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ca Artist CN【大咖会】张千里原来是这么拍的!

150

Leica Artist CN新一季的群内微访谈—【大咖会】又开始了,每月一至两位群内大咖,在群内主讲交流,时间为访谈当天的晚上8-10点。我们访谈的内容不是枯燥的讲解和无聊的教学,而更强调主讲人与群友之间的深层次沟通,这种沟通通过对作品的解读,对创作的想法,对如何理解摄影与生活的融合,更像是一群爱摄影爱徕卡的朋友喝酒聊天的感觉。本期主讲人——张千里

讲人简介:

张千里:人文地理摄影师、《原来这么拍》节目创始人、《旅行摄影圣经》系列摄影书作者,LAC成员。


主持人:大家把场子已经热起来了,先请千里老师上组图吧

张千里:让我正式打个招呼!CEO和各位群友,见过面的,没见过面的,大家好!

orange:张老师好

张千里:首先必须要感谢CEO给我的这个机会,也感谢LAC群友们的不嫌弃!我要道个歉,平时比较少在群里冒泡发图,抱歉抱歉!其实我蛮珍惜这次交流,平时拍得多,整理得少。这对我自己也是一个难得的梳理。

丁丁:张老师晚上好

许英龙:张老师好

主持人:@张千里太客气,我们期待很久了,直接脱吧!

张千里:各位老师好!就不一一回复啦。今天我有5组图,也是有一定的侧重面理我先放第一组,是我在古巴拍摄的。

张千里:11年和13年我两次去了古巴,大家知道古巴的社会状况在现在看来有点活化石的味道。让我可以回去看看我小时候中国经历过的一些事情,那时候我还太小,没什么概念。虽然这当中只隔了2年,但变化非常大,11年,刚有一点私有经济,大家还算本份。13年,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情况就不一样了,后来古巴和美国恢复关系,我相信会有更大的变化,我准备找时间再去看看,你会感觉到,在经历一段历史。

张千里:切·格瓦拉不光是民族英雄,还变成了个流行符号,大众消费品。

张千里:特立尼达的圣烛节圣母教堂,就正面一堵墙,背后和屋顶都塌了,挺可惜的,古巴人也没钱修,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方岽清:@张千里教堂这张用了滤镜吗?

张千里:教堂没用滤镜,直接机内调了白平衡

张千里:这张倒影,其实是两个人在吵架,但拍出来就是很浪漫。

张千里:夜景这张是在车内,手动提前对焦拍的。古巴就选了这些主要是11年的片子,13年我个人感觉拍的不够好,入选的少。我再发一组,这组是各地的杂片,不系统。

丁丁:继续不能停

张千里:墨西哥,让我又爱又恨的地方,彩色鲜艳,民族和历史都有很多故事,可惜那边人不让拍,玛雅人认为拍了就把他的灵魂摄走了。还有一些小镇,场景张张都可以格南,但不让拍。有些地方,连手机都不可以拍。

张千里:这张在土耳其的艾育普清真寺,问过之后再拍的,架了脚架、手动对焦。

张千里:伊朗的某个巴扎,经过后觉得不拍自己会后悔,就躲在门口调好曝光提前估好焦,退回来两步拍了就走。

张千里:中东有很多东西值得拍,哪怕是个眼神。

张千里:还是土耳其,这种照片比较简单,预先设想好之后,是可以硬找的。土耳其靠近叙利亚边境,圣池旁边,当天突降暴雪,水面上都冒着热气,

这个地方一个游客都没有,我们自驾过去的。

张千里:这辆车估计是搬家,一大家子,男人都在下面抽烟,女眷躲在车上,我是多大胆子上前拍这一张啊。

张千里:还是那天暴雪,这个地方传说是亚当夏娃被放逐到人间的地方,那天会伊斯坦布尔的航班因为暴雪被取消,我也没法赶上回上海的飞机,结果第二天单人单车1400公里开回伊斯坦布尔,一路都是冰雪路面。

张千里:缅甸,尼姑,中午吃斋饭前,尼姑会排队入场,并把鞋子排的整整齐齐,我感觉有强迫症……等到她们吃完出来,我就在那候着,一直拍不到一个满意的画面,鞋越来越少,人越来越急。后来翻翻照片,还是刚开始拍的比较好。

陈明曦:确实很多时候第一次按下快门的感觉最好。

张千里:缅甸这个地方挺不错的,佛教国家,人平和,在那特放心。

张千里:这个是在曼德勒山顶的寺庙,按以前的性格我肯定16广角贴上去了,现在居然会用35退远了拍,我觉得我老了。

张千里:小吴哥,吸引我的是地面的彩色投影。我现在觉得自己的拍摄越来越冷,越来越退出来的感觉。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但他就是个过程。我不排斥过程中的任何一个阶段。

张千里:这张我到个瀑布下面本来拍风光的,结果那天国王生日,全国放假,瀑布底下全是人。我就把索尼一收,大M装了35直接杀进去了,没有任何防护,直接拍。这种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事,我还经常舍得。

张千里:斯里兰卡小火车,这张用了闪光灯补光。我记得某位大师说过闪光最高的境界是不漏痕迹又有效,我感觉这张接近了。

张千里:高跷钓鱼这张,其实很纠结,去过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商业摆拍,

没去过的人就会觉得很屌,我纠结了一天,第二天还是掏钱拍了。贴给大家也是想听听大家对这种商业摆拍的看法。

胡杨:@张千里你喜欢大光圈拍人文?

