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归途不朽》我是你梦的小爪

25

公告通知

《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面包树上女子,俞越继《不开花的蝴蝶》《3号地产商》《商道大拿》之后又一部情感力作。

梦境,是唯一对现实世界的一种反衬。我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做梦,当然大部分的梦我醒来就不记得了,或者在梦里就忘记了。但是有些梦反反复复地做了很多遍,甚至我白天都能回忆起它们全部的细节,场景,人物,关系,我就觉得非常奇怪,为何梦会反复,一段时间不停地做同样的梦,反反复复,无休无止,我开始记录梦是在写这部小说《与你归途不朽》的时候,这篇小说里前前后后我记录了很多个真实的梦境,在描写的时候有些采用的还是梦的描写,有些就融进了现实的小说情节里面。

就如林镜的父亲去世的那段,就采用了现实描写方式,林镜醒着,又仿佛在梦里,《与你归途不朽》原文摘录:“电话铃声突然想了起来,林镜一看深夜2点了,这个时候会是谁,一种不详的预感,母亲的哭声,你父亲的身体僵硬了,他刚说要喝水,一口痰没有上来,妈、妈、你快叫救护车,快点,林镜在电话里嘶声裂肺,母亲平静地说,来不及了,身体已经没有热度了,镜子,你现在收拾一下,赶紧回来吧。妈,真的不行了吗?

林镜一边拿起包,一边往外狂奔,后半夜的马路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偶尔路过的出租车,月光照耀下的马路,冷月清辉,透过翻滚厚重的云障,斜斜伸向天空的铁画银钩般的枝桠,犹如诡异神秘的魔幻森林,穿越重重树枝的月光,落到了街面上竟变成一团柔柔的暖黄,却是为了照亮林镜回家的路,天上人间,冷暖迥异,如梦似幻,回味悠长,打车去码头吧,此刻林镜仿佛觉得山要塌了,水要倾泻了,生命中的大山要倒了,父亲一直是林镜心中可以依靠的男人,这个男人就在林镜25岁生日的那天,走了,今天是林镜的生日,阴历,看着窗外冷晓的浮晨,冷到了骨子里,透着冰。”

    为了写《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我刻意开始进入自己的梦境,让自己主动做梦,有人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人怎么可能自己主动做梦呢?梦都是不由自主的,偶尔可得的,怎么能自己想做梦就做梦呢?我查阅了很多相关的资料,人的梦境与灵感和失眠有关么?梦是人生的意像预演的一种治疗方法,梦其实就像一个叙事,我刻意用叙事的方式来让自己进入梦境,有时候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也能进入梦境,我有时候会改写自己的梦的细节跟结局,把梦改的美好又开心。我害怕惊悚的梦境,我喜欢哪些没有结局让我有思考的梦境,这是两个梦,最近的两个,没有来得及写进《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这两个梦不知道和解?

 

    梦境1:昨夜又做梦了,梦的场地是新搬迁的家,听到马路上有异动,我出门一看究竟,发现有一辆面包车,从车里下来几个人,抬着一个人,我上前一看,竟然是妹妹,而且是尸体。我猛然被吓醒了。2016.9.5深夜

 

梦境2:昨夜梦到了老房子,老房子里竟然有灯亮着,难道住着人,我走近了才发现,东南方向竟然有一条铁轨,莫非是轻轨通到我们家了,梦里的铁轨从东南方朝着屋后面延伸,我想要靠近看个究竟,竟然突然醒了。2016.9.9深夜

 

《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最恐怖的一个梦境,是梦见一个死小孩,这个死小孩没有脸,转身的时候仿佛在笑,非常惊悚的一个梦,还反复出现了很多次。原文摘录:“这一夜,她们互相簇拥着而眠,是关于两个女子之间的爱恋,也是未来的希望,她们互相信任对方,梦里,这梦一直在追逐着林镜,一个小孩,在招呼着她,她走向前,走向前,一个小孩在水桥边,林镜循声走向前,他转头,林镜啊地一声,太恐怖了,那个孩子没有脸,只有一个头,竟然没有脸,林镜被吓醒了,影子拥抱住她,别怕,我们在一起呢,我们明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用回来了,好吧。林镜紧紧抱住影子,生怕她会离开。”

做梦需要耗损掉自己很多的精气神,写完这部小说我觉得自己的神经开始有些衰弱了,记忆力没有从前那么好了,原来梦境是会吸收人的元气,特别是哪些刻意为之的梦境。为了写这部小说,我有时候会进入不同主人公的梦境里,她们也许是现实里的某个人,召唤她们进入我的梦境,看似不可思议,但是我真的做到了。从她们的梦境里我提炼出很多特质。林镜是这样的一个人,从她的梦里我们看到了林镜成长的过程。《与你归途不朽》原文摘录:“胸口的那条碧玺在时刻召唤着她,不能随便放纵自己,有一股力量仿佛在冥冥之中跟随,慢慢地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梦境,梦见自己身处一个类似公园的凉亭,凉亭周边有很多树,树影婆娑,花香四溢,不远处有水,貌似是一个池塘,但奇怪的是凉亭有拖拉机,自行车,汽车通过,凉亭里面竟然有张四方桌子,我坐在西朝东,和三个看不清脸的人在吃饭,抬头看到凉亭上方,仿佛海市蜃楼一样,隐隐约约有一个房间,我指着那个房间跟吃饭的人说,那个是我的办公室,我看到哪几个巨大的号码,是1817。”

看过国外有一个人把很多人的梦境用真实的画面拍摄下来,她说:“重建梦境,就是还原梦的场所和细节,比如一堵有着特定颜色的墙,一面蒙着灰的镜子,一些能引起做梦者回忆或者感触的东西,试图还原的视角则是多元的。”

而在《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里面,有的是梦者看见梦里的自己,有的是旁观的梦,也有第三者的视角。本书以作者亲历的梦境故事为蓝本,赋予人物之间细腻的情感纠葛,是首部真实的梦境体小说。

所以说,人是唯一靠想象力活着的动物,可能某些动物也有某种想象力,你是我梦的小爪,而现实就是另一个梦境,故事里还有很多梦来解释我们不同的主人公的内心隐秘的世界。

预售发布:

《与你归途不朽》梦境体小说,每本签名版包邮88元/本。

加作者“面包树上女子(俞越)”微信号,直接支付88元微信红包或者转账,并留下详细的姓名+地址+电话。

新书预计2017年春节,和《3号地产商》网剧同时段上架。

封面初稿

需要购书请加“面包树上女子”微信。

微信支付88元,留下详细的姓名+地址+电话。

签名版限200本“面包树上女子“微信号独家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