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第七届环宜昌枝江百里洲自行车邀请赛大家准备好了么?😃 😃

41

  作者:烛光     

万里长江上有一个最大的洲,叫百里洲,百里洲有一条河,叫南河。  

打小就听父亲说过,南河是枝江的界河,过了南河就是松滋县。有一个本家族人住在那边,儿时,总想着走亲戚的惬意和享受,曾经很想去走一次河那边的亲戚,但父亲总是说说,从来没带我走过,那条河,直到今天也还只是在记忆里。

  

十月,百里洲举办“中国第七届环百里洲自行车邀请赛”,道路焕然一新。突然一个冲动,想去圆了儿时的一个希冀。河那边的亲戚是早已经就不在了,但儿时的一丝念想,似乎从来就没有熄灭,想去看那条记忆里没有一丝印象的南河,看那传说中的南河沙滩……。  

还是那辆“永久”,我只身一人,也算是自驾吧。早早的就来到江边,雾色笼罩在江面上,过江,百里洲似乎刚刚从熟睡中苏醒过来,炊烟袅起,间或一两声鸡鸣、狗吠的声音,透过层层叠叠的雾色,打破了清晨的沉寂。   

雾色的田野,朦胧,梦幻,此时的心境,却是随着百里洲清晨的灵气而清澈起来。   

当地人把长江称为大河,把支流称为小河,南河也是长江上的一条支流,长江上的支流千千百百,其实,能够有别于小河,彰显百里洲地域风情的,恰是那一个“南”字,不仅仅在于是枝江最南面的一条河,而在于是一个“唐诗里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遍地垂柳的江南”,“杏花风雨的江南……”,是余光中笔下《春天  遂想起》江南里的那个“南”!  

湍急的长江,在枝江一个转身,向南,留下一条优美的曲线,把一条南河勾勒的楚楚动人,风情万种。   

三两条渔舟,悄无声息的系泊在河边,仿佛在轻轻地吟唱着一首婉约的南河曲。青青的芦苇摇曳在两岸。薄雾轻浮在河面上,像是婀娜的女子披着一方柔白的纱巾,显得妖娆、妩媚。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随意的丢一块小石头,泛起一阵涟漪,一圈一圈的飘逝在远处,满是温情和诗意。  

十月的南河沙滩,已经开始彰显它的柔软和细腻,演绎着各种各样的变幻。出水的早一些的,日光已经晕染得透彻,沙滩一片银白。初露出水面的沙滩,沙子裹挟着泥尘,湿漉漉的袒露在河床上,水的痕迹,一轮一轮重叠在沙丘的边沿,细数着那一个个潮起潮落的日日夜夜。最是那一条条水际线,匍匐在沙滩边上,蜿蜒,流畅,抽象而又实在。而那些始终不肯退去的南河水,一汪一汪的驻留在沙滩上,大的,小的,深的,浅的,点缀着一方方沙的图画,使得一个本是干燥的世界,滋润和充满柔情。 

  

河面在南河沙滩这里稍显宽阔了起来,江心的小岛若隐若现,树影在雾色中婆娑,万般幽秘,宁静和祥和。南河静静地从沙滩漫过,远眺,一路向北,汇入长江。一路向东,携手另一方土地,把臂徐去,直至天边的那一抹青黛……。  

南河沙滩,是此行一个笃定的去处,急急切切地来,此时,我就在大堤上,只是因着多看了一会儿,就自觉已经是陶醉其中。   

沙滩就在脚下,一阵河风徐徐拂过面颊,撩得人顿悟,原来,传说中的南河沙滩不仅仅是一个休闲和娱乐的玩处,更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烟雨江南的丹青水墨,一个水天一色的甜蜜梦幻。只是我不知道,南河,南河沙滩,还是你自己,到底谁又在谁的梦中?!我怕我一旦走进去,对谁的梦都是一个惊扰。  

去是肯定要去的,此时的沙滩上,游人已经渐多,三三两两,依稀的撒在阳光下的沙滩上。 

 