张千里:大光圈到未必,后面会有别的风格的,我也一直在改变。不过很多环境比较暗,大光圈也是不得已。

闲鹤: 我觉得被老法师们拍遍了的东西 也不是不能再拍了 一定要拍得更好 角度更刁钻 不模仿。

张千里:这张是我在加拿大的一个非常小的镇里拍的,我住在他家的AIRBNB,一个乌托邦式的人物,为理想而活,比我们纯粹一百倍所有的蔬菜水果都是自给自足,肉类靠交换。家里面也很破旧,但精心打理过。他的故事比较长,这里要么先不讲了,第二天我要离开的时候,才鼓起勇气给他拍张照。他说你要我怎样。我说,就像你平时一样的平静。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就是这个样子。

张千里:上海的迷笛,我拍很多摇滚演出,尤其是半地下的。最怕的是否POGO的时候把我踩死。好,这组杂片就到这里!

陈明曦:每个摄影师拍摄时都有自己的习惯,讲讲您平时拍照的小习惯吧,一般怎么设置相机,一个场景连拍多吗?去了这么多国家,觉得最适合拍照的是哪个推荐下!

张千里:我用徕卡和索尼比较多,徕卡是单张拍摄,但按得很频繁,所以经常会被我按死机要拔电池。这点麻烦LAC向LEICA的CEO反应反应另外,我也没有什么安全感,经常会多拍很多,才会觉得有点放心。还有拍彩色大部分是日光白平衡,这个会带来胶片般的色彩。

最喜欢的拍照的国家,这个不用问大家也都知道我喜欢古巴,强烈推荐!

黑勋爵:我一直是@张千里和左手的粉丝,有个问题,当身处异域,无法用语言和被拍摄者进行交流,但又必须交流的时候,千里会怎么做?

张千里:当身处异域,无法用语言和被拍摄者进行交流,但又必须交流的时候,千里会怎么做在古巴讲西班牙文,我基本就瞎了。下载个APP在手机里,旅行常用的话可以对照着给对方看,另外就是傻笑+肢体语言。

温晓帆:@张老师,是不是有这样的体会,一个有兴趣的场景,会不停的拍,折腾半天发现还是第一张最好。

张千里:@温晓帆 有的时候是这样,但更多的时候是越调整结果越接近预期。

男密码人📷:@张千里下面这个问题很早一直想问你,今天就问出来了:你带队世界到处拍!我带过2次,每次老法师总是拿着相机对儿童没有征的大人同意就拍,有的路过路边的人家,对着窗内的人就拍,特别在法国和荷兰。大部分情况下没有问题,但我的心里压力受不了,所以一直拒绝了带老法师们。你是如何面对和处理这样的压力的?谢谢。

张千里:@男密碼人 一般未成年人不太适合没有经过监护人同意就拍,你可以直接和老法师们说这是违法的,要被抓到警察局去爆菊的。老法师我也不喜欢带,一般用年龄来限制团员。

男密码人📷:@张千里你自己有心里压力吗?

张千里:绝对有压力,我不喜欢的东西是会放在脸上的,太直。怕是真碰到,我不会给老法师好脸色看的。

闲鹤:@张千里 说到越拍越冷淡 应该所有职业摄影师都很难逃脱这个吧 我自己甚至有感觉为物质 为别人去妥协我自己拍摄是一种最令人厌恶的事 我身边也有很多摄影师在逐渐退出或者遇到瓶颈 无奈时就会随着摄影“潮流”随波逐流。您也拍摄风光摄影作品 我不知道在风光和纪实里 您自己更偏向哪类 但会感觉自己只想为自己拍摄甚至放弃现在的商业摄影形式吗?

张千里:@闲鹤 好喜欢你这个问题!我今天也想讨论这个方面。职业摄影师为工作拍和为自己拍是不一样的,工作中风光会比较多,或者为媒体拍旅行类的图片。为自己拍,基本都是偏人文的。我很清楚哪些是养家糊口,哪些是发自肺腑,今天给大家看的,基本没有养家糊口的照片。

闲鹤:我有一种羞于对着路人拍照的困难…记得人家大师都说要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我跨不了这个心理障碍,怎么办?@张千里

张千里:把脸搁家里再出门,我就是这么干的!哈哈

胡杨:你对去模仿玛格南大师风格怎么看,怎么样才能建立自己风格?@张千里。

张千里:@胡杨 有的时候我也会模仿WEBB或别人的照片,但我不会一直按这个套路去拍,那是他的,和我没关系。我遵循自己当时的感觉去拍照,先不管风格,按快门之前想明白了,风格会慢慢显露出来的。

