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五 死亡号角声

33

​天上一缕乌云飘过,遮住了明亮的月光,四周顿时一片漆黑。我发现,合围我的三个怪物总共六只眼睛忽然齐刷刷离开了我的身上,向着远处那艘西班牙大帆船望去。它们的目光中,似乎都有惊恐的意味。

我也看到了让我惊骇无比的一幕。

刚才在月光下威风凛凛的西班牙大帆船,在完全的漆黑中忽然全身放出暗绿色的光芒。这种光芒我见到过——那就是陵墓中的鬼火。

全身放着鬼火的西班牙大帆船的样子也起了变化——严丝合缝、用沥青及动物油脂涂抹的木材,变成了一根根的白骨。高耸的桅杆也似乎是许多根巨大的、白森森的腿骨拼接而成,风帆似乎也不再是白色的亚麻布,而是用黑色的毛发编制而成。而那个美女的头像,在黑色毛发编制成的风帆上随着黑暗的阴风不住地抖动,更加诡异。

这艘充满了哥特黑暗风格的鬼船,又开始放炮了。青铜炮炮管变成了白骨围成的炮管,炮弹出膛时火红的炸药燃烧烈焰,变成了阴森森、绿幽幽的鬼火。

连射出来的炮弹也不再是铁质或石质的实心炮弹,而是一团团的白骨。

有四团白骨被射到了甲板上,每团白骨都会站立起来,原来每团白骨都是一副整个的骷髅被团成了一团,手上握着弯刀、燧发枪之类的武器,它们在甲板上站立起来。三个海盗魔鬼有如看到仇敌一样,张牙舞爪地就扑了上去。

还有无数白骨打在甲板下的船舷上,似乎没有穿透船板,落入了海中。

不一会儿,八幡船就剧烈摇晃起来。我一不小心,滑到了甲板边缘,几乎摔入海中。我把头探出去,往甲板外的船下一看,顿时睁大了眼睛。那些掉落在海中的骷髅——此刻总有几百个之多,正在拼命摇晃八幡船。它们的力气很大,似乎就要将八幡船给摇翻一般。

就在这剧烈的摇晃中,甲板下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音。

——呜——

沉闷而又阴森,就有如诗人笔下,成吉思汗军队发出的号角声。

所有海盗魔鬼,以及那些骷髅,刹那间停下手来,连摇晃八幡船的骷髅,也不再动弹。

我觉得,那声巨大的怪音似乎是从船底安放那两个黄金棺材的地方传出的。

还没来得及多想,天空中就劈下一道闪电,随即下起了大雨。无数豆大的雨点砸在甲板上。

而且,原本平静的海面,忽然巨浪滔天,狂浪和暴风的怒吼淹没了一切声音。这雨这风这浪,来得没有半点先兆,它们似乎就是被刚才那声巨大的怪音所召唤来的。

狂风巨浪中,八幡船开始向前而行,并且开始倾斜。这一次倾斜与刚才不同——它没有左右摇晃,而是一直向左斜着。

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海面上形成了,八幡船正在被卷入漩涡的中心。我看到,漩涡的中心十分明亮,那是一个个闪动着桔黄色荧光的亮点,如同天空中一片巨大的星群,在那里飞快地旋转。而“星群”的下面,还有一团乳白色的影子,随着漩涡和它上面的“星群”旋转不已,似乎是倒入海中、暂时还未消散的牛奶一样。

那些适才在船底摇晃八幡船的骷髅,一个个被迅速吸入了漩涡的中心。那些光点迅速扑了上去,骷髅不住地挣扎,但不久就消散在漩涡的中心,消失在密集的“星群”之中。

八幡船也迅速向着漩涡中心被吸入。连那艘鬼船似乎也在挣扎着不被吸入。

“快去船底,阻止它,阻止它!不然我们都会死的。”“坂本一郎”——鉴于他目前的状态,请允许我在他的称呼上打引号——对我用尖利的声音吼道。他和其他三个海盗,以及那些骷髅都被狂风吹得远离了楼梯入口,只有我距离楼梯最近。

如此大的风浪,连我也难以把握自己的脚步,我把着桅杆,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来到了楼梯口,这时一个大浪打来,兜头把我全身淋了个遍,我脚下一滑,就摔进了这个楼梯口。

这艘八幡船在甲板下共有三层,其中最下面一层是安放货物及压舱物的,那两个诡异的黄金棺材就被放在最底层。我一边跌跌撞撞向下一层楼梯走去,一边看到刚才那艘鬼船在变化前所进行的炮击,在八幡船上留下的恐怖印记。

四面都是洞口,大的洞口是链子弹两颗子母弹连着旋转开来,在船体上的杰作;小的洞口则是葡萄弹炸裂后许多细小碎弹造成的。地下到处都是碎裂的木屑,和木块,在涌入的海水或者雨水的冲刷下非常滑,我要小心避免踩在上面,否则肯定又要摔跤。

