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进化主义者至支持和反对我们的人的话

60

社会进化主义者至支持和反对我们的人的话:

我们社会进化主义者首先不是机械僵化粗俗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而是遵循社会和自然规律进化发展的铁律,这是两个事物,社会进化主义是对古典时代的犹太教、琐罗亚斯德教、道家等等古典意识形态和中世纪基督教、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和儒学中的有效部分的所显现事实的进行了不自遮双眼诚实明确的承认。社会进化主义包括吸取了雅各宾近代古典自由主义、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同盟会三民主义革命精神,纳粹科学种族主义和布尔什维克社会进化论等等在内的一切经过历史和现实的所考验和承认的优秀观点。

其次,有的人贬低我们的观点是嫁接和生吞,但是我要告诉他们,嫁接还是生吞本无所谓。因为名词的解释永远不会代替社会的真实和历史的规律,也不能否定积极的作用,我们的言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动社会进步发展,解决存在的问题,消灭负面劣等的事物。为什么西方欧美世界沦落为同性恋、吸毒和SM的重灾区,为什么人权和平等沦为保护黑鬼和穆斯林的恶徒和强奸犯,其重要原因之一不就是因为无聊名词的无谓执着造成的无端混乱和欺骗吗?不就是没有边界和原则,胡乱滥施同情和宽容导致养虎为患的吗?所以我要郑重的说,嫁接还是生吞本无所谓!名词的解释永远不会代替社会的真实和历史的规律!你只要知道了对于负面和有害消极的事物,为了我们的生存自由和发展,我们必须打倒消灭它,这就够了。打倒就是要打倒,我们的观点不是给假惺惺提建议而实际上反对我们的人看的,反对我们的人满不满意我们的观点,我们丝毫也不会在乎,他们的观点和建议对于我们而言不值一提,我们对它们的回答是让胆小鬼们的发疯吧!让无价值的灵魂哭泣吧!我们打到的对象即是如此,仇恨的对象亦是如此,不需要过多的理论讲解,也不需要长篇累牍的无聊辩证。因为我们只不过揭开了已经存在事实的优劣本质而已,而不是荒谬的理论和扯淡。因为大家已经已经看到了这些黑暗和问题,等待的不过是一声斗争的号召。再说一遍,让胆小鬼们发疯吧!让无价值的灵魂哭泣吧!

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十月革命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十月革命

最后,有些人说我们是学生或者低收入群体所以我们社会进化主义者的观点无需在乎。但是我们要告诉我们的反对者,是不是学生又如何是不是低收入群体又如何?真理存不存在该不该说,和身份高低与收入多少有关系吗?难道我收入高了就可以说谎话,我收入低了就可以蒙蔽自我吗?如果我有军队我就用军队去打倒,我有权利我就用权利无打倒,我有钱我就用钱去打倒,如果我什么也没有,那么就用我的语言和心灵去批判。仅此而已。和负面消极反动的事物斗争,只要坚持不懈,什么方式都是可以的。真理事实永远不会改变,不分身份,年龄,某一方面的经验,富裕贫穷。只看你是不是发现和掌握而已。如果作为学生或者低收入群体就没有权利说出真相而只有社会人和高收入群体有权力说出真相的话,那么世界将会是怎么样一片苦海?社会又该是怎么样的一个社会?再说就算是高收入群体和社会经历的人说出一样话语,这些人就承认我们的观点是对的吗?恰恰不是,只不过这些人从根本上反对我们的观点而已,但我告诉你们,想要杀光穆斯林和黑鬼,想要消灭其他封建迷信和各种反动消极事物的高收入者和有社会经历的人又何止一两个?反对一切宗教和劣等种族的高收入者和有社会经历的人又何止上万?所以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否定我们的观点为学生幼稚和民工愚昧的方式是没有用的,我们也没有必要显摆透漏我们的身份或者家庭背景。因为我们的志向也不在于争取那些以身份判定语言的真实性的人,如果谁以富贵和身份来判定观点,那么他也许世俗生活很好,但是另一方面这样的人没有信仰,没有原则。无信仰无原则者不可能在历史的舞台上实现蓝图,也没有推动历史的利用价值。就比如以此来贬低我们的人,但是我们恰恰不需要以身份来判断语言的人。

再次,对于虽然同样反对黑鬼和穆斯林,但是因为我们社会进化主义者的观点与其不完全相同甚至有一定矛盾地方的皇汉和基督教保守派,并以此来指摘我们反对传统文化和宗教的固执于传统文化的神话皇汉和固执于门户之间的基督教保守主义右派的回复是:我们不可能放弃我们的意识形态而接受你们的理论,我们只接受愿意接受我们的那一部分,不愿意的我们也无所谓,多还是少我们也同样无所谓,这就是我们的态度,我们只联合和接受愿意接受联合我们的那些人,而不会以任何理由屈从于他们!绝不!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象征中国大陆吹响打击满清与孔孟之道奴役暴政解放斗争的号角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象征中国大陆吹响打击满清与孔孟之道奴役暴政解放斗争的号角