黑勋爵:记得@张千里曾今和我聊过关于器材的选择,您说过拍的好不如拍得到,细想一下,自动相机更能够拍得到,千里老师是否也很看重所谓的“味道”,或者说,发自肺腑的恰恰也需要手里的机器也追求“情怀”?照我看,商业摄影师对于商拍和自拍时器材的选择,也有偏好。

张千里:@黑勋爵 我喜欢徕卡是因为我可以完全掌控所有的参数,除了取景不太确定之外,其他一切完美。镜头我都是选最新的,因为在数码上够锐利。我对味道这个事情不是特别看中,虽然偶尔也把玩一下。

张千里:我在发一组片子吧,下面这组暂定叫做《北方国》,一些在北海道、贝加尔、加拿大等地方拍的片子。

张千里:北海道的破冰船,看流冰。我看到的是,抚摸岁月。那手指就好像突然在我心里挠了一下,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去描述,更何况我不太擅长文字。

张千里:就是那种岁月静好的感觉,阳光和走完大半的人生。

许英龙:这一小段写的 仿佛也挠了我心里一下 深有同感这种画面。

张千里:我也没怎么看窗外的流冰,牛逼的在别的地方见过了,但这里,我就一直在看那些光和岁月。

张千里:我儿子趴在窗台看外面。从他一岁半开始我们就带他到处走走。他现在用掉2本护照,去过十几个国家,也喜欢拍照,但我从来不教他理论,让他自己去对准他感兴趣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他还小,不要有条条框框。

张千里:西伯利亚,贝加尔。这人是前苏联乒乓球冠军。我们特意去看他,并做了个采访,文章发表在穷游的《最世界》杂志。

张千里:那是14年的最后一天,我们摆渡到了奥尔洪岛。

张千里:在这样一个地方跨年,是有史以来最冷峻的跨年

张千里:新年的第一顿早饭。那次我带了徕卡M和S,但总觉得,只有M才是纯种徕卡。

张千里:贝加尔湖在变成蓝冰之前的一个形态。我正好抓到一个俄罗斯人,他父亲是在西伯利亚研究冰的,通过他我了解了不少那边冰的知识。

张千里:这张是在挪威拍的,暴雪,靠路边停车拍到的一张类似于素描的风光。

张千里:来张可爱的吧加,拿大的北极狐,喜欢半夜到营地里来啃橡胶,所以脚架不能留在外面过夜。

张千里:这个地方在丘吉尔还要坐小飞机向北飞一小时。只有冬天开放。北极熊迁徙至北极冰面上的必经之地。我们住在电网里,隔着电网向外拍。一共住4天,最后半天要赶飞机回去了,结果熊高潮了。一群一群的来,拍的我们都不肯走了。-40度,冰上趴半天也是蛮辛苦的。这几张是SONY A7RII+300F2.8,有的用了增倍镜。

张千里:黄刀的极光。如果你去黄刀住了2晚没拍到极光,就说明人品差到极点了。

张千里:但我更喜欢这张非典型性极光。当时我在魁北克的加斯佩半岛,其实很南。半夜我开车发现北边天空隐约有点白光,估计是极光,就停车拍照。长爆之后果然有极光。巨兽浮出海面,绿衣仙子在北方低吟。轻描淡写的夜,不求圆满,只观刹那。这是我当时写的。

主持人:巨兽浮出海面,绿衣仙子在北方低吟。轻描淡写的夜,不求圆满,只观刹那。还说自己不擅长文字!

张千里:再补充一下我的一个经历,六年小学,换了六个学校。童年的生活在城、镇、村之间转辗。故乡的概念并不清晰,远方却总被认为是故乡。环境总在不断地改变,身边的伙伴忽地出现,转瞬便与时间一同隐去,在记忆中只留下模糊的影子。新空间充满了新奇,却总能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一切新鲜的扑面而来,都来者不惧。那些错综便是我们人生的轨迹。所以我一直在变换不同的环境,接触不同的人,遇到不同的事。我能做的只是用相机去拍我看到的和我想到的。这个对别人有没有意义对我来说无所谓,对当下的我有意义便是当下的意义。

END.


想了解张千里更多的作品

请移步下面的二维码观看更多


关于我们:Leica Artist CN是目前影响力最大的华人徕卡相机用户社群,主要线上交流形式是微信群。所有入群都是邀请制,如果您想加入我们,请发送10张以上徕卡相机拍摄的作品,投稿最好包含1-2张人像作品(每张1M左右的小图)到 leicahome@163.com 并注明使用器材和微信号,作品不错的话会有专人给您发送邀请。


Leica Artist CN现在开设了  官方个人微信账号,  欢迎想交流的朋友们添加我们的官方个人账号,微信号是  lac-official  ,官方个人账号平时会在朋友圈转发公众号的原创精彩内容,每天也会给大家推送我们喜欢的精彩摄影文章和优秀群友作品。请扫描或者长按下面的两个二维码进关注添加我们,和我们一起爱徕卡,一起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