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裴尔伯爵 Der Graf von Rumpel

30

​「……女侯爵,综观您的财务状况,以我的专业角度分析,只能给您一个建议。」

无计可施之下,艾娃只能找来之前和阿玛利叶侯爵有些交情的会计师。

「其实,侯爵最后投资的那个项目……他没和我解释仔细,但我知道是北非的一座矿产。如果成了,会让侯爵成为富豪……可惜,就差一步。」会计师摇摇头,「侯爵死的不巧,如果晚个几天出意外,后事大概都会不一样。他还没签这份投资继承保证的合约,不然就算他过世、妳一样可以帮他处理那座矿产的投资;但现在只是一场空,整个矿产由他的合伙人独得。」

「那个合伙人是谁?」艾娃赶紧问了。

会计师看了一下文件,一耸肩,说:「一个从北方来的伯爵。详情我也不太清楚。」

如果阿玛利叶侯爵可以晚一两天死……

但现在已经太迟了。

艾娃隐约感觉有那里不太对劲,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会计师沉吟片刻,「……女侯爵,综观您的财务状况,以我的专业角度分析,只能给您一个建议。」

所以,艾娃必须变卖财产,这是她不能避免的命运。

「骗局!」

有一天晚上,当艾娃为了筹钱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在书房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心里第一次意识到容裴尔让她实现的心愿似乎是个骗局。

「容裴尔!」艾娃怒气冲冲的叫容裴尔出来兴师问罪,「这是怎样?你耍我!」

「我从一开始就告诉過妳:每个愿望都要付出代价。」容裴尔却一派淡然的说:「我非常精准的实现了妳的愿望:妳成为女侯爵、是侯爵府的主人、没有人能使唤妳。」

容裴尔说得没错,艾娃觉得有些理亏。 「可……可是,我没钱!」

「妳当时说出口的愿望并没有提到有钱这一点。」

艾娃咬着指甲。会不会是她许愿的方式不够好?她检讨很久,觉得自己许愿的时候太莽撞,随随便便就开口、设想不够周全。所以下次如果再许愿,她得更小心、更面面俱到才行。

艾娃暂时不敢再轻易的随便许愿。她原本想靠自己的力量撑下去,但情况越来越差,她已经卖了很多家当、遣退大部分的仆人,只留下穆勒等等的贴身仆役了,但还是很吃紧。她知道自己到极限了,不得已之下,她再度拿起许愿木,召唤了容裴尔。

「容裴尔施迪尔申!」

这次艾娃是有备而来,已经先花了几天的时间研拟了一个完美的愿望。 「我这次的愿望是变成一个有钱、有势、重量级的大贵族。我是自己的主人、不会有人使唤我、我也不用为钱担心!」

这次很完美了吧!艾娃心想。

容裴尔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点点头,右手划了两圈、行了一个优雅的花式敬礼。 「如妳所愿。」

————————————————– —–

这一次,艾娃等了一个多星期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不禁怀疑起容裴尔的愚蠢能力。过了将近十天,由于某债款到期,艾娃必须拍卖阿玛利叶侯爵收藏的一批叫什么「乳笨湿」的画作。老实说那些画艾娃是一点也看不懂,只知道候爵在世的时候很宝贝这批收藏、值不少钱,总之让她觉得卖这批画是割她的皮抽她的血,但是那个白痴容裴尔却没办法帮她守住这批值钱的东西!

容裴尔根本是个只会偷鸡摸狗的不合格魔神仔!

艾娃在心中咒骂。然而,在拍卖前的小酒会上,她非常讶异的发现容裴尔竟然以人类的姿态出现!叫什么「容裴尔伯爵」。

「容裴尔!」艾娃赶紧把容裴尔拉到旁边兴师问罪,「你还有脸来这里?还有,你什么时候是伯爵了?」

「我在人间的身份一直都是伯爵,小有威望地位,从事『一般的』贸易,不是一天到晚只帮妳实现愿望,我很忙。」荣裴尔笑着回答,「不过,我今天之所以过来是因为似乎有个『愿望』得要实现。」

「你还好意思讲!我许的愿望是要变有钱耶!现在却反而要先变卖家产,你到底行不行啊?」

容裴尔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客套的敷衍艾娃:「嗯,这一系列的鲁本斯画作的确非常精彩。」

艾娃斜眼瞪了容裴尔一眼,「我懂了,这该不会就是你最想要的东西?」

容裴尔没有回答艾娃的话。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长披风、拿着手杖,打扮体面、衣着上有同色系的精致暗花刺绣,留着仁丹胡、虽然有年纪、却依旧风流倜傥的男子停下脚步,拍拍容裴尔的肩膀,脸上露出笑容,热络的打招呼。 「哈,容裴尔伯爵,终于找到你了!」

容裴尔转过身,带着无辜的笑容,一付意外的模样,「哎呀,维尔夫伯爵,你来了!」

艾娃的耳朵竖了起来。她当然听过维尔夫伯爵的名号:有钱有势、皇亲国戚,超重量级的真正大牌贵族。但她根本想不到,维尔夫伯爵竟然和容裴尔认识?而且很熟!

