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之裂变:吹尽狂沙始到金

38

    自二月河的“帝王系列”进军电视剧市场之后,大气磅礴的历史正剧似乎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想象力丰富、色彩明艳、情感交织复杂的穿越剧和宫斗剧,制作方在迎合年轻人口味的同时,给历史剧加入了更多今人的视角,支配着加诸于历史人物之上的喜怒哀乐。《大秦帝国》系列便在此时脚步铿锵地掀起了历史风尘,《纵横》展现张仪邦交,《裂变》商鞅变法奠定秦国从弱到强的基石,《纵横》口舌之争、立论之斗纵横捭阖,而《裂变》则以深刻的法家治国之说付诸实施,重在实践,将一出谋国、谋人、谋神的历史经典再现荧屏。

     观众从影视剧中吸收的对秦国的印象徘徊于“神话”与“不老传说”之间,徘徊于“秦国暴政”和“过秦论”之间,而《大秦帝国》系列的作者孙皓晖在作品扉页的题记是:献给中国原生文明的光荣和梦想。这一笔触奠定了“大秦国”的恢弘基调,他用故事和文字拂去华夏大地上覆在这一传奇帝国故土上的尘埃,其间不仅有如黄仁宇的“大历史观”,更以气势壮阔而又飘渺理想的散文式铺陈这一雄奇而又充满浪漫神秘的帝国,这样的艺术勇气和人文学者的历史眼光,给我们带来一个全新的《大秦帝国》,当《裂变》改编成影像再现荧屏的时候,那尘封进历史的人物又渐渐鲜活起来,那断壁残垣的宫殿又高大起来,《裂变》开了一个好头,将“吹尽狂沙始到金”的大秦气魄屹立进剧中。

    《裂变》开始便以秦魏少梁之战展现各国军事与外交风云,将秦献公晚期的政治现状和秦国积贫积弱的现状交代清楚,而后的继位风波、分秦阴谋等让秦国内外交困,这番的战场和庙堂之争后,故事开始大篇幅融入民间学派,于是商鞅的法学派便周转于魏秦之间,秦孝公与商鞅的“公为青山,我为松柏”的相惜之意日渐深刻,以商鞅变法为线索,人物上再现了老世族保守派、帝王力挺派的各种表现,以变法过程为线索,在奴隶人群、经济变革、富国强兵等方面展现了秦国的变革。情节紧凑,矛盾重重。全剧既有恢宏壮观的战争场景,又有庙堂之高的威严,既有民间学术的百花齐放,又有各类思想交织的碰撞。更为难得的是,字字珠玑的台词设置,缜合严密逻辑思维,言简意赅的对话表达,都使得大帝国走出了“戏说”的圈子,真正将大历史展现在观众面前。

    孙皓晖也重新树立了商鞅其人,虽然《裂变》在一定程度上“神化”了商鞅,将其刻画成了智勇双全、无所不能的“全人”,但是其变法的气节、与秦孝公的相惜、变法的手段等都与历史上的商鞅契合,孙皓晖改变了司马迁对他“造反”的定位,而将其就死变为秦国朝野权力斗争的需要。《裂变》中我们看到了与全剧基调相似的强硬态势,而商鞅,正是将这变法的强硬态势带给了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也让看官看到了“法学三派”和儒、道、墨的不同取向与变革,也看到了商鞅为代表的法家学派改革的过于苛刻和严厉性,这都是历史现实赋予的局限性,全剧将这些改变和局限都客观地表现出来,以变法条例、经典事件,以小见大,突出历史矛盾和各类感情冲突。

    《大秦帝国》的展示不仅仅在于场景,更在于精神,作者意图一直在强调“原生文明”、“强势生存”以及秦文明对2000多年来中国历史进程和中国民族精神的影响,而《裂变》也以“法”为根本,表现出了与感情基调一样的强硬派,时时可见前人所不敢发之言。贯穿于全剧始终的“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精神脊梁也屹立不倒,如果说大秦帝国是中国历史上的“虎狼之国”,那么《大秦帝国》就表现了这种虎狼精神,我们民族曾经拥有的虎虎霸气和改天换地的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