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马2:51,2016马自骑冠军也是跑步高手

33

2016马自骑大赛的总名次第一,是41岁的荷兰人罗杰·霍尔特曼(Roger Holterman)。

和女子冠军何晓霞相似,这位身高1米88的荷兰大个子也是以绝对优势获胜:9月10日上午6时53分,他从安徽歙县打卡出发,当晚21时23分就抵达上海枫泾。全程432公里仅用14.5小时不到,比中国籍第二名快不止1小时(14:29:08 vs.15:31:56)。

此外,他还勇夺“爬坡王”头衔——在近千名参赛选手中,他到达赛道最高点太子尖的时间最短。

马自骑夺冠记

这已经是罗杰第二次参加马自骑。去年他骑得更快:12小时40分,原因是距离只有399公里。可惜因为几次迷路,他最后屈居第三(冠军是澳大利亚人)。

“当时我就想明年再去;我要拿冠军。”近日在接受爱燃烧专访时,他告诉笔者。

今年的比赛他完成得相当顺利,只迷路一次。“我第一次用码表导航,拐弯时它告诉你有时太晚,有时太早。到临安情况比较复杂,我迷路了,多骑了四五公里,其他没什么问题。”

他的平均时速达到30.7公里——虽然已经很快,但仍低于他的赛前目标35km/h,因为今年的赛道要翻越高度创历届之最的太子尖,坡度极陡且路面欠佳。

从临安开始的二百多公里虽然地势平坦,却刮起逆风。“如果是顺风的话,应该可以到33、34(km/h)。另外,要到35,也要有车友一起互相帮助,这次我就一个人。”罗杰说。

女子冠军何晓霞中途只吃午饭,没吃晚饭,罗杰连午饭都没有停下来吃。他只是在相隔约50公里的各个补给站稍作停留,吃点香蕉、面包,加水,随即匆匆上路。“多停的话对我身体不好。”

他随身带二十多个能量胶和能量棒,还有一些泡腾片。每次到补给站志愿者给他加水时,他就在水壶里放进一片。

“马自骑跟马拉松一样,一直要吃、喝,所以每过二三十分钟,我就要吃一个东西——要么是自己的,要么是补给站的;每50公里喝两壶水。补给最重要,如果你喝不够,就会骑不动。”这是他的经验之谈。

一路上他人和车都没有出任何状况。“骑自行车,最大的问题就是爆胎,需要好几分钟解决。这次没有爆胎,也没有摔车。”

罗杰虽然有所属车队——上海起点单车,却没有安排保障车,吃喝和车灯等用品全靠自己带。作为领先者,赛事组织方派一辆车全程跟随他,但“他们都是裁判,不是来帮助我的”。

对他来说,最大的困难出现在赛后:星期六晚上完赛,第二天下午就要飞回欧洲。

“每次参加马自骑,最大的问题是脚。骑车和跑步不一样:跑步你的脚一直在动,骑车因为穿锁鞋,脚不能动,只能保持在一个位置。我一到终点,第一件事就是把鞋子脱掉。”罗杰回忆说。

星期天要坐12小时飞机,机舱内气压更高。他上飞机之后,先把鞋子脱下来,后来又脱掉袜子,“后面真的是很痛很痛”。

一到荷兰家里,他赶紧拿冰桶泡脚半小时,疼痛才有所缓解。直到三天过后,他的脚总算恢复正常。

从专业车手梦到安全第一

采访开始时,笔者问罗杰要用英语还是汉语,他回答两者都可以,“我觉得中文基本上没有问题”。

事实上,他中文相当流利,采访全程使用汉语。这也难怪:他大学学的就是中文,而且2003年就来上海,已在中国生活将近14年。

罗杰1975年出生于阿姆斯特丹以东约80公里的阿佩多伦(Apeldoorn)市,东距德国边境大概50公里。后来他到阿姆斯特丹上大学,就读于名校莱顿大学(Universiteit Leiden),在首都一直待到来华之前。

他从事的是进出口贸易:刚来中国时做采购,现在经营食品原料如奶粉、淀粉进口,近期新增冷冻食品。

他最近这次回家,翻看以前的老照片,包括小时候骑车的——他三岁开始骑,十四岁参加比赛;“对我来说,骑车一直就和走路一样(自然)。”

据罗杰说,自行车在荷兰非常普及;该国地势低平,便于骑行,缺点是有风,而且风力不小(当然了,风车之国嘛);半数荷兰家庭拥有两辆自行车,一辆用于上下班通勤,一辆运动休闲;中学生大多骑车上学,哪怕距离长达二三十公里。

笔者没去过荷兰;在到过的欧洲国家中,自行车似乎在丹麦最为流行。“对,丹麦和荷兰一样流行;我认为丹麦应该是从荷兰传过去的。”罗杰指出。

9月下旬他从欧洲回来,第二天又赶赴崇明岛参加一场70公里比赛。这次他名次一般,“因为如果快到终点有大集团冲刺的话,我一般不参与”。

他现在的原则是安全第一。自行车仍是他的最大爱好,但现在还要考虑工作和家庭。“比赛时如果太危险的话,我就会慢一点;第二、第三还是第一百,都无所谓。这和我小时候不一样。”

青少年时代的罗杰,曾经梦想成为一个专业车手,他有两个朋友就走上专业道路。“我看了他们的生活,觉得不适合我。看上去很好,其实很辛苦,每年有两百多天要比赛、训练,到处飞。”

“安全第一”原则导致他很少受伤,不过高速玩车几十年下来,毕竟不可能毫发无损。他左右锁骨都曾摔断过:一次是小时候,一次是来中国以后;“骑自行车这很正常,问题不是特别大,一般三个星期就可以痊愈。”