「容裴尔,是你说今天的拍卖会里有我渴望已久的鲁本斯画作。你以往推荐的都是好生意,这次当然不例外,不管多远,我当然会赶来!」维尔夫伯爵左右张望,说:「不过这里还真是偏僻,我的马车差点停不进来。」

容裴尔笑了,对维尔夫伯爵说:「贵族社交界中盛传阿玛利叶侯爵对鉴赏艺术的眼光独到,但说到投资眼光……可就不与置评了。」

维尔夫伯爵点点头,「听说阿玛利叶侯爵找你一起投资了矿场不是?你当然很清楚他的人品了。」

「阿玛利叶侯爵是个好人,但品德与商业头脑恐怕不能摆在同一个天平上相提并论。」容裴尔淡然而谦虚的说:「当初他看上了一片矿场,但因为他缺发资金而找我合作,我信任他的判断就挹注了资金,可惜他英年早逝,无法看见开采的成果,的确令人遗憾。就像中国的一句俗谚说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

「的确。好好的钻石矿场……」维尔夫略举起手杖,在象牙手杖头上镶着一枚金橡叶钻石饰。 「谢谢你的赠礼。」

「一点小礼,不成心意。」容裴尔做出一个花式行礼,客气的说。

「容裴尔伯爵,你太多礼了。」维尔夫伯爵哈哈大笑,接着又问:「言归正传。我要的东西:鲁本斯在哪里?」

容裴尔请伯爵稍候,走到另一边将艾娃拉过来。 「东西在这位可人小姐的手里。」容裴尔向维尔夫伯爵引见艾娃,「她是继承阿玛利叶女侯爵:艾娃。鲁本斯是她过世父亲的收藏,因为知道伯爵喜欢,特别割爱……」

艾娃行了一个礼。看到艾娃有如陶瓷娃娃的精致脸庞,维尔夫伯爵的眼睛一亮。 「好个娇贵的小美人……」

就这样,艾娃认识了维尔夫伯爵。

————————————————– ——

「为什么要去那个什么……绚海庄园?」

卖了乳笨湿……不,鲁本斯的画作之后,艾娃听了容裴尔的建议,亲自将画送到维尔夫伯爵府上。

「只要是长了耳朵的贵族都知道维尔夫家族的祖宅就是绚海庄园。」容裴尔以陪客的身分和艾娃一起过来﹝再说艾娃其实不认得路﹞。在马车里,他闭目养神,同时慢条斯理的说。

「长了耳朵的贵族都知道?那没长眼的贵族也知道吗?」艾娃不客气的反呛。从侯爵府到绚海庄园不算近,她一路车马劳顿颠得又无聊又疲累。于是,她下意识地从衣襟中拉出项坠,用手把玩。

容裴尔的眼睛张开了,盯着项坠直看。

原来,艾娃将那段许愿木当成坠子,找了工匠镶在金项链上,随身带着,以免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立刻许愿。

容裴尔看着那段许愿木,湛蓝的眼神逐渐变成血般的鲜红。

「有没有那么远啊?」艾娃似乎没注意到容裴尔的神情变得悚然,依旧看着窗外、右手搓着许愿木玩耍。

「就、快、到、了。」容裴尔缓缓地说。他的上身从座椅背上挺起,然后逐渐向前倾;他的右手指甲越来越长、越尖锐,成为仿佛爪子一般。

只要夺回许愿木……

「喂,容裴尔,你干嘛靠我那么近?」艾娃终于注意到了,「想偷亲我?」

容裴尔一愣,立刻又变回金发蓝眼的好人伯爵形象,鹰爪般的右手也恢复正常。 「面对艾娃小姐这样尤物,当然会令人情难自禁。」

「啊,拐弯夸自己的法力高强喔,容裴尔。」艾娃哼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等实现我这个愿望再说嘴巴吧!害我卖了那么多的家产、还是欠了一屁股债!你到底行不行啊?」

容裴尔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没有回答。

终于到达绚海庄园。下了马车之后,艾娃的眼睛亮了起来:不愧是做庄园!主建筑庄严宏伟,非常大;还有马房犬舍、温室、花园,以及后面一大片树林……进到屋内,无尽长廊、上百房间厅堂,后头更有独立的厢房……

仆役通报之后,维尔夫伯爵出来迎接。 「容裴尔!」维尔夫赶紧派人把马车上的鲁本斯画作卸下,还严厉的叮咛不得让画作有任何损伤:如果谁让画作有了一丝刮痕,马上让那个粗心鬼断了手掌!

「到大厅里谈吧!」维尔夫伯爵亲自领路,艾娃在后头默默地跟着。越走,她的心跳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血液越来越奔腾转;艾娃几乎喘不过气,都快昏了……

如果这是她的有多好!

艾娃搓着项坠,从心底涌出一股极深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