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在郑州失踪

20

        也许一位老人的失踪,对有关部门而言永远无关紧要,它只会用例行公事式的淡漠回应着你的急切无助。当个人需要救济时,亲友圈才是最现实的依靠。 

1、孟叔是一名转业老军人,现在哈尔滨中铁十二局工作。本来身体一直健康,但去年罹患一次脑中风后,很快出现了老年痴呆症状。

​2、10月3曰中午12时,孟婶陪孟叔从哈尔滨坐火车回河南老家,准备治病。10月4曰晚8时,火车到达郑州站。孟婶在附近宾馆登记住宿时,孟叔一人悄无声息走开。扭头不见孟叔身影,作为一名农村妇女,孟婶慌了神。急忙找寻半天无果,孟婶赶忙给家里儿子打了电话。当晚,孟叔家亲戚老少十几口人在火车站周边寻觅了一整夜。孟叔儿子连打四次110未接通,后到附近派出所报案,答复未满24小时,让家人先寻找。

按规定,公民失踪24小时可报案为失踪人口。但由于实行首问负责制,并且接报的中队轮岗值班,只有三天后再值班时,才能找该中队报失踪。

3、10月5曰上午,孟叔大儿子通过监控发现,当晚父亲从火车站广场东南角走出,去向因监控盲区无法看清。 而火车站广场周边的监控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管理复杂。 10月5曰下午,几经周折,在监控录像里发现孟叔走失当晚8时34分,最后出现在大同路5号公交站台。但是再往下顺线查找,踪迹皆无。附近监控探头有的出现掉线,有的是盲区,有的不知所属,线索自此中断。

4、 5曰晚,天空飘雨,温度下降,距孟叔走失超过24小时。

从老家闻讯赶来了又一波亲友,加入了疲惫不堪的寻人队伍中。大家不约而同,想着一个问题,身无分文的孟叔,如何度过又一个凄冷的夜晚?

5、亲戚朋友中有人根据孟叔衣着特征自行撰写出《寻人启事》,开始在朋友圈转发,同时复印上百份,在街头散发。

6、22时许,有群众说在二七广场曾见到一个像孟叔的人。焦灼的亲友们开始在二七广场附近多次密集搜寻,持续一整夜,仍无果。

7、10月6曰,查看二七广场附近监控,不清晰,无效。亲友在朋友圈内建立”寻孟一家亲”群,参与搜寻的亲友扩大到40人左右。

10月6日晚,风雨交加,孟叔走失已两天两夜。偌大郑州,深夜街头,一群焦急疲累的亲友,顶风冒雨,漫无目的满城搜寻,搜寻……。

8、10月7日,国庆长假最后一天,秋雨淅淅沥沥,走失已过60个小时,目前仍不知孟叔安在?一位老人,就这样像谜一样,悄然在省会大郑州失踪。

9、10月8日,孟叔失踪三天四夜,依然音信全无。