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好的心灵鸡汤

43

《易经》将宇宙天地和人类社会总结为阴阳两种势力,并认为是阴阳两种力量的交互感应,推进了宇宙天地和社会的发展。阳代表天,阴代表地,阴阳交感产生万事万物。阳代表男,阴代表女,阴阳交感产生人类以及社会。

所以,《易经》中一些“吉”的卦,一般都是上下两卦具有相通交感性质的,具有运动变化的特征;与之相反,一些“凶”的卦,一般都是上下两卦没有相通交互感应而停滞不前的。也就是说,《易经》从交互感应的观点去观察万物的动静与发展变化,并认为,凡是有动象、有交感之象的卦,有发展前途,所以称之为“吉”,凡是没有交感的卦象,就是“凶”。

比如,易经中的泰卦,卦象上卦是地,下卦是天,地在上而天在下。按照一般的理解,把天和地的顺序弄拧了,这叫天翻地覆,是大凶之象,但是古人不这样想。天是阳气所凝,阳气上升;地是阴气所聚,阴气下降。阴阳交互感应,引起天地的运动,而运动的事物是吉的。与之相反,周易中的否卦,天在上,地在下,看来符合自然的秩序,但实际上,天地的阴阳之气,一个往上,一个往下,二者根本就没有机会“约会”,没有机会发生交感,没有交感就没有运动,而静止不动的事物是没有发展前途的。

根据这个原则,《周易》认为,事物处于不断变化中,对立矛盾的交互感应推进了事物发展,这是一种十分朴素的辩证法观点。

《周易》中包含了大量朴素的发展变化的观点。“易”最主要的意思是变化。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处于发展变化中,而这种变化又体现为对立双方矛盾的相互转化,由阳到阴,由阴到阳,无论是自然还是生命直到人生的变化,都是矛盾互相转化的结果。而事物发展变化是循序渐进的,一旦超过最高发展阶段,必定会向着相反方向发展。这就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道理。

以乾卦为例,它的卦辞是这样写的:

初九(第一爻):潜龙勿用。

九二(第二爻):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第三爻):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第四爻):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第五爻):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第六爻):亢龙有悔。

古人喜欢龙,崇拜龙,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所以,用龙来代表一个人在社会的发展历程。初九象征一个人的开始阶段,他的力量很微弱,处于潜伏蓄势待发的阶段。九二,经过积蓄力量,龙摆脱了潜伏的状态,从水下开始进入地面,事业有了小的起色。九三,随着事业和地位的发展,人难免会志得意满骄傲自大起来,这时候,《周易》告诉我们每天都要努力奋斗,最重要的是保持谦虚谨慎,这样才可以免于灾祸。在九四阶段,龙进入了深渊之中,可谓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事业和人生有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在九五阶段,龙开始获得极大的成功,达到了人生巅峰……

人生的历程就像是抛物线,在到达顶点之后,开始下降。《周易》很早就认识到这个人生道理。在上九阶段,狂暴亢进的龙开始走向停滞和下降阶段,事物不再发展,开始走向它的反面。这一卦,《周易》用龙来比喻事业和人生。它告诉我们,人生有进就有退,有得必有失。有一帆风顺的时候,也有喝凉水塞牙的时候。就像宋代诗人陆游所说的那样,“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你“潮平两岸阔”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乎所以,要知道“乐极生悲”的道理;当你陷入人生的苦难之中,也不要灰心丧气,须知“风物长宜放眼量”,总有“否极泰来”的一天。

在乾卦中,《周易》告诉我们,无论处于人生的什么阶段,君子都应该“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一方面,我们应该昼夜勤勉不怠,自强不息,刚健有为;另一方面,我们要时刻审视自己,反省自己的内心,做到居上位而不骄不躁,居下位而无忧无虑,如此才能无灾无难。

《周易》还告诉我们,持之以恒地保持自己美好的道德和理想,是获福免祸的关键。《恒卦》中说,“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贞吝”,意思是不能长久地保持自己美好的道德和对事业的不懈追求,最终就会失败。它给我们开出了人生成功的两副“药方”——“恒其德”和恒其志。

事实上,《周易》就是用大自然的象数来代表宇宙万物发展的规律。但它哲学思考的重心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在对宇宙万物自然规律的探索上面,而是通过宇宙万物的发展变化,探究人如何在社会上安身立命,如何面对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周易》是中国人生哲学的起源。

如果说,古希腊哲学从一开始是探索宇宙起源的问题,而以《周易》为源头的中国哲学,则是教人如何安身立命的问题,是关怀人类、关怀社会,如何完善人性的问题,这也是中西方哲学的根本分野。

《周易》是中国最古老的哲学著作,虽然它一开始以占卜之书的面目出现。它蕴含的事物发展变化、矛盾对立的哲学思想,是最朴素的辩证法思想,为春秋战国时期《孙子兵法》和老子《道德经》的道家思想奠定了思想基础。而它的人如何完善道德的思想,则为后来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形成和完善,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孔子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主张“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要教书育人,又要到处找工作周游列国,年轻时候工作很忙,也没有心思去学习《周易》。(李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