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老男人

37

昨晚某狮子会的领袖级的人物游说我加入他们的慈善机构。

说实在的我对这些没有兴趣。

我每天都日行不止一善,那是我个人的事情,无需张扬,也不需要加入任何机构去放大。

我都做过长江商学院的校花级的创始秘书长了什么世面没见过呢?

什么叫出钱的出力都有贡献?

那些有钱的看你在一个机构当秘书长,没钱的始终还是被有钱的狗眼看人的。

你的所有的付出他们都会看你不顺眼,然后你多吃多喝甚至没有多吃多喝他们的豪华派对的东西,这些有钱人也会更加小气的。

惩罚他跟我的见面机会总是不买单总是要把全部的资源关系多来麻烦我、我嫌烦,好久不给见面,三年才给见一次,就来打听我两套豪宅的去向。

我心想最近怎么回事?

江湖上的老男人都穷有趣打听别人的资产了。

他们已经沦为想知道你还有钱的话直接想来抢。

实际上过去几年遇上股灾遇上小天使投资,无一例外没有一个有良心的。

我就是传说中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洗劫一空的中产阶级。

我已经只有资产只有内在的精神上的高贵没有什么现金了。

说了还不信。

我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共同认识的人欠我钱你去追回来然后就给你捐?

他又看不顺眼我微博实名追债。

我说那这样你凭什么雪上加霜要我做公益?

你给我滚。

他不,然后说的都是老男人人格分裂的话,说今晚就要折磨我。

我心想你不过是喝了两杯咖啡还没喝酒呢就想说疯话了那我把你奚落起来绝对会让你阳痿。

虽然你已经是上半身有想法下半身也没多大办法了。

他让我和两个八零后文艺女青年的听歌心情大打折扣。

人与人之间所在的一个场,要么你影响我,要么我影响你。

如果话不投机要凑合聊天那就太郁闷了!

那就算了。

要不我佛修理你,要不你离开我的主场。

从事尽量不见面。

见与不见,我还是原来的我。

你们这些老男人有浊气的人格分裂的离我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