因为我们社会进化主义从根本上不是政治运动而是全新的信仰,追求的也不光是社会的根本改变,而是人类心灵和信仰的彻底净化和根本进步。

对于认同我们反对穆斯林、黑鬼和基督教的皇汉,但是指摘我们反对传统文化的皇汉,我们要说我们不是皇汉和汉民族主义者,我们只不过出于避免巴尔干化和墨西哥化的缘故而联合一部分汉民族主义者,而不是所有的汉民族主义者,我们只承认社会进步发展和人民权利的捍卫而不在乎任何文化制度,我们只看它们能不能符合我们的目标需要而选择或者抛弃。

我们从根本上也不在乎中原华夏和中国传统文化。对于我们而言国家这个形式的政权不过是组织一定地理范围内的人类的社会生产的作用,而不是人类的永恒正确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至于华夏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什么,其核心代表是什么,我们丝毫不在乎,也不怜悯。我们所在乎和怜悯的是千千万万乃至上亿十几亿乃至近百亿的在历史上生存过的普普通通的渴望自由幸福和安全秩序人类个体和以此人类个体所组成的希望用科技的进步与生产的发展不断进化的种族群体。为此我们哪怕无法拿起刀枪,甚至不能拿到纸笔,那么我们在心灵和言行上也决不屈服。

由于皇汉群体非常驳杂,所以反对儒学并肯定毛时代的皇汉也不是没有,如果你去过汉网的话,就连发源地的老皇汉也分成支持和反对儒家的两大派系。当然对于捧儒和反儒的皇汉哪个是满遗和内鬼这种你们皇汉内部的门户之见的斗争我们不参与也不在乎,那些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反正我们不是皇汉和汉民族主义者。因为我们只联合能够接受与我们联合的那一部分,我们毕竟不是皇汉,就像我们也愿意与欧美的基督教保守派联合和白人种族主义联合一样,前提是我们只联合接受与我们联合的那一部分。那就是肯定辛亥革命/孙中山,反对满清的,肯定毛泽东灭儒反军阀地主的,就是反对封建奴役,追求捍卫民权斗争的。

毛泽东延续了孙中山开启的和封建奴役斗争的事业,并发扬光大毛泽东延续了孙中山开启的和封建奴役斗争的事业,并发扬光大

对于那些指摘我们的反对布尔什维克和支持基督教的基督教保守派们,我们认为,他们对我们的指责中所谓的社会进化主义者全是愚蠢的犹太白左左棍,自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掌握了真理,不仅不读历史也不看国际新闻,生活在自己幻想的理想社会里。

那么我们反问,什么不是犹太左棍?基督教不是犹太教的分支吗?创始人和其直系弟子组成的教团不也是犹太人吗?我们完全反对亚伯拉罕三教,怎么就成了犹太狗了?雅各宾派和拿破仑不是靠打击屠杀鄙视和弱化基督教吗?纳粹法西斯不也是削弱基督教的影响,把大量基督徒扔毒气室,大量消灭教堂。并因此得罪了天主教和新教吗?布尔什维克不是摧毁了成千上万的清真寺吗?我们又怎么是今日的白左左棍?我们不是白左,也反对任何白左。我们只不过认为黑绿是癌症、白左是艾滋病,中世纪传统不过是劣质青少年成瘾性钙片而已,药不对症且有害无益而已。另外基督教保守主义可是和新纳粹和极右翼是两个概念,希望各位指摘我们的人不要搞错,反黑绿的基督教保守主义可没多少。最反的是新纳粹。

什么又是救世主掌握了真理?反对穆斯林、孔孟之道、黑鬼和基督教就是想当救世主吗?那么你们口口声声反对黑鬼和穆斯林恢复传统道德的所谓基督教保守派又何尝不是自己想当救世主?反对落后劣等的和伊斯兰教和黑鬼,反对流氓地痞组成的刑事犯罪集团,反对三纲五常和三从四德,反对以子女为奴隶的封建家长制反对错了吗?反对这些东西不是掌握真相和执行真理吗?

