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唐】《喜相逢》(2)

57

短短不过半日,藏剑山庄的小少爷花了大价钱请来唐门弟子只为了找一条狗的故事传遍整个杭州,叶徽之又是第无数次的成为了这西湖边上的一堆江湖人士捏在手中的笑柄。

叶徽之被打了一顿。

果不其然在他说完自己要找条狗之后,旁边男人的脸色咣当一声就变黑了,整张脸仿佛被扔到茅坑里的墨斗一样又黑又臭,那一刻男人身上缠绕的杀意与血腥气扑面而来几要化为实质。倒是唐渊没有什么被冒犯到的恼怒或者看乡巴佬的嫌弃神色,反而咂咂嘴像看什么新奇玩意一样绕着他转了一圈,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个彻底,大约是走江湖久了也从来没遇到过他这样的人物。

可别看他脸上表现的像个好脾气的人一样一点怒气都没,男人抄起拳头把叶徽之按在地上揍得时候他笑眯眯的站在一边,一点劝说或是出手阻止的意思都没有,男人也是看在叶徽之师兄的脸面上没把他转到地牢里去用唐门的刑具往他身上招呼,但揍人的时候机械义肢揍在他身上根本不受力,虽然仍有皮袍阻隔着叶徽之却觉得自己背上直接青了一块,转身想跑被周围几个面无表情的唐门弟子牢牢按住,登时带着冰冷手甲的坚硬手指直接按在淤青处,几下就让这个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小少爷飚了眼泪。

许是突然动了恻隐之心,男人才打了几下唐渊就连连喊停,可才一会儿叶徽之就被打的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痛的几乎起不来,脸上的表情像只被拔了毛的小公鸡,一身昂贵衣服也占满了尘土。

叶徽之平时最爱干放狗咬人之类的恶少纨绔才干的事,脸上却是白白嫩嫩的,还带点婴儿肥,看着跟大街上卖的汤包似得一捏就是一包水,此刻汪着眼泪,脸颊捏在手里软的跟什么似得。唐渊居高临下的瞧着他居然有点可爱,便盈着笑意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细长眼角微微上弯时漂亮的像只雪白的鹿,坚硬锋利的手甲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清晰的印子,却没有扶他起来。

不得不说唐门收钱虽然贵的吓人,效率确实跟旁人不一样。叶徽之刚在床上趴了半日,唐渊就拎着自家那条大狼狗回来了。

但是是死的狼狗,还被剥了皮。

叶徽之眼神有点不好,看远处的东西有点模糊,要微微眯起眼睛才能看得清楚,那会他正被背上一片淤青折磨的龇牙咧嘴,闹得给他在伤口上涂药的大夫战战兢兢如同一只淋了雨的鹌鹑,刚拿起拿起床头一块绿豆糕塞在嘴里,就远远地看见唐渊手里拎了个红色的东西回来,模模糊糊的他看不太清楚,就看见唐渊胸口一条开到腰上的缝。唐门校服好像总是一片末端发蓝的黑,一块黑糊糊中间老远只看到一条白缝,显得那一条细长的白格外显眼,在眼前晃来晃去,晃得脑子里都是那一块白。

叶徽之正这么想着,唐渊却已经走得近了,他这才看清唐渊手里提着一个血淋林的麻袋,上面一片一片陈旧的暗红色像极了凝固的血迹,气味中黏稠血腥气和毛发腐败的臭气纠缠在一起,让身旁的大夫都没能忍住带着满脸嫌弃的掩了鼻,恍然间叶徽之还以为唐渊不是给自己去找狗,而是拎着一个人头回来复命了。唐渊面上却对这个臭气熏天的口袋毫不在意,反手将口袋扔到叶徽之床头,坐下连手都不洗直接摸着桌上茶杯灌了口水:“喏,你的狗。就在这里面。”

叶徽之被那股血腥味熏得往后一翻,没敢直接上手碰,而是从床头翻到一根筷子往没封口的麻袋里戳,戳了几下毫无反应,反倒是唐渊看不惯他的娇气一样用手直接在麻袋口一番,顿时露出一个狰狞的狗头来。已然没了皮,凝固的血块和交错的青筋堆积在整张脸上,下面露出死时白森森的锋利獠牙,若不是脖子上的项圈还没摘掉,叶徽之几乎没办法从那张可怖的脸上找到曾经爱犬的踪迹。

小少爷虽然见识比较短浅,到底不是没有胆子,猛然间吓的一个愣神之后却终于定睛一看,确认是自己养的那条狼狗,平日里不慎在乎,突然看到这条狗的死状后心里也不禁生出些许不忍来,口里喃喃的说:“你怎么找到它的?”

唐渊心里撇撇嘴说要找到它太容易了,没有深仇大恨谁愿意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去偷一条狗?若是为了钱,早在叶徽之的悬赏出来的时候就站出来了。能搬得走这么大的狼狗还不见交换,定是药翻了,能在狗粮里下药也八成私通了下人,虽然平时叶徽之喜欢指挥这条狗咬人,不过唐渊查了一下这条狗真正上了牙实打实咬在肉上的人真的不多,在这些人里找到能够跟叶徽之府上的人搭上线,而且最近关顾了药店的,太好找了。

“你能帮我把它扔出去吗?”小少爷见他不说话,顿时语气有讪讪:“要不今晚吃狗肉火锅算了……”

唐渊还是没说话,小少爷看着他的脸却明显感觉到他自进门以来就憋着的一股气消了,此刻交叠着修长的腿,就直直的看着他的脸,叶徽之正被他的视线看的莫名其妙,忽而唐渊小心翼翼地将锋利的手甲脱了,光裸着一双细白的手来捏他的脸颊,他没躲过去,动作之间被唐渊捏住脸往中间揉了揉,又听他笑:“脸上倒是软。”

被唐渊这么捏着,叶徽之莫名又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自己不仅有师兄,还有一大堆师姐,每年新年坐在一起的时候只有他是最小的,印象中的新年就是师姐们伸过来的细长的手和几乎要交织在一起的烈焰红唇……

他哼哼两声,唐渊脸上似乎一点都没用力,两只手却跟铁钳一样捏在他脸上捏的他一阵阵发痛,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松开手。叶徽之已经快二十的人了脸上却像个包子似得可爱,实在嫩的不行,看着他无意识的眼角渗出一点眼泪之后终于被萌的心肝颤,就看着眼前叶徽之的脸,一向撩妹撩惯了的唐渊第一次生出……其实可爱的男孩子也可以的想法。

\/face]RD��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