几个小伙子和姑娘在水中游戏着,应该是已经多时了。本想去留下一张照片,无奈正是他们上岸时,我问一小伙,水凉不凉?还好,小伙子答。怎么连个“跟屁虫”也不带一个?小伙子倒是突然来了兴致:我就是百里洲人,在外地工作,今天是专门带几个朋友来游南河的。不知道小伙子说的是游泳的“游”,还是旅游的“游”,应该都是吧。  

一边往沙滩上走,小伙子一边给我说起了南河沙滩。小时候经常在这里游泳,南河的水清澈,干净。沙滩平缓,松软,踩在上面有一种让所有神经都松弛下来的感觉……。许是小伙子忘记了我的问题,完全沉浸在南河水的温柔里。  

两顶蓝色的帐篷是小伙子们一行带来的,先上岸的几个在烤炉前忙碌着,一把五彩的太阳伞,把大把大把的浪漫、大把大把的温馨,大把大把的氛围聚集在一起,不知不觉地就氤氲了沙滩上所有人的心田。 

一路的骑行,想得更多的,也许是南河边上那些独具风情的小河流淌,碧水悠悠。但在南河的沙滩上,因为这一行俊男靓女们,浪漫、情调,甚或是罗曼蒂克,就那么不经意地来到了我的身边。    沙滩上的另一角,一片童稚的呼叫,一伙赤裸着脚的孩子,也赤裸着自己的欲望,拼命向着远方追逐、奔跑。后面的沙滩上,深深浅浅,留下一行行稚嫩的脚印。那五颜六色的一堆一堆的鞋子,横七竖八的散落在沙滩上,成了一道镶嵌在沙滩上不二的景观。大人们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孩子们疲累了,或是实在跑不动了,几家人摆成圈的趴在沙滩上……。 

  这边,一家人站在沙丘边上,在水里寻觅着自己的倒影,红红绿绿的相映在水中,小姑娘不时地用手去划拨自己的的水影……。稍倾,小姑娘在沙滩上又用小手挖起沙坑来,寻找着水从沙里缓缓地渗透到沙窝里的童趣……大人笑,小孩跳,不亦乐乎!   

这样的情景,小时候似乎也有过,小镇对面也有一个沙滩,也曾经留下过我儿时的足迹……。只是此时,南河的沙滩缠缠绵绵,我的思绪,依然停留在南河的沙滩上,停留在眼前的记忆里。    南河,滋润了两岸的田园,滋润了一洲的风情,滋润了脚下的沙滩,也滋润着每一位百里洲子民的心。  

先前在南河大桥路餐时,曾经遇着骑一辆摩托车巡田的胡□,闲话说来,聊的是南河……。   

过南河大桥,想着到河边照一张南河大桥的照片,恰遇对岸划来一条小船,几个小年轻坐在船上,聊上几句,还是聊的南河:以前南河没有桥,过河都是这种船摆渡, 比起别的地方,祖辈们要辛劳多了……。这条船,见证了先辈们的勤劳、淳朴、辛酸和无奈……。现在好了,一桥飞架南北,南河从此变通途…… 。   

在小卖铺买一瓶矿泉水,主人怀里抱着小孩,一老一少都好奇的望着我的头巾,花花绿绿的,似乎有点另类。然开腔第一句话,还是说的南河:南河水一退,应该就开滩了,您是从南河沙滩过来的吧……。

    南河的沙滩在河水的抚弄下,堆积出历史的厚度,而南河人,一份倾心于南河的情结,在百里洲,在南河人的魂灵深处遍洒!   

南河的水,南河的沙滩,养育了一方人,醇厚了一方的人情,也抟成了百里洲上的一方净土,在天之下,在地之上,在云水之间,升腾,弥漫……!    我站在南河的沙滩上,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望一眼南河如梦如幻的美丽景致,再看看沙滩上那如织的游人,此刻,收在眼底的是一件件刚刚经历的过往。纳进心田的,则是对南河,对南河的沙滩的一种膜拜和敬畏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