法国大革命开始结束了基督教和封建奴役在法国一千多年的统治法国大革命开始结束了基督教和封建奴役在法国一千多年的统治

历史和国际新闻又体现了什么?究竟是谁不读历史也不看国际新闻?那些自称反对黑鬼和穆斯林的基督教保守派们,只要稍稍有一丁点国际常识和历史常识,就可以知道欧美的基督教保守派本身也包括大量黑人基督徒,他们不仅不反黑反而反对种族主义。至于反绿也仅限于拒绝穆斯林难民和新移民以及监视穆斯林活动而已。再多的他们也是不主张的。真正反黑绿的欧美极右翼都是世俗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新纳粹法西斯。他们所寄托的通过儒学和基督教保守派来反对黑绿与白左早就不现实了。新儒家主动与白左融合对穆斯林跨宗教交流,即使古代,儒学的动员能力也仅限于乡土和宗族,所以在关西和云贵的儒释道族群在东干战争初期落入下风,最后不得不靠外来官军和降服头目来恢复局势。

那么谁最终又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呢?是我们社会进化主义者还是那些动辄指摘我们的的基督教保守派呢?毫无疑问,生活在幻想的理想社会里的正是那些所谓反绿反黑的基督教保守派,那些指望基督教和儒学反对黑鬼和穆斯林的幻想乡中的基督教保守主义者们,不知道,基督教、白左派、黑鬼、儒学和穆斯林等反动派们更多是走向勾结,而不是对抗。无论是欧美积极协助白左派帮助穆斯林和黑人的基督教会还是南阳帮助突厥穆斯林通道形成的基督教会都表明今日的基督教已经不可救药了,也没有对抗穆斯林和黑鬼的精神和能力了。况且孰不知孔孟邪教还是基督教,都衰退了,基督教在欧美民族主义那里也在下跌。毫无疑问,那些基督教保守派的幻想乡一去不复返了!

况且本质上说祖先的传统没什么好自豪的,过时或者反动了就可以抛弃,无论是儒家法家还是佛教道教再或者回教耶教,都一样,否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毕竟,人的自信终究不螚靠什么祖先的荣光,而是实实在在的认识,对生存与自我的觉悟。 所以那些各种指摘我们的基督教保守派们不过是为了骂人发泄的屌丝式宅男而已了,无论他们是富贵还是贫穷,他们的观点都是毫无疑问的荒谬的。

纳粹在德国胜利以后烧毁了大量犹太教基督教孔孟鼓吹欺骗和封建奴役的书籍纳粹在德国胜利以后烧毁了大量犹太教基督教孔孟鼓吹欺骗和封建奴役的书籍

最后,对于那些指摘“我们敌人太多而自己盟友太少”的回复是,毛泽东说过“政治就是自己人弄得多多的,敌人树的少少的,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但是我们从根本上毕竟不是搞政治和经济运动的也不是什么政治经济范畴内的意识形态,我们也不是任何毛派和毛左派,认同毛泽东的大部分的言论和绝大部分的政策方针也不代表我们是毛派和毛左, 不一定毛泽东说什么我们就要按照他说的去做什么,他毕竟没有活到今天,尽管也有所正确的部分。过往旧的任何政治和经济运动也不可能给这个多达十几亿人口并且被周礼宗法制和孔孟之道奴役洗脑和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制度长达两三千年的社会和人群带来任何根本改变,只有新的信仰、新的终极关怀、新的道德、新的人际关系交流方式和新的道德与新的人与人之间的集体组织才能为这个散沙和地狱一般的社会带来自由和新生。

而我们首先上和根本上是真正的信仰者,即我们是以早就被验证和重复了无数次真相和真理为终极关怀的信仰者,我们社会进化主义者的任务首先是拯救自己而后再拯救他人,首先是信仰并传播真相和真理以纯洁心灵坚定意志,而后才是新的言行、新的生活和新的生命,只有在新的言行、新的生活和新的生命的基础上,才能有劳动和事业,最后在以接受新信仰和新生活的无数人的劳动和事业的基础上,才会有政治变革经济进步,也才会有哲学和科技的发展和创新。最终才会有真正的力量来打败一切敌人并且到达自我和天下的一个新的阶段。

我们这些敌人的最大意义不是要杀光或者屠光他们,而是我们要以对敌人的仇恨和斗争来揭示与坚定真理和真相。以反对我们的敌人来正视生死的超越,正视物质的内涵、正视生命的光明,正视正义的道路,正视我们的未来必然会实现,因为道路已经应许,胜利不会因为敌人的众多和自己的孤单而夭折,因为真理的胜利和敌人的失败即是即在、永在、恒在、常在,定在。坚定不移的相信正确的道路才能取胜。就像从公元初年既已经启动的基督教最终征服罗马,从文艺复兴即已经开始积累自由最终摧毁旧大陆的各大帝国,近代的因子从鸦片战争的第一天起不断孕育最终摧毁了满清和北洋,孙中山和列宁击败了各种改良主义谬论才取得辛亥革命和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要知道权术永远不是最根本的,敌人的多少和盟友的多少也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是自己的双眼不被自己的偏爱所蒙蔽,去克服心中的好憎来承认那早就已经被无数次验证的真相,追求明确的真理!

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需要勇气和意志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需要勇气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