一个家伙,估计这两天要加班才能干完了。

好在这块织物已经经过了清洗除尘,表面也没有什么附着物,只是有一大片深黑色的污渍,娟子用手轻触了一下,有点硬。

“血?”不知什么时候,意大利老师走了过来。他其实会一点简单的中文,用中文讲课虽然不行,日常说话还是可以应付的。

翻译跟了上来,翻着资料,“这是障泥。南北朝的,是征集来的文物,其他状况不明。估计是盗出来的,这东西卖不出手,就交给国家了。”她似乎很喜欢献给国家这个梗,冲娟子笑着,等待回应,见娟子没什么表示,便又低头去看资料,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似的,大声说道,“哎!这件是A市博物馆选送的呢!你不也是A市博物馆的吗?”

娟子暗暗咬牙,对于来自三线城市博物馆这件事,娟子一直有点自卑。

“障——泥?”意大利人耸耸肩,问道。

翻译立刻像开动了机关一样叽叽喳喳说了一大串意大利文。

“这个——在马的右边?”意大利人走到娟子对面,摆出了一个骑马的姿势,还夸张的学了一声马嘶。

“对!”翻译点头,指着障泥的右上角,“就是这样,马头在这边。”

“左边——那块呢?”意大利人拍了拍左胯。

翻译翻了翻资料,“诺,这里,保存的不好。”

娟子好奇的扫了一眼,见资料图片上,另一侧的障泥黑乎乎一团,支离破碎。

“这个人,这里,受了伤。”意大利人指着左肋说道,“好多血,左边,全湿了,右边,还好,这里是他的腿,挡住了血。”他指着障泥上方中部一块儿没有染到血的地方,对娟子说道。

“英雄!”意大利人竖起了大拇指。

娟子礼貌地笑了笑,她没心情研究马上的人是不是英雄,只是担心修复的工作量。

第二天午休,那些容易修复的文物,工作已经到收尾阶段了,娟子这里还只开了个头。昨天加班到很晚,弄得头昏眼花,今天颈椎又隐隐作痛。娟子一边捏着脖子,一边享受着阳光,同时拨通了男友的电话。

“你猜我搞到了什么好东西?”男友很兴奋。

“什么?”

“我在那将军墓里找到了一个红宝石戒指。”

“那你要上交国家。”娟子想起了刚才那个梗。

“拉倒吧你,等我回北京清洗一下,另配个托儿,算我的求婚戒指。”

娟子和男友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领了证,两个人都穷,还真没买过什么值钱的信物。

“好啊……”娟子没心情争轮文物保护的事情,只是随口敷衍。

“我们今天就搬到墓傍边去安营扎寨,头套和服装也都来了,明天开始拍古装。”

下午,娟子只觉得头更昏重了,眼睛也有点模糊,只是机械的,一针一线缝补着那件障泥。

“啊!”指尖一痛,一滴血珠涌了出来,娟子下意识的就往障泥上蹭,突然发现不对,又下意识的放在嘴里吮,又发现不对,这才找了张纸巾,死死按住。

娟子找了个橡胶指套,套在手指上,继续工作,作了一会儿,便觉得指套中都是汗,很不舒服,又摘了下来。

“你们怎么样?”一天的工作结束,娟子又拨通了男友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吱吱啦啦的声响,完全听不清男友说了什么。

“喂!喂!听不清啊,你那边信号不好。”

又是一阵杂音,能听到有人说话,但是一个字也听不清。

“喂,听不清,你换个方向试试?”

终于,电话那边传来男友依稀可辨的声音,“拍摄顺利,这边信号不好,这两天别打电话了,周日我们撤出来,我再打给你。”

周日,娟子结束了培训,回到A市,等来的却是警察的电话,娟子男友遇到塌方,所有人都被掩埋在墓室中,窒息而死。男友的手机依然完好,上面有七十三个拨给娟子的电话,但是她一个都没接到过。

大学生电影节,第一排坐着黑衣素颜的娟子,银幕上放着一部新片《将军令》。那是老雷根据娟子男友拍摄的素材加上一些补拍镜头改编而成的。盗墓、穿越、灵异、悬疑……各种最流行的元素,应有尽有。片子讲述了一个摄制组误入某古代将军墓,全员穿越回古代,和将军之间发生了种种恩怨情仇,最后,又被天灾封印在墓中,全军覆没。后半段几乎就是记录片,他们被封在墓中的时候,全程开着机器,呼救,自救,绝望,窒息……一切都真实得让人揪心。片子最后,是每个人轮流对着镜头,说着遗言。

“娟子,这是我们的订婚戒指,可惜……不能亲手给你戴上了。”

娟子的泪,一下子模糊了视线。

剧终了,没有一个观众起身,大家都盯着那一排排画着黑框的演职员表。还有最后涌出的四个黑底白字,“盗墓违法”。

娟子和老雷走上领奖台,接过评委会特别大奖的奖杯。

“你说你这部戏一定会爆红,你没有骗我,但是你看不到了,你说你要让我当你的女主角,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呢?”娟子泣不成声。

A市博物馆,所有人都在紧张筹备着“南北朝无名将军墓文物特展”。

娟子男友在被盗的墓室下面发现了一个密室,里面有一些陶瓷器和金银器。其中有个瓷瓶上有一些文字,大致能勾勒出这个将军的生平,但确无法和现有史料对上号。那个所谓的红宝石戒指,其实是一对耳环,另一只就在下面的密室里。

娟子也在忙碌布展的行列当中,这是她在馆里工作的最后一天。

《将军令》红了,娟子也红了,男友哥们儿的直播平台跟她签了约,把她捧成了国内最红的文化网红。黑色汉服,素面红唇,语声清冷地讲着文物故事。身后是十几个人的团队,帮她策划内容,帮她出书。她已经有足够的钱在北京买一套房子了,等办完离职手续,她就会迁居北京,那是那个直播平台总部的所在地。

娟子把一只红宝石耳环小心地固定在展架上,另一只,应该是男友最先找到的那一只,勾环被掰直了,看上去还真像戒指。娟子对照着另一只的形状,小心地把勾环还原。

“啊!”白手套的指尖,渗出血来,还是那个手指,还是那个位置,纯金本来很软,却不知道为什么能扎入手指。

无名高热并发肺炎,三天后,娟子在ICU病房中停止了呼吸。

由于《将军令》爆红,“南北朝无名将军墓文物特展”也异常火爆。

几个女中学生叽叽喳喳,聊得尽是电影剧情。

“哎!你这照片怎么拍得那么好啊,一点都没有玻璃的反光。”一个女学生对旁边一个支着三脚架的络腮胡说道。

络腮胡笑笑,没有说话。

“废话!人家那是单反。”另一个女学生说道。

“哎!你们快看,这就有意思了。”隔壁展厅有人大呼小叫,五六个女学生应声拥了过去。

隔壁厅是特展的出口,有将军生平的简介,和将军墓密室发现过程的简介,当然也少不了娟子夫妇的生平。

“真的哎!你看这个将军的对手和仇人一个姓邢,一个姓孙,片子的导演和他女友也是一个姓邢,一个姓孙,该不会是将军的复仇吧?”

“可惜不知道将军姓什么。”

络腮胡笑了笑,打开直播软件,“大家好,我是老雷,我现在在A市博物馆“南北朝无名将军墓文物特展”现场,为大家直播。”

展厅的灯光很讲究,所有的影子都淡淡的,老雷看了看自己脚下,一点影子的痕迹也没有,他稍微上调了一下镜头的角度,看着观众从五位数升到六位数,满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