——呜——

底层又传出那声怪异的、如同号角声一般的声音,伴随着几声尖利的叫喊。那尖利的叫喊,就好像甲板上那几个海盗恶魔的声音一样。似乎在底层舱室中,此刻正有一场激战。

我没有直接前往底层,而是先在二层的一间船舱前,用脚踹开了舱门。那十几个被牢牢捆住、绑绳被连在墙壁上铁环中的渔民,同时发出一声惊叫。这间船舱的墙壁也已经出现裂痕,三个渔民在八幡船的颠簸中头部撞在舱壁上死亡。其余的渔民浑身被外面透入的雨水湿透,一个个用绝望的目光互相看着。我进去,用在甲板上捡到的一柄刀割断他们身上的绑绳,让他们逃命——虽然我知道,就算能够自由活动,他们也基本上也是死路一条。

有两个渔民愤怒地冲上来想要和我拼命——在他们眼中,我其实和坂本一郎那群海盗是一伙的。但我用刀紧紧保护住自己,还反手一刀砍伤了一个渔民,他们这才悻悻而去,上甲板寻找逃生的机会。

——呜——

又是那么一声,但先前尖利的叫喊声,却再也听不到了。

我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强烈的恐惧反而把我刺激得有些亢奋。我一步步向底层装载那两口黄金棺材的地方走去,到了底层,来到装黄金棺材的舱室门前,门打开着。此时,底层已经进了不少海水,一直没过我的小腿,我能看到从舱室里有一股股黑色的液体混在海水中漂了出来。我刚想抬腿进去,一具怪异的尸体,从里面漂了出来,头颅几乎撞到了我的膝盖。

我惊呼一声,定睛一看,那具尸体的面容还能认得出来,是一个海盗的尸体,就是坂本一郎最得力的手下之一——菊池。但说他怪异,是因为他的两只手臂,已经是小绿人的手臂了,或者说他自己的两条手臂已经被砍断,两条小绿人的手臂从断口处长了出来。

菊池睁大眼睛——他的眼睛和甲板上的恶魔一样,是血红色的,但已经不再放光——满脸伤口,他左边的肩膀连着胸部以一个绝不可能的角度向后弯折,我不能想象,他是被怎样的一股巨大力量给掰断了身体。

我颤抖着侧开身,让菊池的尸体从我身前漂过。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入了那个舱室。

舱室里总共有八具尸体,都是那群海盗的,他们有的仅仅是双目变成血红色,有的是部分肢体被小绿人的肢体代替——或者说自己相应的肢体折断,小绿人的肢体从中长出。

两具棺材静静地并排躺在舱室中,相隔不到一米,有两具尸体就是靠着棺材躺着的。

两具棺材里,一具棺材完好无损;另一具的顶板已经被掀开,黑洞洞的棺材内的空间,有如一直闭合的巨大嘴巴突然向着天空张了开来。

我心脏“咚咚”狂跳,往那口棺材里看去,还没来得及细看,却只听头顶上“嗖”的一声,随即是一声

——呜——

我骇异无比地抬起头来,但只看到一团黑影——我只能说那是一团黑影,具体是什么我真的没有看清——从头上扑了下来,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左肩一阵剧痛,随即后领一紧,整个身体就被一个东西拎着后领提到了半空,我用刀拼命地头上乱砍。那东西却带着我蹿到了墙壁边,“轰”的一声巨响,竟然就这样在墙壁上撞出一个洞来。

这里已经是船的底层,外面就是大海,刹那间咸涩的海水就喷射而入,我满头满身全部浸润在海水中,同时一股巨大的推力迎面而来,将我猛地推到船舱的另一边,并死死压在那里。

我几乎要吐出血来,但很快另一种恐惧攫住了我整个内心——对于窒息的恐惧,海水开始灌满整个舱室。那些怪异的尸体纷纷漂了起来,只有那两口黄金棺材,在死死压在舱底,一动不动。

先前抓住我的那个东西,一直没有放开我,只是海水从豁口中冲入的力量太强,它好像是随着我一道被压在船舱壁上。海水注满船舱后,它在水中可以游动,抓着我的后领迅速带出了它刚才撞开的那个豁口。

在此期间,我一直拼命地想要抬头,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我,可那个东西一边抓住我的后领,另一只爪子——亦或是手——死命抵住我的后脑勺,让我根本无法抬头。透过浑浊的海水,我只能看到,那艘八幡船不断地下沉,不断地下沉,很快整艘船体就没入了水下。刚才看到的,漩涡中心深处的橘黄色亮光将一个诡异的影子投射在已经沉没、并还在继续下沉的船体上,张牙舞爪,似乎是一个人,又似乎不是,那五根指头里面,包裹着的是吸盘么?

我知道,这个黑影就是头上抓住我的东西。

它向着海底游动而去,速度极快,也将我带向海底的深渊。但我的肺泡里已经充满了海水,我已经将胸腔中最后一口空气给吐了出来。

我昏厥了。

多鲁斯·德弗里斯

1640年7月21日

*****

这些就是《牛皮纸书》里的所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