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北村 第二部分:黄鼠狼和豆杵子的故事

31

吉繁归挨了揍。他本来淫笑着迎着脸凑上去想讨个粉拳蜜掌不料老孔媳妇可是没客气抡得他脖子直接扭了小半圈刚用吐沫收拾好的头发也被打得先竖了起来又摊下来蒙住了眼睛

吉繁归连忙用两手拢起头发往后一拨脸一抬一根赶鸡用的柳条棍儿横扫过来幸亏棍儿长舞起来不快吉繁归一个猫腰立时向后窜去

 

他见势不好也不敢声张转身往自己家就

 

吉繁归一路骂骂咧咧往家走去一会骂他爹,一会骂老梁头,骂完老孔媳妇骂满洲国,正骂的开心,看见老远的路上一群孩子围着一个货郎担子放在地上一个小孩伸手去抓担子里的货,货郎回身就给一个小孩来一大脖儿拐小孩咣叽一下坐在地上

 

吉繁归哼了一声打算绕过去耳朵里就听见坐在地上那小孩哇的一声哭了,嘴里死命喊着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吉繁归不听则已,一听,魂儿散了一半,三步并两步赶过去卯足力气照着担子就是一脚踹过去货担散了架儿里面瓶瓶罐罐飞了出来便磕在墙边碎了几个里面粘稠的东西缓缓流了出来

 

吉繁归不解气拎起扁担又是一顿猛砸

 

货郎瞪着小眼睛看着这个穿灰绸的人撒野也不敢吱声儿直往墙根里缩附近本来围观的一群孩子也一窝蜂散了

 

吉繁归把每一个瓶子仔仔细细打得粉碎之后这才拎着扁担气喘吁吁地走向卖货郎

 

卖货郎惊恐地嗷嗷直叫又赶紧往土里一跪不断磕头好汉饶了小的吧我再也不敢欺负孩子了

 

吉繁归把扁担头儿往那人下巴上一挑却看到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眼睛细小眼袋肿大满脸虚黄像是个痨肺顿时心中有了底气便拿扁担往他肩上啪嗒一甩卖货郎登时倒在地上

 

好在吉繁归已累得没了力气打得不重但他也吓得直挺挺趴在地上只用手护着头

 

吉繁归见了好儿便用扁担一下一下地往他屁股上打去一边打一边暗笑老子找到衙役的感觉了这么轻松地揍人还是第一次这哪儿来的烂货怂得打不还手啊

 

打了二十几下吉繁归也累得只喘粗气扁担都快握不住了好几下没打到人倒是震了自己的手臂就把扁担一把扔在地上,瞪着货郎。本来想看看货郎惊慌的怂样,没想到货郎不但一点害怕没有,眼睛还直勾勾的往吉繁归身后瞧,一脸的惊异。

 

吉繁归顺着他目光看去自己也愣了过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我操你个傻货光他妈知道吃于是飞快跑过去掐着衣领把那个小孩拎起来

 

那孩子满脸黏糊糊的又是泥土又是玻璃碴子还有蜂蜜他嘴里还在不停地嚼着泡沫和血沫直往下淌吉繁归狠狠骂道你个丢人现眼玩意,你他妈胎盘养大的废物给我吐出来三步两步走到那孩子面前,一把拎起来,一巴掌一巴掌地轻轻抡着那鼓鼓囊塞脸颊子试图让他把东西吐出来

 

谁知道那孩子不但没吐,几巴掌下去,却死命往下咽了一大口完了又死命地喊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吉繁归见小孩吞了玻璃碴子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把小孩往肩上一扛往家里飞奔

踹进了门直奔堂屋嘴里喊着出来老二出事了

 

原来这小孩便是吉家的二爷吉繁正。

 

十五年前吉官登吉老爷的原配林氏过门三年终于生了一男丁全家大喜

 

孩子足了份儿按老理说,能见“三光”了,就得起个小名。吉官登虽然上过几年私塾但也写不出什么大字小文,起名吧,没学问,不起,怕泥腿子嘲笑,心里正烦得慌。有高人出了个妙计安排个老道假装云游四方的高人再来装作望气,再起名字。

 

老道是请着了,可惜路途不熟,问了好几个人,这才知道吉宅在哪儿。在村儿里老少的注视之下,按照剧本,偶然走到吉府门前装模作样往屋顶和天空看半天后在树鸦的呱呱声中扯着嗓子喊这是祥瑞之气盘龙栖凤的祥瑞啊

 

可能这老道平日里功夫不精或是把太极拳练岔气儿了看着雍容有度也有一部好胡须可一出嗓儿跟小鸡似的又尖又哑苍蝇哼哼恐怕都超过这一嗓子去,别说吉宅的门馆,连旁边看热闹的老乡都没听真着。

 

过了一袋烟时间没人来开门,老道瞧瞧开始嘻嘻哈哈的围观老乡,红着脸咳了咳嗓子又喊道盘龙栖凤的祥瑞啊!!!

 

这下吉宅的门馆可算听见了但也没听明白外面是什么动静,心中疑惑他妈谁家驴压着了?咋这动静?一研究,怕坏了安排好的套路还是没给开门

 

一些村民们不远处讪笑着老道脸更红了连忙凑近大门缝儿摆个马步崩了个屁总算喊出一声大点的老鸭嗓子祥瑞啊!!……

 

馆这回听了个满真,赶紧开了门探头探脑了一番之后老道一扯袖子拉了进去连预备好的恭敬词儿也不说了只恶狠狠地说了句嘿我说道爷,你才来?

 

老道一挺胸脯,捻着山羊胡:“祥……”

 

门馆气的都快冒了烟:“我说安老道,你他妈看看天,让你几点来,你他妈几点来的,还祥呢?赶紧他妈进来吧

 

老道知道自己坏了事儿也不敢像往常一样捋须方步了臊眉搭眼地跟在门馆后面进了堂屋接着还没半袋烟功夫就被轰了出去刚回头正想咒骂却见里飞出几块大洋落在他脚后

 

老道赶紧扑在地上捡起攥在手里搜了半天确定再无遗漏就一溜烟儿走到大门外清了清嗓子又扮起了高人半眯着眼睛捻着胡须踱起了方步看着周围指指点点嘲笑他的人群,冷哼了一声尖着小鸡嗓子自言自语道爷我乃世外高人可不与凡夫俗子一般见识……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对金钱视作粪土……吉老爷虽富贵但我有仙风道骨……”一边说着,一边加紧往村外走,脚下的步子在众人无情的讪笑中越来越乱

 

村民们嘲笑够了老道的酸样,刚想散去,冷不丁一家奴站在门外放声大喊吉府大少爷仙山高人赐名吉繁正

 

哗啦哗啦……这下倒是响彻北山村惊得鸦声一片

 

村民们在议论纷纷猜是哪个字儿却也没人识字儿本想老道拽回来却发觉老道不知何时早已跑远了

 

吉大少爷却在满堂喝彩中不哭不闹只是呆望着房梁挂的一个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