罗杰现在每周训练量大约300公里。周六拉长距离,150公里:先从家骑15公里到虹桥万豪酒店,再和朋友结伴骑50公里到朱家角太阳岛。抵达后有些人折回,有些人再加量100公里,比如说绕淀山湖一圈。

周二、四清晨在浦东世纪公园练速度,一大群人一起骑一个小时,从5点半到6点半,时速高达四十二三公里。那个时段马路上车不多,跑步的倒是不少,因为近期空气好,很多人出来运动。

每周四晚上,他都会在一家spinning(动感单车)专业健身房做两个小时教练;“这是我固定的课,已经做了三年。很多人喜欢我的课,因为我的课比较厉害(笑),而且我喜欢的音乐是techno。”

这是一份没有报酬的义务工作。“因为我家里也有固定自行车,一个人骑很无聊。和很多人一起骑更好玩。”

星期五是他的休息日。

全马PB 2:51

跑步也是罗杰的一大爱好,尽管现在已经没有以前跑得多。他从大学时代开始跑马拉松,迄今总共跑过12个全马,半马不计其数。

第一次跑马拉松时,他对难度估计不足,对跑鞋和跑步衣服也是一窍不通,最后成绩是3小时50分钟,赛后腿脚酸痛了一个星期。

他决心要跑进3小时,并为此训练备战。后来他的全马最好成绩达到2小时51分。

他跑鹿特丹马拉松是15年前的事。“有一次我跑得非常好,半马用时1小时20分钟,过了30公里感觉还非常好。到35公里就没有了(撞墙),然后走了一公里,再慢慢捱到终点,用了3个多小时。”

罗杰半马也跑得很快,两年前参加过上马半程;“跟一个朋友一起跑的,成绩好像是1小时24分——我的目标是1小时15分。没办法,因为我出发太靠后。”

他说自己因为人高马大,跑步时需要很多空间,所以跑马拉松的出发位置必须在前面才行。

每年春节期间,他都会跑老家的Midwinter半马。今年他也参加了,目标仍是1小时15分,结果跑了1小时16分,因此他还是不满意。

今年上马他没报名,因为报名期间人正好在国外。9月他刚在荷兰跑了一场10公里,每公里配速是4分19秒。他的目标是全马配速要重回4分出头,“看看自己还有没有这个能力”。不过,10月份有很多自行车比赛,他不能跑太多。

罗杰一般在冬天跑步。虽然一二月空气最差,但12月还可以;“12月我就不骑车,开始跑步。”

他喜欢在跑道上跑,包括马拉松赛前要拉的30公里长距离,原因是操场里面很安全,不必担心车流和人流,也不用考虑别的。

另外,他速度比较稳定,跑步和骑车都能保持匀速,而跑跑道便于知道自己的速度是多少。他常去的体育场包括卢湾、交大等等。

罗杰没有跑表:“如果用手表的话,我会一直看,我不喜欢这样。”骑、跑多年的他,大致清楚自己的状态。

对于VO2Max、心率和骑行功率等等指标,他现在也不关心,“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感觉”。

他跑步时喜欢用手机听音乐,同时打开跑步app Strava记录数据,它会报出每公里、5K和10K的用时和配速。

每年一个大目标

对于擅长自行车和跑步的罗杰来说,参加铁三比赛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奇怪的是,他一次都没有尝试过。

个中原因是,游泳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虽然会游泳,但水平还不足以参赛。

“我到现在没参加过铁三比赛,就是因为游泳太差;游泳是我最大的弱点。很多人都说,你没问题,你自行车那么快。但如果我要做的话,就要做好。”罗杰表示。

他一直跟朋友说,要找人教自己,但拖到现在还没有落实。他打算等到今年冬天,在空气变差后开始好好学。

关于铁三比赛的距离,他觉得70.3英里半程铁人比较适合自己;全程恐怕做不下来——因为工作忙、出差多。

罗杰家里共有5辆单车,包括参加马自骑的BMC公路车和以前的,一辆山地,一辆TT(time trial,即计时赛车,人称“自行车中的F1赛车”),外加一辆固定自行车。

BMC是瑞士品牌,在上海由起点单车独家代理;后者早在2006年就在上海举办比赛。罗杰从5年前开始骑他们的车;“他们给我很大的折扣。我这辆车如果在门店买,要7万元。”

他的购车成本很难计算,因为作过多次改装;“自行车就是一直要改装”。他的参赛车是22速:前2后11。

每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他和太太如果在附近,就会过去看,否则就通过网络收看,在中国看乐视转播。

罗杰的太太在中国出生,在法国长大。她喜欢的不是自行车,而是跳舞——钢管舞!“她每天会练两三个小时。所以我们家有五辆自行车,一根钢管(笑)。”

他一早出门骑车,回家前有时会帮太太买早餐,“她很开心”。两人还没有小孩,计划明年生。

有孩子后时间会少很多,对此他觉得:“这个是应该的,我也不怕。这是人生的一部分。”

罗杰每年会给自己定一个大目标,今年的目标就是马自骑。明年他应该还会参加,争取能有所提高;“现在我知道自己有骑400公里的能力,明年就看能不能比今年快。”

此前他在荷兰参赛的最长距离是240公里,那是个途经11个城市的著名赛事,参赛选手多达1.5万之众,而且名额和上马一样抢手。他希望再过五到十年,马自骑也能达到如此规模,”越大越好“。

罗杰有时也会有从中国骑车回荷兰的想法,特别是在上飞机时。他有一个朋友正在这样做,为此筹备了一年多——规划路线,准备车子和各种文件、手续(尤其是要经过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还要安排吃住,相当繁琐。

“我一直在想哪天从上海沿318国道骑车到拉萨。如果每天骑200至250公里,三个星期不到就可以骑完。我一直有这种想法,只是还没去做。”罗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