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的光,来自心里更为重要。

36

        “寒露”的跫音已然回荡在窗外,小城的天色在阴晴转换,不管是阴还是晴天光,只是明暗之分,而生命里的光,来自心里更为重要。

        踩着阴晴的台阶拾级而上,沿路的花草,或郁郁葱葱,或茕茕孑立。而忽暗忽明的天色,在林间小道敲打着,仿佛是天光的指尖在琴键上轻舞,飞扬出时光的旋律。

        那是生命里的一束光,稍微留意,便发觉那是来你的自心里。

       草丛里仰光成长的红花芦莉,许是深谙那一份禅意,挺直了腰身迎光生长,给予你这个匆匆过客一幅花禅之画。如若你真把自己当成了匆匆过客,想必就忽略了心里的光,幸庆它的美让你放缓的脚步,驻足打量了片刻。

        走着走着一丛浅蓝进入眼底,在飘忽不定的天光里忽明忽暗,在山风中摇曳,低头轻嗅,一阵清洌盈满鼻腔,你的心疆仿似扩展了几许,心空明亮了几多。那是蓝花丹在细碎的天光里入定,梳理着蹉跎了多少岁月,如何去珍视生命里的光。

        显然它的姿态已然告诉你,生命里的光,来自心里更为重要。

        阶前的一树红花绘在淡淡的蓝空里,突觉有几分妖娆,又有几分清新脱俗,许是走过风雨后就该有的模样。而沐在光晕里姿态,宛如一位从红尘里款款走来的女子,眸光里流转着一泓清亮,那该是来自心里的光吧。

        而你遇见了它,就是遇见了心里的光。

        掩映在墨绿的红墙黄瓦安静的存在,存在时光的更迭里,存在尘世的一隅,存在你的瞳窗里,而院落的梵音就是光,可以照亮众生的昏暗处,也可以亮在心里。如同佛前青灯,用肉眼看是一轮明月,并不明亮,而用心看则是一片春光,明媚了心景内外。

        一路走来,就如同花季一般,花开了是时光,时光开出了一朵光芒,花谢了也是时光,时光谢了一朵光芒,花开出一朵禅,那便是生命里的光,来自心里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